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五章 祭拜

作品:黄庭叩仙门|作者:宗辰|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5 16:37:05|下载:黄庭叩仙门TXT下载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苏安才算是送走了他的这几个弟弟妹妹,整体而言,他的这几个弟妹,态度都还算不错。

  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可面子上,是过的去的,而且也给足他尊重。

  “难,难,难啊。”

  苏安连连叹气,他这个人是吃软不吃硬,修行之人,虽不至于真的无情无念,斩断所有的情欲,可牵扯的越多,日后的劫难恐怕就会越大。

  最主要的是,三灾五劫,有时候甚至也可能会波及修仙之人的亲朋好友。

  “明天也该问问我这具身体从未谋面的娘到底葬在何处,也该去坟前磕头,上一炷香了。”

  苏安心里自言自语,他的灵魂虽然不是这个时代的,但毕竟是占据了这具肉身,肉身的血缘,是斩不断的。

  就算是传说的真仙,也是有着各种属于自己的纠葛。

  真正走无情之路的修行之人也有,甚至,在初期,这类人的修行速度会有突飞猛进,可苏安并不认为这类人就有多厉害了。

  到了后期,这类走无情之道的人,终究会陷入瓶颈的,最起码,苏安是这么认为的,具体如何,他也是没亲自目睹过。

  第二天一早上,苏安就去见了他这具身体的便宜老爹苏于重。

  “你是想问你娘的埋葬之地?”

  苏于重开口,也没问苏安最开始的时候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在问出来这话,似乎有些傻了。

  “你娘埋在崇北城西咱们苏家的墓地。”

  苏于重皱了皱眉头,道:“崇北,是咱们苏家的根基,哪怕是前去国都,可但凡是家中有人过世,也会送回崇北安置的。”

  “当年,其实为父并未娶你娘过门,但毕竟你娘生下了你,而为父当时一念之差,铸成大错。”

  苏于重摇头,剩下的话,也没在继续说下去了,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而且也没必要说给苏安听的。

  “你去拜祭你娘,这是应该的,我让府中仆人带你过去。”

  苏于重开口,招呼了府里的老人,带苏安前去城西的苏家墓地,类似于苏家这种大家族,就算是墓地,也都有人看管的。

  而且,死后都是葬在一起的。

  其实,哪怕是那些村落的普通百姓,也是如此。

  除非是真的遇到天灾人祸,背井离乡,实在没有别的法子的时候,才只能重新起一片坟地。

  “多谢。”

  苏安拱手,仍旧没有喊爹,不过对此,苏于重也不在意,若是他这个儿子真喊爹了,他倒是要有些怀疑他这个儿子的用心了。

  喊不出来,这是正常的,甚至,他也不奢望苏安能喊他爹,只要是认下了苏家的血脉,这就足够了,日后就能给苏家开枝散叶。

  “大少爷,小的给您带路。”

  被苏于重吩咐下去的仆人等着苏安从门内出来的时候,已经在外面小心候着了,以前,苏参义是府里的大少爷。

  可从昨天开口,苏参义就是二少爷了,苏安才是府里的大少爷。

  不过,这些仆人们也都聪明着呢,大少爷,二少爷,都只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府里下一代,真正能做主的,肯定还是二少爷苏参义。

  至于大少爷,半路认回来的少爷,至多也就是日后得想荣华富贵罢了。

  只不过,就算是知道这些,府里的仆人丫环也不敢对苏安有分毫的不敬,在怎么着,那也是府里的少爷,是苏府的主人,而他们只不过是府里的丫环仆人罢了。

  “大少爷,咱们苏府的坟地就在城西出去没多远。”

  仆人孙四海满脸赔笑的和苏安大致说着坟地的情况:“咱们从府里过去,估摸着要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您也别着急,只要出了西城门,那也就快到了。”

  崇北城,之所以这么起名,城北的位置是对应的大周的方向,而其他的位置,则并非如此。

  而且,就算是两军交战,哪怕是最终被围城了,甚至是杀戮百姓,可也不会去破坏各处的墓地。

  原因很简单,破坏墓地,其一是嫌有晦气,其二,对死者不敬,尤其是早已入土为安的先人,哪怕是两国敌对,传了出去,也定然会有损名声。

  甚至,若是哪个国家交战之时,竟然毁了敌国百姓的坟地,传出去,指不定会背上一个暴戾的名声。

  而且,破坏坟地,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所以,各国交战,各家的坟地,很少有被破坏的。

  也正因为此,哪怕是崇北城内的那些大门大户,也敢大胆的把坟地选在城外。

  苏安一脚踏出苏府大门,苏府门外,早就有一辆马车停在那了。

  “大少爷,咱们这次出城,要是坐轿子,会慢一些,不如马车快。”

  孙四海在苏府,其实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管事了,生怕苏安想歪,赶紧解释了一句,事实也的确如此,府里老爷少爷包括小姐们出去,也都是坐马车,马车哟快许多。

  除非是在城内赴宴的时候,这个时候赶马车似乎有些不大合适,所以才会乘轿前往。

  而昨天接苏安回来,就是在城内,所以才会用的是轿子。

  “无妨。”

  苏安微微点了点头,没在多说什么,其实,对他而言,坐轿子和马车没有任何的区别。

  “您小心点。”

  孙四海小心的从马车上拿下马凳,让苏安踩着上去,然后他也上了马车,只不过,是坐在马车外面。

  马夫这个时候才把马凳拿起,也放在了马车上,原本摆马凳,都是他的活,可刚才被孙四海给抢了。

  “大少爷,您可坐稳咯。”

  孙四海又在外面嘱咐了一声,才吩咐马夫挥鞭。

  孙四海能在苏府当一个小管事,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最起码,什么时候该怎么做,他心里清楚着呢。

  不管府里老爷们之间有什么不和或者其他什么的,他只要记住一点,他自己就是个下人。

  除非是某位老爷或者是少爷拿他当亲信了,要不然,他对所有老爷和少爷都是一样的态度,这是自保之道。

  苏安在马车内闭目养神,大概过了正如孙四海所说的小半个时辰以后,马车逐渐停了下来。

  “少爷,到了。”

  孙四海在外面低声开口。

  苏安这才弯腰出了车厢,也没在去踩马凳,而是直接跳了下来。

  崇北城西的城外,苏安没有来过,所以也分不清方位,但是,苏家墓地的位置,可是很不错。

  远处有山,且周边树木葱郁,虽然不至于有水,可苏安还是能觉察到此地有些许浓郁的水气,想必,离墓地不远的地方,肯定是有水的。

  有山有水的墓地,或者就是百姓们所称的坟地,可是很难得的。

  “大少爷,这就是咱们苏府的坟地了。”

  孙四海开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们都是这么称呼的,坟地,祖坟,乱坟岗什么的。

  “老孙,你怎么来了?”

  一个枯瘦的老人从坟地旁边的屋子内走了出来,声音很大,只不过弯腰驼背,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

  “这是咱们苏家坟地的看坟人。”

  孙四海先是低声和苏安解释了一下这个老人的身份,然后才小跑着迎了过去,然后,低声和那看坟老人嘀咕了几声,问清了哪块是苏安生身之母的坟头之后,才跑了过来。

  虽说他们的对话苏安在远处就能听的清清楚楚,可他不想表现的太过异于常人,所以还是等着孙四海过来,又把话说了一遍之后,才缓缓点头。

  那看坟的老人或许是怕自己常年住在坟地,身上沾染了不详的气息,所以远远的指了指大概位置,就没在凑过去了。

  孙四海则是走着慢步,领着苏安过去,之所以走的很慢,是想看的仔细些,可别走过去了,没看到,那可不好。

  “苏府……。”

  苏安最终停留在一块已经有些破旧的墓碑前,上面只写了苏府苏氏等的大致说辞,甚至,连姓甚名谁都没有写。

  想来也是,一个丫环罢了,这个年代的丫环,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名字,至多是什么小翠啊什么的称呼。

  苏府的坟地,能让一个丫环进来,甚至留下墓碑,已经很是不容易了,怎么可能写上这等话语。

  接过孙四海递过来的清香,点燃之后,插在坟前,苏安最终还是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毕竟是他这具肉身的娘,甚至,也可以说是他这一世的娘,在坟前点燃一柱清香,磕三个响头,这不算什么。

  三个响头落地,苏安起身,在坟前站了许久,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孙四海在旁边也不敢吭声,这个时候,他若是敢不知趣多说几句,指不定就该被责骂了。

  “赏给他。”

  苏安从袖子里摸出了些许的银子,递给了苏四海,示意他把银子拿过去给那看坟之人:“日后,让他好生照看。”

  苏安的话虽然简单,可意思很是明了。

  “大少爷,您不必如此的,咱们苏府的坟地……。”

  孙四海话说了一半,看着苏安的眼神,也不敢在继续说下去了,赶紧拿着银子跑到旁边,塞给了那看坟人。

  其实,在他看来,苏安根本不必如此,这看坟人原本就是无儿无女,是府里的老人,如今也是靠着苏府来过活的。

  他看守坟地,肯定是要照看好各个坟头的,可他却也不敢在劝什么了,刚才苏安的眼神,让他根本不敢在说半句话。

  “乖乖啊,这眼神,比大老爷的眼神还要吓人。”

  孙四海在心里嘀咕着,府里面,老爷子早就已经不管事了,对府里下人也随和了许多。

  而如今大老爷管着府里的大小事情,对外也是管着苏家所有营生,那一个眼神看过来,府里没谁不害怕的。

  可现在,他竟然从大少爷眼神当中,看到了更大的害怕。

  也不全是害怕,但就是不敢拒绝,这让孙四海心里甚至怀疑大少爷之前到底是做什么的了?

  “难不成,是个藏拙的主?”

  孙四海在心里琢磨着,藏拙两字,还是他经常听少爷们提起才知道什么意思的,之前总是想找机会炫耀一下,可一直都没机会。

  现在总算是找到机会用这两字了,可偏偏,这事没别人知道,甚至,他说出去,指不定也没人信。

  但在孙四海心里,他这个念头涌现出来,可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能当上苏府的小管事,肯定也是有些聪明的,大少爷一个人寻到国都,又寻到这,真要是落魄的很,恐怕连来崇北的盘缠都未必够。

  只不过,这些念头也就是在孙四海心里划过,他根本不敢多想,也不想多想,他就老实的伺候好府里的老爷和少爷们就成,其余的,可就不是他该操心的。

  真要是知道的太多,有时候未必会是好事,指不定还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所以,在府里面,必须要学会不说。

  不管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都是不知道,千万不能说出来,若不然,说出的话容易,可一旦招来杀身之祸的时候,在想求的一条活命,可就难了。

  “走吧。”

  苏安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神不守舍的孙四海,已经迈步先走了出去,至于孙四海走神的原因,他心里是清楚的。

  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若是愿意,别说是孙四海了,就是当今皇帝,也会被他一个眼神吓退。

  当然,也只是吓退罢了。

  “好嘞,好嘞。”

  孙四海连连点头,跟在苏安的后来,来的时候,是需要他带路,所以他才敢走在前面,可现在回去,苏安已经认识路了,他这个仆人肯定是不能走在大少爷的前面的,若不然,就是坏了规矩的。

  苏家的家规可是很严的,下面的这些仆人真要是有坏规矩的,就算是哪个少爷小姐不说,只要被上面能管着他的那些管事的发现了,肯定是要直接责罚的。

  “苏府,呆几年,在琢磨该怎么办吧。”

  苏安在马车上叹了口气,已经是不准备在想苏府的事情,而是准备老实的多呆一段时间,不过,若无意外,最多,不会超过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