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一章 苏家小辈们的想法

作品:黄庭叩仙门|作者:宗辰|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2 17:13:08|下载:黄庭叩仙门TXT下载
  其实话到这,苏几先和苏安两人也只差一个称呼或者说是一句话,来点破双方的关系了。

  只可惜,不管是出于什么念头,这个关系终究是没有被点破。

  苏几先又问了些关于苏安是否婚娶等家常琐事,最后,满脸含笑的离开,只说过几天在来这吃饭,到时候他们两个在聊。

  对此,苏安倒是没什么在意,他对苏家,原本就没有任何感情的,这不能说是他冷血,而是放在谁身上,恐怕都是如此。

  毕竟他这具身体虽然是流的苏家的血,可他在这之前,可是从未和苏家有过任何接触。

  “我这孙子可是不怎么想回来啊!”

  苏几先叹了口气,坐在轿内,脸上有些失神。

  苏家家大业大,贪图苏家财富的人可是不少,就连苏家的后辈,也都各个惦记家产。

  现在陡然出了这么一个后辈,苏几先倒是有些意外了。

  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苏安刚才的话是真是假,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而且不仅如此,单是苏安的年纪来推测,他的话就不可能有假。

  毕竟苏安的那个师父,可是知道苏安身世的,若真是贪恋苏家家财,肯定不会拖到这个年纪才来。

  “这倒是有些难办了。”

  苏几先坐在轿内,眉头紧皱,这可是他的亲孙子,他可不想让苏家都血脉流落在外。

  如今,苏家最小的这一代,男丁总共也就两个。

  好不容易如今当年被送出去的大孙子上门寻亲了,岂能在给赶走?

  换句话说,苏家不缺家财和银子,哪怕苏安是个废物,他们苏家也能养他一辈子。

  甚至,苏安的态度他心里也是能够理解的,他不是那种迂腐的老顽固,认为苏安是苏家血脉,就必须如何,那才真是迂腐到了极致。

  “恐怕真要让那逆子亲自登门才行啊。”

  苏几先叹了口气,当年,是那逆子把他孙子送出去的,如今,就该他去接回来。

  虽说如此一来,那逆子的脸面或许挂不住,可比起家族血脉而言,脸面又算什么?

  不止如此,他那大孙子明显对苏家有些排斥,若是想化掉他心中的排斥,让他那逆子,也就是苏安的亲爹去接他,是最好的办法。

  苏几先刚到府中,苏于重和苏于海兄弟两人就迎了出来:“爹,您这把年纪了,怎么亲自去了啊?”

  “就算是要让那孩子认祖归宗,也不该您亲自去啊。”

  苏于重满脸无奈的开口,他爹这么大年纪了,可真是不能在轻易出门了。

  “是啊爹,真有什么事,您直接吩咐我和大哥就行。”

  苏于海也在旁边开口,满脸陪笑,他和他大哥兄弟两人之间虽然对家里的话事权有争夺,可却并不会做那些肮脏事。

  最起码,他们兄弟两人都知道,争夺可以有,但不能忘了血浓于水这四个字。

  也正因此,苏家才能渡过数次劫难,而且还更加的蒸蒸日上。

  “你们兄弟两个商量过了?”

  苏几先沉声开口:“都在门口等着老子,可别说是碰巧,你们老子我还没糊涂到这种地步。”

  “商量过了,商量过了。”

  苏于海在旁边赶紧开口,道:“大哥也知道他当年做错了,现在这孩子回来了,只要确认是咱们苏府的孩子,马上就给他接回来,认祖归宗。”

  “您看成么?爹。”

  苏于海开口,这事,由他说,也是一个态度,毕竟苏安若是回来了,日后苏家的家产就有苏安的一份。

  苏安是他兄长的儿子,他兄长肯定不会说什么,可旁人指不定会想着他这个叔父的心里会怎么想。

  所以,这话他肯定是要说的,先把他自己的态度摆在这。

  “你的意思呢?”

  苏几先看向了大儿子。

  “爹您看那孩子是咱们苏家血脉么?”

  苏于重开口,先是询问了这件事。

  “差不了,若是觉得老子老眼昏花了,可以自己去看看。”

  在面对孙子的时候,苏几先态度和善的不得了,可面对儿子的时候,他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这完全是不同的差别对待啊。

  “爹您怎么可能看错了?”

  “不过,这事您容儿子几天,成么?等儿子在派人去查一查,京城那边的消息也来的快,看看是不是真有人去过那边。”

  苏于重倒不是不想认自己的儿子,而是凡事总是要先弄清楚在说,苏家也有自己传递消息的渠道。

  这种简单的消息,肯定是不会快马加鞭传递的,若不然一来一回,时间也来不及。

  苏家,也有用飞鸟传递消息的方法。

  “那孩子只在城内呆九天,明白什么意思么?”

  “如今已经过了三天,可别真到了最后一天在去接人。”

  苏几先沉声开口:“若不然,真把心给冷了,未必是好事。”

  苏几先其实是看不惯大儿子这种凡事小心翼翼的态度的,眼下这种情况,也看苏安顺眼,的确是有几分苏家人的模样。

  既然如此,还不如先把人给接回来,然后在派人暗中探查此事,这不就了结了?

  而且,如此还不会让苏安心凉。

  只是接进府里,拖延几日,暂且不认祖归宗不就成了,在府内拖延几日,这是在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就算是认祖归宗,拜祭祖宗,也要挑个黄道吉日不是?

  若真是假的,糊弄到苏家头上来了,只要还未认祖归宗,这就不算是闹笑话。

  “爹,您放心吧,咱们飞鸟传书,京城那边打听消息也肯定极快,至多在有三四天,消息肯定传回。”

  苏于重开口,这是他的儿子,他能不着急么,只是,有些事,不能着急,至于苏安所说的九天,这个其实他心里是不信的。

  年轻人,有傲气是好事,可有时候,并非是有傲气就能有用的。

  九天之后,若是苏府不愿意,苏安是绝对不可能从崇北城内走出去的。

  “哎。”

  苏几先叹了口气,也没在多说什么,这事,也不能全听他的。

  苏府后院。

  “这么说,咱们几个还真有个兄长了?”

  苏倩倩、苏倩婉、苏参义、苏参会这四个苏府的小辈围在一张石桌旁边,尤其是苏参义,这突然冒出来的苏安,可能是他和妹妹苏倩倩的亲兄长啊!

  原本家里这一代,就他年纪最大,现在突然冒出个比他还大了一岁的同父异母的兄长,他一时间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

  “想不到啊。”

  苏参会在旁边咂舌,满脸不可思议,他今年也不过一十八岁,也是一幅不着调的模样。

  不过,恐怕也正因为他们这一辈没有一个心机阴沉之辈,家里才会仍旧十分和睦。

  “要不然,咱们也偷偷去看看?”

  苏参会嘿嘿笑着:“小妹她们都看过了,总不能咱们两个不去瞧瞧吧?”

  虽说多突然多出来个堂兄,会多少有些不自在,但苏参会心里更多的是还是好奇。

  当然,虽然称呼是这么论的,堂兄弟,可其实平时,他们几个兄妹之间可是没这么客气的,真是亲兄弟没什么区别。

  只有见那些远亲的时候,才会称呼堂兄什么的。

  “这事我爹那边还没松口呢,咱们这么去算什么事?”

  他们这一辈里,也就是苏参义的年纪最大,平时有什么事都是他拿主意,当然,真闯了祸事,也是他背锅。

  甚至,他现在都已经成亲多年了,只可惜,一直无后,他们苏家历代都是如此,血脉单薄啊。

  “你不想去啊?”

  “那我自己去了啊。”

  “我也去,我也去。”

  苏倩倩在一旁开口,她才不管那么多呢,在说了,就是爹真的生气,也不可能罚她。

  “你们两个别闹了。”

  苏参义瞪了苏参会和苏倩倩一眼,平时闹腾也就算了,这种事可不是闹腾的时候。

  “祖父今天已经过去了。”

  苏参义叹了口气,把他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咱们这一个挨着一个的过去,这算什么事?”

  “爷爷也去了啊。”

  “早知道我和爷爷一起去了。”

  苏参会撇嘴,他才不稀的叫什么祖父,还是叫爷爷比较习惯。

  “这几天,都老实在家呆着,一切等我爹的消息在说。”

  苏参义开口,他并不在乎多个兄长出来,原因很简单,现在就算是多个兄长,又能如何,家中至多也就是让他做个富家翁罢了。

  别说是一个富家翁,就算是十个富家翁,苏家也能养的起。

  至于苏家最重要的那些产业,也绝对不可能交给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兄长的,原因很简单,家中许多事情,如今已经成了规矩,若是贸然乱动,只会造成混乱。

  “好吧。”

  苏倩倩满脸无趣的低着小脑袋,只不过,一双灵动的眼珠在不停的转动,心里肯定已经在想些什么事了。

  “好了,我还有事,要去铺子里一趟。”

  苏参义开口,从石墩上站了起来,快速离开,只不过,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刚才他的那番话,对他的这些弟弟妹妹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

  别说是他这个做兄长的话了,就是他爹和二叔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他这几个弟弟妹妹,没一个让人省心的,都是当面答应的很好,只要转头,立马就把刚才答应的话给抛到脑后去了。

  就连平时看着乖巧的堂妹苏倩婉也是如此。

  若是平时,苏参义还是有些手段能教训他们一下的,可今天这事,他也不好太过了。

  只能是言辞上说几句罢了,毕竟,这牵扯到了他可能的至亲兄长,他也有些束手束脚。

  毕竟兄长和弟弟还有妹妹是两码事。

  “要不然咱们偷偷去看看?”

  “你们不方便在露面也成,到时候你们别进去,给我指下人,我自己过去就成。”

  苏参会这会已经是满脸好奇,忍不住现在都想去见见他大伯家的这位从未谋面的兄长了。

  竟然敢给苏家也就是给大伯还有爷爷他们定下九天的时间期限。

  当然,也不能算是定下,但意思也差不多,这可是让他心里佩服的很,要是他敢说什么九天之后如何如何,恐怕不用别人动手,他爹直接就能把他打个半死。

  小兔崽子,敢和老子提什么期限,这不是找打么?

  “要不然,咱们还是不去吧?”

  苏倩婉犹豫了一下,秀气的小脸上满是苦涩:“咱们现在去,说什么啊?”

  “而且,咱们现在去,也不能直接点破身份,堂兄还那么聪明,之前就猜出我和倩倩的身份了,这要是在去,你的身份肯定也能猜出来。”

  “你说,到时候咱们该怎么称呼?”

  “若是咱们直接认下堂兄了,回来爹娘、大伯、伯母指不定会生气。”

  “可若咱们不认,那咱们这去是做什么?拿堂兄逗乐子?解闷不成?”

  苏倩婉平时虽然也很活泼,可思绪还是比较周密的。

  “你这话还真是……。”

  苏参会有些犹豫了,自家妹妹的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虽说他只是好奇,心里绝对没有其他想法,可架不住那从未谋面的堂兄会这么想啊,比较当年是被从襁褓中送出去的。

  而且,听两个妹妹说,他这个堂兄恐怕并不富裕,身上穿的也很普通,而且,家里打探来的消息,他也知道,这个堂兄就住在城南客栈最为普通的房间。

  甚至,入住当天,还问了小二,是否还有更便宜的房间。

  由此可见,他这个堂兄如今恐怕有些捉襟见肘。

  他们这个时候在一家子不停的过去人,但又不认,这难免会让人想歪。

  “哎。”

  “还真是……。”

  苏参会又这么说了半句话,就不吭声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那就等等吧,看看大伯他们怎么办。”

  “不过,真要到最后,大伯不认的话?”

  苏参会看着旁边坐着的堂妹:“到时候咱们……,哎,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在说吧。”

  苏参会叹了口气,平时他也听能说会道的,可偏偏这会,什么话都是说了一半,剩下的想不起来该怎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