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章 不点破的祖孙

作品:黄庭叩仙门|作者:宗辰|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0 23:59:53|下载:黄庭叩仙门TXT下载
  “爹,他很是我兄长啊?”

  苏倩倩满脸紧张的看着苏于重,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兄长出来,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总之,是有些复杂的。

  “是。”

  苏于重点了点头,这事情没有办法不承认,毕竟他女儿也不傻。

  而且,当年的事情,有太多的恩怨在里面了,若非如此,他们这种世家大足,最大的心思就是开枝散叶,怎么可能会把男丁往送外?

  “还真是?”

  “爹,娘知道这事么?”

  苏倩倩开口,满是紧张,小小的脑袋里也已经开始胡乱猜测了起来。

  “知道吧。”

  苏于重叹了口气,当年,就是因为夫人知道这事,所以,才会把他这个长子送了出去。

  苏安的母亲是个丫环,当年生他的时候,就已经难产死了。

  而且,那个时候,他夫人刚有身孕。

  也正因此,才会把他这个长子送出去。

  世家大族,讲究的是嫡长子。

  苏安虽然算是长子,可却并非正妻所出,也非是妾室所处,所以根本算不得嫡长子,甚至,按照规矩,也不能称之为长子。

  可偏偏,他夫人对此不乐意,最终,只能是悄悄把这孩子送走了。

  不送走没法子啊,他苏家虽然家大业大,可他夫人家中也是有地位的,若是真万一心中有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到时候闹出事来,就是丑闻,而且,还不好收场。

  还不如就此把孩子送出去。

  只不过,当初他命人偷偷把孩子送走以后,自己也受到了老爷子的责罚。

  就是他夫人,也因此和他吵了一架。

  原因无他,夫人虽然不乐意自己酒后让丫环有了身孕,甚至还未纳妾。

  可也不至于真到了把孩子送走的地步,难不成,她就心如蛇蝎不成?

  她虽然不乐意,可孩子的娘已经难产而死,日后她把孩子养大,那就是自己的孩子。

  如今倒好,送出去了,传出去,旁人会怎么想她?

  而他家老爷子就更别提了,什么庶出不庶出的,什么丫环不丫环的,那可是他的孙子。

  他们苏府原本就人丁稀薄,他爹娘膝下只有他和二弟兄弟两人。

  而且,那个时候他和二弟都还未有子嗣,这可是第一个子嗣,这么送走了竟然?

  若非是他娘求情,恐怕当时不止是在祠堂跪上三天那么简单了。

  只是,当初老爷子在派人去寻的时候,已经寻不到这个孩子了。

  这件事,也就没人在提了,不然真被有心人知道了,指不定会用出什么计谋呢。

  但这块玉佩,也的确是当年他留在自己孩子身上的那块。

  “那要不然?”

  苏倩倩开口,想要说什么,可是话说到一半,又说不出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先出去吧,这事别乱说,让爹好好想想。”

  苏于重开口,坐在椅子上,思绪有些混乱,若真是他儿子,他肯定是想认下的。

  可就怕这里面有假,但此事,当年知道的人也没几个,甚至,如今当年那产婆恐怕也早都死了。

  剩下的,就是府中的有数几个人了。

  所以,假冒的可能性不大,只是,听女儿所说,那个年轻人似乎过于年轻了,但有些人显老,有些人看着面嫩,这不能断定什么。

  只是,这个时候,若是真认下了,对他们苏家而言,也不知道会是好事还坏事。

  毕竟,家族也有争端的,而且,他膝下也有一个儿子,而且二弟那边也有一个儿子。

  但真以世家大族而论,他们苏家的确是人丁稀薄。

  “哎。”

  苏于重叹了口气,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只觉得心烦意乱。

  “那逆子呢,让他给我滚出来。”

  院子外,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进来,苏家老爷子,苏几先被人搀扶着,从外面骂着走了进来。

  “事,你知道了?”

  苏几先怒视苏于重,他也是刚才听孙女说的。

  他这急脾气,知道了这事,立马就过来见他大儿子了。

  “知道了。”

  苏于重赶紧起身,别看现在苏家是他当家做主,可在老爷子跟前,他仍旧不敢有丝毫不敬,这可是他亲爹。

  “知道了还坐这干嘛?”

  “怎么?二十多年前,不吭不响把我亲孙子送走了,现在,还不准备认了?”

  “你是想着咱们苏家人丁繁茂还是养不起?”

  苏几先手中拐杖重重的砸在地上:“当年若是不你娘求情,我非打断你一条腿不成,你这混帐东西,都说虎毒不食子,你倒好,自己的儿子往外送啊。”

  提起这事,苏几先就恼,尤其是他这把年纪,不求别的,只求苏家能够开枝散叶,子孙越多越好。

  “当年的事,是我错了。”

  苏于重叹了口气,老实认错,他要是敢顶嘴,他爹真能一拐杖砸在他脑门上。

  “但这事还要从长计议,总不能有人拿着玉佩上门,就草率的认下吧?”

  “当年,我是命人把孩子送走,甚至,那人也知道孩子的身世。”

  “可这会不会有假,总要先确认吧?”

  苏于重小心的开口,道:“若最后是被人耍了,咱们苏家的面子可就丢尽了。”

  “当年送走孩子的人呢?”

  苏几先恨声开口:“把他喊来,问问当年的经过在。”

  “那老仆前些年就没了。”

  “但此事,当年他给我提过,说是送给了一个游方道长了,也的确是说了孩子的身世,。”

  “至于那道长的身份,来自何处,他也不清楚。”

  苏于重满脸无奈,毕竟当年是要把孩子送走,怎么可能真的彻底打听送给谁了,只要不是扔在大街上,就好多了。

  “查,要快查。”

  “那孩子不是说只呆九天么?这九天内,你快点查清楚了。”

  “别真把孩子的心给伤了。”

  苏几先虽然急脾气,可也并非是什么都不管不顾。

  “是。”

  苏于重点头。

  苏几先叹了口气,被丫环仆人扶着,从屋内走了出去,同时吩咐身旁的仆人:“去查一下那孩子在哪家客栈住,老夫先去瞧瞧。”

  苏几先这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想的,也不想去管府内其他子孙的想法,但若这真是他亲孙子,他态度已经摆出来了。

  其他人若真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先想想后果。

  这一幕,被在苏家上空的苏安看的一清二楚。

  “倒是个急脾气的老爷子。”

  “比起师父,这脾气可是大的多啊。”

  苏安嘴角含笑,最起码,他这个便宜爷爷的态度还是很让他满意的。

  “因果啊,哪是那么好了断的。”

  苏安叹了口气,也没在继续看,他是修仙之人,自然比凡人更能断定自己的身世。

  若是刚开始见到苏倩倩和苏倩婉的时候,他还不能十分肯定,只是有了几成把握,可是见了苏家人之后,他已经十分肯定了。

  尤其是看到他这具身体的便宜老爹苏于重和便宜爷爷苏几先的时候,他已经十分肯定自己身世了。

  苏家在崇北城内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当天,苏安进城以后的消息,就已经摆在了苏家的桌面上。

  苏于重和苏于海兄弟两人是怎么想的,苏几先懒得管,至于儿媳和孙子孙女的想法,他更懒得管。

  在府内忍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苏几先就忍不住让人备轿,去了城内的客栈。

  客栈可并非单是能住店,吃饭也是可以的。

  而且,这都是下面人盯着的。

  苏几先到的时候,恰巧客栈内竟然坐满了,恰巧,他被人扶着,颤巍巍的和苏安坐了个对面。

  这一切的恰巧,对于苏家而言,举手之劳。

  “年轻人,自己一个人来崇北的?”

  趁着小二上菜的时候,苏几先笑眯眯的和苏安搭话,只不过双眼里有强忍着的激动。

  像,真的是太像了。

  苏几先看着苏安的双眼,和他两个孙子的双眼是那么的相似。

  微微点了点头,苏安对他这具身体的便宜爷爷还是比较尊敬的。

  “崇北这地方,又不是什么游山玩水的好地方,肯定是一个人来办事了。”

  苏安笑着开口,也没点破苏几先的身份,其实,他倒是希望苏家最终也没来认他。

  原因很简单,他就算是到现在,也没想好该怎么和苏家了断尘缘。

  毕竟,虽然这具身体流的是苏家的血液,可他却和苏家没有任何的感情。

  “崇北虽然是边关重镇,可这些年天下太平。”

  苏几先和苏安说着闲话,等菜上了以后,往苏安跟前推了推盘子:“咱们也算有缘,这么多菜,你也尝尝。”

  “多谢。”

  苏安也不客气,点了点头,抬起筷子就夹。

  “年轻人,你家是哪的啊?自己跑出来这么远,不怕家里爹娘担心啊?”

  “看起来你也没多大啊。”

  苏几先倒是个老狐狸,虽然从样貌上已经认定了苏安是苏家的血脉,可还是怕出错,唠家长的方式,漫不经心的开口询问。

  “我师父知道我来崇北,而且,我今年也有二十八了。”

  苏安笑眯眯的开口,看着苏几先:“老先生,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么?”

  苏安话一出口,苏几先就愣住了,他没想到,他这个孙子会这么聪明。

  恐怕,现在他这个孙子心里已经猜出了什么,只不过,却又没点破这层窗户纸。

  好一个聪明的小子啊。

  “只是看到你,就想起了几十年前啊,可惜了,现在老了,老了。”

  苏几先叹了口气,他虽然性子急躁,可是大家族行事,可没那么简单。

  若非必要,他想让他儿子亲自来认下这个孙子,而不是由他这个爷爷的来认。

  虽说都是认祖归宗,可这还是有些不同的区别。

  只不过,既然苏安也猜出了自己的身份,苏几先在说话的时候,也就更为随意了。

  而且,苏几先虽然性格急躁,可当年能闯下苏家偌大的家业,也是个老狐狸。

  和苏安说话间,倒是没有片刻的冷场。

  “你这名字是你师父给你起的?”

  苏几先笑着开口询问,若是他那逆子所起,肯定就不会是这个名字了,苏家子孙的名字,都是有规矩的。

  “我师父说,希望我这辈子能够平平安安,所以叫苏安。”

  苏安满脸含笑:“我感觉我师父给我起这个名字不错,我这辈子,还真是挺平安的。”

  这话苏安可没说假,不管是名字原因还是什么原因,也不说他修行境界,最起码到现在,他什么危险都还没遇到过。

  “平平安安。”

  苏几先在嘴里轻声嘀咕了几声,连连点头:“好名字,好名字。”

  “你师父对你应该很好吧?”

  苏几先是个聪明人,知道他这个孙子是来认亲的不假,可又能说出若无人前来,九天就会离开这种话,恐怕也并非是真要认亲,若不然也不会等到今年二十八才来。

  恐怕,是他那位师父临终前的遗命?

  “我们道观就我最皮,师父和几个师兄都护着我……。”

  提起师父和师兄的时候,苏安双眼多出了一抹温情,语气也十分的欢快。

  在他心里,师父和师兄才是他的亲人。

  显然,苏几先这个老狐狸也觉察到了这点,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他那个逆子啊。

  “十多年前,我想下山闯荡,师父和师兄争不过,最后同意了,但师父让我去京城一趟,只可惜,去京城之后,又发现,似乎还要来崇北一趟。”

  “原本那个时候就想直接来崇北的,只可惜,有事给耽搁了。”

  苏安淡然开口,虽然话没说清楚,可双方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五年前,又准备来崇北,只是路上又遇到点事,就又给耽搁了。”

  “原本想着在过些年在来,但这么一想,在耽搁下去,真在耽搁十几二十年,估摸着也不用来了。”

  “没办法,这次只能是来看看了。”

  苏安这话说完,苏几先有些沉默,他没想到,他这个孙子十几岁的时候竟然就独自下山,去过京城了。

  更没想到,他这个孙子在知道身世以后,耽搁这么多年,才无可奈何的来的崇北。

  “他这个孙子不想认亲,但迫于师命。”

  苏几先脑海里已经有了这个念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