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五章 苏安的兴趣

作品:黄庭叩仙门|作者:宗辰|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0 23:51:10|下载:黄庭叩仙门TXT下载
  “你倒是机灵。”

  苏安轻笑着摇头,其实,不提宵禁对他这个修行之人没有任何的作用,就是普通人,也没几个会在亥时之后还在城内四处乱逛的。

  宵禁,只有在乱世的时候才会经常出现,为的是防止有乱兵潜入城池。

  而如今天下太平,最起码,苏安所经过的各个城池,没有哪个会有宵禁的,但是,崇北不同。

  崇北是西南重镇,一旦失守,西南将会失去防御屏障,任由敌军长驱直入,到时候,整个西南可就等于沦陷了,在想击溃敌军,先不说所耗费兵力如何。

  就是敌军侵入大魏西南以后,所带来的损失,就是无法估量的。

  所以,哪怕现在天下太平,各国相安无事,并未有掀起战事的可能,但崇北仍旧时刻防御。

  在苏安看来,别说是西南崇北了,就是其他各国的边关重镇,也肯定都是如西南崇北这样。

  当然,这只是表面看起来如此,更关键的,其实还是要看士卒的操练等。

  “这是赏你的。”

  苏安从袖子里摸出了几枚铜钱,抛给了店小二,不管是客栈还是酒楼的小二,客人们给的赏银,也是他们收入的一部分。

  若不然,单是客栈或是酒楼开的月俸,其实不多的。

  当然,也有店家给小二开的月俸很高,但是如此一来,客人的打赏就归店里所有了。

  这是两种不同的规矩,但一般而言,都是以第一种规矩的多一些,毕竟,很多情况下,客人的打赏,店家根本不可能知道,全靠店小二是否自觉。

  这种情况下,店家可是很容易吃亏的。

  “谢客官赏赐。”

  店小二接过苏安打赏的铜钱,虽然不多,可也是满脸笑意,冲着苏安连连躬身。

  只要有打赏,哪怕是一枚铜钱,这都是他月俸之外的收入,积少成多,一个月也能攒不少呢。

  而且,来住店的客人其实不如酒楼的客人打赏的多,但是酒楼那边不安全,经常有喝醉闹事的,也经常有小二挨打。

  毕竟,他们这些小二在客人眼里,打了也就打了,只能吃个哑巴亏,只要不出人命,打的不严重,就是他们掌柜的也不会替他们多说一句话,甚至还会给客人陪着笑脸。

  苏安微微点头,没在说什么,小二也十分聪明的把屋门从外面关上,同时,心里也越发认定了之前的猜测的对的,这绝对是个大户人家出来的公子。

  也只有这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和那些江湖中人,还有官老爷,才会有打赏旁人的习惯。

  “宵禁。”

  苏安笑了笑,在屋内坐了会,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方才从屋内出去,准备去街上走一走。

  这也是他的习惯,每到一个城池,都喜欢四处走一走,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

  尤其是现在,苏安的这个习惯更甚,甚至还会和本地人多聊几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想看看本地有没什么关于神仙啊或者其他的一些传闻。

  之前,对于这些传闻苏安从来都是不信的,可自从他因为传闻的原因,而寻到了秘境之石,他对这些传闻,虽不说是深信不疑,可总是相信,这些传闻肯定是无风不起浪。

  有这些传闻,当初肯定就会真的有些事情发生,只不过,或许会有些夸张等等。

  但,哪怕十个传闻,只要有一个是真的,收获恐怕就不会小。

  就如同苏安所得的秘境之石一样,别说是去查十几个传闻了,就是上百个,甚至是整个天下所有关于神仙的流传都详细的追寻一遍,最终只找到这么一个秘境之石,这都是值得的。

  要知道,秘境之石,若是能够得到炼化,这可是一个势力的根基。

  能让一个势力长久存在的根基,任谁都会为之疯狂的。

  所以,在苏安看来,与其漫无目的的去寻那些天材地宝,还不如根据一些传闻去寻。

  若是根据传闻去寻,不仅能寻传闻中可能真实存在的仙人踪迹或是一些宝物,同时,照样可以寻天材地宝。

  这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崇北因为挨着边境的原因,民风比较彪悍,甚至走在路上,不少人腰间还挂着一把弯刀。

  这可不是起到装饰作用的长剑,而是真正的弯刀,随时拔出来,就能砍杀人命的弯刀。

  而且,街上还不时能看到有人在大声争吵等等,比起苏安曾经去过的诸多城池可是完全不同的。

  “行商倒是挺多的。”

  苏安在街上没走多远,就瞧见了不少的行商,不过这也正常,崇北可是边境重镇。

  而且,当今天下太平,各国之间互通有无,这是朝廷允许的。

  毕竟,各国商人互通有无,对于朝廷而言,也是好事一件。

  “看到没,这可是从大周运回来的。”

  街边,一个商人拿着摊子上的一个香炉:“看看这做工,这可是上乘做工,是大周那边有名的工匠雕刻出来的。”

  “要不是我在大周还有点关系,这东西可是到不了我手里。”

  商人满脸自得的开口:“说来也是你们运气好,正好我家里有事,急着换成银子,要不然,这东西,拿去咱们国都卖,起卖这个数。”

  商人伸出左手,五个手指张开,来回摇晃。

  “五百两白银。”

  “这个数,可是一点都不虚的,前些年,这个香炉我卖到过六百两白银。”

  旁边看上这个香炉的一个穿着绸缎,腰间挂着玉佩的年轻人皱了皱眉头:“你打算卖多少银子?”

  “白银三百两。”

  商人竖起三根手指,在年轻人跟前摇晃:“只要三百两白银,不瞒您说,我这虽然不亏,可也没赚了。”

  “我这一来一回的花费可是也不少,加起来,我就赚您二十两银子,算是我的跑腿钱了,您看这不多吧?”

  商人满脸诚恳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就差在脸上写下老实人这三个字了。

  “三百两,的确不多。”

  对面的年轻人轻笑着摇了摇头:“就是五百两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