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四章 西南崇北

作品:黄庭叩仙门|作者:宗辰|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0 23:51:10|下载:黄庭叩仙门TXT下载
  苏安乘云而行,不过一日,就到了西南崇北。

  所谓西南崇北,是大魏国的西南方,崇北则是城池的名字。

  崇北城,临近边关,若是战时,是雄关一座,可如今已天下太平近百年,各国都在修生养息,并未有发动战争的念头。

  以至于这座战时的雄关,如今也是繁华无比,城内甚至还有不少异国商人。

  甚至,其繁华程度虽然不能和京城相提并论,可却别有一番风情。

  在离城池还有数里地的时候,苏安落下云头,如同世俗之人那般,步行进城。

  他此次进城是寻亲,了断身世尘缘,并非是来炫耀或是如何的,所以,以一介普通世俗之人的身份最为合适不过了。

  若他是以修行之人的身份降临,恐怕只要他的意图暴露出来,瞬间就能有无数苏姓人家前来认亲。

  甚至,这些认亲之人还能编出无数个版本的苦情戏。

  而且,抛开这些不提,苏家在京城的时候,是大门大户,不缺吃穿,怎么也不可能把他这个男婴给丢弃了,这里面肯定是有所常人所不知道的隐情。

  想要打探到这些隐情,在苏安看来,最为简单的方法就是化作最为普通的人。

  等苏安进城的时候,已经是一副风尘仆仆是模样了。

  他虽然知道了从国都搬来的苏家的姓名等等,可也不着急这一时。

  苏安先在城内找了一家最为普通的客栈住下。

  之所以如此,是苏安有意这么算计的,那些世家大族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

  尤其是他这个突然冒出来,想要认亲的,如今姑且称之为中年,在这个世界,将近三十,已经可以称之为中年了。

  虽说修行的缘故,苏安的外貌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而且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数百年时间他的外貌都未必会有变化。

  但不管是多大,他若是这么风尘仆仆的去了苏家,除非苏家已经彻底没落,若不然肯定是会调查他的身世的。

  哪怕是拿出信物,远的或许苏家没能耐调查,可是近期的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去查。

  毕竟对于世家大族而言,最大的其实就是内部的争斗。

  这种内部的争斗其实也是世家大族们互相默认的。

  倒不是说这种争斗于亲情等方面有多好,而是这种争斗对于家族的发展而言,有着极大的好处。

  子孙和睦,这是好事,可少了竞争,很多事情都会平淡下来,甚至出错了互相拦下,以至于时日久了,安逸了,真若是有什么意外发生,恐怕难以应对。

  不仅如此,若是缺少内部的争斗,家族的发展速度肯定也会减慢。

  当然,若是内部争斗激烈,亲情或许会少很多,甚至也可能出现内部争斗而造成家族四分五裂的现象。

  但是,总的而言,家族内部的争斗,对于家族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毕竟家族内部的争斗,也有一些家规限制,这个时代的家规,还是很严的。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若是依照家规或者族归处死某人,官府也不会去管的。

  而若苏家搬来崇北以后,若仍旧是大门大户,那苏安的到来,就很可能引起家族内部的某些家产争斗。

  所以,苏安可是小心防着有人会查他底细,毕竟做戏要做全套。

  “客官,这虽不是咱们店里最便宜的客房,可在便宜的有倒是有,您未必会住啊。”

  客栈小二别的本领没有,可识人的能耐还是有的。

  眼前这位爷虽然是要住最便宜的客房,甚至身上穿着的也都是最普通的衣衫。

  可偏偏店小二不敢有丝毫的小瞧,也不敢有得罪的念头。

  这倒不是客栈小二因苏安身上所谓的气质而有所尊敬。

  而是因为苏安的双手,细嫩而无茧,就是苏安的脸上,也没有丝毫风吹日晒的痕迹。

  这哪是穷苦人家的模样啊,分明就是大家门户的公子少爷,怕是从家里逃出来,想要闯荡江湖呢。

  至于是否会是那些迂腐的书生,小二根本就没多想,那些迂腐的书生,若是家境不好的,平时也会干活,而且绝对不可能有如此面色。

  甚至连苏安的眼神等,小二都有所观察,若是遭逢劫难或者是家世中落,眼神必然慌张或是沧桑。

  这些听起来似乎十分讲究,可其实不过是见的客人多了,所以也就知道的多了。

  所谓孰能生巧,根本不用多想,只是一眼,心里就已经有了猜测。

  “嗯?”

  苏安笑着开口:“那可是未必,在便宜些的,我怎么就不能住了?”

  说完这话,苏安满脸含笑的看着店小二,等着他的下文。

  “在便宜些的,就是后院柴房旁边之前放杂物的屋子了,现在这间屋子腾了出来,也的确是有人住过。”

  “毕竟咱们崇北也算是三教九流齐聚的地方,这种屋子肯定也有人住,只要便宜。”

  说完这话,小二小心翼翼的看了苏安一眼:“只是,这间屋子是挨着茅房的,您说,这哪是您能住的地方啊。”

  小二倒是会说话,他这么一番恭维下去,就算是看走眼了,又能如何,总不能恭维的话,对方还生气吧?

  这个小二倒是聪明的,哪怕是见了那些穷苦人,他也不会硕嘲讽的话,他自己原本就是穷苦人家。

  而且,就算是嘲讽几句,给对方几个白眼,又能如何?可若是走眼认错了,说错了话,到时候遭殃的可就是他了。

  所以,见了客人,哪怕是只进来住在最差客房的客人,他也是满脸恭敬,当然若是遇到那些有钱的客人,他脸上的笑容会更胜几分。

  “你年纪轻轻,倒是会说话。”

  苏安摇头,微微发笑:“罢了,就住在这吧。”

  “晚上的饭菜倒是不用了,我自己出去吃。”

  苏安开口,示意小二出去,他准备晚上自己去城内逛一逛,看一看这崇北的风光。

  “好嘞,客官,您有事喊一嗓子就行。”

  店小二慢慢后退着准备关门的同时,开口提醒道:“咱们崇北城内,亥时宵禁,您可千万在宵禁前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