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试探

作品:黄庭叩仙门|作者:宗辰|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0 23:51:10|下载:黄庭叩仙门TXT下载
  苏安也没嫌大师兄青可啰嗦,而是一直听他叮嘱,不时的点头,应和一声。

  “大师兄你就放心吧,这些我心里都有数。”

  直到青可把话说完,苏安才算是点了点头,道:“我可是更惜命的。”

  “怎么可能把性命丢在水潭鱼妖那?”

  苏安满脸笑意的开口,他说的一点都没错,他十分惜命,真要是打不过,或是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肯定第一时间就跑了。

  毕竟,从某种程度而言,腹地水潭的那条鱼妖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不过,他不想云山观搬走罢了。

  可除此外,他对那水潭内的妖物在没别的敌意。

  苏安从来都不是那种见妖就必须要除掉的正道中人,甚至,他对妖也并非是抱有太大的敌意。

  苏安从云山观离开,前去山中腹地,只不过,这次他的速度比之前更慢了许多。

  紫云山内,那些他曾经不曾踏足的地方,这一次苏安都准备走一遭,所谓的天材地宝,根本不是神识能够轻易找到的,要不然,这世上的天材地宝早就空了。

  就像秘境之石一样,苏安这个修士神识扫过,根本就没发现什么,若非是一步步走过去,同时神识也在扫过,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秘境之石的所在。

  当然,秘境之石的存在肯定不是普通的天材地宝能比的,但道理其实都差不多。

  所以,想要找天材地宝,很难,最起码,在苏安看来如此,当然,也肯定会有其他手段的,但他不会。

  所以,苏安现在只能以最为笨拙的手段去寻天材地宝。

  苏安一步丈于,在山间行走,他的神识根本没有撒开,只是靠肉眼在分辨。

  之所以如此,是他不想惊动山内的任何一个妖物,包括任何的生灵。

  而且,虽然只是用眼看,可他如今境界,双眼自然也不是那么普通,双眼有灵气蕴含,一眼看去,虽不至于看破所有,可也能看出此物是否非凡。

  这是苏安修为境界到了金丹以后,才拥有的能耐,也可以说是他修为境界提升之后,对天地的领悟,和天地灵气对自身淬炼之后的结果。

  苏安双目有神,所过之处,一眼扫过,就不在多看,若真是有漏过,那就是机缘未到。

  他可不是掘地三尺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最终,苏安挖了两株人参,还有一颗灵芝,包括几株他也叫不上他名字但却散发着微弱灵气的灵药。

  这些灵药被他完整的挖了出来,藏进了他的袖子当中。

  灵药的生命力很顽强,没有那么容易死,而且,灵药根须未断,进了他袖子以后,有微弱的灵气从他身上散发,滋养着灵药。

  哪怕是短时间内不重新种下,对这些灵药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当算出现在紫云山腹地水潭附近的时候,他袖筒里已经有总共六株灵药了。

  这看起来似乎很多了,可这些灵药虽然不敢说是紫云山所有的灵药,可也差不了不多少了。

  不仅如此,这些灵药所散发的灵气很是微弱,对苏安而言,左右很小,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作用。

  也就是对他师父还有师兄会有左右,但灵药直接吞服,效果不是最好的。

  最好的是炼制成丹药,更何况,这些灵药里面,他只能认出人参和灵智,其余的那四株灵药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只能凭借其散发的微弱灵气,确认是灵药。

  可若是连是什么灵药都不知道,贸然吞服,可是容易出大事的,指不定会死人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除了人参和灵芝外,其余四株灵药,苏安准备种在秘境内。

  甚至,他都有所打算,以后在有什么灵药之类的,全都种在秘境内,灵药依靠秘境内浓郁的灵气,肯定能够生长的更快,而同时,灵药和秘境相互交替。

  也会增进秘境内的灵气浓度,或者说是微弱的影响秘境内的灵脉。

  这就是灵药的神奇之处了。

  苏安仍旧坐在之前的树上,看着水潭内的动静,水潭内所溢出的煞气,和前几天他来的时候一样,最起码他是没看出来有什么大的变化。

  仍旧是到了将近后夜的时候,水潭内有动静传出,紧接着,那条鱼妖自水中逐渐露出巨大的鱼头,开始吞吐日月精华。

  苏安也抬头看着皎洁的月色,吞吐日月精华,这似乎是妖类的特长,根本不用修行某种特定的功法,就能借助月华修行。

  “或许,可以试试。”

  苏安双眼自空中落下的时候,突然心中有了那么一个想法,若是水潭上方的瀑布断流,水潭成了一谭死水,或者说是瀑布变了流水的方向,造成水潭成了一谭似水,会是什么情况?

  会不会逼的这条鱼妖外出?

  毕竟,水族没有哪个会喜欢一滩似水的。

  只不过,这个动静太大了,而且,不容易造成是自然形成的,只要鱼妖出来,肯定就会发现是有人故意如此为之。

  到时候,除非能杀死这头鱼妖,且这个水潭下面在没别的猫腻,要不然恐怕会增添许多麻烦。

  苏安从来都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所以,他不想招惹麻烦。

  “或许,可以试探一下。”

  苏安看着瀑布上方的悬崖,那里已经是紫云山的最高处了,一条蜿蜒的山脊在高处盘旋。

  “若是悬崖坍塌。”

  苏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也不知道这山脊之上,怎么还有山泉从石头缝里冒出来,然后慢慢蜿蜒流过,最后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瀑布。

  可若是瀑布坍塌,应该能逼鱼妖现身,同时还能不被察觉。

  毕竟,想要造成瀑布上巨石掉落一些,形成一个小的坍塌,还是很容易的。

  而且,这是最为自然的现象了。

  苏安心里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等鱼妖退去,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到了瀑布之上,寻了些巨石,以法力造成快要被冲落的痕迹,同时,从远处弄来了青苔作假。

  虽是修行中人,可苏安这么做起来,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反而充满了算计鱼妖的成就感。

  甚至,它还很期待鱼妖会是什么反应。

  等着一切准备就绪,数块巨石在水流的冲击下,发出轰鸣声,被水流冲下水潭。

  巨石落下的瞬间,水潭溅起数丈高的水花,方圆数丈的距离,全都一片湿漉漉的。

  甚至,就连水潭内的水位,也因此而下降了不少,以至于原本自水潭内流出而去山涧的水流,也有了片刻的间断。

  巨石落下,缓缓沉入水潭深处,若是一块巨石,或许还好些,可这是三五块巨石。

  而且还是苏安精挑细选出来的。

  “轰。”

  “哗啦。”

  果然,又等了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有沉闷的轰鸣声伴随着水花的声音,自水潭深处传出,紧接着,水潭内的水流如同倒飞一般,自水潭深处冲天而起。

  甚至,最高处,已经超越了瀑布,比瀑布还要高出来很多。

  藏在暗处的苏安嘴角含笑,这是已经惊动了水潭下的鱼妖,就是不知道这般动静,是鱼妖动用了几成的妖力。

  水潭内飞天而起的潭水还未落下,巨大的鱼妖就从水潭内冲了出来。

  这次可并非只是一个鱼头,而是整条鱼妖都冲了出来,鱼妖身躯有一丈长,身上鱼鳞闪闪发光。

  而且,这条鱼妖的鱼鳞已经有些成了金黄色。

  “种类原因?”

  苏安歪着脑袋,皱了许久眉头,才想到这个答案,金色鳞片,的确会给人一种很厉害的感觉。

  鱼妖落在瀑布之上,不知在上面做什么,过了许久,才顺着瀑布游走了下来。

  的确是游走,数丈高的瀑布,没有任何支撑,这鱼妖就是在水中,好像化作了落下的水流一般,但又比水流的速度慢了许多。

  毕竟是鱼妖,原本就是水族,虽然还未化形,可这应该是种族限制原因,有的妖物,化形较晚。

  化形虽然是妖物的一个大劫,可并非是妖力到达某种程度就必须要化形,而是种族不同,也有所不同的。

  鱼妖落在水潭后,这次并没有急着潜入水潭,而是一跃而起,身上竟然形成了一个大的泡泡,整个鱼妖都被泡泡裹着,然后落在了水潭旁边的地面上。

  鱼妖一双大眼环视四周地面,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只是,过了许久,鱼妖才重新回了水潭,潜入水底消失。

  苏安则是一直在不远处的大树上端坐,一直看着鱼妖的一举一动,观察它的妖气,判断它的实力。

  同时,鱼妖刚才的举动,苏安也能猜出来是在做什么,分明就是在看一看,地面是不是有什么痕迹等等。

  “比正常化形的妖物要厉害许多。”

  “之所以迟迟不能化形,应该是种族原因,或是被煞气缠身的原因。”

  “但这条鱼妖虽然煞气缠身,可又没失去神识,很明显,还有自己的神识,能够思考。”

  苏安有些不奇怪,猜不透这里面的玄妙,但他可以彻底肯定,这条鱼妖,有修仙之人虚丹境界的修为。

  “拥有煞气,而且还没有丧失自己的神智,而且,从刚才来看,这条鱼妖不仅没有丧失神智,而且神智也很是清晰,根本没有被煞气所影响的痕迹。”

  之所以如此判断,是因为刚才鱼妖的行为,根本没有分毫的暴躁,全程异常安静。

  “奇怪,奇怪。”

  苏安心里暗自琢磨着,已经彻底打消了潜入水潭一探究竟的心思。

  一条被煞气缠身丧失了神识只剩下本能的鱼妖和一条被煞气缠身但未有丝毫影响的鱼妖,肯定是后者的威胁更大。

  “这条鱼妖看来也有些神异之处。”

  苏安自言自语,不过虽然不打算入水潭一探究竟了,可他也不准备马上离开。

  毕竟今天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鱼妖接下来会否有什么举动,他也不清楚。

  所以,苏安准备多呆几天,看看是否会有其他变数。

  不过好在,或许之前苏安的准备做的很是充足,哪怕是鱼妖上去瀑布,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一连数天,鱼妖仍旧和往常一样,于后半夜出来,在没有其他异常,当然,也有几次上岸观察,不过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最后,鱼妖或许也就不在多想了。

  而这个时候,苏安也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带着袖子里采摘的灵药,回了道观后的秘境内。

  鱼妖的事情,苏安算是看清楚了,他现在不能解决还。

  若不然,他虽然有一击必杀这条鱼妖的能耐,哪怕是趁着这条鱼妖吸收日月精华的时候,也能把它一击必杀。

  可它不知道水潭底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杀鱼妖不是目的,水潭底部或者说是煞气来源才是根本,这条鱼妖好在是水族,不喜欢出水。

  所以,苏安暂时是不准备在有任何动作了,免得

  一条被煞气缠身丧失了神识只剩下本能的鱼妖和一条被煞气缠身但未有丝毫影响的鱼妖,肯定是后者的威胁更大。

  “这条鱼妖看来也有些神异之处。”

  苏安自言自语,不过虽然不打算入水潭一探究竟了,可他也不准备马上离开。

  毕竟今天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鱼妖接下来会否有什么举动,他也不清楚。

  所以,苏安准备多呆几天,看看是否会有其他变数。

  不过好在,或许之前苏安的准备做的很是充足,哪怕是鱼妖上去瀑布,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一连数天,鱼妖仍旧和往常一样,于后半夜出来,在没有其他异常,当然,也有几次上岸观察,不过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最后,鱼妖或许也就不在多想了。

  而这个时候,苏安也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带着袖子里采摘的灵药,回了道观后的秘境内。

  鱼妖的事情,苏安算是看清楚了,他现在不能解决还。

  若不然,他虽然有一击必杀这条鱼妖的能耐,哪怕是趁着这条鱼妖吸收日月精华的时候,也能把它一击必杀。

  可它不知道水潭底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杀鱼妖不是目的,水潭底部或者说是煞气来源才是根本,这条鱼妖好在是水族,不喜欢出水。

  所以,苏安暂时是不准备在有任何动作了,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