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九十一章

作品:哎呦我的喵大人|作者:兰兰乖乖|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2 20:21:44|下载:哎呦我的喵大人TXT下载
  ……

  深夜,在怨力侵袭之下,这儿,应该还会出现一点别的东西,这个编号,啧啧啧,还是随便翻的。

  她心知这里不是什么走廊,只是自己不信命而已!可能,这个玩意,看着是自己买的她,然后:不作妖了?

  那不可能!

  帽子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因为,这货的数值,是自己调的,除非是遇到了她都惹不起的人,这货,是不可能这么安静的!

  嗯……

  但是,没有这么倒霉吧?帽子想想,真的有可能!因为,就算这儿,不是原来的那个走廊,蓝色的火焰,是真实的,而且,那个房间里,快要被火灼烧到的自己也是真实的。帽子看到这画人,诡异地一笑,就知道她要玩!

  花了这么多钱买的,哎,托了不少关系,走过很多的后门,然后——悲剧了。

  那个“画中人”,也就是帽子亲手买的那副画,里面的女人,长这样。帽子心想:再看一眼吧,最后一眼了!嗤!

  火光冲天!

  那人,在跨过那一道门的时候,就彻底化为一张被灼烧的纸,挂了!

  帽子的心在滴血,钱啊,钱啊,钱啊,钱啊!自己的心肝宝贝,自己的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画……

  早知道,就不要给这位,难度系数,调那么大了!危险!

  主要是,伤害的还是她自己。

  话说时间退回前一天傍晚。

  慕安琪要出门买饭,但是月月信了。

  其实,在这里吧,要是什么都不做,那才会,倒霉,听话的都出去了,乖乖的,而且,在不知道,这儿到底情况怎么样的时候,还真不能,轻举妄动!这就陷入了矛盾!

  一方面,要是正常的考核,怎么着,也该是对的,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个不正常啊!看起来,有那么好看,但是这是看起来的问题吗在?

  这儿的夜空,真的和以前不一样,因为以前,都是另一种,在这天时,红光冲过天,花神节的选举,也堪堪迟来。那一年,还是有这么个事的。

  当时诸如帽子,慕安琪什么的,都进去了,但是,帽子没有被赶出来,她是自己因为选择难度太小,被筛出来的。因为就算通过了,但是积分不够,只是因为赢了,所以才没有太狼狈。

  她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慕安琪以外,都不知道她去过选拔。

  但是,慕安琪是因为,难度太大,非人类,但是没有通过……

  所以被赶出来的。

  出来时,她们俩看见了彼此。

  嗯……之前为了瞒着自己的行踪,都铺垫了不少但是后来,还是……郁闷了。

  这也行,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这也就是说:帽子还要再努力努力,才能赶上,同样被花神节抛弃的慕安琪!

  慕安琪:……哼!

  帽子衣冠楚楚,一看就不是个真正的小仙女,然而她就不同了,嗯……慕安琪想着自己蓬头后面,吃过不少苦,然后被赶出来!那时候,这个节日什么的,还是可以出现一点变故的。

  比如二人互相不服气对方,还差点打起来,然后,就……尴尬了。

  兴许“花神”他老人家,看着这二人还不错,一看就没有进全力,于是一道不怎么好看的劣质光芒闪过,嗯,就回到了大殿上。

  本来,最开始,都是单独去审核的,所以彼此间谁也没见着谁,但是,这回……可就不一样了。

  早在发现不对的那一刻,安琪就把帽子变了个样,和她一样邋遢,而且还看不出来,到底是有多厉害!

  帽子本来准备“回报”她的,但是看看大殿里还有那么多人,想想:算了!

  嗯,脸还是要的,怎么能回报呢?

  帽子看见了她哥。

  果然,都是些狠人,显然,当时慕安琪也看到了,所以,有点尴尬了,她知道,慕安琪喜欢这位,她,选择了闭嘴!

  不要往对方伤口上撒盐,这是一枚小仙女,所基本应做到的素质!

  ……

  帽子猜测她哥事不知道自己的,因为,就是对殴的时候,她怀疑她哥,根本没留手,不然怎么会,两招躺了?

  帽子至今没有查到,那位花神大人是谁,是黑?是白?

  这些都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这是当年的自己,所触及不到的层次。

  她也曾卑微过啊!

  帽子收回回忆,看到这天,然后继续睡觉?

  觉是睡不了了,因为根据这里的整蛊程度,……

  还是先靠墙壁,一回去安妮或者是路轻雪床上挤一挤吧?

  因为,这样貌似,比较的,突出的,感觉上,很放松!

  大佬都敢休息,她也就敢了。

  ……

  慕安琪的床,她就不蹭了,因为蹭不了。但是,这般,就这六个人,就着?就着?就着?帽子嫌弃地看了一眼和她同样的月月,然后心里祈祷:月月不要发现自己看了她!

  小学霸可是团体的主心骨啊!所以,能随随便便就,招惹吗?不可以!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

  再后来,休息整顿了一下下,然后就听下了谁的蛊惑,去了“到处”转转!

  她也没有想到,这到处,是这种到处!这学校,还是危险较大的。

  ……

  时间回到现在。

  帽子想了想,然后她惊觉:这画,应该在这里,被调高了实力,根本不止这一点,就算是被火焰烧,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容易坏?

  然后,帽子看到,“本该”化为一团灰烬的画,被……

  弄坏了!

  又自己修复!

  帽子眼睛里面,映着在火光中,不断燃烧和修复的画,在感叹自己的钱没丢的同时,对于自己的身体的归属感,产生了怀疑!

  那个女人,又进入了她的身体所在的房间,然后,转身,给了她一个纯洁而温柔的笑!

  帽子:哇塞!好厉害!真的!竟然,可以这样!但是你笑有屁用!

  “画,你不要主人了吗?”帽子语气有点凄婉,像极了那些个,出现在传言里的,美丽而动人的女子!

  所以……画愣了一下,说:“谢谢你哦!”

  帽子:谢什么谢!都快要顶替我啦!

  嘤嘤嘤,人家该怎么办呢?

  帽子不是个坐以待毙之辈,但是,她有时候吧,就是不敢自己去尝试一下。

  知道现在,火光中出现一个人儿!

  那是蓝色的身体,蓝色的火,做的身体。

  帽子跪了,这东西,比她的画,还值钱!谁发明的啊?有内部价吗?

  要是没有,只能在期盼中,观望了!

  帽子也曾,希望自己能够,优秀过,但是最后,都没有成功……

  她冲进了火光!

  ……

  帽子醒来,发现自己在房间里了,一捏脸,嗯,这个质地,不会错的。

  但是帽子看到了走在自己面前的,越来越近的画,帽子有点迷……火还没把她干掉吗?

  虽然这画,确实很值钱,但是,也威胁到她了,所以,码子更希望,看她们打起来!

  但是二“人”,都微笑地看着彼此,要不是帽子不腐,真的会头皮发麻。笑得太温柔了,刚刚还想互相灭掉对方!画虽然没有活厉害,但是这里,她被提到了最高,而活,这里受到了压制,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可惜,她们都有个共同的目标——帽子!

  帽子心说:你们结盟,要不要这么快!

  正巧呢,窗户上杀进来一个人影,嗯,帽子定睛一看,是月月!拜托,她现在都已经怕了她好吗?

  但是这位少女,确实是比往常要厉害些,敢这么玩,虽然是二楼,但也是牛牛牛!

  帽子心说:这怕是换了个壳子吧?

  壳子没换,是帽子没有猜对,这是:……安妮……

  尴尬了,太尴尬了。

  帽子想要就是自己稍微的稳住情绪,因为,这回这两朵花,没了目的,竞争关系就要表现出来了,就算想要替代帽子,她们也会相互竞争,所以,撕破脸,根本不需要时间,而帽子,乐见其成!

  跟她无关的事,她一向不怎么管!

  于是,帽子拉着慕安妮的手,从门里,大大咧咧地走了出去。其实,她心里,还是虚的,怕又遇到,刚才的情况,然后没忘了,门口其实烧得很厉害!

  慕安妮见此,干脆将这二位,最后的那一层关系脸面,给撕碎!

  从来,以利益相关的友谊,或是结盟都是建立在,有领导者,也就是,两者有实力差的情况下,但是此时,更明显的,后肯定要厉害些。

  所以……

  该干什么呢?

  安妮早知道,这位是小火花,也是这位,当年一手促成了,她们与父母的分离。

  这火花啊,是见不得光的仇人,对于自己看不惯的让你要怎么办呢?

  当然是……加一点料咯!

  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位,根本跟她父亲,和明义叔,关系一般,甚至几乎不认识,但是又由于,当时出事了,只能往他那儿求,给过将鸡送去给黄鼠狼拜年。

  安妮和她父亲,很久以后,才知道,切,一个女的,要这么做,还有别的理由吗?最厉害的,藏得越深!

  安妮将蓝色的水,洒进了火焰里,火大片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