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八十八章

作品:哎呦我的喵大人|作者:兰兰乖乖|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2 20:08:01|下载:哎呦我的喵大人TXT下载
  牛不可能再进去一次,那不是,还需要路费?

  可怜见的。

  然后,路轻雪在剧痛之下,看到了牛,和帽子。帽子手上,有很多这样的水,但是,她想着,就是帽子,一个人吧?要不要进去救救?

  轻雪感觉自己好物质啊?但是剧痛袭来,她想着,还是叫醒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慕安妮吧!

  慕安琪不在,只剩她,但是名字里,只差一个字,怎么欠的这么多呢?

  可能,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吧,就拿她和慕安妮这种小妞作比,嗯,安妮还是太差!但是她不方便自己出手,于是,只能说是,让安妮去。

  哎,慕安琪,可能不好使唤了。

  但是,其余的人,可能还是可以试试的。因为,从一方面来讲,旁边的明明正睡着呢,但是轻雪不想他去救别的女人,这时候,还是安妮比较可信!

  但是吧,找慕安妮,她还不如,直接去搞笑呢!

  路轻雪,很诚实地起身,不巧惊动了睡在她旁边的明明,嗯,这货坐了那么久,轻雪不忍心,他在板凳上,破天荒允许了,他将自己床拼过来。这时,轻雪微微一个动静……

  嗯,为了防止灯光晃人,轻雪是偶尔看一次画面的,都熄灯了总不能是,一直吵着别人,她戴上耳机,安安分分地当自己的小仙女。

  但是,路轻雪想到,自己可能是,有一点,慌!这就好像,熬夜打游戏,被人抓包了一样!

  轻雪:……

  明明一只手揽着她,直接将她按下来,睡觉,并且自己起身,不知道去干啥了。

  轻雪想:呵,男人,还是要去救别的女人了!

  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因为表面上,自己还是个小仙女。

  所以要保持住小仙女应该有的责任感和担当,至于内心怎么想的……见鬼去吧!

  好想打人,忍不住,但是她是个和平的妹子,不能这么的,暴力!

  ……

  轻雪闭着眼睛生闷气,还完全忘了,让安妮去找帽子,因为,她刚刚,好像顺手已经将这个仪器,扔在了安妮的铺上。

  很小的一团,但是能在空气中放出影像来,是很美的。就像是黑夜中的流火,一团一团,都是印在青春的脸上的光,只是,布依扬,走过来,悄悄把这个给关了。

  不一会儿,明明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碗东西,直接拿到轻雪床前,问:“喝点?”明明是很温柔的语气,偏偏让人读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强硬感来,这?

  悄悄话,钻入耳朵,有些舒服,像好听的音乐,能够一丝一丝入人的心里。安妮使劲地装睡,装睡,再装睡……这男的,绝壁不是她弟!她没有这样的弟弟!

  ……

  哎,承认吧。

  ……

  布依扬看见床上那小小一团,终于,嘴角浮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然后,眨了下眼睛,示意轻雪不要打扰了……

  这个眼神,轻雪看得懂,是有一点嫌弃的,要不是轻雪现在不太舒服,真的想,把这人,拖出去揍一顿!

  ……

  帽子还在那儿,挣扎着,苦苦挣扎着。因为,实在是,很累。找不到那人,但是,就这唯一的可能,她也要争取不是?

  总不能,让人家在这儿,白白等着吧?

  时间飞速……

  帽子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改变历史,她姑且只可以算作是飘荡在风里的小小人儿,怎么可能,真的,真的有别人以为的那样,不可一世呢?

  ……

  外面几分钟,里面,好几天了吧?其实刚才没有这个速度的,但是,可能,对方是带着有什么目的来进行的。所以,很那啥……还不知道是好是坏,也就是是敌还是右,但是就帽子遇到的损友而言,人家一般没有这个胆子,但要是努力一点儿,说不准呢?!就这么把她抛弃?帽子心想,要是那条“冻鱼”在,就好了。

  冻鱼,是帽子给那位的称呼,因为,很应景。几分钟的时间,也没能做出什么,但是,使得帽子,对于这里的印象,又深了几分。帽子正吃着冰淇淋,顺便,她觉得,额……过了几天了。

  其实几天还没找到人,“火”还没过来,帽子应该不怕才是,但是,一种莫名的恐慌来了。就是,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那种绝望和燥热的感觉……根据模糊的记忆,接下来,应该是帽子的校长,要测试帽子了吧?

  慕安琪知道帽子在想什么,因为,校长才说了,而帽子跟她一路上没有说话,要是不想这个,除非帽子傻了。女人的好胜心哟?慕安琪每每这个时候,就怀疑自己不是个女人!嗯,人家会嫉妒,她不会,这是优点吗?

  可能是吧……

  帽子心里狠,当时,她死马当做活马医,趁着校长在两节课的间隙,演讲中途喝水时,那学生们以为自己可以出去的那一刹那——帽子装作瓶子里的水,打倒了,然后往自己身上夸张地一浇!

  不服演技就服自己!

  嗯……这踏马,把慕安琪看愣了,慕安琪那表情,像是在说:你为什么要把我们辛辛苦苦弄的共同资产给?有意思吗?然后,在慕安琪暴怒之前,看到帽子的包上,滑出了个什么东西。然后她定睛一看:哦,这才是啊!

  ……

  帽子本想试试,这少得可怜的稳定能力,但是,现在要面对的,肯定不止这些。这一定是“外面”传过来的!其实凑齐,这么一撮人,还是不容易。至少,眼前的慕安琪,可能是真的,还有一条鱼可能,所以……大家可能是在不同的地方,被调过来的,但是,看慕安琪这个表情?

  估计是知道什么?

  但是她不想试。

  这就是当天,发生的内容。慕安琪最后选择了做一个美丽可爱的小仙女,因为可能,这里,不只是一般般的强大。

  慕安琪觉得,万一有什么人,知道自己还记得前尘往事,那就,尴尬了,扫了人家的兴,肯定是不好的!而且,有发现吗?这里,跟以前,还是有微妙的变化的。

  牛就在外面,看着帽子才往自己身上,浇下一瓶什么水,然后,整个房间,诡异的火焰消失,甚至周围,都缓和了不少。

  牛现在越来越清楚,自己是谁,在哪里,该怎么办了。但是,很多时候,这个还不行。因为,他要赶紧去拉外援啊?!要么逃出去,然后拉外援!

  牛心里在纠结,他是真的怕。

  ……

  但是,现实是,凭他自己的能力,好像很难走出去,因为这火,逐渐没有温度了,而且他饿了。

  牛想,这里考场是不是许多年前,就是这种效果?要是真的的话……

  牛那就,太开心了,因为,这是暴风雨前的最后一刻欢愉,想想万一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什么?

  但是,有那么一瞬间,好像走廊的火焰,迅速减退,可能是帽子,水撒了一点出来,于是,就是这种效果了。

  但是牛:……

  哦,他想起来了,原来,这是针对这一届的啊!

  帽子往天,和他那都是良心的全程监考,就是出了问题,也不应该出在他们身上?本来知道天空之城方式保险的,但是,还是要再看一下。但,这次出行是受了申请的,所以是不是有人故意要搞他?

  那就尴尬了,牛吓得瑟瑟发抖中。

  嗯。

  但是,目前来看,牛觉得,还是听天由命吧。那么一瞬间,他好像有一点感悟,嗯,失败者的感悟,就是,不用挣扎了。

  话说女人是个嘴里说着一套,但是又坐着另一套的生物,男人也是。

  牛看到火焰忽然出现了一个缺,然后看到帽子给他甩过来很多瓶“水”,就是那种蓝色解药。

  然后他想:姐对自己真好,一定要好好回报姐!然后,扔了一瓶进去,迅速冲了出去!

  他听到帽子在喊:“快去叫人!”

  嗯……难得的,果然用了水,就会使里面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流速趋近于持平。这些蓝色的水,姐要在那个时代用吧?

  嗯,希望一切都好。

  ……

  牛除了那个火焰缺,然后感觉目光一刺,嗯,有点难受的样子。

  然后头昏感传来,听到帽子在念:“找路轻雪换药!”

  他就知道,姐很厉害的。

  他也不是什么废物,因为,自己在先前,也找了些东西来,但是不多,不多,就可以跟姐给他的,一样多吧,刚刚放在姐那里了。

  ……

  再睁眼,就是看到大家都在他面前,他一闭眼,冲出房间,看到火焰缺,再冲出去,嗯,这次对了。

  大家看到他回来了,都没有甩他,安妮说了句:“牛,你关上门。”

  嗯,然后,里面讨论的都是:营救方案。

  这才是,正常的,人家怎么可能有时间甩他?这次,肯定不止,帽子被吸进去了啊?还有其他人。但是牛看到,好像屋子里,谁也没缺?

  所以,他又有了冲出去的冲动!

  嗯,都怪“希望”方,做法太迷惑了。他:使不得,使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