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章 黑夜白昼与尽头

作品:哎呦我的喵大人|作者:兰兰乖乖|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0 16:39:09|下载:哎呦我的喵大人TXT下载
  七年后。

  人界,中都。

  花神节。

  夜市。

  慕安妮和慕墨逛大街。

  在遥远的传说中,有一位能掌控生灵的大能,踏上了因为战争而荒芜的人类大地。

  那时的人间,不是一个可以让人呆的地方,战争夺取了许多人的生命,战火燎原,所谓强者所过之地寸草不生,满地枯骨,寒夜与烈焰共存,民不聊生。

  “安妮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啊?”慕墨问。

  “传说都是这种套路欸,我咋知道的这么清楚呢?拜托,不要十万个为什么啦,这个节日还算是比较大了,我去,昨年我有给你科普过欸,又来啊!”安妮无语道,瞥见远处有一种新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绿叶上面衬着红花,“今年的主打烟花还是这么的有创意。”说罢,扶了扶额,努力的让自己显得更加的不抓狂,嗯,就是这样。

  花神节的夜晚通常是家家亮着灯火,彻夜都有小贩买东西,好吃的,好玩的,简直就是墨墨这样的小朋友的天堂。

  “墨墨,这节要连过六天呢,今晚才是第一晚,至于这样嘛,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地问你这么个温柔甜美的姐姐的份上,我就心花怒放地告诉你,很多你不知道的哦,乖,欸,墨墨,你个死小鬼有跑到我前面去了,喂,给老娘回来!”安妮叫道,“Mr.k,喂,叔,墨墨那小子有要溜去玩了,喂,快点,你这样我们会被坏人抓走的,人家还是小孩子了,长得又可爱,很容易成为人贩子的目标的。”安妮急道。

  Mr.k扶了扶他的墨镜,微笑着,然后hold不住气场,嘴角抽搐地面对着银无声的质问,银的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无风自动,VIP般的特效让银别具风韵,仔细琢磨她时,很容易就卷入她的温柔气场中去。

  可惜她并不温柔。

  “玛德,劳资的儿子跑了你他妈还不急,滚你妈的,老娘自己去找,糙!”银怒目圆睁,一巴掌甩到k先生的脸上,“你踏马的整天嬉皮笑脸,儿子呢!”银还嫌不过瘾,但Ms。k抓住了她扬起的手。

  有戏,人群渐渐聚集。

  “老婆,你听我说嘛,老婆,我把新制造的定位仪安装在了儿子手上,并且在儿子身上绑了一个传送法阵,放心吧,老婆,我这就把儿子给召回来嘛,乖,别生气了。”k先生满面微笑地说。

  “麻麻,安妮觉得这个蜀黍是故意的耶,他就想弄丢我和弟弟嘛,麻麻,这是一个坏蜀黍。”安妮故意道。

  “呵呵。”银表情阴冷。

  “喂,劳资是你亲爹。”k绝望道。

  “才不是呢,蜀黍说谎。”安妮道。

  “啥玩意儿?”k道。

  路人甲:“啧啧啧,原来不是亲生的,怪不得,孩子跑了还一副没啥事的样子,我真是受够了这种人了,好假。”

  路人乙:“现在男的都这样,好多亲生的一样不管,真实的,不趁着孩子小多骗骗感情,等孩子聪明了哭都没地方哭去,这种智障玩意儿真是辣眼睛,多好一花神节,竟遇上些智障玩意儿。”

  路人丙:“就是,就是。”

  路人丁:“哇,那男的长得好帅,身材好有料啊,可别是那女的看上他的美貌,把他给包了吧,额。”

  路人丙:“现在的年轻人懂的真多。”

  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夜市逐渐变成夜市场。

  k先生欲哭无泪。

  “字面意思啊。”安妮趁着没人,眨了眨眼睛,轻声道,“其实呢,人家也会很调皮德纳,干爹你只想带弟弟去玩是吧,这样子对人家其实是很不公平的呢,嗯,干妈都生气了,我要不要把这是告诉老银呢?”

  “呵。”

  “银妈,那个。”

  “哎呀,安妮,那个,额。”k调低了他说话的音量,“带你去就是了,切,安爷,小声点。”

  “那小哥哥可是不能也忘记我呢,嗯?”银挑了挑眉,嘴角溢出清冷的弧度,“安妮,我说吧,小墨墨犯傻的时候就一定有鬼哦。”

  “银姐姐最棒,可是,再用这个口气说下去逼格会踏的欸。”安妮道,“所以我们要不要快点追上那两位啊,都快跑的没影了欸。”

  “k,你给我站住。“

  路人甲:“她好像提到了k,我给你说啊,我们的那个k男神的新发明又要上市了,mua,到时候人家一定要在电视机前准时看直播哦。”

  路人乙:“什么时候,记得叫我啊,我觉得刚才那个小白脸长得也挺帅的,只是那怂包的气质没法更我的高冷男神比,听说k先森目前还是单身狗一枚,我要买张桃花符随声带着。”

  路人甲:“切,k先森是大家的。”

  路人乙:“你以为人家是想钓金老公吗,错错错,听说他很凶的,人家只是想用桃花符做一个好梦啦,额,不懂风情,我有那么不切实际吗,人家想让k先生在梦里对人家好而已哦。”

  路人甲:“收起你那猥琐的思想,这种好梦也不带上我一起做,友尽。”

  安妮听到这里也是颇为无语,银默默地白了远处的k一眼。

  过往看热闹的路人这才发现她瞳孔也接近白色,咋一看很是吓人,但是银那温柔的外表让路人宁可相信自己的判断有误,也不愿承认这是位母夜叉。当然这是在看到之前发生的事的前提下。

  “咦,下雨了。”安妮抬头,看见远处的大型音乐喷泉开了,“真的像下雨了耶。”

  在很久很久以后,安妮想起这雨,就会想起那一年,那般景色,那个家,那种远方,那份温暖。

  其实这雨水,冲刷过安妮后来好几年的梦,那“雨”,也曾冲刷过夹杂着血的绝望,也曾漫过红,也曾,让慕安妮质疑过自己。

  那种夜色,夹杂着音乐喷泉,夹杂这水,也夹杂着嬉笑打闹的四人。

  也夹杂着安妮的梦。

  后来的有一天,安妮问自己——

  难道妖,生来就有错吗?

  当然不是,于是安妮又笑了。

  其实,后来的安妮也曾遇到过事儿,她以为,自己也许一辈子也走不出,结果,三天就好了。

  那是的安妮还不知道,自己将会经历些什么。

  有这样一个场景。

  在多年后一个晴朗的午后,安妮终于离开了她自己改造的小型地下室,在长达3个月的研究后,安妮终于见到了阳光。“世界真美啊。”安妮道,“只是这天色晚了些。”

  微型监控器终端,实验室。

  数据传输,成立。

  画面前隐约有俩个人,模糊的轮廓隐约可辨,一人是身材高大的男子,一人胸部微凸,是个瘦弱柔美的女人,周围没有开灯,至少目测如此。

  这二人其实为安妮的哥嫂,明面上,他们是对安妮和墨墨异常严厉的教授与训练官,也就是被安妮吐槽了上万次的变态前辈,“蜂人三郎”k和“爱美丽小姐”银。

  哥哥嫂嫂其实已经等了很久,在看到安妮终于出来的那一刻,他们的眼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们知道,墨墨没事了,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安妮回来了。

  几天后,安妮递交了退组申请,结束了她在Z组长达三年的噩梦生涯。

  这些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