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来生而为人

作品:哎呦我的喵大人|作者:兰兰乖乖|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0 16:39:09|下载:哎呦我的喵大人TXT下载
  风清朗,天还蒙蒙亮。

  黑夜比白天是要多了那么一点朦胧的情怀,但这并不代表着,白天会比黑夜喧嚣,或者说是不那么的静谧,天空还有夜的颜色。

  一切安静地不像话。

  只有微微的风声。

  庭院里斑驳的竹影摇曳着,为夜填了一份颜色。

  于是唤起了竹子的乒乓声。

  有一种夹杂着雨的清脆的声音在里头,于是空气里无端地飘着淡淡的冷意。

  夜是夜的葬礼,也是夜的墓志铭。

  安宁。

  一声尖叫打破了气氛,尽管,从这个角度看来,这儿没有人。

  是的,这儿没有人。

  这是安妮莫名惊醒后发现的第一件事,那么——

  这TM是哪里?

  从未有过的惊恐蔓延至心,安妮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音,砰砰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十级小妖精要历劫的地方,我的个神哪,这是哪门子的事儿啊?

  “喵~咋办,先辈们说这个必须通过啊,咋最近事儿都赶一堆了啊,左一个桃花劫右一个十级,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也。”

  在妖怪的世界里,前七十级每十级是一个门槛,每一个门槛都是一道劫,成功经历过这个劫便会进入下一步的门槛,而失败者轻则重伤重来,重则身死道消,也就是无法重来,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当一个妖怪(即使是最低等的小妖)跨过第一个十级,实力会大幅上升,将会拥有维持人形的能力,并且有实力通过那扇万妖潮门,走上一条正式进入人间的路。

  没有妖怪不会去过那个门,因为只有过了那门,投了那胎,才有希望窥到是劫难的门槛,甚至是那从未有过的十二重劫。

  诚然,没有妖真的愿意去往人间,但是,也没有妖愿意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其实,谁都想要苟且偷生,但谁,都不能真的这样活着。这不是心灵鸡汤,而是~

  公认的,如果没有做人而活一次,那么没有妖修得到第二劫。

  “其实这是因为没有十级劫还有其他的劫,级别少的话对寿数也有影响,级别高的妖怪活个上万年都没有问题。”以上是安妮的思考领域,安妮神补充。

  安妮接着补充:“其实众所周知,人界是及其危险的呐,稍不注意就会栽了跟头,只要一只心智正常的妖都不愿意去,但是低阶小妖所处的都只能是低阶妖界,无法往高了爬,所以,若是我们想更近一步,就只能去灵力稀薄甚至几乎为无的人间碰碰运气,哎,也不知道这谁造的孽啊。只愿一切平安,不要像我那老阿婆一样想着不回来了。”

  也不要像我那生死未知的哥嫂一样,只留给了我一个可怜的侄儿:“哎~”

  “姐姐姐姐,小可爱也在呐。”小黑挥舞着双手,笑靥如花。

  “你他妈也突破啦,啊。”安妮一脸的懵逼。

  “我以前就不差那一点好不好啊,拜托,姐,你是不是睡迷糊了,是我一直在压制瓶颈等你欸。”小黑猫欲哭无泪,看着安妮那一脸茫然地样子,无语的化成了人形。

  “可我们才在历十级,不可能这么快就到冥间道啊。”安妮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小子,找抽是吧,你老大姐我怎么可能是那种智障啊,智障智障智障,你没发觉那个我们还没过十劫呢,咋来的,猪,我是让你看看这变化的环境,这是转生石啊。拜托,已知只有两种可能符合我们现在的情况。”

  “姐姐,我打断一下,不是有三种吗?”小黑举起了他那求知的双手。

  “第三种可能是那里的妖怪都死了大半,说点吉利的行吗。周围在变暗,看到了吗,那是要投胎的鬼魂,我们,要混在他们的队伍里才行,不然就直接去当鬼吧!”

  “姐姐懂得真多。”黑黑举起了自己的爪子,摇着摆着。

  可爱到在安妮眼里是那么地抽风:拜托我们现在是鬼好不好?

  “你你你,把你那投降的手放下,真是的,晦气,我呸,不晦气,一点都不晦气,我们一定会旗开得胜,柳暗花明,嗯,就是这样。”安妮道,“小黑,准备变回原形,然后开始卖萌,为,黑黑,你去哪?”

  小黑已经溜进了那对鬼里,安妮翻了个白眼,冲过去,然后,一个不小心,从一块石头上砸了下去,是的,砸。

  客观地讲是重物落地。

  不那么客观地讲也怎么着都是与地面进行亲密接触。

  本以为会硬接触地面,结果落入了一个人,哦不,鬼的怀里。安妮跳下去,抬头并变回原形,才发现那是一个正在对她微笑着的男子,准确的来说是男鬼。

  她还未感觉道自己是可接触的实体。

  不知怎得,安妮觉得那笑容有点让人发怵。

  “喂,你他妈不会是万年单生狗准备转世吧,大哥,你这调戏妹子的眼神真的垃圾,呵,凶你妹啊,黑黑,等着我啊,我们去投一个双胞胎。”

  安妮往小黑子的方向追去。

  那男鬼也不恼,刚才因为俩只猫儿在一起的画面而莫名皱起的眉纹在听到双胞胎之后又莫名消失不见,真是奇了怪了,“不过,看在你是我今天早起看到的第一个凶我的猫的份上我就既往不咎了吧。”

  “又或者说,风度翩翩的我终于不用再去吃别人的狗粮了,嗯。”男子声音很轻,或许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男子放眼望去,发现这条小径的终点旁绿树成荫,仿佛他真的还在那个春末。

  那个,不知从何而起,从何而歇的春天。

  逝去之前的记忆里,是一片扫不完的希望颜色。

  心头平添的没来由的情绪,让他感觉周围的世界都黯淡了,可又被那一份生机唤醒,他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原来是她啊!”

  路的尽头是一片白色,两只“猫儿”没入那光,然后消失了。

  黑暗中的男子像极了一只暗夜中的幽灵,他举起那杯子,饮下了那碗孟婆汤:“祝我们来生相遇!”

  路的尽头很静,甚至静到,那个可以碰杯的姑娘已经走过。

  后来白光吞噬了他。

  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