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7章 地下室里的妖怪

作品:厄运值已拉满|作者:岁月回几次头|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5 11:14:28|下载:厄运值已拉满TXT下载
  “哥哥,我感觉你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哟,是不是昨晚看到美女,走桃花运啦?”徐囡囡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换上新衣的陈皮,若有所思的说道,女人的第六感果然是非比寻常,可谓是一针见血。

  “美女吗,倒是看到了两个,不过我可泡不起。”陈皮笑着回应道道,“对了,最近不太平,你的伤养好了,到学校不要逞强。”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说,你听着就行。”

  “切。”徐囡囡给了陈皮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才不听呢,我爱怎样就怎样,我可厉害着呢。”

  “反正我不会害你,你走点心吧。”陈皮心中暗自神伤,如今全世界每天都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大量的人类死亡,伤者更是不尽其数,每一个国家都在发生着许多匪夷所思的诡秘事件。

  虽然有些被媒体报道出来了。

  但是更多的都是被深深地隐藏在黑暗中,许多地方早已经进入了最高警戒状态,就连一向不过问世事的苦修者也在密切注视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不过就算是这样,各种奇异事件依然是层出不穷。

  陈皮虽然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地府、罗刹和妖族在向人类入侵报复,或许是为了那近千百年来被人类无节制开发自然界而已经灭绝和濒临灭绝的生灵们复仇,也或许就是为了资源和土地。

  “那些家伙现在还是手下留情了啊,他们在关注仙界的态度。”陈皮心中不禁苦笑道,如果那些妖魔鬼怪全力出手,恐怕现在整个世界已经没有活着的人类存在了。

  虽然陈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毕竟已经生活了这么久,很难看着这里被祸害地乌烟瘴气,生灵涂炭,就算是再冰冷的心,偶尔也会有几丝不忍的。

  “小姐,小姐……”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保姆急促的叫喊声,惊醒了陷入了沉思的陈皮。

  “进来。”

  徐囡囡懒懒地说道。

  徐囡囡家不愧是住在大别墅区,这保姆长得都十分养眼,白色的衬衫配上黑色笔挺的牛仔裤,再有那一头长可及臀的亮丽黑发,天使般秀丽的面容,想不引人注目都难啊。

  “她叫阿韵,这是我哥哥陈皮。”徐囡囡给双方介绍了一下。

  然后,阿韵就咬着嘴唇说道:“小姐,咱家别墅里发生了一点怪事,我想请您去看看,我知道您很有本事的。”

  “怪事?什么怪事?”徐囡囡随口问道,她是觉醒者,自然不会害怕。

  “我也说不清,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阿韵硬是将徐囡囡给拖了出去。

  陈皮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跟上。

  徐囡囡家是联栋别墅,一共有三片,期间还有一些保安,看来徐囡囡的父母生意做的不小。

  两分钟之后,陈皮跟着阿韵来到一间白色木门的门口。

  徐囡囡瞧了一眼解释道:“这里面住的是我表妹徐小慧,她父母三年前出车祸去世了。”

  吱扭。

  门悄无声息的打开。

  随后就有一个轻盈的身影扑入徐囡囡的怀里:“姐姐,你总算来了。”

  徐小慧大约十八九岁,小姑娘出落的十分美丽,黑色的瞳孔有如夜空般深邃清澈,白里透红的双颊,再加上玫瑰红的漂亮嘴唇,飘逸的黑色长发有如天鹅绒般的光泽,闪闪发亮,真是慑人心魄的清丽。

  “好一对国色天姿的姐妹花啊。”陈皮倚在大门上,看了看徐囡囡,又看了看徐小慧,心中暗暗赞叹不已。

  徐家这辈子孙的基因真是不错。

  刚刚走进屋子,陈皮眉头一皱:“囡囡,这里有一些妖气。”

  “……?”徐囡囡还好,徐小慧可爱的小脸立时变得煞白,双手紧紧地抓住徐囡囡的胳膊,整个身体都缩到了徐囡囡的身后,颤声道,“姐姐,这里有妖怪吗?我好怕!”

  徐小慧从小就害怕妖魔鬼怪这些东西了。

  “没事的,有姐姐在这里,没有什么好怕的。”徐囡囡的脸色虽然看起来也不太好,但依然软语相慰道。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陈皮微微一笑道,“妹妹不要害怕,这里的妖气并不强大,哥哥可以轻而易举地捉住它。”

  “你说得是真的吗?”徐小慧从徐囡囡的身后探出头来,小心谨慎地问道。

  “放心吧,小慧,这位哥哥可是非常厉害的,比姐姐都要厉害。”徐囡囡轻轻笑道,“你就放宽心吧。”

  徐小慧紧张的神色立时显得松驰下来,虽然小手还紧抓着徐囡囡的胳膊不放,但已经不缩在她的身后了。

  “那我就放心多了。”徐小慧强笑着说道,“既然是姐姐的朋友,我愿意相信哥哥一定有着超强的实力。”

  “那就快说说吧。”徐囡囡道。

  原来两天前,有人送了徐小慧一条十分精美漂亮的腰带,让徐小慧爱不释手。由于她知道徐囡囡一向喜欢这种东西,就想着转送给她,作为一点心意。

  谁知道今天早上起来,徐小慧最心爱的狗狗却不知去向,最后在地下室找到了它的尸体,在它的尸体旁,就放着那条腰带。

  会吃狗的腰带?

  陈皮沉吟了半晌后说道:“带我去看看那狗狗的尸体。”

  两分钟之后。

  地下室的门口,徐小慧畏缩不前:“就是这里了,我就不进去了,可以吗?”

  “好的,那囡囡你陪着你妹妹,你的伤还没有好,就不要进来了,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在意。”

  陈皮的神情也严肃了许多,这里的妖气是最浓郁的地方。

  为了以防万一,陈皮还释放了影分身到徐囡囡身旁,保护这两个女孩子。

  地下室很大。

  足有近百平米。

  四壁都是粉刷好的白墙。

  中心有一张大桌,桌子旁边的地上,一袭白布盖住死去的狗狗尸体。地下室里充斥着一股腥臭的气息,十分地难闻,令人闻之欲呕。

  死狗一般都不好看,暴死之狗更是如此。

  而且,这狗的脖颈间还有一圈红色的痕迹,像是被人生生地勒死的。

  陈皮伸手摸了摸狗的尸体,虽然从外表看不出什么,但陈皮知道它体内的骨头已经全部碎裂,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现在的它宛若一滩泥一般,再也扶不起来。

  就在陈皮仔仔细细地检查着可疑的地方时。

  死狗旁边的一条腰带,突然若活了一般,原本艳丽的色彩也突然变成了与房内地面浑然一体的颜色,很难将它与地面分辨出来。

  陈皮不急不忙地拿过把椅子,坐在了它的面前。

  这点小把戏,岂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腰带的两端突然人立起来,现出了一黑一白两个狰狞的蛇头,长长的红信从它口中吐了出来。

  “双头蛇带?”

  陈皮立时明白了它的真实面目。

  蛇带,隔海相望的樱花国神话传说中的一种妖怪,它的外形宛若一条上好的腰带,是古时那些神魔妖鬼着装时的第一选择,这也算是一种上等的宠物吧。只是对于普通的生物来说,无异于夺命摧魂的杀手了,只是这条蛇带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竟然两端各有一个头,陈皮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蛇带。

  “你,是,谁?”

  一个嘶哑的声音出现在陈皮的脑海中。

  陈皮悠然自得地打了个响指道:“不要管我是谁,你们还是多想想自己的处境吧,这狗是不是你们杀的?”

  既然是蛇带,那么死狗尸体上的怪异之处就统统可以解释清楚了。

  虽然它看起来只有一条普普通通腰带宽,但是它绞杀猎物的力量丝毫不会逊色于南美热带雨林中的巨蟒,绞杀一条狗狗,对于它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蛇带看起来似乎有两分畏首畏尾,陈皮所表现出的实力令它感到十分的畏惧,却又不愿束手就擒。

  陈皮不禁有两分不耐烦起来,左手轻轻地一招,一个小小的沙尘旋风已将蛇带卷到了他的面前。经过这段时间对查克拉和尾兽的研究,陈皮已经能够非常熟练的运用查克拉,就算不释放技能,同样可以做到。

  蛇带几乎是本能地悍然发动了袭击,蛇身瞬息之间已经缠在了陈皮的身上,甚至于连陈皮的胳膊也不放过,两只蛇头一左一右地立在陈皮的面前,两双流露出凶暴气息的蛇眼恶狠狠地瞪着陈皮。

  “竟然是不堪一击。”

  “害我们担心了这么久,这胖子竟然是个花架子。”

  两只蛇头的声音先后在陈皮的脑海里响起。

  “怎么处理他?”

  “老办法,吸干他的脑浆,这可是大补的东西。”

  两只蛇头得意忘形地说道,它们对自己绞杀的力量可是有着充分的自信,纵然是一头大象,被它们缠上也只有死路一条。

  蛇口大开。

  一股腥气立时从它的口中散发出来。

  那两对锋利的毒牙更是亮了出来。

  陈皮淡淡地一笑:“你们好大的胃口啊。”

  双臂微分。

  蛇带只觉得一股沛然大力从陈皮两臂传来,大有要裂身而出的意思,不由得心中大骇,顾不得再咬陈皮,连忙收紧蛇身,与其相抗。

  随着蛇带不住地收紧蛇身,陈皮感到自己仿佛被套在了不断收紧的钢箍中一般,蛇带的绞杀力量果然是名不虚传。

  如果说是个普通人,恐怕早已经骨头寸断,被绞成一团肉泥了。

  蛇带心中更是恐怖万分,它已经将全身的力量都使了出来,也不过是刚刚能与陈皮所爆发出的力量打个平身,只要它稍一松劲,让陈皮的力量彻底爆发出来,它的身体就会被撕裂开来。

  可是,看陈皮那若无其事的神色,显然还有余力。

  “大人放过我们吧。”

  “我们知错了,愿意接受大人的处罚,请大人放我们一条生路。”

  两颗蛇头,几乎是同时哀求道。

  “你们知错了?”陈皮沉下脸道,“那还不赶快松开我。”

  “大人饶命,不是我们不放您,是不敢放啊,一松劲我们就必死无疑了。”白色的蛇头在空中连点,仿佛连连磕头一般。

  “是啊,我们根本就不敢松开。”黑色的蛇头也不住地点头道。

  “松开吧,我饶你们不死。”陈皮冷冷地道,“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们不手下留情了。”

  两个蛇头无奈地对视一眼,飞快地从陈皮的身上滑了下来,伏在他脚边的地上,一动不动。

  陈皮右手轻轻一晃,查克拉已在他的手中凝成两点沙粒,他随手将其掷在两个蛇头上,沙粒遇皮即入,升起了两道小小的白烟,两只蛇头紧咬牙关,痛苦地在地上翻腾不已。

  身体抽在地板上啪啪做响,坚硬的地板上被抽出了无数道裂痕,看起来惨不忍睹。不多时,蛇带它终于平静下来,那两点陈皮守鹤之力查克拉凝成的沙粒就仿佛两颗宝石一般镶嵌在蛇头上,闪耀着慑人的光芒。

  蛇身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蛇皮纷纷绽裂开来,一只长满了黄色鳞片的蛇带出现在了陈皮面前。

  “感谢大人栽培。”两只蛇头不约而同地磕首说道。

  这蛇带本身就是樱花国的妖怪,而陈皮体内的守鹤可是樱花国的尾兽,自然有先天的压制力。

  “你们体内的禁制我已经为你们炼化了,以后你们不必担心再受诅咒的控制,不过我事先告诫你们,若是你们心怀不轨,我随时可以取你们的小命。”陈皮点了点头说道。

  “现在和我一起出去吧。”

  徐小慧提心吊胆地在门外等着,门里却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响。

  “姐姐,他真得没事吗?”徐小慧压低了声音在徐囡囡的耳边说道,“里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没事的,你放心吧。”口中虽这样在安慰着徐小慧,徐囡囡自己的心却是在担心不已。

  就在这时候,地下室的门开了,陈皮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

  “呼……”徐囡囡不禁长出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总算是落地了。

  “怎么样?哥哥没有受伤吧?”徐小慧连忙跑到陈皮的面前问道。

  “我很好,放心吧!”陈皮拍了拍她纤细的肩膀道,“妖怪已经被我收伏了,以后不会再出现。”

  “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徐小慧不禁喜上眉稍,情不自禁地抓住了陈皮的双手道。

  “大胆狂徒!”

  “快放开小慧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