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6章 识大体

作品:厄运值已拉满|作者:岁月回几次头|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5 11:14:28|下载:厄运值已拉满TXT下载
  叶狐娘清脆的嗓音仍在空中飘荡,那高热的飞剑火焰却随之一敛,娇小的身体从桑逻勒五名罗刹的包围圈中也消逝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

  叶狐娘出现在陈皮的身旁。

  可桑逻勒五个罗刹却并未因此而收手。

  怒气。

  耻辱。

  冲动。

  这些负面情绪都会冲昏他们的头脑,非但没有收手,反而借此机会五刀齐发,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紫红色的阵法,如风驰电掣般向叶狐娘和陈皮这个方向射来。

  陈皮的脸色立时间阴沉下来。

  叶狐娘已经收手,桑逻勒五个罗刹却不知好歹的竟然连他也要牵扯进来,妄想将两个人一并封印抓捕起来。

  “可恶!不讲规矩啊!”叶狐娘俏脸含怒,面带寒霜,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不顾脸面的继续攻击。

  “……”就连何麦穗这边也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唯独桑逻勒心中大喜。

  他觉得叶狐娘中途收手停止攻击,实在是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从交手至今,他们一直是在叶狐娘的庞大压力下苦苦求生,根本没有余力发出这种封印阵法。

  “妖女,受死吧。”桑逻勒大吼一声,对罗刹的封印阵法,他可是有着绝对的信心,在他的印象中,还没有过失手。

  不等叶狐娘再次出手。

  被无端波及的陈皮已经抢先一步。

  只见他左手在空中一扬,一柄黑色的大伞已经在手中凝聚成形,陈皮无意隐匿自己查克拉,并非迅速释放尾兽之力,黄色的能量体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圈一圈的沙海。

  陈皮手臂猛得向一挥。

  大黑伞夹杂这查克拉,直接撞上封印之力。

  “破。”

  陈皮大喝道。

  黑伞边缘黑光一闪,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

  那罗刹的封印结界中更是飞沙走石,黄烟滚滚,湖畔的古树被震得粉碎,连残渣也未留下。

  何麦穗三人只觉得一股巨风扑面而来,冷气墙只是稍做抵抗,就被彻底地摧毁了,若不是三人反应敏捷快速,及时重新布下防护,那颗明珠就灰飞烟灭了。不过即便如此,三人亦感到脸颊上被风吹得火辣辣的痛,何麦穗白玉般的俏脸上现出一道血痕。

  桑逻勒的罗刹阵法首当其冲,瞬息间就化为了无形。

  爆炸所引发出的冲击波令桑逻勒五个连连后退了十余米,不等他们回过气来,一道杀气腾腾的影子,已狭带着呼呼的风声如魔鬼般地从烟雾中闪现出来,重重地杵在桑逻勒的胸口处。

  一股无法匹敌的巨力从桑逻勒的胸口传遍全身,如重锤般狠狠地敲在他的心房,护身的罗刹死气在重击下立即化为了乌有,桑逻勒魁梧的身体仿佛巨风中的一片落叶,高高地飞了起来,同时只觉得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在了空中,形成一团令人触目惊心的血雾。

  不等桑逻勒身后的四个罗刹有所反应,一击得手的影子已发动了第二次攻击,这一次倒霉的是罗刹直接被影子重击在后背上,几乎要将他的脊梁骨敲碎,连惨呼声都来不及发出,就整个身子都趴倒在了地面上。

  入地三尺。

  再也无力爬起。

  黑色的影子如同一把匕首,诡异的带起一道黑光直扑对面,已有所戒备的三个罗刹连忙四散躲闪。

  惊惶失措间心胆俱裂。

  五名追击叶狐娘的罗刹,连叶狐娘的衣角还未摸到,这便败在了陈皮的手中,除了桑逻勒其他四个已经是彻底地失去了知觉,如烂泥般瘫倒在地上。

  烟雾逐渐地散去。

  陈皮连忙收起尾兽力量,静悄悄喘了几口气,站的虽然依旧笔直,但后背也已经让冷汗浸透了。

  银月湖那原本秀丽的景色已然大变。

  在湖畔侧面一个深达六米,直径足有二十余米的巨坑,还冒着丝丝的黑烟,未平静下来的湖水正随着那一波波的浪涛涌入其中。湖边的树林已经荡然无存,只在百米远外还留有几棵被烤成了焦碳状的树干,以一种怪异的姿态留在那里,令人触目惊心。

  陈皮面无表情地站在了原本桑逻勒所在的位置,被生生砸入地中的桑逻勒,伏在他面前约三米处的地方。

  不远处。

  其余几个罗刹,伏在地上不知生死,不过看身边的血迹,显然情况并不乐观。

  惟一受伤最轻的那名罗刹,面如土色地站在距离陈皮不足十米外的地方,一脸惊骇地看着这一切。

  “胖子,你是打算与我罗刹族结仇是吧,竟然偷袭下次毒手。”

  陈皮在鸾市做的事情,并非所有罗刹都知晓,起码也得是队长级别以上才行,这批罗刹已经不是最初那一批了。

  “这话应当是我问你们吧。”陈皮冷若冰霜地说道,“我与你们罗刹又有何仇怨,竟然打算封印我,是以为胖爷看不懂阵法的威力吗?”

  其实真不怪陈皮如此大的火气。

  你们都说了是来追捕叶狐娘的,那就好好追捕,凭什么殃及池鱼。

  无缘无故地受此攻击,任何一个人也绝不可能容忍的,更何况陈皮这种心高气傲,身负厄运系统的贱人。

  “……”罗刹不禁哑口无言,毕竟他们袭击在前,虽然可以解释为攻击叶狐娘,但是封印法阵确实是波及到了陈皮的安全,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我等并无意攻击,方才只是一个误会。”那捂着胸口的罗刹咳嗽着说道,“我们是无意波及,你却下此毒手,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你们是无意的?这就是个误会?”陈皮扫了他一眼,“操你妹的,胖爷误你个大头鬼。”

  鬼上头了的大傻子,才会相信这番说辞,如果说方才陈皮与叶狐娘两人被他们成功封印,没有人会天真到认为桑逻勒他们会再将陈皮他释放出来。

  此时。

  叶狐娘和何麦穗也来到了陈皮的身边,看着眼前桑逻勒五个罗刹的惨像,不禁暗暗心惊。

  “白痴罗刹,本小姐大发善心放你们走吧,竟然还不领情,现在后悔来吧。”叶狐娘柳眉倒立,杏眼圆睁,指着对方的鼻头骂道,“这回尝到苦头了吧,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

  桑逻勒苍白的脸上显出尴尬的神色,再也没有初来时的那份自信与豪情。

  天外有天。

  人上有人。

  这道理此时他才是真正的有所领悟,原本在他看来,罗刹大举入侵人间,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受到太多的抵抗,人间很不堪,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啊。

  “这位哥哥,看来小女子的份上,不如就此打住?”何麦穗轻声细气地说道。毕竟这里是银月妖狐一族的地盘,若是桑逻勒他们五人在此毙命,日后罗刹族要是追究起来,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

  桑逻勒可能修为不及,但罗刹族茫茫大能,实力强横的存在自然是有的,在何麦穗看来,陈皮手下留情,也是不愿意与罗刹在光天化日之下彻底地翻脸,虽然桑逻勒五个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死有余辜。

  陈皮还未答话,只听那桑逻勒的身旁,一名罗刹痛苦地抬起头说道:“我罗刹族人,绝不能向人类低头,日后自然有人来为我们复仇。”

  一语说罢。

  头又低垂了下去。

  趴在土坑中再无声息。

  “吼……”桑逻勒悲痛万分地嘶吼一声。

  “别特么鬼叫了,不过是非要逞能说这些话,现在彻底地晕了过去而已。”叶狐娘摆了摆手,轻笑道,“你们这些小罗刹,能力不大,脾气倒是真不小,都到这份田地了,还敢这样嘴硬。喂,胖子,你懂不懂得炼魂术?正反他们都是要和你做对到底,放过他们日后也是祸患,不如你索性将他们五个炼化成傀儡,怎么样?”

  “妖女,你竟如此的狠毒,妄为六界生灵。”桑逻勒感到自己心胆俱裂,炼魂术可以说是六界的禁术,最残酷的刑罚,受术者的灵魂将永无轮回之时,纵然傀儡被灭,也只会成为天地间的一丝元气。

  而且,据古书相传,炼魂时,受术者的灵魂将受到来自地狱黑暗火焰的炼化,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煎熬,痛苦程度绝非常人所能想像。也正是因为炼化过程中那难以忍受的痛苦,令所有坚持下来的灵魂无一例外地变成了嗜血如狂的傀儡,只有残杀生灵时的惨叫与鲜血才能暂时地满足他那发自心灵的仇恨。

  “炼魂术?”

  陈皮眉毛微微一挑,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桑逻勒一番,口中冷笑道:“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嘿嘿,修行到如此境界的罗刹,现在可是来之不易啊。只是你、我、何麦穗三人不说,有谁会知道他们是死在我的手中呢。”

  陈皮这是在演双簧。

  胖子懂个屁的炼魂术。

  此言一起,桑逻勒感到仿佛头顶上炸响了一声霹雳,令他彻底地丧失了希望。被炼化成为傀儡的结局,令他深深地体会到当年那些被他们罗刹族侵略的种族内心的痛苦。

  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了。

  他多么地希望现在站在这里的人不是自己,为什么自己幸运地没有死掉,却要清醒地来体验绝望的感受。

  “臭罗刹,你们抓我妖界族人去当开门兽就不狠毒吗?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你们罗刹可没有资格说我们妖精狠毒!”

  叶狐娘鄙夷地看着桑逻勒,一字一句地大声说道:“你们活该。”

  桑逻勒茫茫然地向周围望去,一脸难色站在一旁的何麦穗成为他的救命稻草。“圣女大人,请为我们说几句好话吧,我保证您会得到罗刹族的友情。”

  此时的桑逻勒,再也没有初来时的不可一世与咄咄逼人了,炼魂术的威胁令他放下了脸面,放下了自尊。

  何麦穗微带几分恼怒地说:“今日之事,过错应在你们一方,这位哥哥只是一旁观看,并未插手你们与叶狐娘小姐之间的争斗,你们妄用封印已错在先。哥哥对你们略加惩罚,已经是手下留情,你们还叫嚣着日后要来复仇,你让我如何为你们求情。”

  桑逻勒:“那只是我这队员的一家之言,我是决无此意的。”

  求生的渴望让这名罗刹队长丢弃了一切的矜持,放下了脸面和那所谓的尊严。

  何麦穗心中委实是难下决定,她方才的劝解陈皮的一番话,已经被罗刹不识时务地打断了,并发出了如此强硬的威胁。如果现在她劝陈皮放走桑逻勒,日后他们却是阴魂不散地再度与陈皮结怨,岂不是将她自己与银月妖狐置入尴尬的境地。

  叶狐娘左手轻掩住樱口,发出了动听的笑声,显然是针对桑逻勒现在的狼狈模样。

  陈皮的眼中也流露出了丝丝的笑意,只是强板着脸孔,这个白痴罗刹,如果陈皮和叶狐娘真的打算用他们来炼魂,还用和他废这些口舌做什么。

  站在一旁的何麦穗沉吟不语,半晌之后忽然发觉有人给她打了个眼色,冰雪聪明的她,立时恍然大悟。

  “既然桑队如此识大体,麦穗也就放心了,希望日后罗刹一族不要让我银月妖狐一族处于两难的境地。”何麦穗微微笑道。

  当朝阳从东方升起时。

  陈皮再次返回羊城,并且受徐囡囡的邀请去了她家做客。

  去川渝的火车,陈皮买的是晚上的班次,还有一些时间,刚好徐囡囡在家养伤,似乎是想着谢谢他。

  徐囡囡的父母似乎是去上班了。

  家中是羊城的别墅区,自己还躺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慵懒地趴在枕头上,柔软的棉被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正式认识一下,徐囡囡,未来的优秀探员。”徐囡囡从床上坐起来。

  “陈皮,现在已经是一位优秀的探员了,快喊前辈。”陈皮嬉皮笑脸的说道。

  “哥哥,你这是从医院过来的?确定不是打架了?”徐囡囡疑惑的说道。

  “emmm……你猜?”陈皮一边说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有没有换洗的衣服?”

  “有啊,待会儿我让阿姨去给你拿,你应该能穿我爸的衣服。”徐囡囡用小手掩住面孔打了个哈欠道,“在家休息好无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