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5章 隔岸观火

作品:厄运值已拉满|作者:岁月回几次头|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5 11:14:28|下载:厄运值已拉满TXT下载
  “他们是来找我的。”

  “这群肮脏的罗刹还真是阴魂不散。”

  叶狐娘站在陈皮的身旁,俏脸含霜,冷笑着说道:“这群白痴,一次苦头还不够吃,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是想早点投胎了。”

  罗刹小队是来抓捕叶狐娘的?

  陈皮不禁心中暗暗纳闷,她们之间到底有何仇怨呢,没想到自己只是来银月湖寻那妖狐的踪迹,竟然会惹出这么多是是非非。

  其他势力暂且不说。

  何麦穗此时应该是站在正邪中间的位置,不愿意惹是生非,但手底下的尹千鹤等人似乎却被歹人利用,无端被裹入乱世。

  “敢问这位罗刹大人如何称呼?”何麦穗那弯月般的秀眉微微上挑,脸上闪过一丝讶色,郑重其事地施礼问道。

  此次抓捕叶狐娘的罗刹小队,领队叫桑逻勒,是罗刹姐雪山密宗弟子,修的是法暗,最擅“关”“断”“决”。

  “在下桑逻勒。”罗刹领队嗓音沙哑的说道。

  “不知众位来此所谓何事,应该不是来找我银月妖狐一族吧?”何麦穗微笑道,那如鲜花般绽放的丽容,令身处森罗绝域多年的罗刹也不禁心跳加速了两分。

  “当然了,小丫头。”叶狐娘在一旁不屑地说道,“这群阴魂不散的肮脏臭虫,找得是本小姐!”

  “无礼。”

  “大胆。”

  “该死。”

  几乎是同一时间。

  桑逻勒背后的几名罗刹全都是怒发冲冠地对着叶狐娘吼道。

  在他们的心中,罗刹可是六界最高贵的血统,罗刹和臭虫绝对不可以相提并论。

  但是桑逻勒却慢悠悠的摆了摆手,制止了身后队员进一步激化的言语和动作。

  “何族长,我等的却不是为了银月妖狐一族而来,我们五个正是为了这个女妖而来。”桑逻勒仿佛根本没有在乎到叶狐娘说话一般,对着何麦穗点了点头正色道,“不知族长可否告诉我们,您与这个女人之间是否有渊源?”

  桑逻勒原本以为自己五个联手追击,必定能够将叶狐娘一举拿下。

  所以一察觉到叶狐娘的气息,就立刻远程赶来,没想到银月妖狐一族的圣女和之前出现过的死胖子竟然全都在此地出现了。

  何麦穗他们虽然并不认得,但是能存活数百上千年,绝不可能是眼前这一点实力可以论断的。

  桑逻勒一边说话,一边扫了两眼站在一旁的陈皮,心中不禁感到几分迷惑不解。

  由于陈皮气息内敛,在桑逻勒眼中看来,与一般的普通人类并无什么差异,甚至于比普通人还要瘦弱几分。但是多年战斗下来的本能却告诉他,能这样泰然自若地站在此处和自己面前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常人呢。

  但是桑逻勒偏偏就是看不出陈皮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慎重。

  一定要慎重。

  这胖子是一个很危险的角色。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一定会出问题的。

  何麦穗沉思片刻,然后轻笑道:“这位叶狐娘小姐与我们银月一族有些误会,我出来是要讨要个说法的。”

  何麦穗说着话指了指湖畔边缘不住打颤的邋遢男人。

  那为叶狐娘带路的男人早就被吓破了胆子。

  但是他很显然知道何麦穗的身份,自己将叶狐娘引到此处,无论今日战局如何,他是铁定没有好下场了。

  想死都难。

  唯独桑逻勒点了点头,心中大定,既然叶狐娘与银月一族没有什么关系,自然银月妖狐一族也不会插手此事,想来事情就好办多了。桑逻勒看了一眼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看着众人的陈皮,欲言又止。

  对于陈皮,何麦穗和叶狐娘全都装作没有看到,未加任何解释。

  “喂,你们几个,想问姐姐什么事情就正大光明的说,少在那里贼眉鼠眼地看人。”叶狐娘娇声娇气地说道,“上一次你在我这里吃的‘甜头’还不够吗?”

  叶狐娘的声音又甜又腻,眉眼间更是充满了无限的风情,再配上那将肢体绝大部分都暴露在外的诱人服装,所有的一切都令人心醉沉迷。

  叶狐娘的话是对着桑逻勒说的,但陈皮仅仅是看了一眼,心神就有些动荡,赶快眼观鼻,鼻观心,不再乱看,这女人太可怕了。

  同是女性的妖狐何麦穗对叶狐娘的媚态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她身后的两位随从,呼吸声却明显地大了两分,显然是受到了叶狐娘媚态的影响。不过都是修行多年的妖精,叶狐娘的术法又不是针对两人而发,不过是不幸被波及而已,所以两人还能保持常态。

  桑逻勒冷眼旁观,太阳穴突突的跳了几下。

  虽然罗刹大多是苦修生活,但罗刹又不是没有智慧和情绪,罗刹愿意入侵人间就是因为情绪太重。

  所以。

  罗刹对红尘中的一切依旧不是免疫的,漂亮女人可以是红粉骷髅,但在那一瞬间仍然有着几分将叶狐娘搂入怀中的心动,幸好罗刹之心守住了清醒,借幽魂死气驱散了叶狐娘媚态对他们心灵的入侵。

  唯独那湖畔的男人,最后却成了叶狐娘媚术的最大受害者,几乎是同时,身体一震,原本清明的双眸仿佛被一层薄雾所笼罩,口中发出了类似于野兽般的低吼声,双手拼命地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那男人要做进一步的动作时,面带不悦的何麦穗已经轻哼一声,羊脂白玉般的左手微微一扬,一道黑光从她的手心射向那湖畔的男人,一声轻响后,那男人已消失无踪了。

  “这妖女果然厉害。”桑逻勒在心头暗暗地抹了吧冷汗,若不是修为深厚,自己怕是要将罗刹族的一世英名在这里彻底地葬送了。

  他扫了一眼站在一旁若无其事的陈皮,心中对胖子的评价不禁又提高了两分。

  与此同时。

  叶狐娘也在心中暗暗嘀咕道:“这几个小罗刹很不错啊,竟然能抵挡住我的‘摄魂术’。”

  “妖女!”

  “你竟敢在世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罗刹大事,今天看你还往哪逃。”

  桑逻勒大喝一声,伸手将头上的斗笠摘下,顺手一扔,只见那斗笠划出一道弧线,深深地嵌入一棵百年老树的树干上,老树剧烈地晃动了几下,成百上千的树叶随之落下。

  其他四名罗刹也纷纷将斗笠掷于一旁,并从身后掏出随身的血刀。

  叶狐娘媚眼含丝地看着五个罗刹,右手在空中一扬,天地中不禁为之一亮,一把火红色的长剑已出现在她的手中,立时一股足以令普通人窒息的热气扑面而来。

  “法宝!”

  “高阶的法宝!”

  陈皮的脑海中突然浮起了一丝明悟,这叶狐娘最近肯定是又有奇遇,并且在仙界扔向人间的那些法宝中有所收获。

  飞剑在手。

  叶狐娘的气势大增,在她强大的妖力推动下,火红色的剑身上腾起了层层火焰,令人难以呼吸的高温从她的身上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湖畔白霜的草地在瞬息之间变得枯黄随即燃烧并化成了一堆堆灰烬,一棵棵枯藤老师也在刹那间燃尽了它们原本悠长的生命,变得树皮焦黑,仿佛被天雷劈过一般。叶狐娘身后原本平静无波的湖面上,立时升起了一层水雾,在微风中凝而不散。

  桑逻勒五人的面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

  在火系列飞剑的炽热高温前,桑逻勒觉得自己的衣服毛发随时都可以着火,喉咙里仿佛像着了火般,火烧火燎的,令他们十分地难受,就连手中的罗刹血刀也变得发烫起来。

  站在远处观战的何麦穗三人也受到这高温的侵袭,很快三人的额头上有着黄豆粒大小的汗珠。

  何麦穗脸色阴沉地从腰间掏出一颗明珠,明珠自动地悬浮在三人的头顶,立时一股冷气从明珠上散发出来,组成了一道冷气墙,将炽热的气体拦阻在外。

  “圣女。”

  “这些罗刹恐怕有得罪受了。”

  何麦穗身后的随从忧心忡忡地低声说道,倒不是他们在为桑逻勒他们担心,而是想到如果桑逻勒五个失利后,银月妖狐一族怕是要独力面对叶狐娘的可怖压力了。

  叶狐娘此次抓着银月一族的外围人员,来到此处,肯定不会是游览玩耍的,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必担心,我心中有数。”何麦穗镇定自若地说道,“圣祖早有托梦。”

  “对了,你等有谁见过那把剑?”何麦穗话题一转。

  “回禀圣女,依我所见,那柄剑可能是来自妖界,最近妖界频频入侵人间,这女人怕是妖界中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何麦穗忧心忡忡的说道,“最近这些日子,俗世间怪事层出不穷,我等或许无法在置身之外了。”

  “真是想不明白,她们是如何突破人族与妖族的两界壁垒的?”何麦穗身后的随从张口结舌地说道,显然最近的消息令他极度震惊。

  按照银月妖狐的记载,当初六界分离时,为了避免出现徇私舞弊的情况,其他各界前往人间的通道均被最恐怖的禁制封锁,如果说强行打开,危险系数不可想像,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人间没有强大力量的妖魔鬼怪出来闹事的主要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样,多年下来,留恋故土滞留在人间的妖魔鬼怪们日子越发的难过。人类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蚕食着整个世界,现在除了少数气侯过于恶劣,实在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外,到处都有人类的足迹。这些留在人间的其他种族可以自由活动的范围是越来越小。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世界的灵气已经是所剩无已了,废水、废气、废渣、垃圾已经将这个曾经美丽无比的星球祸害地遍体鳞伤。土地沙漠化越发的严重,每年全球都有近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沙漠所蚕食。几乎所有的大江大河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就连浩瀚无边的海洋也难以幸免,每年都有超大面积的赤潮出现。数以千计的动植物绝种,成为了历史的遗迹。

  人间已不再适合这些种族生存了。

  不少种族千方百计地想打开通向六界的通道,无一不是惨败告终。

  没有想到。

  这段时日,先是地狱裂口,后是罗刹来袭,再就是妖族入侵,对于这些常年苟活在人间的本土妖精来说,又怎么能不令他们感到震惊呢?

  就在何麦穗他们小声交流时,叶狐娘与桑逻勒五人已经战成一团。

  飞剑上下翻飞。

  逼得五名罗刹狼狈不堪。

  衣服上已出现了无数的小洞,那是被飞剑上飘落的火星溅上的结果,桑逻勒五人心中是叫苦不迭,他们本来是想借人数优势将叶狐娘一举拿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手中竟然有这件一柄可怕的宝剑。

  在叶狐娘妖力的灌注下,飞剑上的火焰已转为了淡淡的白色,滚滚热浪如汹涌的海浪般一波波向他们袭来,手中的罗刹血刀已经变得滚烫,握在手中仿佛刚出炉的钢块一般。

  修为最差的罗刹,手掌上已经散发出了一阵阵肉皮烧糊的气味。

  而且叶狐娘的身形来去如风,五个人很难把握住她下一步的动向,再加上要时时注意躲闪那可怕的飞剑,五个人之间默契的配合始终无法形成。

  更要命的是,叶狐娘的衣着实在是过于轻薄,她的一举一动都可以让桑逻勒五个罗刹看到那美妙动人的体态,令人心绪不宁。

  桑逻勒五个罗刹,不约而同的退后了数米,将血刀向地面上一插,双手迅速结印,几乎是瞬息之间,同时齐声大吼道:“结,阵。”

  气势立时大增。

  原本就魁梧高大的身体上现出一圈一圈淡淡的光芒,在体外形成了一股无形的气墙,将漫天飞舞的点点火花隔绝在外。

  以叶狐娘现在的修为,想要强行打破这道气墙,倒也不是什么过于困难的事,但是叶狐娘顾忌的是气墙被破时,桑逻勒能否经受的起那股强大之极的反震,稍有不慎,可能就是桑逻勒五个血溅当场的结局。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和你们罗刹真的闹出什么不可解开的仇怨,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叶狐娘娇笑道,“你们再修炼个一百年可以来找我。”

  陈皮一愣,难道不打了?

  别啊。

  别啊。

  你们继续打,最好打个头破血流,胖爷好坐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