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七章 永恒的天鹅

作品:生活因你火热|作者:小拉法|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4 17:13:09|下载:生活因你火热TXT下载
  “翁教授超温柔的…”

  莫阮琪视线紧随同样扎丸子头的翁怀憬,她满眼都是小星星:“我好幸福!”

  “朋友?今天咱们教授同往常有点儿不太一样…”

  资雯的反应则是若有所思:“还有…她以前热身时从来都不看手机,今天这是哪一出啊。”

  “咱们教授今天的状态超好诶,我开始相信雯雯说的温柔啦,她居然对小琪说了那么多话…”

  一脸与有荣焉地偷瞥着还微微有些战栗的莫阮琪,突然间祝小溪一语惊人:“教授的朋友,该不会说的是晏清老师吧!”

  宁勐杏眼圆瞪:“怎么可能,你一定是CP嗑多了。”

  “我们正式开始上课,《天鹅之死》初演于1905年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芭表1703班暑期独舞分析报告中有十六份都选取了这支独舞,首演舞者是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舞艺术家,来自马林斯基-基洛夫芭蕾舞团的首席,安娜·帕夫洛娃。”

  开门见山,翁怀憬保持着一贯的教学风格,她语速平缓,声调清冷,表情波澜不惊:“上周的理论课中我们也一起对这支独舞做了详细的动作拆解。”

  “资雯,准备放伴奏…”

  视线掠过满眼亮晶晶的小萌新莫阮琪,翁怀憬冲她的独舞课代表一挥手,然后直接背过身往中心位置外围稍稍靠了一些:“我先完整地把这支舞过一遍。”

  资雯娴熟地操控着布置在练功房角落的多媒体综教平台,播放出由法国作曲家圣桑创作的《The Swan》。

  哀怨低沉的大提琴缓缓奏出一连串波浪般的起伏音阶,伴随着孤寂清冽的钢琴伴奏声,如同激荡起阵阵涟漪的湖水,迎来了洁白高贵天鹅的降临。

  背对着三十名学生,翁怀憬以一连串的足尖小碎步完成登场亮相动作,皓腕凝霜,玉臂胜雪,简单几组平缓的揉臂动作,借助着身体呼吸的提沉,她将天鹅昂首在荡漾的碧波上缓缓浮游的高雅神态诠释得栩栩如生。

  优雅端庄的舞步随着音乐的流淌仿佛带着一种诗歌的律动美,这种韵律感从翁怀憬白皙的天鹅臂一直传递到手腕和手指,最后从她指尖中流淌而出。

  足尖点地的小碎步牵引着曼妙的身姿缓缓旋转,翁怀憬清丽的容颜上写满了娇柔,忧伤的神态,在她轻盈的舞步中浓稠的哀怨逐渐褪成一席暗纱,随着暗纱逐渐扬起,宛如湖上浮着一只永恒的天鹅。

  优雅修长的身型,天鹅般的颈,楚楚动人的眼神,高超的演技,扎实的技术、细腻的动作,超绝的乐感,这一切构成了翁怀憬极为美丽、庄重、典雅的舞姿。

  翁怀憬看似清瘦的躯体中充斥着强大的韧性,飘渺轻柔的脆弱与坚韧不绝的肢体力量被她以令人叹为观止的控制力糅合得极为完美,婀娜娉婷的天鹅舞步高贵而神圣、极为沉稳而有力的揉臂动作又表达出了天鹅对抗死神时不屈的求生渴望。

  终于,优雅的鹤立姿态被痛苦摧残殆尽,这只美丽而高傲的天鹅逐渐开始重心下沉,失控的盘旋与起落中夹杂着几分无可奈何,没有刻意去渲染天鹅对死的不安和绝望,翁怀憬展示了一种浪漫的对抗方式,天鹅似乎在与死神平静地共舞,从恐惧到平静。

  最后翁教授蹦起脚背,双腿笔直着呈180度劈叉,两条雪白纤细的手臂盘旋着垂下,翁怀憬以最舒展美丽的姿态卧下,天鹅就这样坦然接受了死亡,它仍然对生有渴望,却绝不跪地祈求死神的施舍。

  《天鹅之死》短短不过4分零6秒,翁怀憬用她那细腻的演技、抒情的舞姿,凝聚芭蕾特有的转瞬即逝之美,以“虽死犹生”为内核,讴歌出一曲生的恋歌,婉约缠绵的美丽中带着几分轰轰烈烈的震颤,直至正面死神,天鹅始终保持着生命的优美与尊严。

  “啪啪啪啪!”

  整齐划一的掌声中,翁怀憬左腿做为支撑腿缓缓屈起,右小腿严丝合缝贴在木地板上,手臂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高高举起,即使只是教学展示,翁教授依然保持着一贯严谨的舞台礼仪,用她标志性的谢幕礼来为整段独舞华丽收尾。

  “太美了,我翁教授太美了…”

  亲眼见证完古典芭蕾的魅力后莫阮琪简直惊为天人:“连谢幕礼都这么惊艳,小溪学姐你们也太幸福啦!”

  “这样的表演你以为我们周周有得看?”

  祝小溪完全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资雯随口回复完小萌新后紧张看向多媒体综教平台旁的宁勐,她焦急地询问道:“视频!宁勐!你全都拍下了吗?”

  “当然!我大喘气都不敢…”

  宁勐心有戚戚地拍了拍微起峰峦的胸口:“保证效果超赞的,可惜教授没穿tutu裙带后冠。!”

  “隐形的后冠一直在我们教授头上戴着呢…”

  资雯竖起大拇指:“快把咱们芭表1703班传世之宝发给我!”

  “大家记住最重要的一点,舞台上任何模仿天鹅的肢体语汇其实都是表象,最重要还是芭蕾舞演员内心的表达。”

  翁怀憬特别自然地将角色再度转为教书育人的老师:“接下来,试着把杆对照全身镜将拆解动作完整串起…”

  翁教授一声令下,芭蕾舞表演1703班二十九位姑娘们乖巧地各自找好位置,手扶舞蹈把杆开始练习,只有莫阮琪手足无措的留在原地。

  “莫同学,过来,你先跟在我身边…”

  轻轻招手,翁怀憬延续了她课前的温柔:“一起来帮你的学姐做纠正动作。”

  “宁勐你的形体条件很好,动作也很有灵气,Pour betterie保持住,嗯你还是老问题,情感控制…”

  法语字正腔圆,翁怀憬带着小跟班首个目标就瞄准了身高腿长,正在把杆垫起足尖,小腿向一侧做钟摆动作的宁勐,她稍作停顿后清声道:“其实瓦冈诺娃学派擅长的冷美人表演方式更适合你,要学会适当对面部表情做减法,最大程度通过肢体来传达情感。”

  “莫同学你帮祝小溪稳住支撑腿…”

  当翁怀憬走到下一位学生旁边时,祝小溪正在练习《天鹅之死》中技术难度最高的一个动作,鹤立姿势,也就是“Attitude”,在把杆的帮助下,小萌新的小溪学姐此时右腿足尖站立,左腿向右后方高高抬起,膝盖部位保持着弯曲,她努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翁教授一针见血指出问题所在:“做Attitude时身体的重心是通过屈膝的另一条腿来调整的,祝小溪,你的小腿往回再收5度。“

  …

  …

  “资雯,你的动作在告诉我,天鹅在绝望地挣扎…”

  被翁怀憬放在最后一位做纠正动作教学的学生自然是芭蕾舞表演1703班的独舞课代表,出生舞蹈世家的资雯,从小基础扎实,立志成为芭蕾伶娜的她进度理所当然要比其他同学快。

  认真地守着资雯将一整套分解动作串完后,翁怀憬语重心长道:“挣扎是黑色的恐惧,是激烈的祈求,而天鹅永不祈求,芭蕾伶娜的人生也是这样。”

  “教授,我会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前进的!”

  很明显资雯听懂了翁怀憬话里的勉励,瞄着一直围着自家教授团团转的莫阮琪,她鼓起全身的勇气挤出一句:“我听说…15届万尧、施芸冰学姐她们被教授推荐去了米国深造…”

  “嗯…等你们毕业时我也可能会准备几封推荐信…”

  在资雯期期艾艾地目光中,翁怀憬澹然一笑,她转身对着芭蕾练功房里一听这个消息便眼睛亮晶晶的小姑娘们继续道:“大家加油!”

  “教授,我也可以问您一个问题么?”

  时间差不多到下课的点了,宁勐知道翁怀憬的习惯,她拎着翁教授的手袋跟着同学一块靠到练功房中央。

  今天的翁怀憬似乎格外温柔,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自己的手袋,然后才回答道:“可以。”

  宁勐被其他小姑娘推到翁怀憬跟前,她用孺慕的眼光凝望着翁教授:“茱莉亚学院芭蕾舞系的卡特琳·扎哈诺娃教授说过Lina Jungle的回国让纽约城市芭蕾舞团失去了未来二十年最优秀的古典芭蕾首席…您…您有后悔过吗?”

  “其实我远不是一名合格的芭蕾伶娜,当时只有卡特琳女士允许我可以专攻独舞,其实身为一名舞者,大部分的舞蹈生涯都如同在打磨一颗粗糙的石头,日复一日,不断打磨,多年之后,终于拥有了一块美丽的石头…”

  翁怀憬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她眼底依稀闪起泪光点点:“它闪烁着细微的光芒,这时也是你将它掷于河中,转身离去开始新人生的时刻。”

  “舞者的一生像昙花一样短暂而美丽…”

  莫阮琪听得有些呆,她吞吞吐吐地问道:“这…值得吗,翁…翁教授?”

  “怎么会不值得,所有芭蕾舞者的一生,都在不断打磨自己的身体以追求〈Artistic Perfection〉,身体可以被伤痛、疾病和岁月侵扰…”

  这样称呼显然又给小萌新加分了,翁怀憬绷不住,浅浅一笑,眉目如画间她继续耐心地阐述道:“但当它被打磨成一个越来越光滑的容器时,容器中的主人就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Artistic Perfection〉。”

  “教授,您当时一个人在纽约求学时,一定很辛苦吧,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教授,您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包揽所有巴兰钦学派的金奖荣誉,这是怎么做到的?”

  下课铃准时响起,初次集体感受到翁教授温柔一面的小姑娘们反响格外热烈,她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抛了出来。

  “练舞、学习、又或者说人生,的确有过许多艰难和荣耀时刻,但现在已经过去了,我不想铭记或提及,人生的意义永远要向前看。”

  学生们眼底的翁教授今天笑得比往常两年都要多,她以一句颇有哲理的话为这堂课划下句点,接过宁勐递来的手袋,翁怀憬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下课!”

  PS:如果大家对芭蕾有兴趣,可以去B站搜索一下《天鹅之死》,推荐看Svetlana Zakharova(Z神)2015年的版本,而憬儿的谢幕礼可以参考Z神2010年的演出视频,翁教授的芭蕾形象原型就是加持了演技外挂的Z神,而不是Lo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