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古典艺术的价值

作品:生活因你火热|作者:小拉法|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4 17:13:09|下载:生活因你火热TXT下载
  帝都舞蹈学院的芭蕾学科始建于1954年,自建立伊始起,芭蕾系招生选材、课程设置、教学大纲、教材实施直至实习演出剧目等诸多方面的教研活动都是严格按照俄罗斯瓦冈诺娃学派那套体系模式来开展,师承巴兰钦学派的翁怀憬其实说起来要算这所有着悠久俄式教学传统学府里罕见的特例。

  2015年夏天,初任学院副校长的邓颖玲教授本着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开拓帝都舞蹈学院国际视野的愿景,力排众议将翁怀憬从米国聘请回校任教时,她并没有想到硕果结得如此之快。

  “人无我有,人有我优。”邓校长的另辟蹊径在今天看来毫无疑问非常之高明,随着近期15级芭蕾舞表演专业几位成绩优异的毕业生被翁怀憬教授推荐至纽约茱莉亚学院芭蕾舞系、纽约城市芭蕾舞团、迈阿密城市芭蕾舞团、芝加哥芭蕾舞团等巴兰钦学派的传统大本营继续学习深造,再加上今年学校招生办也可谓频传捷报。

  四年前的兵行险着让帝都舞蹈学院在与沪海、花都两家专业舞蹈院校后起之秀的竞争中狠狠露了一把脸。

  《芭蕾戏剧表演》、《古典芭蕾舞独舞》这两门当初特意为翁怀憬开设的芭蕾舞表演本科专业主干课程也因此成了帝都舞蹈学院芭蕾舞系名副其实的金字招牌,深受学生、家长的推崇和美誉。

  与其他俄系学术背景的教授稍有不同,翁怀憬的《古典芭蕾舞独舞》采取小班制教学,实操课程着装严格遵循芭蕾舞标准礼节,学生们基础训练和上课时一律以贴身芭蕾大袜(ballet tights)打底,外穿练功体服(leotard),足踏圆头平跟芭蕾舞鞋(ballerina)。

  通常大众眼里代表芭蕾的特色服饰,露肩式中长款连体芭蕾舞裙(giselle)或多层丝绸绉褶芭蕾短裙(tutu)实际上一般只适用于芭蕾舞演出和专业赛事。

  …

  周一下午,帝都舞蹈学院。

  舞蹈教学楼六楼,芭蕾舞C练功房。

  …

  “哈哈哈,皇天不负苦心人!我莫阮琪终于能近距离接触一次翁教授啦!”

  距离正式开始上课前还有二十多分钟,C练功房里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一个笑得特别甜美的女孩穿着月白色的练功体服混在芭蕾舞表演本科1703班的姑娘们中,她忸忸怩怩地对带自己进来的资雯和祝小溪继续道:“小溪学姐、雯雯学姐,谢谢你们的支招和掩护,我还不太习惯里边只穿大袜,难怪大家都说这堂课特别难蹭!”

  “就是正常的课前检查穿着而已…”

  宁勐一边挽起长发扎着丸子头,一边冷冷插了一句:“啧,你还真来蹭独舞实操课啊,哟,现在小姑娘追星可真是疯狂!”

  “没事,宁勐就是刀子嘴而已,别怕…”

  温婉的祝小溪一边拉腿热身,一边关心地询问着跟她一样来自江宁城的学妹:“是不是没穿打底的Underwear不习惯?”

  “古典芭蕾之所以盛行泳衣式的舞蹈服,正是因为这套着装法则能完全展现舞者腿部线条与肌肉形变产生的力量美感…”

  宁勐扎好头发后,又对着镜面墙壁整理了一番刘海,她严肃地回应着祝小溪的护短:“即使穿号称无痕的高开叉***也都会露出痕迹,既破坏了美感,又是对舞台礼节的不尊重。”

  “所以翁教授为这堂课定的着装法则,其中有一条就是,切忌在芭蕾大袜下穿任何内衣!”

  已经提前进入热身模式的资雯也轻声加进闲聊,她语气倒是比宁勐温和许多:“小琪是芭蕾舞教育本科班的,以后关馨主任也会教你这些的…”

  “那就更加要尽早适应,免得到时候跟培训班的庸师一样误人子弟…”

  宁勐深恶痛绝道:“本芭蕾少女打小就被告知,芭蕾大袜完全可以当作内衣,毕竟裤袜穿在练功体服下,再穿其他任何东西都是愚蠢又多余。”

  “哦…宁勐学姐我会努力适应的…”莫阮琪愁眉苦脸着往上提了提白色的芭蕾大袜。

  “小琪是半路出家的,基本功不到位,接触的更多是着装风格迥然的现代芭蕾,直接上大袜的确会有不适感…”

  祝小溪耐心安慰着已经有点笑不出来的莫阮琪:“你一会躲在后边一点,低调就好。”

  “好叻,翁教授看到会不会赶我出去呀…”

  乖乖点头应下,莫阮琪忧心忡忡问道:“我听大二的裘小艺学姐说,她很怕上《古典芭蕾舞独舞》理论课,翁教授很凶么?”

  莫阮祺没想到她这个问题三位学姐居然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

  宁勐面无表情:“不凶,她只是严格而已。”

  祝小溪莞尔一笑:“跟《才华有限公司》里的她差不多,翁教授很真实的。”

  资雯略加思考:“教授有她特别温柔的一面。”

  这样让莫阮琪有些困惑,她对即将出现的翁怀憬更加好奇了。

  “我们大一的专业课很少,大多数时候都在学基础学科…”

  萌新总有很多问题,临近上课前,莫阮祺一边跟着学姐们做热身准备,一边发问道:“所谓的古典芭蕾和现代芭蕾,除了着装之外还有其他区别么?”

  “现代芭蕾与古典芭蕾…”

  手离开舞蹈把杆,左腿绷直,右腿向后拉伸成直角,双臂舒展与腿部动作相呼应,资雯在莫阮琪羡慕的目光中轻松完成一个带有浓重巴兰钦学派风格的arabesque动作后,她尽力保持着平横同时继续说道:“完全是两个概念啦!”

  “我基础知识太差了…”莫阮祺自卑地低下了头。

  “这个问题很多教授都有自己的解读,我觉得咱们教授说得特别好…”

  祝小溪说话间目光投向宁勐:“让你宁勐学姐来给你细讲,她理论学得特别扎实。”

  “区别主要体现在题材和形式上,古典芭蕾更倾向于讲述一个具有完整意义而严谨的戏剧故事,每个人物角色都有其内在的丰富内涵,芭蕾演员在诠释时,重心应该放在演绎角色的性格与特点上。”

  宁勐在复述翁怀憬的见解时声音明显变得更柔和一些:“现代芭蕾在传承了古典芭蕾的基本特征和发力方式的基础上,摒弃,又或者说刻意淡化了戏剧情节。”

  “原来如此,所以我们专业才没开设《芭蕾戏剧表演》这堂课…”

  宁勐转述的内容让莫阮琪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她委屈巴巴嘟囔着吐槽道:“难怪现代芭蕾会被古典主义者鄙视,整天就知道追求花里胡哨,除了流行度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其实这些年涌现了很多优秀的现代芭蕾作品,这对古典芭蕾也是一种反哺,观众即能从中清晰感受到芭蕾的基本元素和技巧性动作,同时也能欣赏到突破性的编创与美感,无形之中还起到培育古典芭蕾爱好者的作用。”

  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突然在莫阮祺耳边响起,直到意识到周围的喧哗声都突然安静下来,小萌新才茫然循声望去,她发现穿着同款练功体服的翁怀憬教授就清丽妍静地站在自己身边。祝小溪、宁勐、资雯跟其他学姐一样噤若寒蝉,她们就像不认识小萌新一般乖乖地目不斜视继续做着热身动作。

  “翁…翁…翁教授!我是,我是芭蕾舞教育本科…1901班的莫阮琪…”

  莫阮琪紧张得开始结巴起来,她期期艾艾道:“我特别喜欢您…所以…才换了衣服来蹭课。”

  “欢迎你,莫同学。”

  翁怀憬低头从随身的speedy25手袋里翻出手机快速扫了眼,她在自己学生们偷偷瞥来的眼神下浅浅一笑,声音不复清冷:“如果对古典芭蕾感兴趣,任何学习上的问题都可以问资雯和宁勐,或者到古典芭蕾教研室找我。”

  “嘶!”

  翁教授平常对过来蹭课的粉丝态度向来平淡,芭蕾表演1703班这些学生们都心里有数,所以这会练功房里的姑娘们才眼镜碎了一地。

  「雯雯学姐说的果然没错,翁教授真的很温柔呢,啊!她就在我身边热身,demi plié半蹲这种最寻常的芭蕾基础动作都好舒展,超美的,这一趟赚爆了!」

  莫阮琪的紧张情绪得到了有效的平复,痴迷地凝望着plié动作始终保持流动韵律状态的翁怀憬,小萌新在她学姐们敬佩、惊为天人的目光中继续发问:“翁教授,我是学现代舞的,后边被调剂到芭蕾舞教育专业,所以基础不太好,我想不太明白现代芭蕾为什么会比古典芭蕾更受欢迎呐?”

  “现代芭蕾在流行性上的成功其实是必然的,它的欣赏思路对观众更友好,没有任何苛刻的要求,讲究的是舒适且随遇而安。”

  不知为何翁怀憬的声音又清冷了几分,举重若轻地完成一个高抬腿拉伸动作,保持着鹤立姿势的同时她游刃有余地继续说道:“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当下,很难要求观众能提前半小时到达剧场,把生活烦恼抛弃在剧场外面,专心地沉浸在艺术的世界里,现代芭蕾就没有这样的限制,观众对舞蹈的理解是随着自己的阅历、经历和感受形成的。”

  “我懂啦,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莫阮琪在上课铃即将响起前犹犹豫豫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翁教授,为什么您当初在茱莉亚选择了古典芭蕾这个方向呢?”

  练功房的音响准时奏起上课铃,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不太明显的蜂鸣声,翁怀憬重新拎起被暂时搁置在木地板上的手袋,她瞥了眼莫阮琪,又快速地翻看了一眼手机。

  “古典与我的身体和灵魂,还有我的心更为契合,古典芭蕾的魅力在于以古老的形式打动观众当下的心灵。”

  将手袋递给宁勐保管,翁怀憬一边走向练功房中间的空地,一边耐心地回答道:“我有个…朋友曾说过,古典艺术代表着我们相信真、善、美存在的态度,我和他一样相信古典艺术仍然是现代世界的一部分,它的价值并不仅限于艺术本身。”

  “三年,我三年都没跟翁教授说过那么多话!”

  祝小溪羡慕嫉妒恨地偷偷在后边掐了把资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