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作品:生活因你火热|作者:小拉法|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0 19:33:46|下载:生活因你火热TXT下载
  …

  帝都·怀柔

  雁栖凯宾斯基酒店

  澹云居

  …

  “西方设计作骨,东方意蕴化魂。”

  回房快速地洗了个澡换身衣服,晏清在周佩佩的接引下进到澹云居,直到这时他才算明白翁怀憬之前在短信里对这栋临湖别墅装修风格的描述有多精确。

  澹云居的装修风格正如翁怀憬说得那样,将华国传统底蕴和现代审美有机融合,稀释了传统华式风格的厚重感和富贵之气,在保留东方儒雅气质的同时,又融合了西方简约利落的线条设计之美。

  “精致玄妙的梅花纹样墙面描绘着梅花、喜鹊,古典元素讲究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清雅含蓄、端庄丰华的东方式精神境界。”

  晏清从容不迫地跟屋里的人打完招呼,邵卿和苗妙这会也都已经收拾完毕跟着其他几位姑娘一块笑盈盈地望着他,晏导目不斜视地雍容雅步着继续品评澹云居的装修风格:“北欧简约风格的皮沙发,与做旧的明清式座椅相融合,端庄大气,描花抱枕柔化了家具线条的冷硬。”

  “清哥,你什么时候对室内设计这么有兴趣了…”

  见晏清进门后目光一直留连于澹云居的各种装饰,易祎率先发难道:“是电视上的《才华有限公司》不好看呢,还是心虚又或者…”

  “清儿哥你之前为了显示绅士风度让女生住别墅,难道现在后悔了?”

  跟易祎一唱一和地自然是苗妙。

  哂笑间邵卿拔刀相助:“才不是呢,他就是不敢看电视,亏得我们暂停着一直等他俩。”

  唯恐天下不乱的李寒鸢娇声道:“清哥,看看电视嘛,看看憬姐嘛。”

  老脸一红,晏清忍不住抬眼以余光扫向楼梯间,翁怀憬并没有下楼来,估计还在楼上沐浴更衣。

  心思细腻且一直保持集中力的章雅梦识破了晏清的种种意图,她更正道:“寒鸢你太坏了,故意误导清哥,重来一遍!”

  算上天然呆的周佩佩同学,几个姑娘异口同声道:“清哥看看电视里的怀憬吧!”

  老脸通红,晏清进到澹云居一直打量装修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客厅那台90寸全高清平板液晶电视机里暂停着的节目内容属实尴尬,特别是沙发上还整整齐齐坐了六个打算疯狂搞事的姑娘。

  「两周前做的节目,今天才播出,也太搞人心态了,明明我是算好时间来的…按理说这会已经快播到一半,谁知道她们居然一直暂停着等我和嗡嗡嗡。」

  晏清适时端出的尴尬表情让姑娘们倍觉满意,思忖间,伺机而动的苗妙,抢先周佩佩一步迎了出去。

  “憬儿姐,下来啦?喏,你的发带…”

  晏清扭头再度望向楼梯间,翁怀憬穿了件略带一些公主风的白色蓓蕾袖连衣裙,复古法式小圆领将她弧度惊人的锁骨藏得严严实实,层层碎浪叠花收束下腰肢格外盈盈一握,飘飘的荷叶边裙摆带着一番轻盈空气感,裙摆的长度刚刚好露出她脚踝最细的部位,从上到下由内到外散发着娴静和优雅。

  她履裾香散,回风舞雪地款款下楼来,随手接过苗妙递来的发带,再舒展着修长素白的手臂将一头细软顺滑的青丝随意束起,露出天鹅般细腻光滑的颈,

  「伊人身披雪,气雅淡若茶…」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

  这电光火石间,晏清脑海里其实窜出了茫茫然多褒赞伊人华服之美的古诗词,但一转眼他又觉得这些文字过于苍白,继续尝试搜肠刮肚的晏导在众人眼中就更显得呆若木鸡。

  “嚯!憬儿姐,来了,快看,颈控他又来了…”

  苗妙嘀咕着将晏清第一次见到出场视频的样子绘声绘色讲给翁怀憬听。

  森谷麋鹿般娇俏的翁教授边听边将视线投向还在持续发呆的晏清,她眼神波光粼粼,清澈见底,长睫毛掩映下的眸子像是两滴欲逃离荷掌的晶莹露珠。

  “我能证明清哥他只控憬姐…”

  章雅梦补充了一番自己初来乍到时,因为不解风情扎马尾躺枪的经历,算是帮晏清解了围,让苗妙闹得个脸通红,也让翁怀憬眼底透出几许笑意。

  这一记笑眼干净,温柔,软萌,生涩,带着少女和花的甜蜜,晏清只觉得全身每个毛孔都透着欣喜,灵光一现,他想到了最恰当的词藻来形容自己的惊艳。

  「…

  半树吐蕊的春

  聚散慢移的云

  愁容清颜的月

  挂雪凝冰的松

  这些所有都难以再叫我心动

  自你之后所有白色均欠温柔

  …」

  说时迟,那时快,俩人依然处在视线交汇状态中,晏清尝试着将自己的动情夹杂在一束眼神中传递过去。

  翁怀憬那边多半是读懂了七八分,她很快回过来嫌弃一眼:「油腔滑调,我才不信!」

  “好啦,主角到了,我们可以看电视了~”

  见苗妙拉着翁怀憬在贵妃椅上落座,晏清也施施然在另一端的明清风格靠背座椅上坐好,易祎忙不迭按下Pad屏幕上的播放键。

  …

  “其实负面的情绪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每一个成年人都会有觉得特别累的时候,只是我们都会下意识去伪装着若无其事来保护自己。”

  电视屏幕上读完自己的投稿故事后,晏清正襟危坐端视着镜头,他一本正经的阐述着自己的看法:“就像下班回家停好车,很多人习惯坐在车里呆上一会,不想说话也不想动。”

  稍稍停顿,晏清抿嘴涩涩一笑,他继续望着镜头:“很多人心里都会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

  屏幕右侧沙发,以公爵夫人倾斜坐姿优雅落座的翁怀憬终于开口接过话题:“坦荡地表达出内心真实的想法,这对普通人而言,都不算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是自闭症患者。”

  …

  “易祎,好戏开始了,赶紧暂停!”

  邵卿模仿晏清的语气,用目光窥探着翁怀憬她试探着接道:“怀…怀憬,说得很有…”

  哄堂大笑,晏清火中取栗偷瞥了眼翁怀憬,她亦是眉目如画般有笑意。

  李寒鸢模仿着节目导演的架势:“清哥儿,我们重新再来一遍。”

  苗妙奶声奶气故作深沉道:“翁教授说得很好…”

  李寒鸢继续模仿着刘明仁:“咔!清哥儿,刚那个称呼挺好的…”

  章雅梦呵斥道:“喵喵,这段不行,重新来!”

  挽起翁怀憬,苗妙无奈叹气道:“怀憬说的对,这总可以了吧。”

  易祎捧腹大笑道:“佩佩,当时清哥真就这样尬演的吗…”

  周佩佩顾盼着晏清和翁怀憬俩人的表情,她有心掩饰道:“没有她们那么夸张啦,我们继续往下看吧。”

  …

  电视上的晏清风轻云淡道:“怀憬说的对,《词不达意》的出发点就是一种共情,但凡能为社会搭起一座愿意去了解自闭症的桥梁,便心满意足了。”

  “所以…你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

  目光有些游离,翁怀憬缓缓念道: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建立默契,却词不达意。”

  …

  澹云居里倒是没有人敢取笑翁怀憬的表现,唯有摆弄着手机的邵卿抬头冲易祎说道:“要不咱们结合着弹幕瞧瞧怎么样…我刚发了一条…”

  易祎显然不是个怕事儿的主,她从善如流打开了pad上的弹幕开关。

  巨幅液晶屏上瞬间飘满了白花花的弹幕:

  ——

  …〈有生之年系列〈

  …〈全体起立!〈

  …〈我宣布亲近自然CP今天过年〈

  …〈怀憬!怀憬!〈

  …〈走开啊!人家不应!〈

  …〈晏清!晏清!〈

  …〈厉娜!厉娜!〈

  …〈小格!小格!〈

  …〈好自然呐〈

  …〈露出了姨母笑〈

  …〈麻麻哭了〈

  …〈能叫怀憬谁愿意喊翁教授呢〈

  …〈晏清火力全开!〈

  …〈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

  ——

  电视屏幕一片半透明的爆炸弹幕下,晏清对着镜头满面春风控场道:“因为曲风的关系,对,我们又交换了稿件,下面就请怀憬来为大家分享她所选的稿件。”

  邻座,保持着优雅倾斜坐姿的翁怀憬以稍显清冷的声音,平铺直述地讲述着她所选的中篇故事。

  邵卿继续低头编辑着弹幕,她无形中以身作则地带起大家发弹幕的节奏。

  趁着姑娘们的注意力被荧幕上的弹幕和手中的手机所吸引,坐在客厅两端的俩人,再度偷偷摸摸眉来眼去起来。

  前后两周的时间,这架沟通的桥梁已然逐渐稳固,晏清的视线始终游离于翁怀憬清丽的容颜与垂落在贵妃榻上的裙摆间,他的目光时而聚焦时而又离散,弥散着少年般纯真的慕爱。

  傲娇憬:「你好像,很喜欢看我这条白色裙子!」

  初恋清:「男孩爱看自己的女孩穿白色衣裳,不是天经地义么?」

  睫毛簌簌抖动,眼角微红,傲娇憬不动声色回以白眼:「我听不懂,你想表达什么…」

  瞥了眼在忙着较量弹幕水平高低的姑娘们,重新维系住对视,初恋清眼神中有嫌弃状:「这群人太讨厌了…」

  翁怀憬轻抿唇,忍住笑意,微微瞪眼:「我看还是你比较讨厌…」

  晏清满目委屈和震惊,他紧紧盯着对面,眼神仿佛在说:「我讨厌?我可是怕你害羞才选择眉目传情,本人可不怕别人笑…」

  翁怀憬双眸熠熠生辉,她自然地扫了几眼邵卿和苗妙,似乎想表达:「哈?我大大方方地有什么好怕的…」

  会意地挑眉,晏清视线紧锁翁怀憬:「那我们来对视啊,看看谁比较怂…」

  回应嫌弃一眼,翁怀憬并没有挪开视线,她就像在娇嗔一般:「别闹…」

  坚持了30秒不到,晏清发现对面一片桃花灼灼,他主动投降稍稍偏移了视线。「算我怕了你…」

  翁怀憬眉眼含笑:「这还差不多…」

  荧幕外眉目传情着的两人达成共识,他俩默契地将视线重新投向电视。

  而荧幕里这会读完稿后晏清和翁怀憬保持着距离,他们貌似疏离地就〈暗涌〉一词继续你来我往打着机锋。

  时隔两周,这一切在此时的俩人看来,别有一番甜蜜滋味在心头。

  不知不觉间,液晶屏幕上的场景一切,从会客沙发区域切换到小舞台上,第七期《才华有限公司》由读稿环节正式过渡到小样分享。

  …

  沪海·泛泰984天际线

  …

  没有暂停等人,这边的电视上节目已经正常播到了公演在即的画面。

  意外地没有飞行嘉宾出场的环节,荧幕全黑,射灯直接一盏盏亮起,重新将舞台照亮。

  镜头拉近,翁怀憬清清丽丽坐在立式钢琴前,她如同天鹅般扬起脖子,望左侧投出一瞥。

  晏清抱着木吉他,自然而然的坐在她旁边的高脚凳上。

  …

  “我怎么觉得这一幕看过似的,这么熟悉…”

  左手卷着剧本,袁郁秋坐姿有些随意,右手食指无名指无意识地轻敲着桌子,他玩味十足地望着电视机。

  “啊,袁总,口碑爆棚的第六期直播,前半段也是采用这种机位设置…”

  尹恩惠推了推黑框眼镜,极为收敛地向袁郁秋递去内媚一眼后,她乖乖地遵循着袁公子的授意频频向海伦挑颌示威。

  「幼稚!」

  海伦冷淡的眼神从尹恩惠和袁郁秋脸上一扫而过,最终在袁公子手中的剧本上停留,她随口道:“113号毒丸,改编自公司剧本库——《费洛蒙与多巴胺》前半段的剧情。”

  “一段藕断丝连的爱情,两个限于过往桎梏约定不再联系的旧情人,经年之后再度邂逅重新恋爱的故事。”

  袁郁秋不再嬉皮笑脸,他正色补充着自己的阅后感:“跟读稿会上翁教授和目标聊的主题差不多,隐匿压抑的思念情绪…”

  “第三枚毒丸…终于迎来了一次正确解读…翁教授出手就是不一样…”

  韩束晖如同赌徒般等待着电视屏幕上话筒后的晏清开嗓。

  “我估计够呛,从小样赏析会和排练阶段流出的支离破碎的片段分析来…”

  张家勋讪讪地泼冷水道:“音乐这种载体…至今也就两份投稿重复度很高,《追光者》、《Don’t break my heart》…”

  “好好听歌吧…”

  黎庶酩抱怨了句:“说句题外话,我觉得他俩这钱也来得太快了。”

  …

  翁怀憬手下的钢琴在一串华彩Solo后逐渐消停,她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空保持着悬浮的姿态,良久才下沉,迸出几组不成调的单键音。

  怀里的木吉他指弹加进伴奏,晏清贴得离话筒极近,他慵懒带着一丝鼻音的歌声像是耳边的轻声低语:

  …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聚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

  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

  “嘶!这歌有点费烟啊…”

  黎庶酩掏出香烟和手机来,他光速打脸般改口道:“害我又要付费下载回去好好批判一番。”

  经过袁郁秋的几次传播,张家勋的批判已经成为了项目组的经典梗,每每提及都会让会议室里的气氛快活不少。

  “黎组长说得不错,必须狠狠批判。”

  始作俑者张家勋也摇头晃脑点开细语音乐界面。

  …

  PS:《暗涌》

  原唱:王菲

  作词:林夕

  作曲、编曲:陈辉阳

  收录专辑:1997年,《玩具》

  作者推荐:黄易云搜索常石磊版本,我是听着这一版码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