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章 方便与不方便

作品:生活因你火热|作者:小拉法|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0 19:25:02|下载:生活因你火热TXT下载
  …

  06:45,初恋清:[早安!翁小格~]

  …

  闹钟响起后,晏清编辑着短信发出去后就继续躺在床上傻笑,昨晚下戏后其实他有些心慌,当初的佩佩事件还记忆犹新,自己的脸都被翁娘教子给抽肿了。

  所幸翁教授虽然暗中记仇,但她并不是那种喜欢玩〈我没有生气〉、〈我很好〉、〈冷战开始〉的女生。

  下戏后嘴硬的翁教授端出一副戏比天大的架势,可她通过短信私底下批评教育晏清时还是会将自己的小情绪暴露在对方面前:[你那段戏发挥得束手束脚差强人意,连老章都不如,但是…算你过关。]

  「潜台词就是嗡嗡嗡对我有强烈的占有欲,她连吃醋都吃得这么可爱…」

  持续傻笑中的晏清被短信提示音打断。

  …

  06:46,傲娇憬:[早安!倚飒~]

  06:46,初恋清:[待会餐厅见…]

  06:47,傲娇憬:[嗯。]

  …

  “起床!今天要回办公楼那边录制节目…”

  晏清上足发条般从床上弹起,实际上自打俩人有了互道早晚安的默契后他便觉得自己每一天都过得格外美好。

  …

  吃过早餐后,时间还很宽裕,晏清还关注了几嘴今天的拍摄计划,都是一些副线情节,像蓝凤凰和任盈盈的苗寨少女棚景戏、岳灵珊和华山弟子的烧烤外景戏,镜头不算特别多,叮嘱了一些应有之意的细节后他放心地将拍摄工作交给了赵仲义和周嗣文两位副导演。

  临出发时燕栖凯宾斯基酒店大堂外停着两辆车,一台节目组准备的考斯特,一台自然是邵卿的领航员。

  考斯特自然是准备给莫然、谭森、赵穆、伊梨、娄君玮等这帮在《才华有限公司》和《笑-东》剧组身兼多职的人,方便他们录完节目之后返程。

  晏清和翁怀憬还得去一趟闪星录音工作室,他俩录完节目后还有灌制三首单曲的任务,十月份纪羡林那边的新专辑已经进入到录音制作阶段,香山艺墅8栋近期内无法再开方便之门。

  所幸苗妙联系闪星咨询自家录音棚的正式交付期时顺便提了一嘴,邓文斌拍着胸脯向喵总保证他们闪星能挤出一下午的时间给晏清录歌,算是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

  邵卿甩着钥匙领着三人走向那台庞然巨物般的领航员时,晏清留意到正好前边赵穆跟伊梨也刚拎着手袋登上了那台考斯特,恋毛癖少女看上去一脸没睡醒的模样,黑眼圈很重。

  「仔细一想,伊梨好像这周状态都不太对劲,心事重重的样子,上次那件事老章不是说已经解决了么?」

  “清儿哥,快上车啦,发什么呆呀!”

  苗妙那带点抱怨意味的招呼声听上去格外软糯糯,等晏清回过神才发现居功不傲的喵总这次竟然老老实实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兴许人清哥儿突发奇想打算坐考斯特过去呢,要不我们先走呗…”

  手握方向盘的邵卿一脸坏笑,而翁怀憬端坐在车内第二排单人沙发上,她扎着清汤挂面的马尾,吕家的飞行员夹克配九分牛仔裤,小高跟,带着蓝牙耳机,翁教授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谁说的,我可太喜欢当卿姐的乘客了!”

  晏清忙不迭绕到另外一侧,光速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心上人身边。

  「你好香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美人在侧,再加上车内萦绕着不浓不淡的迷迭香味道,这让晏清有些心旷神怡,连连深呼吸。

  傲娇憬:「你是狗狗吗?」

  初恋清:「我是空气掠夺者!」

  傲娇憬:「你好恶心,嫌弃!」

  初恋清:「你好漂亮,喜欢!」

  傲娇憬:「登徒子…」

  俩人一路偷偷眉来眼去,此中欢愉不足为外人道,就这样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转瞬即逝。

  两辆车开进办公楼小院后,无须多言大家便熟门熟路地开始了第八期《才华有限公司》的录制工作,读稿创作思路小样分享,已经提前在周三晚上预演过一遍的晏清和翁怀憬俩人配合默契,他们的发言堪称字字珠玑,各种金句妙语连珠层出不穷,让邵卿和刘明仁直呼内行。

  “其实这是一首非常励志的歌,所谓励志,实际上是在于:认清了生活本来的面目,却依然选择热爱,继续拼下去…”

  聊到《生命中的时光》这首歌时,翁怀憬这样总结道:“那些难熬的时光终究会过去,像《人间》里唱到的那样,孤独的尽头并不一定惶恐,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那么我们所经历的孤独就是有价值和意义的!”

  “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段披星戴月独自穿行的时光,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经历,无论中途路过什么,你要相信至始至终会有一个人走入你生命中,给你陪伴,一起热血,一起揭开谜底,共同经历。”

  晏清甘之若饴地充当着翁教授的翻译官:“也许这种陪伴,你当时并未发现,但其实那个人一直在你身边,从未曾离去。”

  录制间隙时,好奇心作祟,晏清其实有问过翁怀憬,为什么不用那一段话。

  俩人的默契无须多言,翁怀憬知道晏清指得自然是他周三晚撩到翁教授芳心大乱的那一番你侬我侬的甜言蜜语。

  “就算你和那个人分开了,能在这个星球里遇见过那样一个人,你会觉得,你和她以前所有的东西,都是没有白费的。”

  翁怀憬默默凝望着晏清,她坦然自若地承认道:“有时候我也会很自私,我打算将它独占,不想跟别人分享!”

  窃喜?幸福?满足?很难找到准确的言语来形容晏清听到这句话后的心情,套用一句老派的歌词可能更加合适:『爱是一种不能说,只能尝的滋味,试过以后不醉不归。』

  对视中时间流速犹如黑洞一般,很快节目便重新开始了录制,翁怀憬清清冷冷分享完她的选稿故事。

  “有时间去感伤落泪,倒不如抱紧自己取暖,这位投稿人洒脱地态度神似北宋词人晏殊那一阙《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对诗词情有独钟的翁怀憬信手拈来:“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这位姑娘其实也知道寒风刺骨人冷清,但她没选择逃避,转身独自撑住,继而去战胜这独孤,去克服这寒冷,相较大多数人的选择,失恋后躲在家中掩泪舐伤…”

  晏清这样串场道:“她这种于绝望中找到希望,在悲伤中咬牙要强的态度,让我和怀憬都极为动容,所以最后我们一起做了这首《走在冷风中》。”

  说罢晏清便拨动琴弦,配合着翁怀憬一小节一小节地展示小样。

  『分手/从你口中说出十分冷漠

  难过/沸腾心中然后熄灭的火』

  翁怀憬用得是小资爵士唱腔,将这短短一小节歌演绎得优雅而感性,她刻意稍作停顿,留出空间来让晏清阐述小样的创作思路:

  “开门见山直接分手,这种不拖泥带水的风格意味着果断和决绝,但这种决然并不代表着她不留恋这段感情,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的冷漠。”

  说着说着,感觉话有些词不达意,晏清突然心里就没底了,他忍不住偷偷瞥向翁怀憬,想看看自己的心上人作何反应。

  翁怀憬在对着镜头默默点头表示认同,显然翁教授没跟他一起发病,不知不觉间俩人已经建立了一座彼此信任的沟通桥梁。

  「这也许就叫做安全感吧,真好!」

  欣慰一笑,晏清转而落落大方地望向身侧的翁怀憬,他打算沿着刚才的思路继续讲下去:

  “「沸腾心中然后熄灭的火」这句我想表达的是她那颗心背后其实还在滴血,如果按照正常的语序,这里应该是「心中的火沸腾然后熄灭」,这是咱们作词编排时常见的为押韵而刻意倒装调整后的语序…”

  翁教授坦坦荡荡地与晏清对视,她镇定自若地接过话来,一语双关地说道:“因为那个人的出现,女孩心中的火「沸腾」起来,曾经心头的悸动,难忘的欢愉,美好的一切,都可以用沸腾二字概括,但这些都是过去式了,那么现在呢?”

  相对的视线里,翁怀憬秋波流淌着戏谑和调侃:「你一提到这个,那我可就有话说了!」

  主动挪开目光,晏清忙不迭以眼神认怂:「对不起打扰了,咱们不能过度解读…」

  “现在显然是熄灭了!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对于深陷恋情中的人来说,这无疑是种最痛苦的折磨,好的,那么第一小节就说到这,怀憬我们继续…”

  说罢晏清继续起伴奏,而翁怀憬也唇齿轻启重新低吟浅唱道:

  『我以为留下来没有错/我以为努力过你会懂』

  …

  …

  『Je le sais. Continue. C'est pas bon. A la fin. Tu restes pas longtemps.』

  “歌中这最后一段法语唱词,我特别喜欢,意译过来可以这样去理解,深爱一个人,怎能不害怕与他分离?然而最终人都要接受现实…”

  法语唱腔字正腔圆,眼角微微发红翁怀憬这样收尾着自己的小样分享:“但愿每一位失恋的人,都能像歌中所唱的那样,坦然勇敢地去面对这一切。”

  “但我们更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能在一起何必要分开呢?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值得一个美好的结局…”

  带着别样的心思,晏清查漏补缺地总结道:“行走在冷风中这的确很酷,但如果身边能有人陪伴,我想一定会更加温暖,嗯,今天的小样分享就到这里。”

  结束小样分享录制后,晏清讪讪问向收拾着吉他的翁教授:“翁小格,那段法语的翻译为什么不私藏起来?”

  “虽然我也很想自私地将这段话据为己有…”

  面对晏清几乎如出一辙的的问题,翁怀憬如此这般解释道:“但我不能让别人认为你法语用得不好。”

  …

  第八期的《才华有限公司》仅有一天的录制时间,所以晏清并没有将自己的乐队叫过来,他打算通过合理的编排,同翁怀憬一起通力配合完成这期的公演录制。

  《生命中的时光》是一首典型的芭乐,这意味着旋律不需要过多的乐器来烘托,一把木吉他,一组双层键盘搭配上一些预设的打击乐Program即可完美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而《走在冷风中》晏清通过重新编曲将整首歌的风格从流行爵士的路子上往小资爵士上靠了靠,彩排中他惊喜地发现翁教授的乌克丽丽和双层键盘组输出的钢琴以及几组固定的增色弦乐程序碰撞出来的效果居然也别有一番风味。

  做为公演环节压轴嘉宾登场的苗妙发挥亮眼,她这首《达尔文》的乐手阵容配置居然是三首歌中最豪华的。

  翁怀憬担纲主音吉他,晏清自然还是驾驭键盘,节奏吉他则由喵总亲自上阵。

  「小喵的琴是嗡嗡嗡教的吧,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感觉自己被演了。」

  晏清万万没想到自家小姑娘居然悄无声息地练出身还算不错的吉他手艺,看着翁怀憬和苗妙在舞台上的吉他联弹互动,他一时间竟然有些羡慕嫉妒恨。

  …

  下午草场地艺术村之旅也很是顺利,晏清和翁怀憬在录歌时保持了他们一贯的高效率,只有苗妙进棚时遇到了干音和虚拟伴奏乐器磨合不够的小问题,但好在喵总的俩位老师经验都极为丰富,不多时便解决了干音同步问题。

  邓文斌在享受久违的监棚快乐时还向晏清郑重承诺到,他家的私人录音棚十月底前一定能准时完成验收交付。

  …

  回怀柔的路上没有了考斯特的羁绊,邵卿提速明显,高架桥上逢车必超,

  苗妙在副驾驶上的表现比起周佩佩要风轻云淡的多,也有可能是领航员足够稳,再加上喵总即使抬起头也看不到窗外倒驰飞过的夜景,不清楚具体的车速所以无所畏惧,她甚至还有闲心频频回头打断车后俩人的眼神交流:“清儿哥,你晚上要不要来我们澹云居看电视呐?”

  初恋清期期艾艾地望向心上人,嘴里装模作样问道:“方便吗?”

  傲娇憬并未回应,伸手扶了扶小脑袋快栽过来的苗妙,她关切地叮嘱着:“小喵,安全带都快搂不住你了。”

  倒是邵卿阴阳怪气道:“我说不方便你是不是就不来了?”

  初恋清被她怼得黯然低头,这也让翁怀憬和苗妙同仇敌忾起来,她俩瞬间站到了一条线上。

  傲娇憬清冷:“邵卿你专心开车!”

  萌物喵奶音:“卿姐你开慢点嘛!”

  这俩姑娘都是邵卿的心头好,只能无可奈何慢慢降速,她最后认怂道:“方便,我家大门常打开…”

  初恋清打蛇随棍上:“待会我回去换身衣服就过来!”

  “不着急…”

  带着最后的倔强,邵怼怼生无可恋地犟了一句:“说得我家怀憬不用收拾一样!”

  …

  PS:晏清休息时想到的那首歌其实是一首很老的歌,1995年周华健与齐豫合唱的《天下有情人》,歌词格外应景。

  身为轮回者的初恋清:“爱是一生一世,一次一次的轮回,不管在东南和西北。”

  化身翁不悔的傲娇憬:“爱是踏破红尘,望穿秋水只因为,爱过的人不说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