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章 半途劫杀

作品:全职灵尊|作者:润德先生|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6 21:04:23|下载:全职灵尊TXT下载
  清晨,刘昊在散完步后,回到老芋头家里,朝二楼喊了一声。

  然而,久久没有听到魔娜的回话。

  “嗯?不会吧!还在睡吗?”刘昊轻咦一声后,忽然意识到“不对,昨天就没见到她!”

  “刘老弟,你是在找弟妹吗?”大芋头端着锅,刚好路过后院。

  “对,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哎呀!瞧我这记性,昨天就该告诉您的,她给猊留下一封信,让我亲手交给你。”大芋头放下锅,从空戒中取出魔娜的信。

  刘昊在接信的同时,开口问道:“她走时神情怎样?情绪上有没有太大的波动?再或者走的很匆忙,像是有心事?”

  大芋头回忆了下,然后脸色一变道:“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就给忘了。”

  刘昊摇摇头,心想怪不得老芋头没选中你,真的不靠谱啊!

  打开信,刘昊越看心揪得越紧。

  魔娜的离开并非其主动,而是被动的不得不离开。倘若她不走,会连累整个月牙村。

  “魔楼啊魔楼,我们可是约定好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就算有人要对魔娜不利,我也会护她周全。这里是人灵界,地灵界的人在这里可是会受到约束的。

  唉!还是实力不济啊!要是能一根手指就镇压魔楼,他定会求我收留魔娜。

  也罢!走就走吧!魔楼是她族人,不会对她不利。这样也好,我可以孑然一身的去刘家秘境。”

  大芋头没有离去,他觉得刘昊在看完信后,会对他说上几句。

  然而,刘昊只是对他笑了笑,就快步向老芋头的房间走去。

  “要走了吗?不多待几天?”老芋头放下手中的老花镜,眼神中略带不舍。

  “你还需要老花镜吗?”刘昊没有直接回答。

  “需要,当然需要。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是是非非,人心易变,都需要老花镜。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说不定也会带上一副。

  我手上这副老花镜是给你准备的,记得来取哦!”老芋头一语双关,寓意深远。

  “放心,我会回来的,我可是小芋头灌灵的主持者。走了,我们才认识几天?别弄得那么伤感!”刘昊转身,举起右手,左右挥了挥。

  “呵呵,常回来看看,我可是老人家。”老芋头听出了刘昊话中的意思,身为他的朋友会被他忘记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按照刘麒留下的地图,要去刘家秘境,可以借用镇灵庭的传送阵,也可以一路骑行直抵中州边境,刘家旁支占据的长丰城。

  刘昊算了算时间,以目前的速度,骑行只需九天便可以抵达长丰城。

  “驾!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长丰城,刘家秘境,我来了!”

  “哒哒哒...”的马蹄声回响在镇灵庭修筑的驰道上。一人一骑潇洒放歌,游戏红尘。

  劳逸结合是刘昊坚持的养生之道。就算他不休息,供他驱使的坐骑也需要休息和进食。

  一连五天,骑行四千五百里,刘昊脸上的胡须已长三寸。

  第六天,在穿过一条幽静的峡谷时,刘昊忽然间心生警兆,急拉缰绳。

  “轰嗤,哒!”他坐下的汗血宝马直起身子,随后两只前蹄重重的踏在地上。

  “何方宵小?还不立刻现身!”刘昊大喝一声。

  “咻咻咻...”回答刘昊的是漫天箭雨。箭不是普通的箭,而是灵力化成的灵力箭矢。

  既然是灵力箭矢,那便会有属性。

  红的是火,蓝的是冰,墨绿色的是毒,黄色的是近。各种各样的颜色代表着兵锋复杂的属性。

  “结界符,急急如律令,敕!”先防下一波再说。连这波都没防下,那也就没有未来了。

  “界禁!”结界符激活后,刘昊又释放了一个界禁符。

  江湖凶险,成双成对才保险。没有两道护持,抵挡这波攻击真有点悬。

  “轰”,“哗啦”,“咔擦”,“嘭”...

  形形色色的爆破声在峡谷内回响。有些属性相克的箭矢在没攻击到刘昊时,便已发生剧烈的膨胀。再加上属性相近,能够增幅的灵力箭矢,刘昊周身的能量波动那是精彩异常。

  持续了十几分钟的能量风潮终于结束了。原本刘昊站立区域的花花草草和宽度只有数米的峡谷,已然变成一处凹地,宽度也增加到数十米。

  “这条路等回去后得让庭队的人来修修,不然,这个位置早晚会形成一亩方塘。”

  刘昊庆幸自己释放了界禁。外围的结界在攻击来临时没有抵挡一会便被轰碎。要不是界禁苦苦支撑,说不定现在的自己会狼狈不堪。

  山谷两侧的半山腰上,行刺者头目在看清山谷中的情形后,不得不叹服道:“不简单呐!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相应的防御非一般人可以做到。就算换成公子,恐怕也未必比他做得好吧!”

  头目的话只能放在心里,要是说出来,谁知道下一刻有没有会在自己的背后捅刀子。

  “头儿,接下来怎么办?需不需要再来一波?”匍匐在头目身旁的副手向他请示道。

  “不需要了,我想他应该发现我们隐蔽的位置了。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狼性,只有久经沙场,手刃万人的人才会拥有这种狼性。

  传令下去,让大家原地待命,不要擅自行动,他不找我们,我们就放他过去。”

  “头儿,这是不是太怂了?再说我们有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吗?如果放他过去,公子会饶过我们吗?头儿,你可要想清楚啊!”副手没有领命,而是在一旁劝说道。

  “公子的脾气我比你清楚。赶紧去,按我的话去做!你想死,别连累大家!”头目对副手瞪了一眼。

  “诺!”副手跟头目多年,对他的脾气自己相当了解。假如自己再敢废话一句,他真敢出手立刻击毙自己。

  刘昊又释放一道界禁,然后才稳稳的扩散出自己的神识。

  当他发现刺杀自己的人足有上百位时,他的心难免会波动一下。

  “好大的阵仗,不知道幕后主谋是谁,他也太看得起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