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一百二十三章,老师我要上厕所

作品:我在都市当灵探|作者:微子木笔|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25 13:39:07|下载:我在都市当灵探TXT下载
  徐威高中的教室外熙熙攘攘,围满了女学生,他们交头接耳纷纷说着什么。

  “诶诶诶!你们听说了吗,十八班来了一个新男老师!!”

  “对对对,长得超帅,跟听说长得和一人之下的也总似的!”

  “真的假的?真有那么帅吗!还有男老师让留长发吗?”

  “你懂什么,人家扎得发髻,是汉族的传统头饰!咱们老祖宗被满清鞑子剃发易服之前就是这个发型!”

  “留汉发,穿汉服不破坏民族团结吗!?”

  “破坏个屁,当年被欺负的是汉人,我们复兴汉服,复兴民族文化关别人什么事!”

  “呸!我是满人,你穿汉服就是在歧视我们!”

  “大清都亡了!心里的辫子该剪了啊!还坐着格格阿哥王爷贝勒的美梦呐!”

  听得一声中年男子的咳嗽声:“咳咳咳!都干什么呢!下课不回教室好好学习!都在走廊里瞎嚷嚷什么!”

  只见一傻 逼乎乎的德育主任走了出来,开始一顿训斥,用手里的警棍抽打着走廊里的女生。

  打得大家都纷纷喘息,娇呻:“诶呀,不要啊!哎呀,好痛~”

  就在德育主任得意之时....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接住了德育主任的警棍,顺势一推,德育主任直接被摔出个踉跄。

  一众女生一并惊呼:“哇哦,快看好帅啊!”

  只见一个梳着发髻,身材瘦高的青衫男子拦在了学生的前面。

  男子剑眉英目,面如冠玉,唇若丹图,萧疏轩举,气度风流。

  嘴里打着哈气,懒懒散散的站在德育主任的面前,一只手已然将德育主任的棒子夺下。

  果然十八班的新代课班主任薛璞薛老师到了。

  薛璞淡然一笑旋即说道:“哎~哪又冒出的倒霉玩意儿...”

  “小薛你新来的老师不要太嚣张啊!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

  “哟呵,陈海山陈主任哈~巧了,我小名就叫嚣张...”

  言未及毕,一贯嚣张跋扈的陈海山一掌推了过来。

  薛璞什么身手,这种只能打过女生的猥琐德育主任哪里是薛璞的对手,只见他手插在兜里,顺势一避。

  陈海山直接甩出个踉跄,一瞬间从楼梯摔下,眼镜摔得稀碎。

  “哟,陈老师您这碰瓷的本事够牛逼的,楼下有抬宝马您要不要去试试!”

  陈海山在学生的搀扶下缓缓爬起,气的是火冒三丈,他颤颤巍巍说道:“薛璞咱走着瞧!”

  谁知薛璞走下楼梯,忽然铁青着脸一脚直接踩在了陈海山的胸口:“我的学生我来管,轮不到你装逼!”

  陈海山赶快逃走,心中愤愤不平。

  回到教室外,见得同学们悼念朋友的花圈和卡片,薛璞对着逝者鞠了三躬,方才随着铃响进入教室。

  看着讲台前站着的男子,霁月清风,风流玉树,在场的同学都纷纷满怀期待。

  好多女同学,瞬间犯了花痴。

  站在讲台前,薛璞平静的看着大家,清了清嗓子:“咳咳咳...”

  同学们瞬间端坐好了,等着薛璞讲话。

  只见薛璞拱拱手说道:“大家好,我叫薛璞,性别男,爱好女是你们的临时班主任...

  课堂上可以叫我老师,课下叫我璞哥,薛哥都行。但是尤其是后面坐着的几个男同学,别给我起外号,更别叫我傻 逼...听见了吗!”

  薛璞的不正经反倒拉近他和同学的距离,旋即一并哄堂大笑。 “我的课堂很简单,我会留作业但不一定会检查,我喜欢讲义气的人,不喜欢背后有打同学小报告的。

  班级里一致对外,反对校园霸凌,不许大家欺负别人,当然更不许我的人受欺负。

  知道最近的事件,让大家失去了身边的好同学,好伙伴。但是人的一生我们要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世态无常。我没有资格让诸位忘记伤痛,但是还是要希望大家替逝者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听了薛璞的话,一个女生若有所思问道:“老师,正义真的会战胜邪恶吗?凶手真的会抓到吗?”

  “正义战胜邪恶,不过是一句童话罢了,有的只是为了正义向着压迫与邪恶不断挑战的人,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给世界带来那一束令人渴望的阳光。”

  女生又问:“那样光明岂不是永远无法胜利,正义也无法战胜邪恶了。”

  薛璞淡然一笑:“哈哈,可越是这样,坚持正义的人就越发 浪漫了不是~我是语文老师,不浪漫,可是学不好语文的哟~”

  说罢薛璞拿出课本,放在桌前道:“古人常以香草来比喻美人,而香草美人的始作俑者便是我们今天要讲得爱国诗人,屈原和他的《离骚》当然我们课本上是节选啦。

  不过在上课开始之前,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没等薛璞说完,突然班级里一个男生猛地站了起来,紧接着所有男生都站了起来,有的没站稳还险些跌倒,。

  两个小胖子开始留下了口水。

  女生们也都纷然瞠目结舌,当啷一声,一个同学的笔掉了,紧接着又一个同学的笔掉了...很多同学手头的中性笔也跟着纷纷掉在地上,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捡的心思。

  薛璞的课堂瞬间呆凝下来,只见得小狐狸推了推大大的眼镜,羞涩的抱着书包走了进来。

  少女温婉清纯,皮肤白嫩,似春天里令人美妙的风,又如云间皎洁的月,青涩带笑站在门前,樱桃小口散发着粉润的光泽。

  “大家好,我叫秦小七...秦叔宝的秦,小七的小七...”

  看着吹弹可破的软软嫩嫩的萌妹子,男生们一众欢呼,这是天上来的仙女吗,我的天好想冲上去咬她一口。

  我们好想对她犯罪啊!

  我去这双嫩 腿夹得够紧的啊!该不会是个处女吧!

  怎么可能,这种级别的货色估计初中就让那个社会小伙给破了吧!

  男生们开始议论纷纷,女生们也投来妒忌和鄙夷的目光,哼!长得一副绿茶婊的模样,比我好看的都是绿茶婊!

  “嘿嘿嘿,同学你坐我这!”一个男生相邀。

  “去去去,妹子来做哥哥这,哥哥家里有矿!中午带你去吃麻辣烫去!”

  听得有麻辣烫吃,小狐狸赶紧坐了过去,她和薛璞一对眼神,装作一副清纯懵懂的样子。

  她第一次进入课堂,多少有些紧张,双腿不住加紧,纤白的小手抱着书包紧了紧。

  早课开始,薛璞一本正经的拿起课本开始讲课。

  薛璞的课和别的老师灌输具体的答案不同,更多的是身为诗人的他,引导学生们如何去欣赏古文的当中的意境和审美。

  很快呈现在大家面前的不是生涩的文字,变成了优美的文章。

  而面对离骚当中,所勾勒出的神话故事,他都能用类似玄幻小说的手段使得内容引人入胜。

  学生们也都收获颇丰。

  说起神仙体系,他也自然不管什么劳什子唯物主义理论了,毕竟中国古人的东西早他好几千年,生掰硬套,纯属脑残。

  而且他讲课也不流俗于书面用语,不时插科打诨说几个脏话,比如屈原受到小人排挤,他就说子楚等人操蛋了。

  当然对于字词翻译这样的硬知识点,薛璞也是驾轻就熟,且翻译准确,很多教学多年的老师对于字词当中典故和手法尚且生涩和一知半解,但是在薛璞这里都能讲得明明白白。

  小狐狸作为学渣,看着薛璞不知不觉间笔记也是记了一大堆。

  谁知大家正在聚精会神的听薛璞讲课的生活,教室的大门就响了。

  “报告!”

  “进!”

  只见一个黑头黑脑一米七五左右的男生迟到敲门,正是迟到上课的韩东。

  “哈哈哈,韩东我们又见面啦~”薛璞拿着教鞭放在手里,不停地敲着。

  韩东当时就懵逼了:“我靠!踹脸男!”

  他撇了书包撒腿就跑,届时他脸上的淤青还未消散,看见薛璞就和老鼠看见了猫一样。

  然后就被薛璞拎回了座位。

  韩东在班级里是武力担当,薛璞单手如拎鸡一般就给韩东拎了回来,令的全班同学一众惊呼。

  韩东坐在小狐狸身边上课,见得小狐狸娇颜胜雪,蓦然一喜。

  拿出手机来说道:“嘿嘿嘿,妹子加微信呗~”

  小狐狸羞羞一笑,把眼镜轻轻向下一推,眼眸瞬间变得狡黠无比,韩东赫然一惊退了回去,浑身冷汗直流:“我靠...小美人是你!”

  韩东以为薛璞和小狐狸是情侣关系,瞬间吓到爆炸,一头从凳子上栽下。

  把教室震惊起来。

  薛璞一脸无奈,好一个刺头啊。

  由于体育老师昨天打来电话,说今天体育课他会生病不能来上课,所以中午的第五节体育课改成了薛璞的语文课。

  薛璞挨个班级窜了一上午,也没得到清闲,但没有想到的是,每到课间便总有女同学来他办公室问东问西的。

  薛璞也是无奈,喝着保温杯里的枸杞耐心解答。

  而小狐狸则更是火了,好几个班级的男生特意跑过来看她。但小狐狸却装作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安静的复习薛璞所讲授的内容。

  上课开始,薛璞开始讲起了《离骚》的字句翻译,本堂课他采用提问的方式,让同学们作答。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来来来,大伙儿谁来给翻译一下。”

  同学们聚精会神:“我!”

  “我!”

  “我!”

  纷纷举手。

  最后一排的瞌睡虫韩东也罕见的举手了,而且十分迫切,手举的高高的险些站在了桌子上,薛璞一喜,这小子有点儿长进啊。

  旋即薛璞点了韩东的名。

  谁知韩东的话瞬间打了一薛璞的脸面:“老师我要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