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契丹动乱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5:24|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慕容复动作一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听说神照经修炼大成,有治愈经脉,死而复生之神效,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

  丁典闻言面色大变,“你……你……”

  慕容复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猛地凌空一握,美酒化成的水流瞬间卷起丁典,并飞快席卷全身,丁典想要闪躲,但速度太快,他根本躲不掉,嘴中发出一声惨叫。

  “不要……”凌霜华哀求不断,但慕容复无动于衷。

  时间过去一刻钟,慕容复手腕一翻,挥手散去劲力,丁典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浑身抖成筛子,几乎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不过除了一开始的惨叫,之后再也没有坑过一声。

  “好了,滚吧,我在你体内留了一道真气,保你一个时辰内行动自如,如果你足够机灵,能在守卫发现之前逃出吕府,本公子就放过你。”慕容复淡淡道。

  丁典全身经脉尽毁,心中纵有滔天怒怨,也发作不出来,痛苦的望了凌霜华一眼,勉强聚起一丝力气,手脚并用的爬出房间,他这一生受尽折磨,早已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

  慕容复没有说谎,他确实在丁典体内留下一道内劲,保他暂且行动自如,可这缕真元在一个时辰后就会暴走,到时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他才不会真个放过伤害自己女人的人。

  另外他知道丁典修炼过神照经,如果只是简单的打断经脉根本无用,所以方才废其经脉的时候,还暗自运起了北冥神功,将其修为一并化掉。

  丁典走后,屋外良久没有动静传来,可见他要么安然离开,要么寻个地方躲了起来,凌霜华微微松了口气。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慕容复先后将两女一口吃掉,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凌霜华这个女人居然不似表面那么冷淡,骨子里还是颇为“热情”的,不过老是哭哭啼啼,眼泪不断,慕容复心烦之下,只破了她的身子就把她扔在一边,转而全心疼爱公孙绿萼。

  而公孙绿萼自是极尽逢迎,奈何新瓜初破,根本承受不住慕容复的火力,是以没多久就止息了战火。

  次日天明,慕容复回到自己的小院,吕师圣已经在此等待。

  “前辈,劫数化解了吗?”吕师圣迫不及待的问道。

  慕容复点点头,脸色微微有点古怪,“老夫已经施完法了,不过这种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效果的,一个月之内,你还是不能与新娘同房,切记。”

  吕师圣讪讪一笑,“晚辈谨记前辈教诲。”

  心想反正身体好起来之前,自己也是能看不能吃,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慕容复却有点不放心,暗自寻思,若不然废掉他算了?

  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公孙绿萼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身怀一些武功,昨晚经过双修之后,功力有所增长,区区一个吕师圣不在话下。

  打发了吕师圣,慕容复很快来到阿紫的房间,二话不说扑了过去。

  ……

  时过午时,慕容复神清气爽的从阿紫房间出来,却发现郭芙正在客厅中,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芙儿怎么在这?”

  郭芙小脸气呼呼的,“我还没问你呢,昨晚跑哪去了?”

  语气说不出的幽怨。

  慕容复对此早已驾轻就熟,很自然的说道,“还能去哪,你慕容大哥听说襄阳城粮草被劫,就连夜出去探查粮草的下落了,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回来。”

  “哦!”郭芙半信半疑,偏偏没有证据,只得作罢,话锋一转,“慕容大哥,你有什么发现吗?”

  慕容复摇摇头,“暂时没有,对了,你爹爹那边有没有什么部署?”

  “没有。”郭芙叹了口气,“我爹爹在襄阳城虽然有些威望,但在防务上能够插手的很少,不过今天早上传来消息,契丹大军似乎出了什么变故,营中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动乱。”

  慕容复目光一凝,“果然动手了么?”

  “什么动手了?”

  “没什么。”慕容复含糊其辞,“那襄阳城可有什么动静?”

  郭芙撇了撇嘴,“能有什么动静,这么好的机会,足以重创契丹大军,但某些人贪生怕死,生怕人家有什么阴谋,不敢主动出城,白白放弃大好时机。”

  慕容复自然明白所谓的“某些人”指的就是吕文焕,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也发现,此人行军打仗极其保守,稳妥有余,锐意不足,这样的人用来守城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难怪襄阳城能守这么久。

  另外,契丹大军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有点好奇。

  沉吟半晌慕容复说道,“芙儿,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

  话未说完郭芙一下跳了起来,“我要跟着你。”

  慕容复怔了怔,“是你娘让你监视我的么?”

  郭芙神色一慌,“不是,慕容大哥你瞎说什么,我娘怎会让我监视你,我……我就是想跟着你。”

  慕容复似笑非笑,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那好吧,不过慕容大哥有言在先,跟在我身边可以,但不得耍小脾气,还要听话,不然我就把你送回郭府。”

  “知道啦。”郭芙松了口气,甜甜笑道。

  慕容复无奈的摇摇头,二人正要动身,忽然白影一闪,厅中多出一道身形,居然是消失了两天的林朝英,此时她神色清冷如夕,气息内敛沉着,手上拿着一只白色信鸽。

  林朝英冷冷瞥了慕容复一眼,一言不发的将信鸽扔给他。

  慕容复一手接住,嘴中笑道,“老林啊,你是不是已经看过了,直接告诉我信上写了什么?”

  “哼!”林朝英知他有意嘲讽自己,心中有气却又发作不得,冷声说道,“信上问你死了没有。”

  慕容复听得这话,不由多看了她两眼,啧啧称奇,“咦,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不是凡人呢。”

  林朝英冷哼一声,闭嘴不言,她怕再说下去,会被这人气得暴走。

  慕容复扯开信鸽上的竹筒,取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写道,“粮草已经到手,随时可以进城。”

  纸条噗的一下化为飞灰,慕容复沉吟不语,记得昨天吕文焕说,粮草是被蒙古大军抢走的,现在看来应该慕容雪派人假扮蒙古人抢了粮草。

  还好这个消息林朝英没有偷看,否则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来。

  慕容复寻思半晌,朝郭芙说道,“走吧。”

  “等等,你要去哪?”林朝英忍不住问了一句。

  “怎么,有兴趣啊?”慕容复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直到她脸色微微泛红,才轻笑一声,“想知道就跟我来吧。”

  三人离开吕府,径直往南城门走去。

  一路上郭芙好奇的打量着林朝英,心中不由想道,这个女人的年纪应该不小了,这个色胚,不会连这么老的女人都不放过吧?

  而林朝英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自从那天被慕容复好一番折辱之后,她无数次想逃离他的身边,可又放心不下襄阳城,这才强迫自己留了下来,今天忍不住过来找他,就是想随时把握他的动向,好为襄阳城尽一番心力。

  她知道如今的慕容复对自己戒心比以前更重了,所以发现那只信鸽的时候,她生生忍住没有偷看里面的消息,为的就是博取他的信任,可现在又好奇得紧,那信上到底说了什么,他去城南干什么?

  不多时,三人来到南城门,却被士兵拦住了去路,慕容复好说歹说就是不让过,直到最后郭芙搬出了郭靖,才让三人过去。

  城楼上,慕容复放眼望去,约莫二十多里之外,是连绵无际的契丹大营。

  慕容复仔细看了几眼,“芙儿,动乱是什么时候的事?”

  郭芙答道,“差不多辰时左右,一个时辰不到就恢复平静了。”

  慕容复点点头,“那咱们去看看。”

  “什么!”二女同时吃了一惊。

  “你不要命了?”

  “慕容大哥,你……”

  慕容复摆摆手,淡淡道,“如今决定襄阳城命运走向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这支契丹大军,如果想保住襄阳城,就得想办法保住这支大军的主帅。”

  “啊?”郭芙听得迷迷糊糊,怎么想也不明白,契丹大军明显是敌人,现在为了保住襄阳城,反倒要保住他们的主帅,这是何道理?

  就连林朝英也想不通其中关节,“你到底什么意思?”

  慕容复微微一笑,解释道,“你们可知这支大军的主帅是谁?”

  林朝英摇摇头,郭芙却说道,“我听娘说过,是一个丐帮叛徒,好像叫……叫萧峰来着。”

  慕容复白眼一翻,“你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萧峰确实曾做过丐帮帮主,但不是叛徒,他从来没有背叛过丐帮,更没有背叛过汉人。”

  二女不解,他继续解释道,“萧峰此人自幼在中原长大,并为北方丐帮立下汗马功劳,只因为他是个契丹人,所以被逐出丐帮,但他一直没有忘记过丐帮,对汉人感恩戴德,这也是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发动攻势的原因。”

  “我明白了!”郭芙眼前一亮,“慕容大哥的意思是,咱们只要保住了萧峰,就能保证契丹大军不会进攻襄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