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偷袭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5:24|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慕容复说完,伸手就去拉她的手。

  公孙绿萼有些不确定现在进来这个是不是自己的慕容大哥,可旁边有凌霜华,她又不好开口相问,便下意识的缩回了手。

  慕容复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凑到她耳边,“萼儿,还记得那天我在你闺房中,用了你的小嘴么?”

  公孙绿萼大羞,不过也确定下来,这个人正是慕容复,她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将手递了过去。

  慕容复拉着她起身,却在这时,公孙绿萼身子一个踉跄,脚步轻浮的往前跌了出去。

  “萼儿!你怎么了?”慕容复急忙伸手抱着她,一探脉搏,赫然发现她现在内息紊乱,受了不轻的内伤。

  慕容复心里陡然窜起一股怒意,“萼儿,哪个狗贼干的?”

  公孙绿萼还没答话,他不由分说的将她腰带扯开,只见肋骨处有一个淡淡的拳印,若隐若现。

  “无影神拳!”慕容复瞬间认出这拳印的来历,天下会无影神拳的就那两个,结合吕师圣所言,除了丁典那厮,哪还会有别人。

  他是万万没想到,丁典竟然连公孙绿萼也打,一时间,心里泛起滔天怒意,破口大骂,“好贼子,连本公子的女人也敢打,等我抓到你,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慕容……相公,萼儿没事,那人也只是无心之失,你不要放在心上,咱们……咱们先喝交杯酒吧。”公孙绿萼感受到他的怒意,急忙替丁典开脱,嘴中习惯性的叫出“慕容大哥”这个称呼,可忽然想起凌霜华,她不知出于何种想法,又改成了“相公”。

  慕容复知她心地善良,即便人家对她不好,她也不会记恨人家,心里暗暗想着,丁典,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本公子面前,否则有你受的,嘴上则说道,“交杯酒不急,我先给你治伤。”

  说着运起一道真元,轻轻按在她肋下。

  公孙绿萼只觉身子一热,一股温和的热流迅速流窜全身,如同风卷残云一般将体内残留的无影神拳拳劲清扫干净。

  不一会儿,拳印淡去,直至彻底消失不见,慕容复才收了手。

  公孙绿萼轻轻倚在他身上,“多谢相公。”

  慕容复微微一笑,“你我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么?”

  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凌霜华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从未听说吕府少爷会功夫啊,怎么还懂给人治伤?

  有心问问,但慕容复进屋之后就没跟她说过话,红盖头也没掀,她颇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慕容复将公孙绿萼扶到桌边坐好,缓缓掀起红盖头,只见桃腮樱唇,娇.艳欲滴,慕容复心头微热,俯过身轻轻一吻,“萼儿,你好美。”

  公孙绿萼羞涩的低下头去,脸蛋红红的,煞是可爱。

  慕容复端起酒壶,倒了两杯酒,“娘子,我敬你。”

  公孙绿萼连忙接过,“相公,萼儿敬你。”

  二人喝下交杯酒,烛光映射下,公孙绿萼的脸蛋泛起一层光晕,美艳不可方物。

  慕容复将她横抱而起,来到床边,温柔的放到床上,继而宽衣解带,整个过程中,公孙绿萼双目微闭,脸上绵绵情意,任君施为。

  凌霜华能够感受到二人就在旁边,而且正在做什么羞人的事情,生性恬淡的她此时也难免生出几分羞涩,又有些尴尬,原本在她想象中,新婚丈夫进屋,扯开自己的红盖头,而后看到自己一脸冰冷,顿时兴趣大减。

  可现在事实与她所想象的情形有着天差地别,这个传闻中好.色无度的花花少爷,进屋之后就将自己当成了空气,一句话也没说过,这叫她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中的感觉。

  慕容复当然是故意的,他对凌霜华的性子颇有了解,与其自讨没趣,不如视若不见,反正他也没想着要收下这个女人,让她自生自灭吧。

  就在慕容复与公孙绿萼即将步入正题的时候,忽然慕容复耳朵一动,迅速扯开床上的被子,将公孙绿萼盖了起来。

  “相公?”公孙绿萼不明其意。

  慕容复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嘴中说道,“你等等,相公我先处理一点小事。”

  话音刚落,噗嗤一声,一个黑衣人破窗而入,他一看跪坐在床上的慕容复,毫不犹豫的劈手一拳,直攻其后脑,速度之快,犹如电光火石。

  “呵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真真是找死!”慕容复口中淡淡一句,脑后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在拳头即将到来时,顷刻间白光大盛。

  “砰”的一声大响,黑衣人倒飞而出,跌在地上又噗的吐出一大口血,将蒙面的黑布打落,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容,不是丁典又是谁。

  慕容复缓缓转身,“敢打我的女人,你好大的胆子啊!”

  丁典满脸惊骇的望着眼前这个“吕师圣”,心中惊骇到了极点,他已将神照经修炼大成,一身经脉打通,内力自生,虽然武功还不到绝顶,但也相差不多,可在这个花花少爷面前,竟然没有半点反抗之力,方才一瞬间,他有种面对千丈巨峰的感觉,尽管使出全身力气,仍旧不能撼动丝毫。

  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你……你究竟是谁?”

  这声音一出,凌霜华啊的一声惊呼,“丁大哥,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丁典神色莫名的看了她一眼,“我发过誓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怎么忍心看你被人欺负。”

  凌霜华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我已嫁做人妇,你这又何苦呢?”

  丁典还待再说,慕容复忽的冷哼一声,“你们当我不存在么?”

  凌霜华还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急忙解释道,“我……我跟丁大哥是……是以前的事,你不要误会。”

  慕容复闻言一愣,“这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我的妻子?”

  目光微闪,他不动声色,淡淡道,“是吗?那以后应该如何啊?”

  凌霜华身子微微颤抖,沉默片刻,“只要你放过他,以后我自安心做你的妻子,忠心不二。”

  “不!不行……咳咳!”丁典急忙阻止,却牵动了伤势,又咳出几口血来。

  慕容复没理会丁典,他只在意凌霜华的态度,在此之前,他是真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个意外之喜,心思转动,快速盘算起来,这个女人虽然性子淡了点,实在不合他的胃口,但胜在美貌出众啊。

  以前没打她主意,是因为他知道此女一心只有丁典,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别想如愿,可现在不同了,白送还有不要的道理?

  当然,尽管对此有几分意动,可慕容复还是不想放过丁典,因为这厮打了公孙绿萼,在他心里,公孙绿萼的比重多一些。

  是以毫不犹豫的,“那好,以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不过这贼子打了我的萼儿,我不可能放他安然离开。”

  此言一出,公孙绿萼心中感动,但转念想到这个人是另一位姐姐的“相好”,她迟疑了下,低声道,“相公,算了吧,我没事。”

  慕容复微微瞪了她一眼,“什么没事,如果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你体内的暗伤会慢慢腐蚀你的骨骼,留下不可治愈的后遗症,这种阴险歹毒的小人,我绝不饶他。”

  也难怪他会如此恼怒,他确实没想到丁典会那么阴险,连公孙绿萼这样的无辜女子也下得手,还故意留下暗劲,致她死命,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凌霜华登时急了,她不知道现在丁典是个什么情况,但从刚才的动静来判断,应该伤得不轻,急忙说道,“如果你愿意放过他,我随你处置。”

  她心里有点疑惑,丁大哥那么高强的武功,但似乎还不是这位花花少爷的对手,这怎么回事?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转眼便将这丝疑惑抛到了脑后。

  “霜华!”丁典大吼一声,朝慕容复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有本事冲我来,不要为难霜华。”

  慕容复冷笑一声,“你也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那你伤及无辜,打伤萼儿,这事该怎么算啊?”

  “我……”丁典登时语塞,其实他当时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哪里想过那么多。

  凌霜华忽然一下跪倒地上,“我……我求你放过他,你想报复,就报复到我身上吧。”

  慕容复怔了怔,公孙绿萼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目中露出一抹哀求之色。

  沉吟良久,他终是叹了口气,朝丁典说道,“也罢,看在二位娘子的份上,这次就饶过你的狗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要废了你的任督二脉,好叫你长个记性!”

  “你……”丁典瞬间大怒,废了任督二脉便等若废了他一身功力,那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凌霜华还想开口,慕容复冷哼一声,“不要得寸进尺,依我的脾气,没有杀掉他已经是最大的容忍,可不要逼我啊。”

  凌霜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慕容复说完,张手一抓,桌上的酒壶陡然飘起,随即一道水流飞了出来,滴溜溜一转,朝丁典席卷而去。

  “等一等!”丁典忽然叫了一声,目光愤怒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探究,“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