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抉择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慕容复还没说话,阿紫气冲冲的跑了过来,“喂,你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说着直接将郭芙从慕容复身上扯了下来。

  郭芙大怒,“你是谁?我跟慕容大哥的事,关你屁事!”

  她知道这个面容普通的女子定然是慕容复身边某一个女人所假扮的,却猜不出其身份。

  阿紫冷笑一声,“我看不惯的事,我就要管,你奈我何!”

  “呸,你以为你是谁,也不知哪里来的野狐媚子,我偏要坐在他身上,你咬我!”

  “你给我下来!”

  “喂,我警告你啊,别碰我,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对我很客气么?”

  “怎么,想动手?”

  “动手就动手!”

  二女一言不合,居然真的动起手来,很快就扭打在一起,抓头发的抓头发,掐脸的掐脸。

  慕容复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儿,终是摇摇头,自顾自的起身,离开了小院!

  郭芙见状不由大急,阿紫趁她这一不留神,狠狠抓了她胸口一把。

  “你好不要脸,这里也抓!”

  “怎么了?小不丁点的,没人抓你那,我只好帮帮你咯!”

  “什么,你敢说我小!”

  “你手摸良心想想,不小吗?”

  “我……我对你不客气了!”

  “哎哟,求你千万别客气。”

  ……

  小院不远处,慕容复回头望了一眼,隐隐有劲气碰撞的声音传来,看来二女已经打出了真火,不再像泼妇一样抓打,而是较量起了武功。

  郭芙的到来,他有些意外,不过仔细想想也就明白过来,这多半是黄蓉使出的缓兵之计,目的就是缠着自己,不让自己有机会去找她,或许还想将那一纸契约拿回去。

  想到这他情不自禁的笑了笑,“蓉儿啊蓉儿,你倒是放心得很,就不怕我把你的女儿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随后他摸索一阵,从袖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几行娟秀小字,正是那天黄蓉亲笔所写的赌约字据,他看了一遍后,放在口鼻下轻轻嗅了嗅,跟着五指一伸,掌心内力一吐,纸张“噗”的一下自燃起来,顷刻间化成了灰烬。

  他拍了拍手,自语道,“蓉儿,我慕容复想得到的东西,永远也跑不掉,我不想让别人得到的东西,别人就永远得不到。”

  说完闲庭信步的朝西厢走去,至于郭芙和阿紫会不会出事,他倒不大担心,这两丫头都学过神足经,阿紫虽然内力稍浅,不过有毒功傍身,二女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得谁。

  今日是将军府大少爷的大婚之日,整个吕府都忙活起来,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前厅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慕容复驾轻就熟的来到西厢,公孙绿萼的小院。

  此时大批穿红戴绿的丫鬟站在院门处,整个院子都被点缀成红色。

  慕容复悄悄避过众人耳目,直奔后堂,很快来到公孙绿萼的房间外,屋中,两个上了年纪的丫鬟婆子正在给公孙绿萼梳头,那位吕师圣的奶娘张夫人也在一旁看着,不过相较于其他人脸上的喜气,她则是一脸的晦气,似乎眼前的女子怎么看都不顺眼。

  公孙绿萼脸色有些凄楚,恐惧、迷茫、幽怨等不时在眼底划过,心中不知第几千遍想道,“慕容大哥你到底在哪啊,你知不知道萼儿就要嫁给别人了……”

  “公孙小姐真漂亮,我要有这么个女儿,死了也甘心啊。”一个婆子望着铜镜中的美人,忍不住赞叹一句。

  “呸呸呸,”另一个婆子啐道,“今日小姐少爷大婚,就不能说点吉利的,应该说,公孙小姐是天上有地上无,仙女下凡,跟咱们少爷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呵呵,是我说的不对,该掌嘴……”

  这时,张夫人板着脸训斥道,“你们两有完没完,再耽误一会儿,吉时该到了,误了时辰,看老爷怎么收拾你们!”

  两个婆子顿时不敢再多嘴。

  慕容复一直在屋外等着,等下人们将公孙绿萼完全打扮好离开了,才现出身来。

  屋中张夫人还没走,一见慕容复凭空出现,登时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你……你……”

  慕容复看也不看她一眼,目光一转,看向公孙绿萼,身着霞披,青丝如瀑,眉目如画,粉.嫩的脸蛋,红润的小嘴,如同春花初绽,娇艳异常。

  难怪都说新娘永远是一个女人最美的一面,以前他还不信,现在信了,此时的公孙绿萼跟往日比起来,漂亮了不止一倍。

  公孙绿萼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娇憨的揉了揉眼睛,一下扑到他怀里,“慕容大哥,你终于来了。”

  慕容复嗅着她身上的幽香,轻轻抚着她的背,“慕容大哥说过,永远不会丢下你,自然说到做到。”

  公孙绿萼点点头,一言不发,整颗脑袋埋在他胸膛里,似乎生怕下一刻他就会离开。

  这也难怪,自从那天表明心迹后,她一直患得患失,又身处一个这样特殊的环境,婚期越来越近,她担心、害怕等各种情绪都有,这两天对她来说,简直度日如年。

  慕容复心里暗自惭愧了一下,本来计划第二天来安抚一下她,培养一下感情,顺手将这朵娇花采下,不想因为黄蓉的关系,他把其他事情都抛到了脑后。

  张夫人愣愣的望着这对“奸夫**”,这也太明目张胆了点吧,完全当我不存在么!

  终于,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干咳一声,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不要太过分了!”

  公孙绿萼登时一惊,这才想起屋中还有第三人,一时间脸色红成一个大苹果,挣扎着脱离慕容复的怀抱,“张夫人,我……我……”

  慕容复却是一摆手,冷冷瞪了张夫人一眼,“出去把风,不要让任何人打搅到我。”

  “你……”张夫人瞬间大怒,不过想起体内的剧毒,她还是忍下了这口气,这两天她悄悄找了许多城里有名的大夫看过,都说她身体好好的,没中毒,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放心,毕竟这人顶着个老神仙的名号,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查得出他下的毒。

  慕容复脸色一冷,“我什么?”

  张夫人嚅嗫半晌,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你……你别太久,时间长了容易出岔子,而且今日是她大婚之日,万一……万一被人看出什么来,于公孙小姐的名声不利。”

  公孙绿萼听了这话,脸色愈发的红了。

  慕容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了,快滚。”

  “是。”

  张夫人走后,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向公孙绿萼,“萼儿,她说的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啊,”公孙绿萼羞涩的白了他一眼,“萼儿也听不大懂。”

  “是吗?我瞧你眉目含春,还以为你懂了。”

  公孙绿萼没有接话,沉默片刻,她忽然问道,“慕容大哥,你……你要问的事怎么样了?”

  “呃?”慕容复一愣,这么没头没脑的来一句,他怎么知道问什么,这几天哄女孩子的话他说了不知凡几,哪还记得哪句是哄哪个的。

  不过见她脸上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样,灵机一动,作出一副了然于胸却故意调笑她的模样,“萼儿,慕容大哥怎么听不懂你的话啊,你说明白点。”

  公孙绿萼羞答答的低下头去,细弱蚊声的说道,“就是……就是你说要劝我爹爹,不让他把我嫁给吕公子那件事。”

  慕容复心中恍然,沉吟不语,就在她忍不住露出一抹失望的时候,微微笑道,“你爹爹已经同意了!”

  “真的!”公孙绿萼惊喜的大叫一声。

  “当然!”慕容复伸手将她揽了过来,二人坐到床上,“不过你先听我说完。”

  公孙绿萼也不挣扎,甚至顾不得那只渐渐摸进自己衣襟的坏手。

  慕容复继续说道,“你爹爹确实同意把你许配给我,不过你也知道,现在将军府大肆操办婚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这个时候退婚,你能想象将军府会怎么对付你们父女吗?”

  公孙绿萼听后如同浇了一大盆凉水,脸色煞白无血,她不是什么都不懂,将军府在襄阳城的势力完全是一手遮天,她父亲纵然有些武功,也绝难活命。

  慕容复见她这副样子,只好停下占便宜,“萼儿你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是这样的,为了保住你父亲的性命,我跟他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假成亲?”

  “假成亲?”公孙绿萼闻言一怔,不明白什么叫假成亲。

  慕容复解释道,“就是你与吕师圣正常成亲,不过你的身子还是清白的,我不会让吕师圣碰你,只要时机一到,我会救你们父女脱离将军府,到时我再娶你。”

  “这……我……”公孙绿萼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过,在她心里,成亲拜天地,与清白一样重要,如果不能跟心爱之人拜堂成亲,纵使保住了清白,也失去了一样重要的东西。

  结结巴巴半晌,她终是幽怨的叹了口气,“慕容大哥,我听你的。”

  慕容复见此不禁心中一疼,脱口说道,“若不然这样,一会儿你们拜天地的时候,我去顶了那个草包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