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阿紫的妙计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慕容复闻言一怔,这话什么意思,听她的语气,似乎有点幽怨?

  就这一愣神的工夫,黄蓉身子如同游鱼般瞬间滑了出去。

  慕容复正想追,黄蓉冷哼一声,传音道,“芙儿就在外面,只要我叫一声她就会进来,到时我就说你窥我沐浴。”

  慕容复耸耸肩,“得,你赢了。”

  现在情况不同了,二人衣衫相对完好,被人撞破也不会对黄蓉造成影响,可她说的话郭芙肯定会相信,他有理也说不清。

  他下午才跟周芷若玩了半天,现在还处在贤者时间,那方面的心思相对平淡,干脆也不再纠缠下去,“那我就先告辞了,记住,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不要再作践自己了。”

  黄蓉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慕容复正欲离开,忽的想起一事,“对了,我让你问吕文焕的事问了么?”

  黄蓉愣了愣,好半晌才想起来什么事,没好气道,“什么事我忘了,你自己去问吧。”

  “是吗?”慕容复莫名笑了笑,“没关系,你总会想起来的。”

  说完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咯吱”一声,郭芙破门而入,“娘,你没事吧?”

  黄蓉不着痕迹的往窗户看了眼,确定慕容复已经离开,才松了口气,坐到梳妆台前,“娘会有什么事,娘还没有梳妆,你进来做什么?”

  郭芙一双眼睛灵动的扫视着屋子,嘴中说道,“娘,芙儿这不是担心你嘛,听爹爹说,你在屋里洗了一天,娘你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憔悴啊。”

  说话间,来到黄蓉身后,拿起梳子替她梳头。

  黄蓉微微摇头,“娘能有什么事,就是多泡了会儿水而已,对了,你一天到晚不在家,去哪了?”

  郭芙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不正常的,登时疑心尽去,闻言幽幽叹了口气,“唉,算算时间慕容大哥也该到襄阳城了,可现在还不见人影,我就出去找了找。”

  “什么!”黄蓉脸色微变,“你出城去了?”

  郭芙吐了吐香舌,“哎呀,娘不用担心,芙儿是坐着雕儿出去的,绝不会有事。”

  黄蓉瞪了她一眼,“你那是没遇到高手,所以没事,一旦遇到箭法高手,雕都给你射下来。”

  “芙儿知道了,下次不敢啦。”郭芙不敢顶嘴,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有这种本事。

  黄蓉知道女儿只是嘴上敷衍,但她也很无奈,女儿就这么一个,平时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心念转动,忽的想到什么,犹豫了一下,“芙儿,其实你慕容大哥已经来了。”

  郭芙一下跳了起来,“什么,慕容大哥已经来了?”

  黄蓉点点头,“不错,他现就住在……”

  且不说黄蓉有什么打算,慕容复回到吕府之后,却意外的见到公孙止在小院外等他。

  此时公孙止面色泛白,不复往日风流,一见慕容复回来,急忙跪地行礼,“属下公孙止,参见公子。”

  慕容复上下打量几眼,笑眯眯的伸手把他扶了起来,“公孙先生不必如此多礼,你我虽为主仆,但我一向惜才,该我以大礼相待才是。”

  公孙止可不敢把他的话当真,口中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属下替公子效力是分内之事,岂敢托大。”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想念吕师圣了。

  慕容复话锋一转,“公孙先生夤夜至此,有什么事么?”

  公孙止斟酌了下言语,“公子,明日便是小女大婚之日,不知公子有何打算?”

  他想的是,既然慕容复对自己的女儿有意思,那自然只能把吕师圣一脚踢开了,这两天他一直在等,等慕容复主动上门说项,可两天下来,慕容复就好像完全忘了他一样,根本没有找他的意思,无奈他只能自己过来问了。

  “明天大婚?”慕容复闻言微微吃了一惊,这才想起,吕师圣的婚期正好是明天,这两天乐不思蜀,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抚了抚额头,他尴尬的解释一句,“瞧我这记性,忙得晕头转向,把这事忘了。”

  公孙止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无奈道,“公子还须早做决定啊。”

  慕容复沉吟半晌,“如果你现在跟吕文焕退婚,应该很难活着走出襄阳城吧?”

  公孙止默然点头,尽管他对自己的武功极有自信,可吕文焕在襄阳城根基深厚,手握大军,得罪了他绝对很难活着出去。

  “这倒有点难办了……”慕容复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现在还不是对付吕文焕的时候,他也不想撕破脸皮,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公孙绿萼嫁给那个草包少爷?

  思索了一会儿,他索性说道,“明日婚礼照常举行,至于你女儿,我也不瞒你,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也是。”

  “这……这怎么行?”公孙止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还想靠着女儿搭上慕容家的大船,一旦与别人定下名分,即便以后改嫁,也只有做个妾室的份。

  慕容复摆摆手,“你也说了,现在去退婚,很难活着走出襄阳城,而本公子暂时还不想跟吕文焕撕破脸皮,所以是不可能出手保你的,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毋须多言。”

  “呃……是。”公孙止只得应下,心中暗自腹诽,女儿明明是我的,却是你说了算,这什么道理?

  打发了公孙止,慕容复回到自己的房间,床上阿紫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将床暖好了。

  一夜无话,次日天明,慕容复起了个大早,练了一个大周天的北冥神功,便躺在院中的太师椅上,静静的想着事情。

  过不多时,院外渐渐传来喧嚣之声,今日将军府大少爷大婚,自然少不了一番热闹,那些下人仆役五更天就开始忙活了。

  阿紫哈欠连连的走了出来,“吵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忽然她瞥见慕容复躺在院中,想起昨夜的疯狂,她脸色一红,急忙跑了过去,一下扑到他身上,“姐夫,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她是真的很粘人,恨不得永远挂在他身上。

  慕容复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此时的阿紫虽然还未洗漱化妆,但脸蛋依旧娇俏可人,肌肤白里透红,别有一番清纯味道,慕容复顺手揽住她的纤腰,“姐夫在想事情,别吵。”

  阿紫伸出两根手指,将他额头的皱纹抚平,“姐夫有什么烦恼吗?说出来或许阿紫可以为你分忧呢。”

  慕容复还真有件颇为烦恼的事,看了眼突然变得恬静的小丫头,“这事你帮不了姐夫。”

  “你都不说,怎么知道阿紫帮不了你。”小丫头登时不乐意了,作怪似的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慕容复无奈,“说给你也无妨。”

  “姐夫快说,阿紫听着。”

  慕容复还没说,老脸就破天荒的红了红,迟疑半晌,“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姐夫一想到那郭靖以后每天晚上都跟蓉儿同塌而眠,还要经常在蓉儿身上输出,姐夫就……就觉得不是滋味。”

  阿紫听后呆了一呆,随即小嘴嘟了起来,“姐夫你可真霸道,偷吃了人家的妻子还不满足,还不想人家碰自己的妻子。”

  慕容复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理所当然的说道,“姐夫吃过那自然就是姐夫的人了,再让别人碰,岂不是给姐夫戴帽子。”

  “姐夫,那个黄蓉有什么好的,你就这么喜欢她?”阿紫有些酸溜溜的问了一句。

  慕容复摇头叹了口气,“你还小,这事你不懂。”

  “不就是男人那点嗜好吗,有什么不懂的。”阿紫不以为意的撇撇嘴,眼珠子一转,“姐夫,如果阿紫帮你解决了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奖励阿紫?”

  慕容复闻言一怔,随即笑道,“你不给我添乱就好了,还帮我解决问题,那不是开玩笑么,蓉儿的问题很复杂,她一心只想着郭靖,除非把郭靖杀了,可那样一来,她势必随郭靖而去,唉,难啊。”

  “这有什么难的,阿紫保证手到擒来!”阿紫窃笑一声,摇着他的手臂,“你快说嘛,如果阿紫帮了你,你要怎么奖励阿紫?”

  慕容复见她信誓旦旦的模样,不禁寻思,难道这丫头真有什么好办法?索性说道,“好,如果你真帮到姐夫,想要什么姐夫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阿紫伸出小拇指,“咱们拉勾勾。”

  慕容复心中好笑,伸出手指跟她勾了勾,“说吧,你有什么好办法?先说好,如果是什么馊主意,这条件我可是要收回的。”

  “知道啦。”阿紫脸上露出一抹恶魔般的诡异笑容,“姐夫,其实这事很简单,你可以打造一个贞.操锁,锁着她就行了。”

  慕容复听后怔了怔,“什么叫……贞.操锁?”

  阿紫凑到他耳边低声解释道,“就是青楼里专门用来对付不听话女人的一种刑具,只要锁住女人的那里,没有你的钥匙,别的男人是进不去的。”

  慕容复好半晌才回过味来,只觉大涨了一波见识,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工具他都不知道,不过很快他脸色一沉,“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阿紫脸色微微一白,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夫你别误会,阿紫小时候被卖到青楼过,所以知道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