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谎瞒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一个时辰后,黄蓉一瘸一拐的走出客厅,郭靖大喜过望,急忙迎了上去,大手一伸就想将她抱起来,这一天一夜的等待,他从未觉得时间如此难熬,仿佛又回到当初二人情窦初开,恨不得时刻黏在一起的时候。

  不料黄蓉却触电般躲了开去,“别,别碰我,我身上脏……”

  郭靖愣了愣,倒没想太多,口中笑道,“蓉儿身上怎么会脏,就算脏又如何,为夫还会嫌弃蓉儿不成?”

  黄蓉心中愧疚愈浓,含糊其辞的解释一句,“那天晚上杀了那么多蒙古鞑子,到现在还没过洗过,身上脏死了。”

  郭靖见她行动不便,微微一惊,“蓉儿你的腿脚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长时间没能动弹,有些酸麻。”黄蓉回道。

  “那让我扶着你吧。”

  “这怎么行,光天化日之下,让人瞧去了非笑话咱们不可。”

  事实上除了心理障碍,她下面还夹着慕容复的东西,哪里敢让郭靖碰,甚至都不敢让他靠近,生怕闻出什么味来,心里狠狠咒骂着慕容复,“该死的无耻坏蛋,都说不要了,非要再来一次,还弄到里面……”

  郭靖见她坚持,倒也不好勉强,关心道,“蓉儿身上的寒毒都驱完了吗?”

  “啊?”黄蓉怔了怔,猛地反应过来,“哦,都驱完了,靖哥哥,咱们走吧。”

  郭靖微微松了口气,不过听她说要走,马上不同意,“那怎么行,我还没跟前辈当面道谢。”

  “哎呀!”黄蓉催促道,“蓉儿已经谢过了,蓉儿现在很难受,咱们快些回去吧,你若有心,改日再好好登门道谢就是了。”

  郭靖一想也是,现在两手空空,一点诚意都没有,憨厚的笑了笑,“那好吧,只盼前辈不要怪罪我们不告而辞。”

  “他若敢怪罪你,我非咬断他的根不可……”黄蓉心里忽然蹦出这样一个念头,就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呸呸呸,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都是那个坏蛋,折磨得我到现在神智不清……”

  郭靖见她脸上红晕密布,容光格外照人,不禁脱口赞了一句,“蓉儿,你好美。”

  黄蓉立即回过神来,急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微微白了他一眼,“都老夫老妻了,什么美不美的,尽说这些羞人的话。”

  郭靖一个劲的傻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十分平淡的某方面心思忽然有点火热起来,很想快点回家,好好疼爱一下妻子。

  “靖哥哥,咱们……咱们离开襄阳城吧?”

  “什么?现在襄阳城危在旦夕,我……”

  “算了,当我没说。”

  “蓉儿……”

  二人渐行渐远。

  厅中,慕容复四仰八叉的坐在椅子上,旁边阿紫给他捶着腿,对面坐的是林朝英。

  此时林朝英正缓缓讲述着这两天襄阳城的境况,“我到城楼去看过了,消息属实,蒙古大军后退三十里,固守营地不出,看来那晚确实伤了他们的元气。”

  慕容复沉吟半晌,“襄阳城方面是什么反应?”

  “当然是举城欢庆,城中百姓家家挂起了红灯笼,杀猪宰牛,好不热闹。”林朝英说着,脸上露出些许欣慰之色。

  慕容复白眼一翻,“我说的是将军府,吕文焕那家伙难道没有趁这个时候做点什么?”

  “这个……”林朝英迟疑了下,“我听说他派人去接粮草,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接粮草……”慕容复喃喃一声,“有说去哪接么?”

  林朝英摇头,“这我怎会知道。”

  慕容复目光闪烁不定,转而问道,“这两天,都有什么人来过?”

  “多了。”林朝英一想起这两天的事,就有点来气,她堂堂一个真元境巅峰高手,在慕容复这里倒好像成了下人,这会儿接待这个,那会儿接待那个,搞得本就不擅长应酬的她烦不胜烦。

  口中没好气道,“吕文焕派人来过几次,说请你赴宴,被我拒绝了,还有武当、少林、全真教的拜帖都送到了吕府,被吕府的人拦下了,那个吕少爷也来过几次。”

  慕容复点点头,这是意料中的事,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倒是峨眉派没有来帖子,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多半是周芷若故意的,目的就是提醒自己去看她。

  “看来要抽空过去一趟,把她喂饱了。”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

  说起来他有不少女人分散在各地,几个月都见不到一次,也不知道有没人给他带过帽子,毕竟坏事干多了,还是有点怕报应的。

  林朝英见他突然沉默,忍不住提了一句,“臭小子,现在蒙古大军伤了元气,龟缩不出,正是绝佳的反击时机,你不准备做点什么?”

  慕容复回过神来,“啊,你说什么?”

  林朝英无语,“我说,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准备反击么?”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摇头晃脑,“所以我说你们这些武林中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以为蒙古大军是那么好对付的,那天晚上之所以能够大胜,是因为蒙古大军放弃了他们自身的优势,又被咱们搅乱了阵型,如果双方摆开阵势,襄阳城这点守军,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什么叫我们这些武林中人?难道你自己不是?”林朝英心中腹诽,嘴中试探道,“可我听说你慕容家的大军已经就位,只要你一声令下,便可将蒙古大军合围于城下,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时机么?”

  慕容复闻言脸色微变,“你怎么知道的?”

  他对林朝英一直有所防备,所以从未将自己的计划与她说过,现在她竟然知道天枢军和天璇军的动向,这如何不令他吃惊。

  林朝英目光略微有些躲闪,“你自己说过的,你忘了?”

  “是么?”慕容复脸色一沉,身形蓦地一闪,瞬间来到林朝英身前,俯身看着她,“说实话!”

  林朝英被他那高高在上的态度一激,骨子里的傲气也上来了,扭头哼了一声,“我说的就是实话,你爱信不信。”

  慕容复一手搭在她肩头,缓缓朝脖颈攀去,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林朝英也不反抗,脸上闪过一丝鄙夷,“想杀就杀,你除了威胁女人,还会什么?”

  她现在也算摸清楚一点慕容复的脾性,翻脸很快,但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不会随便下杀手,因为自己对他还有用。

  慕容复没想到她会这么硬气,冷笑一声,“是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是个女人,既然你问我还会什么,那我就让你领教一下。”

  说着空出的一手闪电般探出,在她胸口重重弹了一下。

  “嘶!”林朝英身子一颤,顿时又羞又怒,真元运转,体表泛起白光。

  但慕容复另一手还搭在她肩头,只是轻轻一拍,瞬间震散她全身功力,跟着一把捏住她的脖子,阴恻恻的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想好了再说。”

  林朝英咬牙切齿的望着他,一言不发。

  慕容复咧嘴一笑,“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那里看着还那么挺拔,究竟是不是垫了什么东西?”

  “哇,姐夫,你居然跟阿紫想到一块儿去了,阿紫也很好奇,她那里怎么可以那么大,一定垫了东西!”阿紫在一旁拍手称快。

  “无耻!”林朝英嘴里狠狠骂了一声,脸上迅速爬满红晕,但仍没有屈服的意思。

  慕容复见此毫不犹豫的一把扯开她衣领,阿紫急忙凑过来看。

  林朝英既羞且怒,手腕一翻,一掌拍向他小腹,只不过她真元受制,这一掌根本使不出多少力。

  慕容复早有防备,北冥神功一运,瞬间反将其吸住,嘴中冷笑道,“嘿,看来你最近功力有所增长,胆子也越来越大了,今日本公子就废你两成功力,好叫你修身养性,巩固修为。”

  林朝英感觉到自己的真元正迅速流失,脸色微微泛白,“不,不要……”

  但慕容复北冥神功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时阿紫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姐夫,这个老女人的皮肤怎么这么好,还有她那里,居然没垫东西,这不合理!”

  慕容复被她一提醒,猛地凑过头去看了几眼,果真如她所言,肌肤细腻,跟二八少女都有一比,尤其还大得不像话,心中不禁生出一个古怪念头,难道这玩意跟年龄也是成正比的?

  嘴中却是略带不屑的说道,“这有什么,只要好好修炼姐夫传你的功夫,将来等你到了她这年纪,皮肤一定不输于她。”

  “真的吗!”阿紫大喜。

  “你们……”林朝英羞得几欲昏厥,这两人看了还不算,还要当着她的面品评一番,真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偏偏她一身武功没有用武之地,反而被慕容复趁机吸走功力。

  终于,她意识到再顽抗下去不会有好结果,只得服软,“我说,我说了!”

  慕容复北冥神功一缓,“说吧,我听着。”

  “你先放开我。”

  “不要跟我讲价钱,快说。”

  林朝英无奈,“昨天有两只信鸽飞来,上面有一个竹筒,我……我一时好奇,就打开看了下,原来是你慕容家的大军给你传信说他们已经到了指定位置。”

  慕容复瞥了阿紫一眼,阿紫摊了摊手表示不知道有这事。

  慕容复忽然心中一沉,“还有呢?”

  “没……没了。”林朝英不敢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