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得手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时间一晃,又是三个时辰过去,这期间,慕容复又给黄蓉灌了一次肠,还用上了“抱朴子长生术”中的一些双修手法,把黄蓉折腾个够呛,偏偏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直教她欲生欲死,苦不堪言,意志一点一点被磨灭,屈从的心一波比一波强烈。

  当然,期间她也曾试图把握主动,有意无意的顺从他一些过分要求,并刻意摆出一些她认为是下贱,其实极尽撩人的姿势,目的就是让慕容复忍不住先要了她,可这厮的无耻实在超乎她的想象,自制力强横不说,每当把持不住的时候,就会离开房间一段时间,再回来时又是神清气爽,心平气和。

  她不用想也知道慕容复出去干什么了,无外乎去找那个叫阿紫的小丫头发泄,这让她恨得牙痒,反观她自己,主动引诱慕容复反倒引火烧身,愈发的坚持不住了。

  此时,二人坦诚相对,慕容复抵在黄蓉身后,脸上带着笑意,“蓉儿你说,到底要不要我进去?”

  黄蓉意志已被磨光,身子处在一个极为敏.感的状态,理智几近于无,“少废话……你想进……就进,不想进就……就滚!”

  “看你的样子,似乎有点不大愿意啊。”慕容复轻笑道。

  “愿意,我愿意……”

  慕容复轻轻摩挲着某物,没有急色,嘴中淡淡道,“那你求我。”

  黄蓉身子微微颤抖,眼神时而清明,时而恍惚,终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我求你!”

  慕容复神色愈发得意,“你求我什么?”

  “求你给我……”

  说出这句话,黄蓉浑身力量仿佛被抽干了一般,再也兴不起半点反抗的意志,同时心里还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一阵空落落的。

  “好蓉儿,你输了!哈哈哈……”慕容复心神大畅,毫不犹豫的挺了进去。

  “啊!”黄蓉却惊叫一声,“错了,进错了,是前面!”

  慕容复嘿嘿坏笑,“没关系,咱们轮着来,前后都不会落下,今天我要彻彻底底的占有你!”

  ……

  含羞还迎心可可,春风得意百花开。

  二人完全忘了小院外忧心等待的郭靖,完全忘了襄阳城外虎视眈眈的蒙古大军,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在屋中呆了整整一天一夜。

  当夜,郭靖正在小院中闭目打坐,林朝英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郭大侠,饭菜已经备下,你还是进去吃点吧。”

  郭靖微微吃了一惊,这人怎么出现在身后,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急忙起身恭敬一礼,“见过前辈,晚辈不饿,不敢叨扰。”

  林朝英上下打量他几眼,憨厚中透着一股坚毅,略带赞赏的说道,“郭大侠不必多礼,你守土为国,忠正耿直,老身一向欣赏你这样的人。”

  郭靖颇有点受宠若惊,“还未请教前辈是?”

  “老身姓林,至于老身的来历,提了你也不知,不提也罢,观郭大侠脸上多忧愁,不知是担心襄阳城,还是挂心尊夫人?”

  郭靖叹了口气,“两者都有。”

  “哦?”林朝英愣了愣,“老身听说经过昨晚一战,蒙古大军伤了不少元气,短时间内襄阳城安全无虞,至于尊夫人,有那臭……老家伙出手,区区玄冥神掌,根本不在话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郭靖摇摇头,“恕晚辈直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襄阳城暂时是安全了,可蒙古大军并未伤筋动骨,之所以蛰伏不出,只怕是为了酝酿更猛烈的攻势,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增强襄阳城的实力,下一次蒙古大军卷土重来,势必难以阻挡,至于蓉儿……”

  “唉,自从来到襄阳城之后,晚辈欠她良多,以往还不觉得,可现在她受了伤,晚辈……只觉愧疚难当。”

  几乎与此同时,慕容复屋内,黄蓉将他压在身下,极力扭摆。

  “蓉儿啊,看你这么饥渴,难道郭靖没有满足你?”慕容复心中得意非常,忍不住问了一句。

  黄蓉身子一顿,如娇似嗔的瞪了他一眼,“你不要提他!”

  “是是是,不提不提,那你告诉我,你们多久没圆过房了?”

  “三个……你问这个做什么,不是不让你提么?”

  ……

  次日天明,屋中,二人先后醒来,慕容复春风得意,黄蓉神情呆滞,怔怔望着床顶,不知在想什么。

  慕容复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手揽着她的肩头,一手把玩着某物,一句话也不说,得了大便宜,该卖乖还是得卖乖。

  气氛一度十分怪异,良久,黄蓉拍开慕容复的坏手,起身自顾自的穿起衣服。

  慕容复明知故问,“蓉儿,要走吗?”

  黄蓉横了他一眼,“你还想怎样?”

  慕容复讪讪一笑,“现在倒不想怎样,只是你答应过我的事……”

  他确实怕她赖账,昨天那种情况下,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事后还认不认就很难说了。

  黄蓉默然片刻,神色复杂的望了他一眼,“慕容复,无论怎样你都把我糟蹋了个遍,难道这还不够吗?我毕竟是……”

  “是什么!”慕容复脸色陡然一冷,“这么说你想赖账?”

  从来只有他赖别人的账,还没有人敢赖他的账,一听黄蓉有不认账的意思,马上就变了脸。

  黄蓉多少有点心虚,“如果……如果我不认昨天的赌约,你会怎么样?”

  慕容复怔了怔,淡淡道,“没关系,我就把昨天立下的字据,拿给郭靖过目。”

  “你……”黄蓉脸色一白,那张字据可不是一般字据,里面有许多露骨的内容,还是她亲手写的,只要拿到郭靖面前,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她不敢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憋了半晌,她终于憋出一句话来,“你一定要逼死我不可吗?”

  一想到以后要任由这个家伙轻薄玩弄,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已经对不起郭靖太多,清白毁了不算,郭靖没碰过的地方,都被这家伙玩了个通透,如果以后还要经常如此,那简直就是无底深渊,不如一死了之。

  这个念头一滋生,便愈发不可遏制。

  不料这时慕容复冷冷一笑,“那好啊,你想死我也不拦你,但为了不让你孤单,我一定会让郭靖下去陪你。”

  黄蓉登时如同浇了一大盆凉水,她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可信度,而且以他如今的武功,靖哥哥连逃跑都做不到,难道真要一辈子对不起靖哥哥?

  慕容复脸色一缓,“蓉儿,反正郭靖他什么也不知道,你昨天不是很快乐么,只要以后小心点别让他发现不就行了。”

  “你当然会这么说了!”这句话触动了黄蓉的逆鳞,她狠狠的瞪着他,话音中带着哭腔,“我跟靖哥哥经历了那么多,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大色狼,只知道横刀夺爱,只知道霸占玩弄女人,你……你就是一只冷血无情的魔鬼!”

  “我冷血无情?”慕容复暗自翻了个白眼,随即脸上闪过一抹痛色,“蓉儿,我就是太多情了,才会爱上你,你知道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管襄阳城的死活,更不会赌上我慕容家的全部基业。”

  黄蓉怔了怔,只听他继续“痛心疾首”的说道,“是,我是无耻了点,但那也是为了你,昨天你不还问我,我身边不缺女人,为什么不肯放过你一个有夫之妇?那就是因为爱你,在我心里,其他女人都比不上你,你才是我的最爱,否则你以为我慕容复真就喜欢捡别人的破鞋?”

  一番话声情并茂,既有痛心,也有深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一个多么专情的人,其实心里则暗暗跟自己诸多女人道了个歉。

  黄蓉听得前面,还有些不知所措,但听得最后“破鞋”二字,没由来的生出一丝恼怒,“哼,我就是破鞋怎么了,又没人叫你稀罕!”

  慕容复脸色微喜,张手就将她揽了过来,“是我说错了,你是个宝贝,我最稀罕的宝贝。”

  “呸,鬼才信你!”黄蓉骂了一句,挣扎不过,目光闪动,马上改用怀柔政策,“慕容复,你别这样,给我点时间好吗,那份赌约……”

  慕容复岂会让她得逞,“蓉儿你别打鬼主意了,赌约的事一定会作数的,今后我什么时候找你,你可不许拒绝哦。”

  黄蓉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得先稳住他,“慕容复,赌约我肯定不会……赖账,但……但你昨天才要了那么多,人家现在还疼着,给我点时间好吗?”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当然可以,不过有句话你说错了,昨天是你要的比我更多。”

  黄蓉大羞,撒娇似的锤了下他的胸膛,话锋一转,“还有一件事,你能不能答应我,一定帮靖哥哥守住襄阳城?”

  “这个嘛……”慕容复沉吟了下,“就看你的表现了。”

  黄蓉没好气道,“人都被你糟蹋了,你还想怎样?”

  慕容复微微一笑,“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耍什么花招,比如借故推诿,或避而不见,或自杀寻死,总之只要你拒不履约,我肯定弃守襄阳,甚至直接宰了郭靖,到时你可别怪我啊。”

  黄蓉心头虽怒,却也没有办法,事到如今,能够保住襄阳城算是唯一的安慰了,至于以后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