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清晨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吕府小院,林朝英正为先前的事生着闷气,却见慕容复匆匆回来,怀中还抱着一个人,定睛一看,正是那黄蓉,她吓了一跳,“你怎么……”

  她还以为这个大色狼色胆包天将黄蓉给掳回来了。

  “黄帮主中了玄冥神掌,我要替她疗伤,不要打搅我。”慕容复嘴中飞快说了一句,一闪进了房间,反手将房门锁死。

  林朝英脸上闪过一丝愕然,“玄冥神掌?那不是必须至阳功力才能治?从没见过这小子施展过什么至阳内功啊?”

  房间中,慕容复将黄蓉放到床上,直接伸手去解她衣服。

  黄蓉却在这时忽然醒转过来,一把按住他的手,虚弱道,“你干什么?”

  “你醒了?”慕容复脸上没有丝毫做坏事被逮到的觉悟,十分自然的说道,“你寒毒攻心,我要看看你的伤势,好给你治伤。”

  “不……我不用你治,送我回去……”黄蓉挣扎着直起身子。

  慕容复将她按了回去,脸色一板,“送你回去?玄冥神掌的寒毒只有至阳掌力才能驱除,据我所知,你和郭靖修炼的都是九阴真经,阴柔内力只会助长寒毒的阴寒之力,送你回去只有等死一途。”

  “我就是死,也……”

  “少废话,你身上我哪点没看过,没有我同意,你想死都难。”慕容复挥手打断她后面的话,随即滋啦一声,直接将其胸襟撕开一个口子。

  “你……”黄蓉苍白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病态的红晕,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什么,轻轻别过头去,闭上眼睛。

  事实上她就是想反抗,也有心无力,只能无奈的想到,反正也早被他看过摸过了。

  慕容复心中暗笑,一把将肚兜扯了下来,不禁呆了一呆,随即又是大怒,只见那凝脂般的肌肤上赫然多出一个青黑色掌印,横在两峰之间的峡谷中。

  他脸色一黑,破口大骂,“我X,那两个老匹夫居然敢碰你这里,当时我就该扒了他们的皮!”

  黄蓉脸色愈发红艳,细若蚊声的解释了一句,“掌力是隔空送过来的……”

  尽管如此,慕容复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很是心疼的扒拉一阵,“疼吗?”

  “你摸够了没?”黄蓉被他摸得有点难受,冷冷的反问一句。

  慕容复讪讪收回了手,沉吟半晌,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划破指尖,递了过去。

  一滴鲜血滴到黄蓉唇上,黄蓉感觉到嘴唇有点湿润,还有点咸咸的,她吓了一跳,急忙睁开眼睛,却是愣住了,“你干什么?”

  慕容复努力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这是我的心头血,有解毒疗伤之效,快别浪费了。”

  说着直接将手指伸进她嘴中。

  黄蓉怔怔的望了他一眼,下意识的吸允起来。

  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慕容复小腹立时有了反应,口中略带调笑的说道,“今晚你可真是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这下满意了吧。”

  黄蓉吞了一口鲜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吸允一个男人的手指,心头泛起一丝羞耻,脸色绯红的别过头去。

  但更叫她无地自容的是,这厮收回手指后,居然放在嘴里舔了舔,为了占她的便宜,简直无孔不入。

  “你别误会,”慕容复老脸破天荒的一红,“口水有治愈伤口的功效,这心头血珍贵之极,你刚刚吞那一口,我得少活十年。”

  黄蓉白了他一眼,“那我可真后悔,没多吸两口,最好吸死你。”

  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心里暗暗惊诧不已,才这么一小会儿工夫,腑脏的阴寒已经消退了不少,身子变得暖洋洋的,不禁寻思,这个无耻之徒的血真有那么神奇?

  “是吗?”慕容复幽幽叹了口气,“为了你,我情愿奉献全身精血,你想吸就多吸点。”

  说着再次将手指伸过去。

  “呸,油嘴滑舌!”黄蓉啐了一声,嫌弃的躲到一边,随即挣扎着起身,“既然解了毒,那我先走了。”

  “别急啊。”慕容复笑着把她按回去,正色道,“给你喝我的血只是为了让你好过一些,寒毒还没有驱除,接下来我会用真元将你体内的寒毒逼到几个穴位上,而后给你放血,整个过程中,你身上不能穿衣服。”

  他这么说倒也不全是为了占她便宜,虽然他用精血缓解了寒毒发作,但寒毒毕竟不是毒,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驱除寒毒,最好的办法还是得放血,逼毒过程中确实不方便穿衣服。

  当然,以他的功力,也能做到强行逼毒,但他一向奉行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是以光明正大的提出这个要求。

  黄蓉默然,事到如今,她的底线一再被慕容复突破,不知不觉中,已经没有先前那么抗拒了。

  得到佳人的默认,慕容复三两下将其衣服褪去,随后双手凌空一握,黄蓉身子缓缓飘了起来。

  ……

  次日天明,慕容复盘膝坐在床上,体表闪烁着莹莹白光,正闭目修炼,在他身后,黄蓉睡得正香,身上不着寸缕,胸口的玄冥神掌掌印已经完全消散,呼吸悠远绵长,。

  昨晚的疗伤过程虽然十分香.艳,但实际上二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这倒不是慕容复突然改了性子,放弃到嘴的肉,而是黄蓉放了一波血之后,身子一度极其虚弱,他终究良心发现,没忍下手。

  不仅如此,为了能让她尽快复原,他最后又给她喂了一碗精血,可谓真正的大出血。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洒了进来,照在黄蓉身上,肌肤灿然生光,渐渐泛起一层红晕。

  慕容复睁开眼睛,回头望了一眼,嘴角微翘,竟是伸过手去,毫不客气的抚摸起来。

  黄蓉脸色红润,弯弯的睫毛抖了抖,陡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随后闪电出手,一指点在他肩井穴上。

  慕容复手中动作一顿,故作惊讶道,“原来你已经醒了。”

  黄蓉轻哼一声,取回床头的衣服,想了想慕容复现在的角度仍旧可以看到自己穿衣服,干脆抬起一脚,就要把他踢下床去。

  “喂,你过河拆桥啊!”不料慕容复忽然怪叫一声,探手一抓,便将那只小腿抓在手中。

  黄蓉呆了一呆,惊讶多于惊慌,“你……你不是被我点中了穴道?”

  慕容复微微一笑,“凭你的指力,怎么可能穿透我的护体真气?”

  “你早就知道我醒了?”黄蓉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就算他护体真气再如何浑厚,但毫无防备之下,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她全力一指。

  慕容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话锋一转,“我记得咱两昨晚的账还没有清算,怎么,蓉儿急着上哪去啊?”

  黄蓉挣开他的手,当下也顾不得其他,先将衣服胡乱套在身上,没好气道,“已经给你占了那么多便宜,你还想怎样?”

  慕容复翻了个白眼,起身伸了个拦腰,“那疗伤是疗伤,能叫占便宜么?你咬我一口,肉都快咬下来了,你看看。”

  说着拉开胸口的衣襟,果然,那里血红一片,可以清晰的看到两排细小的压印,中间皮肉几乎完全脱离。

  黄蓉脸上闪过一丝愧意,但很快就消失无踪,冷笑一声,“活该!谁叫你总是占我便宜。”

  “反正我不管,今天你不让我咬回一口,我就不放你走。”慕容复立刻耍起了无赖。

  黄蓉心头一凉,转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是什么地方?”

  “你别管什么地方,总之不是郭府就是了。”慕容复笑道。

  黄蓉脸色变幻一阵,终是说道,“慕容复,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哦?”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意外,“谈什么?”

  黄蓉犹豫了下,“我知道你对我有些……有些不正当的心思,但你要知道,我已经嫁为人妇,又是芙儿她娘,我跟你是不可能的,以前的种种,我们都忘掉好么?”

  如果她破口大骂,或是冷眼相对,慕容复都有办法对付,但突然这么“语重心长”的说话,他反倒有点无所适从,心念一横,索性说道,“那我不管,我慕容复看上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心里暗暗补了一句,“如果得不到,我宁愿毁去。”

  黄蓉无奈,“那你就没有想过芙儿么?还是说你从头至尾都是在玩弄她的感情?”

  慕容复默然片刻,“芙儿是芙儿,你是你,这并不冲突。”

  “你……你这是睁眼说瞎话!”黄蓉没想到他会说出一句这般毫无底线的话来,瞬间就被激起了火气。

  慕容复咧嘴一笑,“不然,我至今没有碰过芙儿,但我跟你……,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如果你不同意,大不了我离开芙儿就是了。”

  “不可理喻,我……我懒得跟你说!”黄蓉现在才发现,以这个人的脸皮,任她伶牙俐齿说多少大道理也不起作用,只得跺了跺脚,闪身往门口跃去。

  “哈哈,蓉儿跑什么?”慕容复张手一吸,瞬间将她吸了回来,顺手搂入怀中。

  黄蓉挣扎不得,略带乞求的望着他,“慕容复,你放过我吧,你身边有这么多女人,何必抓着一颗残花败柳不放呢?”

  慕容复笑了笑,“看你说的,我不过是讨个公道,又不是要怎么你,这么紧张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