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解救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金轮法王怔怔望着那道缥缈的背影,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他能够感觉到,这个白发老头功力深不可测,自己远远不是对手。

  慕容复小小的戏耍了一下金轮法王,便转身朝宋远桥跃去,但行至中途脚步一顿,转头望去,只见另一边战场上,黄蓉与玄冥二老对了一掌,身形踉跄,左支右拙,嘴角已然溢出了些许血丝。

  “师兄,这娘们不行了。”鹤笔翁说道。

  “为兄看出来了,”鹿杖客双眼直冒光,色眯眯的盯着黄蓉,“师弟,快,随我一同发力,擒下这小娘子。”

  说完二人同时翻转手腕,掌心青黑色劲力吞吐不定,同时朝黄蓉的小腹拍去,这一记玄冥神掌挨实了,轻则丹田被废,重则经脉碎裂,当然,鹿杖客还惦记着这个美貌少妇,出手留有余地,也不会让她死了。

  此时黄蓉经脉被寒毒侵袭,一道道寒意直袭腑脏,身子几乎被冻僵,手脚发麻,别说运功了,就连想要闪身躲避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只青黑色掌印极速靠近。

  “那个坏蛋还是不肯出手么?”不知为何,她心里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电光火石之间,骤觉身子一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奋力扭头望去,正好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是他……”

  慕容复一手搂着黄蓉,身形不退反进,空出的一手凌空划了个圆,往前递出,正好搭在鹿杖客的手腕上,随即轻轻一扯,其掌力瞬间发生偏转,撞向鹤笔翁的手掌。

  “砰”一声轻响,鹤笔翁只觉一股阴寒之力袭来,与自己的掌力在手臂内相撞,登时间手臂经脉几欲裂开,身子也不自觉的倒飞出去。

  “呵呵,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慕容复轻笑一声,手腕一抖,登时一股玄奥波动扩散开来,一道粘稠无比的劲力将鹤笔翁牵引住,又将其拉了回来。

  这一变故时期仓促,玄冥二老根本意想不到,等他们回过神来,二人的手掌均已被一股无形之力牵扯住,不禁骇然失声,“乾坤大挪移!”

  “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慕容复笑了笑,抬脚踢向二人的丹田。

  二人惊骇欲绝,来不及多想,急忙伸出空出的另一只手抵挡,“砰砰”两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二人手骨顷刻震裂。

  “今日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敢把本公子的身份泄露出去,本公子势必追杀你们到天涯海角。”慕容复心念转动,朝二人传音说了一句,随即借着牵引之力抡起二人,将他们远远甩了出去。

  这一幕很快惊动了距此不远的周芷若和百陨道人。

  周芷若一眼注意到慕容复将黄蓉搂在怀中,眼底闪过一丝阴翳。

  百陨道人既惊且怒,惊的是竟有人可以轻描淡写的击败自己两个徒弟,怒的是两个徒弟也不知道伤势如何,毕竟是他唯一的传人,关系还是颇为亲厚的,身形一动,就要飞身去看看,不想身前白光乍闪,凌厉无比的一剑刺了过来。

  百陨道人急忙抽身后退,口中怒道,“你这小贱人也忒不知进退,贫道有心放你一马,不赶快逃命,还敢与贫道纠缠,莫不是活腻了不成!”

  周芷若闻言大怒,她本就因为慕容复抱黄蓉心中大为不爽,这个贼道人居然敢叫她“小贱人”,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当即运起全身功力,倚天剑微微一颤,瞬间分化出数十道剑影,将百陨道人笼罩其中。

  “乾坤大挪移,真的是你,慕容复!”黄蓉冷冷瞪着慕容复,尽管心中早有九分肯定,但此时确认下来,仍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无耻坏蛋,明明来了襄阳城,却不去郭府,还要装神弄鬼,假扮什么老神仙,戏耍于人。

  别看她神情语气冰冷,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见到慕容复,她心里似乎有一块大石落地,只觉前所未有的心安,仿佛只要这个人一出现,襄阳城就脱离了危险。

  慕容复脸色有些尴尬的捋了捋长须,“小姑娘你在说什么,老夫可……”

  话未说完,便被黄蓉打断道,“很好玩吗?”

  慕容复被噎了一下,认真的想了想,“还行吧,美中不足的是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你……”黄蓉一口咬死他的心都有了,不过还是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如果你不愿援手襄阳,大可以不来,只要照顾好芙儿,我同样算你兑现了承诺,可你答应援手襄阳,又偏要故弄玄虚,到底什么意思?”

  身份被拆穿,慕容复在经过一开始的尴尬之后,很快就恢复了自然,微微一笑,“我自有我的用意,总之我答应过你的事不会食言就是了。”

  黄蓉对此倒没什么怀疑,这个人虽然很市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贪生怕死,自私自利……但答应过她的事,还真没有食言过,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敢在这个时候来襄阳城,至少说明他是有一定把握的。

  “那现在……啊!”想到这,她微微舒了口气,正要开口问他现在怎么办,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惊呼一声,剧烈挣扎起来,“你个大色狼,快放开我。”

  原来她被慕容复救下之后,就被他抱在怀中,方才因为认出他的身份,情绪波动起伏,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慕容复本来就是故意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那种温软的感觉,实在令人不舍,心念一横,干脆紧了紧手臂,让她身子紧紧贴在自己胸口,口中无赖道,“我就不放,你咬我。”

  黄蓉想用双手抵住他的胸口,奈何力气太小,根本无济于事,要知道周围的杀戮还在继续,到处都是人,她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在火光映射下,显得格外娇艳。

  慕容复一瞧之下更是心猿意马,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去。

  “喂,你……唔唔……”

  吻了,他竟然真的吻了,在这片尸山血海的战场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许多武林同道的身边,或许靖哥哥也在附近,甚至他正看着我……黄蓉心中欲哭无泪,脸色时而红润,时而苍白。

  良久,唇分,慕容复轻轻嗅了口香气,陶醉道,“还是那个味道,一点儿没变……”

  黄蓉急忙四下扫了几眼,没找到郭靖的身影,她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冷冷的看着慕容复,“还不放开。”

  占足了便宜,慕容复也不好太过分,顺势松开了她,“那个……形势紧迫,我还要去救别人,你马上聚拢各派弟子与郭靖汇合,往北面突围,我会替你们断后。”

  他心念电转,飞快说了一句,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黄蓉目瞪口呆望着他的背影,半晌才跺了跺脚,“混蛋,无耻,现在你知道形势紧迫了!”

  撒气归撒气,她也拿他没有办法,更何况现在形势确实不容乐观,四派弟子已经死伤大半,许多都被蒙古士兵困住了,当即朝最近一处被围困的弟子赶去。

  且说慕容复溜了之后,很快来到宋远桥与火工头陀的战场,此时宋远桥不复以往的儒雅从容,身上道袍七零八落,破开好几个窟窿,胸口处还凹陷大片,一圈污血已然从衣服上渗了出来,模样凄惨无比。

  而火工头陀则是越战越猛,口中不是发出癫狂大笑,好像对面被他打的不是宋远桥,而是他最痛恨的人张三丰。“哈哈哈,你说,张三丰是不是无能,连自己的徒弟也护不住?只要你说了,爷爷可以饶你一命。”

  宋远桥用长剑勉力架住他一拳,一边艰难说道,“你连给家师提鞋都不配。”

  火工头陀狞笑一声,“是吗?老夫就把你的皮剥下来,做成鞋垫,下次碰到张三丰的时候,正好当做礼物送他。”

  说着拳头上金光大闪,“轰”的一响,长剑寸寸碎裂,跟着另一只拳头递出,直接砸向宋远桥的头颅,那硕大的拳头金光四溢,拳风呼呼作响,几欲震碎虚空,力道堪称石破天惊,这一下砸实了,脑瓜岂有不碎之理。

  “慢来,慢来。”眼看宋远桥就要殒命,忽然一声轻笑响起,紧接着斜刺里探来一只细皮嫩肉的大手,在火工头陀手腕上一搭,瞬间金光散去,再也不得前进分毫。

  宋远桥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不想事情有了转机,抬眼望去,这才发现火工头陀身旁多出一人,正是那个自己颇不放在心上的“老神仙”,不由感激的叫了一声,“前辈。”

  慕容复摆了摆手,“快走吧,带着弟子往北边逃,老夫替你们断后。”

  宋远桥迟疑了下,躬身行了一礼,“前辈保重。”

  火工头陀大怒,但脉门被人抓住,他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上下打量慕容复几眼,“你是谁?老夫从未听说过你。”

  慕容复白了他一眼,“老夫无名,来自天外天,洞外洞,在老夫面前,你也敢自称‘老夫’,真是该死啊。”

  说着五指一紧,死死扣住他的脉门,随即另一手翻手拍出一掌,“砰”的一声大响,火工头陀惨叫一声,远远的飞了出去,丝毫反抗之力也无。

  慕容复拍了拍手,“唉,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真是寂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