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狼入羊群?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3:10:2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各派掌门闻言纷纷点头,丘处机说道,“这一点黄帮主不必多说,我等自然晓得其中利害。”

  随即又转头看向全真教的弟子,“全真弟子听令,信号一发,所有人冲进蒙古大军中,杀他个痛快。”

  空闻和宋远桥也对自家弟子说了差不多的话,三位掌门一煽,各派弟子中原本还有些胆怯之辈,此时均露出一副兴奋之色,望着下方黑压压的蒙古大军,就好像在看羔羊一样。

  周芷若看了慕容复一眼,朝峨眉派弟子说道,“峨眉弟子听好了,今晚谁弱了我峨眉威风,休怪本座出手无情。”

  黄蓉与郭靖对视一眼,从怀中取出一个竹筒,轻轻一拉引线,“砰”的一声,一道璀璨烟花划破夜空,底下的蒙古大军登时引起一阵骚动。

  “杀!”郭靖大喝一声,率先一步迈出,一招飞龙在天,身形拔地而起,紧接着又是一招震惊百里,登时磅礴劲气倾泻而出,瞬间将十数个蒙古士兵震飞。

  “好功力!”丘处机不落其后,口中赞了一声,身形几个闪动窜进人群,长剑出鞘,刷刷刷连挥几下,十多个士兵人人头一下飞了起来,鲜血狂涌。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空闻呼了一声佛号,随即须发皆张,袖袍鼓荡,“今日形势所逼,贫僧要大开杀戒,望佛祖恕罪。”

  说完跳下山坡,禅杖直劈横扫,威势凛然,丝毫不落下风。

  这三个人出手声势极大,杀伤力也还可以,不过跟周芷若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但见她身形从空中缓缓飘落,铮的一声,倚天剑出鞘,剑刃银白如雪,透着一股森然寒意,轻轻一挥,数十个士兵如同割麦子一样齐齐倒下。

  “杀啊!”各派弟子见自家掌门如此神勇,不禁热血上涌,纷纷拔出兵刃,冲下山坡,如同狼入羊群,见人就砍。

  处于盆地中的蒙古大军根本没想到会横空杀出这么多高手,一下子乱了阵脚。

  “二位,好自为之。”黄蓉瞥了慕容复和林朝英一眼,身形微动,加入战团。

  林朝英正要有所动作,却被慕容复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林朝英瞬间炸毛,这个无耻之徒,难道他不出手,还不让别人出手不成?

  慕容复微微一笑,“别急啊,你现在下去,就算杀掉一百个、一千个蒙古士兵,又有什么用,难道你可以将这几十万大军全部杀掉?”

  林朝英心头微动,“你什么意思?莫不是要偷袭中军大帐,刺杀他们的主帅?”

  慕容复摇摇头,“刺杀铁木真风险太大,收益与付出不成正比,我才不会那么傻。”

  姑且不说铁木真身边高手如云,就算真杀了他,慕容家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要知道大元那些王爷没一个省油的灯,铁木真一死,势必发生夺嫡之战,轻则分裂割据,重则诸部大乱,大元一蹶不振,襄阳城便没了威胁,他又怎能趁机捞取好处。

  还是那句话,现在只有平衡双方实力,让他们无休止的消耗彼此,才符合慕容家的利益。

  林朝英不知慕容复心中所想,听他开口闭口就谈好处,脸上闪过一丝鄙夷,“那你拦我做什么!”

  慕容复白眼一翻,“铁木真行军打仗这么多年,几无败绩,你觉得他的智商会不如几个莽夫么?”

  “你到底要说什么快点说,我可没工夫陪你在这磨嘴皮子。”林朝英不耐道,她一生痛恨鞑子,现在好容易有机会了,结果人家杀得热闹,她却在一旁看热闹,这怎么行?

  慕容复沉吟了下,“我观察过襄阳城东边的地形,整体像一个“葫芦”状,根本不利于大军攻城,一旦“葫芦”脖子遭到偷袭,定然导致前军溃败,铁木真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但他依然选择东门作为主攻方向,又将大军摆成一条“长蛇”,我不相信他会没有准备。”

  林朝英听他说得煞有介事,一时间耐住性子,“你的意思是,这附近可能有埋伏?”

  慕容复只是出于小心谨慎,倒也不是十足肯定,当下微微点头,“再看看吧,等确定没有防备,你再出手也不迟,万一真有所防备,那你就是这些莽夫的大恩人。”

  他开口莽夫,闭口莽夫,俨然已将自己跟“武林人士”区别开来。

  林朝英心里颇为不爽,但仔细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现在出手了不起多杀数百个士兵,可万一蒙古真有什么埋伏,那可就全军覆没了。

  当然,鞑子就在眼前,若什么都不做就不是她林朝英了,念头转动她忽然说道,“那我四处转转探查一下,顺便料理几个军官将领。”

  恐怕后半句才是你的主要目的吧!慕容复一眼看破她的心思,略一思索也就点头答应下来,“小心点。”

  ……

  与此同时,襄阳城东门城墙上,鲁有脚兴奋的大叫道,“动手了,帮主他们动手了,快,快开城门,丐帮弟子出城迎敌。”

  吕文焕当然看到了黄蓉的信号,听得此言,眼底闪过一丝鄙夷,无动于衷。

  没有他的命令,守城士兵自然不会打开城门。

  鲁有脚登时急了,“吕大人,咱们不是说好了帮主一动手就放丐帮弟子出城杀敌么!你怎么还不下令?”

  吕文焕淡淡道,“急什么,郭大侠他们才刚刚动手,尚未造成大乱之势,现在出去无异于送死。”

  鲁有脚被噎了一下,想想似乎是这么个道理,不禁脸色讪然,他先入为主的以为吕文焕想害黄蓉他们,故意不开城门,方才一瞬间都差点动手了。

  他却是忘了,现在固然不是最佳出城时机,但他们晚一刻动手,黄蓉那边就会多一分危险。

  其实吕文焕也不是故意要害黄蓉和郭靖,只不过对他来说,守住襄阳城才是最重要的,是否主动出击还要看时机对不对,万一他这边放丐帮弟子出去,黄蓉那边却失败了,损失丐帮弟子事小,给敌人可乘之机事大。

  至于那两千多个武林人士的性命,他并不如何在意,在他看来,如果襄阳城能守住,绝不会是这些人发挥主要作用,如果襄阳城守不住,留着他们也没什么用。

  且不说吕文焕这边还在观望,而郭靖和黄蓉已经率领各派弟子杀到了盆地的中.央,因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外加主将、头目等相继殒命,蒙古士兵已经慌了手脚,阵型完全被打乱,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抵抗,隐有溃败之势。

  原本按照黄蓉的计划,众人只须横穿盆地,杀到对面的山上就可以,但武林中人就是武林中人,杀红了眼谁还管什么谋划不谋划,尤其是这些蒙古士兵完全没有反抗之力,他们恨不得多长几双脚几双手,一次杀个够本。

  因此各派弟子已经渐渐分散到大军之中,只顾追杀眼前之敌。

  混战之中,黄蓉举目四望,到处都是火光、尸体、鲜血、残肢断臂,喊杀声已经淹没一切,没由来的心底泛起一丝寒意,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急忙朝离得最近的丘处机喊道,“丘道长,赶快让众弟子照计划行事,不能再深入了!”

  丘处机杀得正爽,已经很久没能这么痛快的杀鞑子了,哪里听得进去,一剑砍死两个士兵,马上又去追下一个,嘴中回道,“黄帮主,你先去叫别人,贫道这里随时可以脱身。”

  黄蓉无奈,身形辗转,很快来到宋远桥身旁,“宋大侠,咱们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交给丐帮弟子,立刻突围吧。”

  宋远桥到底比较理智一些,当即扬声喊道,“武当弟子,速速向北边杀出重围。”

  随后空闻和周芷若也下了同样的命令,但事与愿违,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想撤就能撤的,一些弟子杀红了眼根本听不到自家掌门的命令,一些弟子听到了却被蒙古士兵纠缠住,无法脱身,以致几人的命令等于没有。

  蒙古士兵毕竟不是真正待宰的羔羊,骨子里的凶戾同样不比这些武林中人少,一阵慌乱过后渐渐开始拼命反击,即便各派弟子武功都不弱,但蚁多咬死象,很快就出现了伤亡。

  这样一来,各派弟子就更难脱身了,他们怎么忍心看着昔日的同门在身边死去,或出手相救,或为同门报仇,一个一个深陷重围而不自知。

  黄蓉感觉到事情有些脱离控制了,急忙找到郭靖,“靖哥哥,你快点阻止这些人,再不走就永远走不掉了。”

  郭靖点点头,鼓荡内力,大声吼道,“所有人听令,立刻撤离,不得恋战,立刻撤离,不得恋战……”

  一连说了三遍,却在这时,一声朗笑传来,“哈哈哈,诸位夤夜偷袭我蒙古大军,肆意杀戮一番,还想全身而退,世上恐怕没有这么好的事吧。”

  这声音跟随着郭靖的声音浩浩荡荡传遍全场,所有人皆是一静,远远的瞧见几道模糊身影疾速掠了过来。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略显尖细的声音响起,“呵呵,中原有句话叫做‘礼尚往来’,诸位不忙走,好叫我大元好生招待一下诸位。”

  山头上的慕容复眉头微微一皱,果然不幸被他言重了,说话的二人都是熟人,前者是大元帝师八思巴,后者是那百陨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