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章:衍圣公府

作品:武道名人堂|作者:衡山君|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5 16:36:44|下载:武道名人堂TXT下载
  青州衍圣公府...

  白石在几位向导的安排下,与秦道韫两人一同抵达衍圣公府。森严的正门坐北朝南,迎面是一个粉白的大照壁,门前左右两侧,有一对两米多高的圆雕雌雄石狮。

  红边黑漆的大门上镶嵌着狻猊铺首,大门正中上方的高悬着蓝底金字的圣府匾额。

  看着匾额边上的对联,白石默默念到:“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江湖人士,本本不该出现在这...

  泰山派姑且还算名门正派,可是驼山剑庄与蒙山十三寨,也会被大名鼎鼎孔府邀请,想来蒙山玉皇与驼山剑魔也会亲自前来一趟。

  毕竟这是衍圣公府的邀请,虽然不走正门,但向导还是给几位介绍一下衍圣公府的正门后,便带着白石,秦道韫等人前往二门进入。

  进入大堂,这里是衍圣公宣读圣旨接见官员、申饬家法族规、审理重大案件,以及节日、寿辰举行仪式的地文。

  灰瓦悬山顶。檐下用一斗二升交麻叶斗拱,麻叶头出锋,座斗斗欹。中央有一绘流云、八宝暖阁,正中的太师椅上,披铺一张斑瓓虎皮,椅前狭长高大的红漆公案上,摆着文房四宝、印盒、签筒。

  “师兄,这个太师椅...”

  “平日不会去座的,只有重大场合。”

  大堂正中悬挂着一个统摄宗姓匾,此乃前朝谕旨,要衍圣公统摄宗姓,督率训励,申饬教规,使各凛守礼度,无玷圣门,规定了衍圣公在孔氏家族中的种种特权。

  堂内两旁及后部陈列着正一品爵位的仪仗。如金瓜、朝天镫、曲枪、雀枪、钩连枪、更鼓、云牌、龙旗、凤旗、虎旗、伞、扇等。

  还有一些象征其封爵和特权的红底金字官衔牌,如袭封衍圣公、光禄寺大夫、北城骑马、奉旨稽查青州学务等,每当衍圣出行时,都有专人执掌,以示威严。

  秦道韫第一次看到这样庄严森然地方,一时间情绪上有点紧张,但白石则将地狱道真气所化寒气,捏在秦道韫手上:“律己,静心。”

  “是...”

  秦道韫脸色微微一红,但很快在地狱道真气帮助下,恢复平常心,可以正确看待这里的一切。

  弘堂的后厅,是衍圣公会见四品以上官僚及受皇帝委托第年替朝廷考试礼学、乐学童生的地方室内正中上、下挂着钦承圣绪和诗书礼乐的大匾,两旁立着几块石碑。

  九桃图、松鹤图等,是昔日前代衍圣公孔令贻及其母、其妻专程赴京为神武圣后祝寿时赏给的。二堂两头的梢间东为启事厅,西为伴官厅。

  一连串介绍,无一不是彰显孔府特殊权势。

  后面便是孔府的内宅部分,亦称内宅院。有道禁门,与内宅门与外界相隔。

  此门戒备森严,任何外人不得擅自入内。前朝皇帝特赐虎尾棍、燕翅镗、金头玉棍三对兵器,由守门人持武器立于门前,有不遵令擅入者严惩不贷。

  虎尾棍、燕翅镗、金头玉棍三对兵器,主要是搭配孔府儒家圣传绝学·天屏武典。

  中堂会客厅,便是今日衍圣公府招待各位贵宾地方。

  白石与秦道韫抵达时,金山寺主持与韩星铃两人也在现场,其余之人尚未出现。

  “星铃见过白掌门,关于柳茹嵩上次刺杀一事,不知白掌门是否恢复。”

  “韩姑娘客气了,白某已经没事了,至于天帝印一事,你着实费心不少。”

  韩星铃没有离开青州,自然是为了慕容泓与叶寒一事,她对于两人究竟是谁掌握天帝印,内心了然同时,却也不得不派人找寻慕容泓,希望他与叶寒两人当面对质说清楚。

  可是没过多久,天魔殿主与虎头斧王被杀,白石被魔门柳茹嵩人刺杀受伤。将青州一切都变得混乱起来,在这样当口,衍圣公府强势邀请各方出席,也是让韩星铃头皮发麻,却不得不不来。

  就在韩星铃准备继续开口时,一道沉重剑意压迫而来,白石,韩星铃,秦道韫,金山寺主持四位先天同时感受到一种头皮炸毛感受。

  是驼山剑魔!

  背着一柄血红色长剑,一位年过五旬的剑者,带着霜冷寒意,踏入会客厅内。

  “剑魔前辈...”

  宗师级修为的驼山剑魔,实力远超在场四位先天,不过他并没有太大敌意,看到白石还露出一抹笑意:“柳茹嵩都死在你手上,小子不简单。”

  “谬赞。”

  “哈哈...这衍圣公府有钱的让人害怕。”

  孔府收藏大批历史文物,有商周十器,亦称十供,形制古雅,纹饰精美,原为宫廷所藏青铜礼器。孔府还收藏金石、陶瓷、竹木、牙雕、玉雕、珍珠、玛瑙、珊瑚以及各代各式衣冠剑履、袍笏器皿,另有历代名人字画,其中七梁冠为天下仅有。

  七梁冠,斑斓虎甲,加上虎尾棍、燕翅镗、金头玉棍,五件神器组合,结合孔府武学天屏武典,传闻能让先天级修为高手,直接与宗师级强者对抗,若是宗师级强者使用,则可以挑战大宗师。

  笑了几下,驼山剑魔便直接坐下时,目光锁定外围一道暗红色铠甲包裹的雄厚身影。

  出现之人,自然是驼山剑魔的死敌蒙山玉皇!

  蒙山玉皇最近心情不太好,十三寨寨主损失三分之一,大部分都是驼山剑庄所为,所以一进屋看到驼山剑魔,不由得冷哼一声。

  “呵呵。”

  驼山剑魔也脸皮发冷在笑,要不是因为这里是衍圣公府,否则他与蒙山玉皇早就要做一场。

  随后青州境内其他几个大势力首领,也一一陆续到场,不过他们看到白石,蒙山玉皇,驼山剑魔都分别打招呼后,围绕各自立场而坐,形成三块圈子,佛门则是唯一一块不属于任何一系圈子。

  就在众人气氛越来越尴尬时,一座太师椅凌空落下,直接落在四圈人中心位置。

  孔府年轻一代家主孔阙优雅登场,踏着平稳轻功而来,青色绣衣装扮,宛如浊世翩翩贵公子,意气风发坐下那一刻,让蒙山玉皇与驼山剑魔两位宗师级强者都不由得看了一眼。

  “在下孔阙,乃是衍圣公府这一代主舵者。”

  蒙山玉皇打了一个哈欠:“那么这位孔府大人物,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只是希望诸位从即日起,无条件配合衍圣公府调令,完成对青州全面统和与管理。”

  轻描淡写间,这位衍圣公府的孔阙公子,说着强势无比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