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章 新生活

作品:余烬之铳|作者:Andlao|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5 16:38:04|下载:余烬之铳TXT下载
  旧敦灵的夜幕一如既往,浓重的水蒸气伴随着上升的飞艇一同涌入街道之中,不过这一次街道里多了一些不同的色彩。

  昏暗里刺目的光芒闪烁,辉光管不停的闪灭着,让每个人试图看清其上写着什么东西的人,都感到一阵眩晕,同时在那门后隐约地响起激烈的歌声,引起路人们的纷纷侧目。

  可能是终于成为了一家之主,科克街121A的新主人朝着放浪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一楼的客厅依旧是原来的那副模样,但在洛伦佐的装修下多了几把椅子,和一个看起来比较正经的红木桌,不过也就是看起来比较正经而已,它被随意地放置下来,上面堆满了衣服书籍还有餐盘,看起来某人刚刚在这里吃过饭。

  他大声地哼着歌,同时也把电台的声音调大,年轻的气息充斥在这座老建筑里,似乎这场暴雨令它焕然一新。

  而在科克街121A不远的街头,正停着一辆马车,车内的人掀开窗帘,看向迷雾后那个正闪闪发光的门牌。

  “所以他这是……回来了?”

  塞琉偏过头,看向对面的那个家伙。

  奥斯卡也挤了过来,观察着那个可笑的门牌。

  “看起来是的。”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塞琉忍不住问道。

  作为洛伦佐的好朋友们,自从那场暴风雨后,除去还在失踪的赫尔克里外,塞琉与奥斯卡之间的联系倒是逐渐紧密了起来。

  原因有很多,不止是斯图亚特和北德罗商业上的合作,用奥斯卡的话来讲,作为一起被亚瑟请去喝茶的伙伴,他们已经算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了。

  虽然塞琉很不想承认这一点,并对于奥斯卡最后的卖队友行为表示唾弃,但当这个家伙不要脸起来,塞琉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而且有时候奥斯卡这个家伙总会带来一些惊喜,比如这次。

  “消息?来自这个。”

  奥斯卡想了想,从衣怀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团。

  “这是我今天早上开店时发现的,但那个贴海报的家伙没贴几张就被骑警赶跑了,好在我眼疾手快留了一张。”

  塞琉疑惑地接过那个纸团,一点点地把它舒展开。

  纸张的触感非常廉价,入目便是十分垃圾的排版,和带着几个错字的宣传语,看起来就像某个黑心工坊的小广告,但随着念出其上的文字,塞琉的神色复杂了起来。

  “温彻斯特侦探事务所于今日开业,地址科克街121A……”

  “好吧,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确实是那个家伙能做出来的事。”

  奥斯卡无奈地摊了摊手,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地令人感到意外。

  ……

  直接推开了门,只见一把霰弹枪横挂在墙壁上,其下的沙发上正瘫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家伙,四周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书籍,在另一边立起的黑板上还写满了乱七八糟的字迹,和一些难以辨认的图画。

  电台里响起单调的白噪音,这里的主人还在哼着什么奇怪的旋律,过了一会后知后觉地抬起头,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呦!早上好。”

  “已经晚上了啊!”

  塞琉有些抓狂地喊道,此刻的洛伦佐就像刚从某个黑心工厂里爬出来,俨然一副废人的样子。

  一旁的奥斯卡则对于眼前的这些情景毫不意外,他绕过地上的杂物,观察了起了这个新开的事务所,紧接着走到洛伦佐的身边,一本正经地问道。

  “生意如何?”

  “负八千。”

  “啊?”

  面对着奥斯卡那一脸疑惑的表情,洛伦佐不开玩笑了。

  “装修,乱七八糟,这都是钱啊!哇,实现梦想固然好,但我也要破产了!”

  在与凡露德夫人告别时,洛伦佐把多年的积蓄都砸在了那个遥远的孤儿院上,就此他真的变成了一个穷光蛋,虽然当时觉得财富这种东西对于自己毫无意义,可回到旧敦灵没几天,洛伦佐就意识到,这东西不重要,但很必要。

  目光颓废,从奥斯卡的身上移开,直接落在了杂物之后的女孩身上。

  塞琉感到有些不妙,她能清晰地感受到洛伦佐视线的变化。

  “呦!塞琉,有兴趣借点钱给我,啊!不,投资一下这个事务所吗?”

  “没有。”

  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洛伦佐装作一副失落的样子,紧接着有些希冀的目光看向了奥斯卡。

  “你在看什么?你刚炸了一个飞艇啊!这些损失都得我来负责!”

  奥斯卡一把掐住了洛伦佐的脖子用力地摇晃了起来,明明按照奥斯卡的计划,这个家伙现在已经在某个北德罗的据点里了,结果这个家伙的行动完全超出了预料……奥斯卡甚至怀疑这个神经病一开始就准备这么做,之前只是在骗自己而已。

  “唉,债多不愁嘛,我会还你的!”

  洛伦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正经点啊!”

  看着厮打在一起的两人,塞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还不错,她觉得还不错,洛伦佐还是之前的样子,这场暴风雨没有将他扭曲成怪异的模样,塞琉为此感到庆幸。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地面,三个人围坐在了一起,玩笑过后,大家多多少少都正经了起来。

  “所以你把事情都解决了?”

  奥斯卡有些严肃地问道,他并不清楚事件的全貌,但也大致了解了一些。

  “嗯,那些家伙不会再来打扰我了。”

  洛伦佐十分自信地说道。

  所有的恩恩怨怨都随着那艘飞艇的坠毁迎来了终止,洛伦佐杀死了莫里亚蒂,也找回了失落的过去……这一切就像新生活的开始一般,再一次的。

  “这算我欠你的奥斯卡,你,还有你身后的北德罗。”洛伦佐说。

  “哦哦哦,洛伦佐·霍尔莫斯的承诺?这可不错啊。”

  奥斯卡听到这些,就像个奸商一样眉开眼笑了起来。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呢?洛伦佐。”坐在一边的塞琉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洛伦佐指了指这房间的四周。

  “你不是看到了吗?事务所唉!现在我也算是个正正经经的侦探了吧,什么叫不忘初心啊!”

  “我是指关于妖魔的部分。”

  塞琉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洛伦佐这个家伙很擅长用各种冷笑话与扯淡的话语来躲避人的视线,这才是塞琉想问的。

  “你还会继续追逐下去吗?”

  洛伦佐迟疑了一下,接着笑着回答。

  “妖魔这种东西是杀不完的,塞琉,有时候我觉得它们就像我们的影子一样,我们没办法逃避自己的影子,也扼杀不了自己的影子。”

  “所以就这么算了?”

  “或许吧。”

  洛伦佐给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答案,但紧接着他又聊起了别的,把话题引开。

  “接下来我可需要各位照顾一下生意,要知道这样看似的平静的生活对我而言可太珍贵了。”

  洛伦佐说着又拿出一叠海报,正是奥斯卡给塞琉看的那个,他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塞进了奥斯卡的怀里。

  “我记得你书店客人很多的样子,记得帮我宣传一下。”

  紧接着他又挪动屁股坐到塞琉身边,一脸讨好的样子。

  “作为斯图亚特家的老大,你们这些贵族内部也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对吧?什么遗产争夺,什么小三当道这些的,本侦探都可以哦!”

  塞琉看着洛伦佐这个样子,她一时间有些失神,不知道是这个家伙伪装的,还是说他真的想好好生活了,居然都想到打通关系来揽生意了。

  “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洛伦佐!”

  一把推开开始让人觉得有些不适的洛伦佐,塞琉起身逃到了另一边。

  再次仔细地看看这间屋子,塞琉感受到了那些许的不同。

  洛伦佐虽然住在这里,但他从不添加任何家具,甚至说他都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这看似苦行僧的生活方式,实际上是他从认为自己能久居这里。

  或许在某个燃烧的夜晚里,他便会带起床下的武器再也不回来,毫无留恋地离开。

  可这一次不同了,他买了很多新的东西,还把这里装饰一番,虽然乱糟糟的,但确实有了那么几分事务所的样子。

  似乎他不再游荡,而是选择定居在了这里。

  至于妖魔,至于厮杀……

  塞琉很熟悉洛伦佐,她很清楚这个家伙习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藏着武器,可这次,除去那把高高挂起的温彻斯特外,这里似乎便没有其他武器了,而且那把温彻斯特看起来还是件工艺品。

  这场暴风雨或许真的改变了洛伦佐,令这个疯子放下屠刀,反而认真享受起了生活。

  好事啊!这可是件好事啊!世界上少了一个自毁倾向的神经病,反而多了个热爱生活的侦探,听起来蛮棒的。

  “你在写些什么?”

  奥斯卡看洛伦佐在求投资失败后,转身便拿起笔记写了起来。

  “账单,日常开销,还有给孤儿院定期汇款……哇,那群修女一点经商的头脑都没有,我接手的时候,她们都已经破产了!当然我也快了。”

  可能这就是认真生活后的代价,洛伦佐头都大了。

  原来生活里还有这么多东西要注意,原来有了房子不是直接住就可以,还得交水费、电费、煤气费等等,而且这些收款的地方还均匀地分部在了整个城区的四周,导致洛伦佐每次交款都得沿着城区跑一圈。

  不仅如此,洛伦佐还得按时打扫卫生,吃饭也得自己做了,这样的生活刚开始还挺兴奋的,可以大声唱歌,也可以穿着睡衣到处跑,想睡在哪里就睡在哪里,但没几天,洛伦佐便怀念起了凡露德夫人。

  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

  “在你们的印象里,我一直是砍砍杀杀的,但我在侦探方面真的很优秀啊!虽然一直是在下城区工作,也稍微包含了一点砍砍杀杀,但我感觉,我会做的很不错。”

  对于自己的未来规划,洛伦佐这样解释道。

  “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讲,旧教团已经解散了,我也算不上什么猎魔人了,反而这个侦探才是我现在的正经职业啊!”

  洛伦佐最后一本正经地回答了塞琉与奥斯卡的疑问。

  三双眼睛互相对视了一下,紧接着又飘忽不定了起来。

  “虽然你说了这么多,但你这个家伙真难让人相信啊。”

  奥斯卡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头疼。

  洛伦佐就是个难以预测的神经病,狡诈恶徒这种词汇用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

  “放宽心,现在一切不都挺好的吗?”

  他一副慵懒的样子挤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气氛蛮不错的,洛伦佐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安详的日子了,这难得可贵的平静,但遗憾的是这样的平静没能持续太久,沉重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推开。

  背后是昏暗的街道,亚瑟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身后跟着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剪影。

  “好吧,两位,今天的美好聚会就先到此为止吧,给我和他一点空间。”

  对于亚瑟的到来,洛伦佐看起来并不意外,他反而松了口气。

  洛伦佐站了起来,走到新买的红木桌前,一把将上面乱七八糟的杂物推开,衣服书籍还有餐盘叠在了一起,哗啦啦声响不断。

  拉起一把椅子坐在桌子后,紧接着从杂乱的杂物里掏出一个立牌放在了桌子上。

  上面写着“洛伦佐·霍尔莫斯”。

  奥斯卡脸色变了,也不知道他在亚瑟那里经历了些什么,他看起来很怕亚瑟的样子,拉着塞琉走了出去,塞琉则在离开的同时,忍不住地看着那一团混在一起的杂物。

  餐盘还有书籍与衣服……她已经难以想象那种恶心的画面了。

  亚瑟踩着杂物径直走了过来,从一旁拖过来一把摇摇晃晃的椅子,坐在了洛伦佐的对面。

  “你是要准备退休了吗?”

  他看了看这个装饰滑稽的事务所,又看了看洛伦佐,发问道。

  “你觉得呢?”

  洛伦佐反问着,他双手架在桌子上,合十拖着自己的下巴,表情看起来就像一只狡诈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