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事务所

作品:余烬之铳|作者:Andlao|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5 16:38:04|下载:余烬之铳TXT下载
  旧敦灵依旧是那副模样,似乎那场大雨什么也没能改变,可好像又有着什么细微的改变,但很多人注意不到。

  科克街121A大门已经很久没有再度敞开过了,窗户里也没有任何的光亮泛起,这里似乎变成了一个空屋,不再有人居住。

  时不时也会有行人站在路边朝着屋内投去视线,他们隐约地记得这里,记得这里住着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太太,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租客,还有一个喜欢做社区服务的家伙。

  他们似乎都离开了,不知道去做了什么,不过这样的思绪没有在行人的脑海里停留太久,对于他们而言,科克街121A的人和事,不过是生活里的一片落叶而已,根本不值得在意那么多。

  就这样,灰尘一点点地挤满了阶梯。

  红隼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下,远远地望着这间房子,拿起别人递给他的记录,有些无奈地叹口气。

  “怎么样?”

  知更鸟走了过来,随后问道。

  “没有任何异动,根本没有人回来过的痕迹,监视的人员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似乎洛伦佐那个家伙真的死了。”

  红隼一脸的愁容。

  距离莱辛巴赫之坠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在此期间,净除机关从未放弃寻找洛伦佐的踪迹,根据坠毁点的勘察,他们没有找到洛伦佐的尸体,加上之前对于这个神经病的了解,大部分人都认为洛伦佐没有死,这个家伙在躲着所有人。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你觉得他还会在旧敦灵吗?”知更鸟问,脸上带着同样的忧愁。

  在那场绝望的暴风雨里,他们一同经历的太多,也目睹了兰斯洛特的死去,在这之后有着一些谣言传播,似乎在此之前洛伦佐便与净除机关的高层出现了矛盾,这么来看的话,洛伦佐的躲藏也不无道理。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呢?”

  红隼随意地回答着,可在这时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

  知更鸟也看到了红隼的表现,目光直接转向了他看的方向。

  只见一辆马车停在了科克街121A的门前,不止一辆,很多辆马车突然停在了科克街121A的门前,紧接着工人们走下马车,拿起工具与梯子动起来手来,场面热闹非凡。

  “怎么回事?”

  红隼一脸惊愕地看着知更鸟。

  “我怎么知道?”

  知更鸟也懵,在洛伦佐失踪的这段时间里,这里一直是净除机关监视重区,基本杜绝了一切外界干扰的可能,可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群人,而且看起来他们的施工现场正是科克街121A。

  “要阻拦一下吗?”

  红隼问,他被这突然事件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这……等等。”

  知更鸟刚想说什么,但被他看到的画面打断了他的话语。

  只见在科克街121A的二楼阳台上,一个睡眼朦胧的家伙走了出来,他身上还穿着浅蓝色的睡衣,顶着一顶可笑的睡帽。

  怎么回事?这里头不是没有人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这样的话。

  可这还不是结束,只见那个奇怪的家伙挠了挠自己的头,看了看一楼正在卖力干活的工人们,目光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在角落里监视的二人。

  他举起手挥舞了起来,冲着二人打着招呼。

  “呦!早上好!”

  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红隼与知更鸟则完全呆滞了下来。

  ……

  虽然凡露德夫人离开了,但室内的装饰却没有任何更改,就像往常一样,不过这一次坐在主位沙发上的不再是那个脾气恶劣的老太太,而是一个笑眯眯的神经病。

  洛伦佐看着这两位客人,翘起腿,就像个大爷一样。

  “怎么,你们看起来很意外的样子。”

  洛伦佐率先打破了平静,他看起来很高兴,似乎那场暴风雨对他造成的影响已经消退了下去,他又变回了之前那个神经兮兮的样子。

  “怎么说呢?确实有些意外,我以为你的回归……会更扯淡一点。”

  红隼想了想回答道,以他对于洛伦佐的了解,这次大难不死,他一定会以一种非常酷炫的方式回归,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如此的普通,让红隼高高抬起的期待反而落空了不少。

  知更鸟则没有想这些,他已经准备解决这边的事后,好好斥责一下那些负责监视的家伙,这么大个活人返回了这里,还在这里睡了一觉,他们居然没有任何发现。

  “哦哦哦,这样吗?不过……没有那么扯淡的登场,是不是,也算是一种特别扯淡的登场呢?”

  洛伦佐问,紧接着他又笑了起来。

  笑容过后,这个家伙终于正经了起来,对面这两个家伙也神情严肃了起来。

  “你失踪了一个半月,但却在现在出现,也就是说洛伦佐你不准备继续躲避我们了,那么对于我们的问题,你也准备解答了是吗?”

  知更鸟沉声道,那场暴风雨过后,净除机关过载运行,处理黑山医院的同时,也在追猎新教团,以及和福音教会方联系。

  这是对于净除机关的一次重创,但好在他们在这灾难里也得到了很多了,更幸运的是,那场暴风雨遮掩了所有人的视线,妖魔的秘密仍被完好地藏在幕后,人类的理智得以维系。

  现在已经不是几百年前了,出门全靠马车,通讯全靠书信的年代,在这旧时代里,信息的管制很方便,可现在旧敦灵发生的事,在下一刻便会通过电报火车等方式,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扩散,如果没有控制得当,几天内整个西方世界都会知晓妖魔的存在。

  这也是净除机关所担忧的一个灾难之一,如果妖魔的侵蚀通过大范围的信息传递了出去,那么整个世界都会陷入地狱。

  更为绝望的是,对于这个灾难,净除机关至今没有太好的应对预案,即使清道夫们掌握着一定程度的逆模因,但在投放方面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洛伦佐点了点头,他既然出现了,便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等知更鸟继续问什么,红隼抢先说道,他在后来也去勘察了莱辛巴赫坠落的位置,整个山脊都熊熊燃烧了起来,那种高度下,他想不明白洛伦佐是怎么活下来的。

  “很简单,我没被摔死。”

  “就这样?”

  “就这样,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我落地几个翻滚完美卸力?这怎么可能啊。”

  洛伦佐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在临界突破的状态下,猎魔人的体质被秘血提升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在黑天使滑翔减速的情况下,洛伦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之上。

  记得当时他躺了好久才缓了过来,起身时内脏破裂,骨骼断裂,这是可以轻易杀死一个人类的伤势,但对于猎魔人而言,只要一息尚存,他们便能顽强地活下来。

  “关于莱辛巴赫号上发生的事……”知更鸟再度询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洛伦佐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反问道。

  “其实以你们净除机关的能力,你们在后续的勘察里,肯定也能发现发生了什么是吧?现在只不过是需要我这个亲身经历的人,确定这一切。”

  洛伦佐想了想,把故事里一些他不想说的部分隐瞒了起来。

  “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我诱导着新教团的猎魔人们,将莱辛巴赫号选做战场,在那里我杀光了他们……你们还得感谢我,我的行动减轻了你们当时在黑山医院的压力,不然那里的混战远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这样吗……”

  知更鸟思考了起来,净除机关确实在调查里基本查明了一切,根据洛伦佐所说的这些,与勘察的结果也能对的上。

  “还有什么问题吗?”

  洛伦佐又问道,整个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他现在的气质有些特别,知更鸟一时间不知道找到什么词来形容,而在这时一旁的红隼却恰到好处地说道。

  “你……现在有种一家之主的感觉。”

  “哦哦哦!你也觉得是吧!”

  洛伦佐突然显得激动极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脸的狡诈。

  “唉,这种感觉真不错啊,以后这里就我是一个人说的算了。”

  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直接朝着墙上的靶子开火。

  震耳欲聋的枪声过后,靶心上多出了一个漆黑的弹孔,缓缓升起的白烟后,知更鸟与红隼都有些懵的样子,虽然熟悉了洛伦佐的行事风格,可真的和他相处起来,感觉还是有些困难。

  门被推开,工人一脸狐疑地看着枪声来的方向,洛伦佐则甩了甩手中的枪,对他喊道。

  “还有多久能结束?”

  工人看了看洛伦佐,又看了看正襟危坐的知更鸟与红隼,他咽了咽口水。

  “马上就好,先生。”

  说完他看都不看便关上了门,示意其他人加快速度,虽然是拿钱做事的买卖,但遇到这些奇怪的客户,总会让人心理压力骤升。

  两人的目光还停留在门口,突然红隼想到了什么,对洛伦佐问道。

  “他们在做什么?”

  洛伦佐的表情微变,就像一只狡诈的狐狸般,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一会就知道了。”

  门外喧嚣不断,谁也不清楚失踪了这么久,这个大侦探究竟在暗地里做了些什么,不过红隼突然有点怀念的感觉了,这让他想起最初遇到洛伦佐时的样子。

  一个特别靠谱的神经病,而不是一个苦大仇恨的复仇者,当然这两个身份并不冲突,但很明显,此刻这个有些神经质的家伙更让人安心,尤其是他在开一些并不好笑的冷笑话时。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和我们返回净除机关一趟,有很多事,亚瑟想当面问你。”

  和一副来郊游的红隼不同,知更鸟还是清楚自己该做什么的,闲谈过后,谈话来到了正题之上。

  他们并不清楚之前洛伦佐与亚瑟之间的冲突,但也隐隐地察觉到了些许的内幕,这让知更鸟有些紧张,虽然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很和善的样子,可作为神经病,这种人最令人害怕的地方便是不可控性。

  或许下一刻一脸微笑的洛伦佐便会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拔出利剑,砍了在座的各位,而且仔细想想,这确实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请各位稍等一会。”

  洛伦佐一脸期待地看着门外。

  喧闹声里,突然有门铃响起,一个快递员一员疑惑地走了进来,他有些好奇外面这些工人在干什么,更好奇屋内这三个怪异的家伙,不过本着职业守则,他很清楚自己不该多问。

  “请问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在吗?”他问道。

  “在这!在这!”

  洛伦佐起身,一脸兴奋地跑了过去。

  他把签收的快递放到了小桌上,在两人有些好奇的目光里,将它拆开。

  那是一把枪,一把做工精细的霰弹枪,知更鸟和红隼对于这把枪记忆深刻,这是洛伦佐最爱的武器,虽然在列车上的死斗里被炸的粉碎,但今天它又出现了,来自某个工匠之手。

  “温彻斯特……”

  洛伦佐轻语着,抚摸着它,就和记忆中的一样,在洛伦佐的要求下,那名工匠连同那首小诗也一同雕刻在了其上。

  似乎洛伦佐下一秒就会拿起这把枪朝着靶子开火,但他没有,几分怀念后他把霰弹枪拿了起来,挂在了墙上。

  这时围观的两人才发现了科克街121A内的一些细微的变化,洛伦佐在正门的墙壁上安置了几个支架,把霰弹枪高高地挂了起来,只要一进门客人就会看到这把高抬起来的枪械。

  还不等两人问什么,工人再次推开了门对洛伦佐说道。

  “先生结束了,麻烦你来看一下。”

  “好的!”

  洛伦佐欢脱地跑了过去,睡衣就像斗篷一样剧烈地摇摆了起来,其间他还不忘冲知更鸟与红隼示意,让他们跟出来。

  科克街121A。

  三人站在工人们装修好的外饰前,神态各不相同。

  洛伦佐一脸的兴奋,知更鸟则有些发懵,至于红隼,他则看着那个挂在门旁的牌匾有些出神。

  铁丝弯曲成枪械的样子,其上胡乱地勾勒出了几个粗糙的字迹,伴随着工人们把辉光管安置进了夹缝里,通电后刺眼的光芒险些亮瞎了红隼的眼睛。

  洛伦佐则对于这一切满意极了,他走到两人身前,背靠着科克街121A,伸出手将一张名片递给了还有些发懵的知更鸟。

  “这里是温彻斯特侦探事务所,承接所有可承接的工作,不过与妖魔有关的话,麻烦给双倍价。”

  洛伦佐的笑容逐渐猖狂了起来,而他身后的强光只维持了几秒不到,可能是品质问题,辉光管不断地明灭了起来,最后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还在放光,一副花里胡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