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序幕 新未来

作品:余烬之铳|作者:Andlao|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3 18:41:31|下载:余烬之铳TXT下载
  窗户被强风推开,噼里啪啦的声响接连不断,就像有数不清的手在用力地敲打着,在这诡异感下,冷彻的寒意涌入室内,带动着烛火剧烈地摇曳了起来。

  天地间都是灰蒙蒙的,无尽的暴雨从翻滚的乌云之中坠落,猛烈地击打在了港口、海面、船只之上,浪花不断地涌动着,携起海水拍击在甲板之上。

  这次的雨季的降水量比历年的要猛烈太多,在这遥远的雷恩多纳港口之上,外面的世界就像在经历一场末日,锚链被拉紧,数不清的船只就像浮叶一般,被随意地裹挟推动着。

  不过外面这恶劣的情况难以影响到船内的一切,昏暗之中,闪动的火光将人们的脸庞映照出了残酷的剪影。

  老人微微抬起头,看着长桌尽头,那个令人感到有些不安的客人。

  他正戴着一张冰冷漆黑的面具,其上用着灿金色涂抹着轨迹,就像件完美的工艺品,整个身体则被笼罩在了漆黑的长袍之下,宽松的布料下,难以从身形来分辨出他的情报。

  “好久不见啊,弥格耳枢机卿。”

  面具之下发出了模糊的声响,他向着长桌尽头的老人问好。

  “劳伦斯教长?”

  弥格耳有些狐疑地问道,虽然这次会面已经提前做好的联系,可他记忆里熟悉的劳伦斯是不会戴上面具的,他对于这面具之下的真实身份感到疑惑。

  “是我。”

  “那么为什么不摘掉面具呢?”

  “面具之下,不过是另一张面具而已。”

  劳伦斯回避着弥格耳的问题,实际上除了疫医外,没有人知晓劳伦斯新生之后的面容,也是在那之后无论去哪里,他都戴上了面具。

  “那么,你不愿摘下面具的话,你又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自己呢?”

  弥格耳神情充满了警惕,他所带领的流亡者一直在遭受着来自新教皇的追杀,为了反攻新教皇,他需要那本可以改变局势的《启示录》,故而他派遣了雪耳曼斯抵达旧敦灵。

  可在几日前他从秘密渠道得到了雪耳曼斯的死讯,而在这之后,从雪耳曼斯得到的情报来看,劳伦斯早就在神诞日前,便死在了与净除机关的交战之中。

  如果劳伦斯早就死了,那么自己眼前这个面具人又是谁呢?如果他真的是劳伦斯,他又是怎么伪造了自己的死亡呢?

  弥格耳无比地警惕着,劳伦斯便是引发圣临之夜元凶之一,更不要说他本身就是猎魔人。

  劳伦斯沉默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了窗外,暴风雨的尽头。

  随着他到来此地,疫医的行动应该也开始了,在劳伦斯的布局下,无论是雪耳曼斯还是新教团,他们都被劳伦斯操控在手中,那封由秘血书写的信件,凭借着信息差,轻而易举地将所有人玩弄在了手中。

  想必此刻黑山医院内已经掀起了局部战争,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预想发展着。

  “证明吗?这种事可太简单了。”

  劳伦斯说着,从漆黑的衣袍下取出了什么,紧接着将它放在长桌上。

  寂静里,室内只剩下了窗外的风雨声,紧接着有沉重的喘息声响起,弥格耳注视着劳伦斯身前的那本书,眼瞳一点点地紧缩了起来,直到从冷静变成了狂热与惊恐。

  那是一本书,一本十分朴素的书,外皮是用什么类似皮革的材质包裹着,整体看起来十分古老,就像刚刚从某个挖掘地里开采出来的文物一样。

  弥格耳只能坐在原地远远地望着它,更多的细节难以分辨出来。

  “这……这是……”

  “《启示录》。”

  面具之下劳伦斯的声音带着钢铁的混乱,听起来就像机械一样,沉闷躁动。

  “不用怀疑它的真假,虽然你没见过《启示录》,但你内心的感觉不会欺骗你的,对吗?”

  劳伦斯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弥格耳则没有回话,他那平静的面庞早已微微扭曲了起来,仿佛自己身前摆放的正是什么邪异之物,死死地抓住了他的眼球,让他难以挪开视线。

  与此同时,内心浮起了种种怪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粘稠油腻的东西在胃部翻腾,冰冷的无形之手正在一点点地抚摸着自己的脊柱。

  心内的阴暗面在此刻被不断地放大,弥格耳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心跳已经不由地加速了起来,伴随着野兽般的喘息声,汗水布满了他的额头。

  “将……将它收起来吧。”

  老人用尽全力将视线挪移到了一边,劳伦斯说的没错,这就是《启示录》。

  福音教会对于《启示录》的保护并不严密,因为其本身便是一个可怕的侵蚀源,带着强大的模因污染,凡人面对它,就如弥格耳一样,会被引诱陷入疯狂,哪怕是意志坚定的猎魔人,也会在翻阅它的同时,因为那被诅咒的知识所杀死。

  它自身的性质便是最好的防御,但却被劳伦斯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夺取了过去。

  “那么,你要做什么呢劳伦斯?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流亡者而已,对于拥有《启示录》的你而言,我们这些流亡者没有什么价值。”

  弥格耳虽然渴望这份力量,但他对于现状的认知很清晰,他很清楚自己对于劳伦斯毫无价值。

  他甚至没有什么抢夺《启示录》的欲望,面对这个曾为教长的猎魔人,弥格耳远比他人清楚劳伦斯的强大。

  弥格耳或许能号令那些仍在信仰着他的信徒,但那些身为凡人的信徒在猎魔人的面前毫无威胁力,只会像牲畜一样被随意地宰杀着。

  “不,弥格耳,你还是有着些许价值的,不然你也不会活到今天。”

  劳伦斯并不着急表露自己的目的,面具下的目光仿佛是看透了弥格耳的内心一般。

  “而且你也是在期盼着什么,对吧?不然你也不会亲自来见我,如此危险的我。”

  弥格耳沉默了稍许,期间只剩下了窗外的风暴声,但很快沙哑的笑声响起,弥格耳收起了脸上的慌张与惊恐,正视起了眼前的面具人。

  “我开始相信你是劳伦斯了。”

  这是一次危险的会面,作为流亡者的首领,弥格耳很清楚自己人头的价值,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来了,见一见那本该死去的劳伦斯,亲身冒险步入这危地之中。

  “你想从我这里取得什么呢?劳伦斯。”

  弥格耳质问道。

  面对弥格耳的质问,劳伦斯倒不急于回答,而是说起了别的。

  “知道吗,在我拥有《启示录》的这段时间里,我用了很大的代价,才勉强地得到了其中极小部分的知识。”

  “比如?”

  弥格耳被劳伦斯的话被吸引起了兴趣。

  他虽然曾经贵为枢机卿,但说到底他只是个凡人,并不具备阅读《启示录》的能力,即使是远远地窥见那本书籍的样子,他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被侵蚀影响的感觉。

  福音教会阅读《启示录》的先决条件有很多,但最终的目的都是保持理智,直到他把理解到的信息传递下来。

  在因圣临之夜导致信息断代后,对于侵蚀有抗性的猎魔人便是最适合的阅读者。

  “比如……比如这本书的本身。”

  很意外,劳伦斯把话题引到了《启示录》的本身上。

  “人们都追逐这本书所蕴含的知识,可却从未在意过这本书本身的奇特。”

  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书籍那粗糙的表面,流逝的时光在其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疤与痕迹,凹凸的触感是如此的清晰,就像微缩的山峦一般。

  “这是人皮制成的,弥格耳,整本《启示录》都是由人皮制作而成的。”

  这是普通人听到会发抖的话语,但在劳伦斯与弥格耳这两个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面前,这样的情报平常的不行,无法触动任何一人的神经。

  “所以呢?仅仅是用人皮制作而已,我们做过远比这残酷的多的事。”弥格耳回应道。

  “别着急,听我说完……这是一个你很熟悉的故事,只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我突发奇想,对其有了一个新的解释。”

  劳伦斯继续说着,这是个在他脑海里被一点点拼凑起来的故事,隐秘的故事。

  “还记得《启示录》与《福音书》的起源吗?在那个妖魔横行的黑暗时代里,那些不忍恐惧的人们得到了神谕,朝着北方前进,在不知道多少年后,他们从那遥远的土地里,带回了神赐予的知识。

  他们以此建立了福音教会,成为了最初的圣徒。”

  “我当然知道,你究竟想说些什么呢?”

  弥格耳的眼中依旧充满了疑惑,作为枢机卿的他,对于这个故事不知道听了多少次,几乎要深刻进心底了一般。

  劳伦斯先是沉默了起来,他回想起了自己潜入静滞圣殿时,遭遇缄默者的一切,他隐约地感受到了什么,一根难以察觉的线,把这一个又一个的疑团连接在了一起。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带回的《启示录》是人皮制作的呢?”

  劳伦斯的目光落在了朴素的《启示录》之上,他就像不受侵蚀影响一般,面具下的眼瞳无比的清澈。

  “如果说,是神利用人皮书写了这些禁忌的知识,这是不是可以证明所谓的‘神’是真实存在的呢?

  还是说是那些最初的圣徒们找到了什么,利用人皮将这些东西记载下来?

  是否说,我们眼前的这本《启示录》只是某个东西的副本呢?”

  “这些只是神话而已!”

  弥格耳不知为何,他居然因劳伦斯这些简单又疯狂的猜想感到恐惧,就像有什么邪异的东西要来了一般,他厉声斥喝着劳伦斯,打断了他的话语。

  劳伦斯没有生气,他反而像是被弥格耳启发了一般,声音里带着诡异的欣喜。

  “是啊,这一切都只是神话而已,可这样的神话又是谁最初诉说的呢?而且证明这神话真实性的东西,此刻不就摆在我们眼前吗?”

  漆黑的面具之下发出了令人颤抖的笑声。

  “你看,弥格耳你也不相信什么神,对吧?不然你也不会说出什么只是神话而已,你很清楚的,这些东西不过是骗人的东西而已……那么抛去那些修饰与信仰的粉饰,‘神话’它原本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他轻轻地抚摸着《启示录》,窗外的暴雨更加激烈了起来,狂风令整艘船只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室内的感受则更为强烈,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一般。

  “这一切不是凭空出现的,这一切都应该有着一个根源,神话的起源,《启示录》的起源,我们的起源。”

  劳伦斯抬起了头,两人对视着,弥格耳能看到,在面具下那漆黑的深渊里有炽白的焰火在缓缓升起。

  “弥格耳,《启示录》、福音教会、身怀秘血的我便是这一切最完美的证明,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在神话里,圣徒们所得到启示的北方里,那里有着这一切的源头。”

  凌冽的寒风卷积着冰冷刺骨的雨水灌入室内,燃烧的烛火在这一刻都逐一熄灭,陷入无尽的黑暗里,黑暗里弥格耳的面无表情地看着劳伦斯,他现在意外的冷静,又或许刚刚那些糟糕的表现都只是他的伪装而已。

  弥格耳在黑暗里发问。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劳伦斯,明明你已经拥有了至高的权力,随时可以组建新的猎魔教团,暗中统治着人们,为什么还要固执地追寻这些早已被人遗忘的东西呢?”

  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自己这么不择手段,如此残忍疯狂。

  这是因为……

  “因为我看到了未来,弥格耳。

  一个无比遥远的未来,一个糟糕透顶的未来,所有人都会死的未来。”

  “所以呢?”

  劳伦斯的话语一滞,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老人的脸庞,或许便是在那时两人出现了分歧,最终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怀念只停顿了一瞬,面具之下的脸庞露出了微笑,嘴角几乎要撕裂开,就像那噩梦中的厉鬼一般。

  “所以我要拯救这个世界,弥格耳。”

  男人站了起来,抓起《启示录》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改变这……绝望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