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八十四章 2:0

作品:英雄联盟女魔王|作者:污序|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0-08-22 16:06:03|下载:英雄联盟女魔王TXT下载
  再往后,tes把阵容收缩,坚持不在二十五分钟前给we机会。

  他们确实做到了连续五分钟没死人。

  ——妖姬灵活,奥恩够肉,没有位移的厄斐琉斯也有锤石的灯笼解救,只有打野karsa的奥拉夫死亡危险最大,好在他头上有雷达。

  可是,这已经和等死没有太大区别。

  防御塔接连失守,厄斐琉斯和奥拉夫的闪现相继被逼出。

  到二十五分钟前,we把经济领先扩大到六千,简祐再买到黑切和小饮魔刀,装备总共三件半。

  而第五条小龙,we最重要的龙魂,终于接近刷新。

  和前面的几波决策相同,简祐和队友没有主动打龙或者开团,而是先打poke。

  简祐一人独守中路,队友们则卡在河道里,不给对面靠近龙坑的机会。

  她e技能架起,然后一炮往人群后面轰,命中了奥拉夫,不过对方还算小肉,靠着线上的小兵勉强吸到健康值。

  karsar挺着只有八成血量的奥拉夫往河道走,同时喊道,“开团开团!”

  他很清楚,如果持续被we消耗下去,迟早有人得被迫回城。

  上单369立刻往河道叫羊,然后二段顶起,却只击飞到鳄鱼一人。

  同时,jacklove操控韦鲁斯一枪射出,将走在前面的锤石打掉近半血量。

  杰斯与韦鲁斯两下poke下去,tes基本没得打了。

  但we仍然不去开龙,继续疯狂poke。

  折磨!

  tes队员的心里只有这一种想法。

  但让他们不要命地冲上去求个痛快死亡,或者干脆火龙魂也放掉,又没人敢干。

  就只能被we一点一点地消耗。

  终于,韦鲁斯再释放一箭,命中厄斐琉斯!

  咻地一声,直接把厄斐琉斯削到半血。

  开团无果,c位又血量过半,knight9无奈指挥,“放了放了,我试一下能不能抢龙。”

  于是tes处在中路与河道交界处的大部队开始撤离。

  “tes放掉龙魂,we有火龙魂的加持,poke伤害更高,基本上后面就……大家都懂得。”娃娃解说道,不过tes基本没了这种话他没敢说出来。

  米勒道,“tes全员撤退,只有妖姬藏在爆炸果实处,下面草里有眼,阴人肯定不行,他要跳下去尝试抢龙?”

  弹幕开始搞事。

  “beishang千万别在这时候犯病呀!”

  “这龙不可能丢,左手能抢龙,我当场吃键盘!”

  “有一说一,龙坑没有视野,knight9拿什么抢啊?”

  事实上,knight9连抢龙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厄斐琉斯刚撤到路口,简祐又一发加强炮射过去!

  轰地一声,没有命中。

  关键时候tes辅助给到灯笼,救下ad一命。

  但这样一来,厄斐琉斯的位置和锤石一样,卡在蓝buff背面的路口草里!

  辅助missing看见机会,立刻大喊道,“我大招绕后!”

  塔姆开车,嘴巴张开。

  morgan在旁边点着蛤蟆嘴却死活上不了车。

  简祐作为老蛤蟆玩家,提醒道,“这车上不去,蛤蟆在战斗状态。”

  于是蛤蟆开了私车。

  他很快就钻出地面,出现在厄斐琉斯和锤石正前面,迎头就是对方的钩子。

  missing赶紧按出秒表,和卡牌落地金身异曲同工。

  这样一来,厄斐琉斯和锤石还是被留住了!

  豹女标枪投掷过去,噗地一声将锤石飚到死血状态。

  不过中路线上的简祐暂时没有精力管正面的团战,她被奥恩拦住了。

  虽然自己三件半装备,奥恩只有两件套,但是点起来依然很耗时间。

  等她终于杀死奥恩,正面团战已经结束……

  她对此没有任何不满,队友能够carry,高兴还来不及呢。

  顺手把路过的小兵清掉,然后仔细分析当前局势。

  we打出一换四,己方只死了塔姆,而tes只活了妖姬。

  此时打完团战,他们追到了tes中路二塔附近,时间也是二十七分钟。

  她脑中灵光闪现。

  依照复活时间,接下来一波结束比赛的机会很大,似乎没有必要去拿小龙了!

  她立即做出上高地的指挥。

  先是中路高地塔推掉,再点水晶。

  knight9尝试操控妖姬清兵,但简祐早有准备,qe对着他w的落点预判轰过去,直接把团战后血量不满的妖姬轰死。

  于是,接下来的一波推平决策变得更加简单!

  等tes众人复活,we一群人在简祐的指挥下只点水晶。

  观众开始发言。

  “we真就一群分奴呗。”

  “阿水你变了,变得分奴了,都不刷伤害的嘛?”

  也有对we非常了解的粉丝发起弹幕,“有一说一,we的分奴其实只有dumpling,但其他人在dumpling面前那还敢装啊,只能点水晶了。”

  ……

  终于,二十八分钟刚过,we将tes的主基地水晶敲碎,lpl半决赛的第二局结束。

  观众开始讨论整局比赛。

  “dumpling炮打得熟练呀!已经可以期待玩小炮中单了。”

  “小炮不一定行吧,联盟有没有玩大炮的英雄?”

  “knight9这是完全被dumpling干碎了吧,之前吹他对线强的人呢?吹他国产第一中单的人呢?”

  “就这就这就这?”

  “最后那波妖姬被杰斯一炮轰死的画面堪称时间名画了。”

  “还是杰斯f6那波盲视野杀厄斐琉斯,再移形换影杀妖姬更有节目效果。”

  ……

  we训练室,简祐摘下耳机,身后是队友和教练组的喝彩声。

  “knight9直接被dumpling心态打炸了,最后死掉的时候,下面小镜头里脸都是黑的。”

  “杰斯对线直接给妖姬打崩了,能不心态炸裂吗!”

  “太猛了吧,光是看着比赛我都感觉自己被打出心理阴影,更不要说knight9本人了。”

  ……

  她举杯喝口热水,心中不由对tes产生了恻隐之心。

  算了,下局最好还是不选对线英雄,万一把knight9打哭了,别人还说我dumling欺负新人呢。

  自己和knight9无怨无仇,没必要让对方输的太难看,毕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人嘛。

  当然,像乒乓比赛那样送掉一局不打出3:0的悬殊比分这种做法,分奴的她还是没法去干。

  她给自己的分奴想法做出解释,——早输早下班,而且tes也不会因为赢了一局产生虚幻的希望,其实干净利落地3:0赢下你们完全是为你们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