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九章 等觉菩萨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5 15:40:39|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陈萼的话语掷地有声,屋里刹那间陷入了死寂。

  小萼的手微微颤抖着,原本如来许的旃檀功德佛就让他激动了,但没想到,自家老爹更狠,居然开口就要割据南赡部洲,尽收南赡部洲的香火,等于是佛门三分天下有其一。

  媚娘则是眼里闪烁出了妒忌的光芒,有那么一瞬间,她对陈萼起了猜疑之心。

  而小白龙的脑海中,嗡嗡作响,今日他的三观被彻底颠覆了,佛门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也破碎了。

  反倒是温娇,最为平静,毕竟知夫莫若妻,自家相公从一开始就隐忍谋划,怎可能被一个区区旃檀功德佛给打发呢?

  如来佛祖却是一瞬间想到了很多,陈萼把观音推了出来,难道真与观音合流了?

  如来最为忌惮的,不是接引和准提,这两人都是圣人位业,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已经没有追求了,反而是观音,神通道行不下于他,又心性隐忍,谋而后定,是他争夺圣位的最大对手。

  如来淡淡一扫观音,见观音神色不变,看不出名堂,才哼道:“好你个陈光蕊,难道还要我佛门将整个南赡部洲赔给玄奘不成?”

  陈萼道:“佛祖搞错了,佛门普济天下,诸佛陀地位平静,哪分什么你我,我儿执掌南赡部洲的佛事,也是愿为佛祖分忧,佛祖何不成全我儿拳拳之心?”

  如来道:“佛是一种授记,与真元法力无关,玄奘一介凡躯,如何撑得起南赡部洲佛事?”

  陈萼微微一笑:“此事不劳佛祖操心,做父母的,总要为儿女有些准备。”

  如来差点就要念咒,让陈萼尝尝厉害,但他还是忍住了,毕竟相比之下,开辟冥府,与佛门的阴间合并才是最重要的大事,暂时没必要对陈萼下狠手。

  而且佛门已经有了针对大唐的完整计划,纵然让你得意一时又能如何,待得大唐灭了,东土乱了,南赡光明佛只能成为一个笑话。

  同时授小萼南赡光明佛,也能让诸天大佬误解佛门与陈萼的关系,体现出双方的立场是一致的。

  不如如来眼里仍是闪过一丝淡淡的杀机,才点头道:“也罢,如你所请,就把南赡部洲封给你儿又如何?玄奘上前听封。”

  小萼激动的望向了陈萼。

  陈萼略一点头。

  “弟子拜见佛祖!”

  小萼这才上前,跪于如来虚影前方。

  如来手一挥,哗啦啦,一阵经书当空落下,整整齐齐堆叠成三处,正是天地人三藏真经,然后道:“汝秉我迦持,又乘吾教,取去真经,甚有功果,加升大职正果,汝为南瞻光明佛!”

  说着,一指点在小萼眉心。

  小萼就感觉,精神仿似升华了,身心自在又自如,有一种大解脱、大逍遥、大自在与大圆满的满足感,丝丝缕缕的佛光从身上升起,显得宝像庄严。

  “多谢佛祖!”

  小萼深施一礼。

  陈萼又道:“三太子也有功,佛祖如何封赏?”

  小白龙顿时紧张起来。

  如来淡淡道:“汝本是西海龙王之子,因火烧宝珠,触犯天条,幸得皈身皈法,皈我沙门,每日亏你驮负玄奘来西,多次救玄奘脱险,亦有功者,加升汝职正果,为八部天龙马。”

  小白龙正要谢恩,陈萼已拦住道:“佛祖,八部天龙马是什么马?熬烈是西海龙宫三太子,取经既然事了,为何还让他做马?”

  如来道:“龙马本就不分,熬烈的全称是八部天龙广力菩萨。”

  陈萼又道:“佛祖,你搞错了吧,人家可是根本苗红的西海龙宫三太子,天庭正神之后,而八部天龙……请恕我说句难听话,不是妖魔,就是古婆罗门教的余孽,熬烈怎能与之为伍?我是去过舍卫国烙印世界的,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佛祖你可别欺侮人家三太子不懂啊!

  况且菩萨也分三六九等,从初地到十地,有亿万菩萨,还有等觉与妙觉菩萨,妙觉菩萨就算了,与佛陀果位相当,三太子的功绩还不足以证就妙觉菩萨之位,不过……给个等觉菩萨不过份吧?”

  等觉菩萨就是俗称的大菩萨,如观世音、大势至、文殊、普贤等等,八大菩萨都是等觉菩萨,是成佛的必经之路,而十地菩萨有亿万之众,是佛陀身边的侍者。

  如来沉声道:“陈状元,不入八部天龙亦无不可,不过你觉得熬烈能与观音、普贤等菩萨相比?”

  小白龙也为难道:“陈状元,算了吧,能有个菩萨就不错了。”

  陈萼却不是这样想的,他把小白龙当作自己人,而且他和如来处于撕破面皮的边缘,仅仅是逼如来册封小萼为南瞻光明佛,如来就不会善罢干休,既然如此,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于是道:“佛祖,话可不是这样说,佛门讲究众生平等,要说八大菩萨比熬烈强在哪里,我认为是活的久,经历多,熬烈就吃亏在本元会出生,可这不是太大的问题,我受天道着顾,我可以借用天道之力帮他提升修为,总之,熬烈是我的好友,佛门如随随便便给个杂号菩萨打发了事,我可不答应。”

  如来道:“修持到了,位业自会上去。”

  陈萼呵呵一笑:“一到十地菩萨有亿万之众,而等觉菩萨才几位?今日借着这事,我请您老卖个面子给我,当然,您老也可以不卖,那我可以代表小白龙,拒绝菩萨位业,哪怕当个白身,也比当个杂役要好。”

  “陈光蕊,你太放肆了!”

  观音面色一沉,喝斥道。

  陈萼不依不饶道:“姐,不是我放肆,而是佛祖不公,熬烈是西海龙宫三太子,是尊贵的龙神,可佛门连个等觉菩萨都不给,这不是欺负人么?祖龙前辈的嫡系子孙,难道连个等觉菩萨都不值?熬烈,咱们就有点骨气,这菩萨位业不要也罢!”

  “不错!”

  媚娘仿佛从如来与观音的阴影中走出,站了起来,缓缓道:“佛祖,观音菩萨,请恕弟子不敬,我为大唐之主,只有我才能使佛门于大唐大兴,以我将来的功绩,封我净光菩萨并不过份,现在我还要再加一个要求,佛门必须册封熬烈为等觉菩萨,如果没有我的懿旨,东土不会有一佛一菩萨得以参拜!”

  刹那间,如来与观音的面色都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