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八章 南赡光明佛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5 15:40:39|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陈萼的态度是,坚决不去灵山,佛门把三藏真经送来,再谈小萼的佛位问题。

  观音的眼神有些不善了,便宜都让你占尽,又不肯担风险,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可是佛门也为难啊,如来为西行取经谋划了五百年,搞的浩浩荡荡,三界皆知,如果就这样虎头蛇尾的收场,怕是要成为三界最大的笑料,更要命的是,对于气运的影响也极其巨大。

  不要小看取经失败,如处置不妥当的话,很可能就是佛门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观音沉吟许久,才道:“佛门传经也不全是为了自己,如来佛祖曾在孟兰会上说过,东胜神洲,敬天礼地,心爽气平,北巨芦洲,虽好杀生,只因糊口,性拙情疏,无多作践,而我西牛贺洲,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但那南赡部洲,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故而须以真经渡化,如来传经,固然是为我佛门护大香火,实则也是为了南赡部洲的百姓着想。”

  陈萼呵呵笑着摇了摇头:“姐,我不认同此言,我们以取经的经历来看,小萼在大唐境内仅于双叉岭遇到野牛精,虎精和熊精,猎户刘伯钦是乐意助人的,而过了两界山也只遇到六个毛贼、小白龙和黑熊精,再遇到八戒就是在西牛贺洲的乌斯藏国了。

  再看西牛贺洲,自八戒之后遇到的妖精足有数十,西牛贺洲这么多的妖怪,和如来所说的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差之甚远,尤其在快接近灵山之时,还有狮陀岭金翅大鹏灭人一国,我实在是难以想象,这等惨事,就发生在佛祖的脚下,所以我觉得,取经与大义无关,就事论事最为妥当。”

  “这……”

  观音难得的脸红了。

  她为何在南海开辟道场,而不是西牛贺洲?

  关键是她也觉得西牛贺洲乌烟障气啊!

  相比之下,南海紫竹林紧挨东土大唐,民众乐善好施,性情温和,易于教化,而西牛贺洲到处都是妖精,吃人惨祸每天都在发生。

  “罢了,罢了,此事我不再理会,你有什么话,与佛祖分说。”

  观音叹了口气,从怀里取出一木雕如来佛像,一指点向眉心,嘴里念念有辞,渐渐地,那佛像的眉心闪现出白光,化作如来的虚影,端坐于殿内。

  “弟子无能,未能劝得陈状元,请佛祖见谅。”

  观音合什施礼。

  小萼也待施礼,却被陈萼拉住:“你地位未定,暂不必施礼。”

  如来翻眼扫了一圈,沉声道:“陈状元,你为何一再阻挠玄奘取来真经?”

  “咝~~”

  陈萼嘴角一抽,不敢置信道:“佛祖,这顶大帽子我可戴不起啊!”

  如来威严道:“东土只因天高地厚,物广人稠,多贪多杀,多淫多诳,多欺多诈,不遵佛教,不向善缘,不敬三光,不重五谷,不忠不孝,不义不仁,瞒心昧己,大斗小秤,害命杀牲,故欲以真经教化。”

  “诶?”

  陈萼不解道:“佛祖,你那三藏真经不是专渡死人的么,当初菩萨化为老僧时,与高宗皇帝说的清楚分明,与活人有什么关系?”

  如来神色一滞。

  陈萼又道:“我记得悟空神通未成时,路过南赡部洲,剥人衣裳,学人走路,学人礼,学人话,串长城,游小县,历八九年余,倘若南赡部洲真如佛祖说的那么差,怕是悟空早被妖精吃了,佛祖,你可不能污蔑我们南赡部洲啊。”

  观音也向如来密语,把先前与陈萼所说如实道出,如来现出了尴尬之色。

  是的,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与西牛贺洲遍地妖魔相比,南赡部洲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如来心知,再扯下去,丢的是自己的脸,尤其是他曾在孟兰会上大言不惭的吹嘘我西牛贺洲,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

  陈萼完全可以把事情闹大,让漫天神佛来评评理,南赡部洲与西牛贺洲那个更差。

  如来的锐目紧紧盯着陈萼,漫天佛威扑面而来,外面的很多婢仆,都不自禁的跪了下来,诵念阿弥陀佛。

  媚娘也受了影响,不过有温娇紧紧抓住她。

  “哈哈~~”

  陈萼哈哈一笑:“佛祖,你莫要忘了,大唐禁佛,你在大唐公然施展佛威置我朝高宗皇帝于何地?太后娘娘,可曾带玺印?”

  媚娘忙从腰间解下一方小巧的玉玺,这是她的太后玺印,不算国玺,只是私玺,不过陈萼能看出,这方玺已经与大唐气运联结在一起了。

  “请太后娘娘滴一滴血上去!”

  陈萼又道。

  媚娘猛一咬牙,咬破中指,滴了滴殷红的血液在玺上。

  陈萼给温娇打了个眼色。

  温娇一指点去!

  刹那间,那血液渗入玺中,顿时金芒四散,整个大唐的气运轰隆一震,如来就感觉到自己被大唐排斥了,并隐有雷鸣般的闷声响起。

  “禁佛……”

  “禁佛……”

  “大胆妖邪,竟敢以邪法动我大唐气运,当镇压!”

  “高宗皇帝有敕:唐虞无佛图国安,齐梁有寺舍而祚失者,未合道也,但利民益国,则会佛心耳,夫佛心者,大慈为本,安乐含生,终不苦役黎民……”

  有如诵经,李治当年下的旨,刻印在了大唐气运当中,此时受如来的神通撼动,一长串的金字当空飘浮出来,随着气运起伏波动。

  每一个字,都声震如雷,金光闪闪,镇压着如来的漫天佛威。

  这是一国与一教的对抗。

  其实如来身后有一教支撑,而大唐才几十年的国祚,积累不足,如来真要发起狠来,毁了大唐国运也无不可,可是如此一来,因果就大了,他承受不起。

  在佛门的计划中,大唐是肯定要毁的,毁了大唐,兵荒马乱中,民如草芥,佛门可趁虚而入,纵观历史,每逢乱世,佛门都能兴起一波,如南北朝、白莲教……

  到了真正的盛世,反是道门更受欢迎。

  虽然佛门早已有毁灭大唐的布置,但不能毁在如来手上,如来收了神通。

  那些金字没了对手,也消散于虚空当中。

  如来心藏恼火,可又不得不低头,合什道:“事急从权,玄奘不必再去灵山,贫僧授三藏真经三十五部,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赐旃檀功德佛。”

  陈萼问道:“旃檀功德佛是干啥的?”

  如来道:“此佛能消过去生中,阻止斋僧罪业。”

  小萼喜色一现。

  “没出息!”

  陈萼回头喝斥了句,就道:“旃檀功德佛针对斋僧罪业,也就是僧人犯了过错,向此佛忏悔祈祷,可消其罪,那能否收到香火功德?”

  如来道:“消除斋僧罪业,自有功德。”

  陈萼问道:“香火呢?”

  香火不是随便来个神仙就能收取的,比如陈萼,已是混元大能,但是不能接受百姓供奉,没法收取香火,否则就是淫饲,一旦被取缔,会受到巨大的反噬。

  反倒是杨戬、杨婵这类受过册封的神灵才能收取香火。

  佛门也是一样,诸佛各有司职,不是所有的佛都能接受香火供奉。

  如来道:“佛门会按功绩分配香火。”

  “那可不行!”

  陈萼脑袋摇的和拨郎鼓似的,不屑道:“不能接受供奉,没法收取香火,仅仅管着罪僧,不就是个牢头么,我陈萼好歹也是个候爷,正三品的高官,我的儿子哪里能做牢头这种下三滥活计,不行,这旃檀功德佛不能要!”

  “你待如何?”

  如来面色沉了下来。

  陈萼道:“请佛祖封我儿为南赡光明佛,受南瞻部洲生灵供奉!”

  “陈光蕊,你莫要胡闹!”

  观音不悦道。

  佛门诸佛,从来没有以地域为名号的,如今陈萼非要给小萼强加南赡,又冠名光明,分明是割据一方的意思。

  天下四大部洲,从表面上看,小萼割据四分之一,但帐不是这样算的。

  北俱芦洲穷山恶水,西牛贺洲妖魔横行,这两洲加起来,都抵不上南赡部洲一洲,真正繁华的部洲,只有南瞻部洲与东胜神洲,因此封小萼为南赡光明佛,就等于割出去介于一半到三分之一的香火。

  这可是狮子大开口啊!

  如来出现出了不豫之色,哼道:“陈状元,你到是好大的胃口。”

  陈萼昂着脖子道:“我儿是南赡人,南赡人治南赡,合情合理,倘若佛祖顾忌我儿一家独大,南赡部洲还可以再供奉观音菩萨和净光菩萨,甚至如来佛祖您啊,其实我这要求一点都不过份,毕竟我儿受高宗皇帝御旨,迢迢十万八千里去灵山取经,一路降妖除魔,结果灵魂里面竟被一只畜生寄居。

  虽然此事与佛门无关,乃是那金蝉子对我心怀歹意,我也相信并非佛门有意为之,但佛门亦有不察之罪,我儿差点因此被贼人夺舍,佛门自然要补偿我儿。

  旃檀功德佛是我儿该得的功果,南赡光明佛则是对我儿的补偿,陈某并非不知好歹,而是索要合理的补偿,再说收上来的香火,不也是要上交佛门一部分么?谁交不是交,难道我儿就不是佛门的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