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七章 君子不立危墙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15:41:45|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观音柳眉拧了拧,她是搞不明白了,可惜的是,凡是有与陈萼有关,都有道德面板遮掩,她掐算不出来到底是不是陈萼拿的。

  ‘罢了,罢了,灵柩宫灯是燃灯的灵宝,贫僧尽个义务问一声也算仁至义尽,后面如何与贫僧无关。’

  观音暗暗摇了摇头,摊出手道:“宫灯之事暂且放在一边,把你的万民伞给我看一下。”

  陈萼顿时心肝微缩,再一看观音那微翘的嘴角,分明带着丝玩味的笑容,很明显,观音并非不知道万民伞能破去她的梦幻泡影大法。

  果然是不能小看天下大能啊。

  同时,陈萼心里也有些庆幸,亏得自己还没使用万民伞去暗害观音,否则极有可能害人不成,反与观音撕破脸,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诶?姐怎么知道我有把万民伞?”

  陈萼不解的问了句,就取出万民伞,递了过去。

  “你不是用万民伞迫得燃灯把定海珠收回去了么?”

  观音淡淡一笑,再素指一抹,陈萼感觉到,万民伞与江州老百姓的那丝联系被抹去了,不过凝聚的愿心念力仍在。

  也就是说,万民伞仍能发挥出作用,却和观音再没有任何关系,这一手,把陈萼给震住了,至少他办不到,甚至连一点头绪都没有,也让他切切实实明白到,自己与大能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并不是道行神通,而是对道法的理解与应用。

  这让陈萼决定,等过一阵子风声平息了,再想办法偷偷混入胎藏界。

  拉扯间,温娇带着媚娘回来了。

  媚娘的确是私服,身着普通的便装,摘下了满脸珠钗,从年龄上看,也比温娇大了一大截,可那撩人的风情就是遮掩不住,愣是给陈萼一种春兰秋菊,各擅胜长的感觉。

  当着温娇面,陈萼不敢流露出异样,忙站起施礼:“臣拜见太后娘娘。”

  媚娘倒是自然的多,即不过于生份,又保持一定距离的摆手笑道:“朕微服前来,就不必多礼了,爱卿把朕找来有什么事?”

  “太后请往上看。”

  陈萼微微一笑。

  媚娘向上一看,顿时浑身剧震。

  她在现实中没见过观音,可是观音曾给她托过梦,传了她大云经,她一眼看出,这正是观音。

  “弟子净光,拜见菩萨!”

  佛门对媚娘的期望是振兴佛门,而自己为了一己私利什么都没做,媚娘心里又虚又慌,不敢怠慢,下跪施礼。

  观音淡淡道:“净光?呵,净光菩萨?武太后的胆魄倒是令贫僧钦佩。”

  媚娘对观音有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渐身瑟瑟发抖,不敢说话,因为观音也能够分化出陈赖耶识创造天女,相对于天女,佛门大能是造物主,一个念头就能决定她们的命运。

  陈萼从旁道:“姐,你别逼太后,是我撺梭太后立了净光菩萨雕像。”

  “哦?”

  观音眼神微眯。

  陈萼理直气壮道:“又想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这是什么道理,当初禁佛的是高宗皇帝,如今要想中兴佛门,就必须由大后下旨,太后为佛门办事,分润点汤汁不算过份,而且先帝的遗旨不是那么容易推翻的,所以要个菩萨位业实属正常。”

  观音哼道:“是弥勒佛祖把净光天女安排去了大唐,如今想要菩萨位业,你和弥勒佛祖去说。”

  “行!”

  陈萼深深看了眼观音,便点头道:“中兴佛门之事暂时搁置,等弥勒佛祖找上门再和他谈,我们现在该说说小萼的位业了。”

  “你说!”

  观音秀眉微拧。

  小白龙膛目结舌,佛门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轰然崩塌,原来……位业也能讨价还价?

  他发现自己看不懂这世界了。

  媚娘则是向陈萼暗中递去了感激的目光。

  “娘子,赶紧把太后扶起来吧,万一被人看到会有大麻烦。”

  陈萼转头道。

  “嗯!”

  温娇把媚娘扶了起来。

  陈萼这才吞吞吐吐道:“姐,小萼之事你能否做主?毕竟事关金蝉子,而金蝉子是如来佛祖的二弟子,我就怕最后拍板的是如来佛祖。”

  观音突然心里有了些无奈。

  佛门的事情历来复杂,两大圣人相当于名誉主席,如来相当于议长,八大菩萨则是一方藩镇,其余各佛陀、金刚罗汉,各有各的算盘,她还真不敢给陈萼什么保证。

  可是话不能这样说啊,观音略一沉吟,便道:“只要你不过份,贫僧可以做主。”

  “好!”

  陈萼点头道:“如来佛祖给小萼定了九九八十一难,以功果定位业,我相信佛门是清楚的,这一路上,悟空、八戒和沙僧几乎没起到作用,是我和娘子暗中保护着小萼,才能一路逢凶化吉,其中三太子也出了不少力,曾多次载着我儿逃离虎口,我这么说,姐不反对吧?”

  “你继续说。”

  观音不置可否道。

  陈萼却是不依不挠道:“姐,在内心里,我是真把你当姐的,但公归公,私归私,我们现在谈公事,姐还是先把我说的前一项确认下为好。”

  观音暗感头疼。

  事实上这完全是陈萼前世当副乡长时养成的习惯,哪怕再是穷乡僻壤,偶尔也会有招商引资的,谈判的条款,也需要一条条的反复确认,确认一条,再去谈下一条,免得一笔糊涂帐。

  陈萼以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看着观音。

  观音心里明白的很,陈萼所说的完全没有问题,自己如点头应下,怕是会一步步被带进坑,她可不敢轻视陈萼,可是反对也找不出理由,只得勉强点头:“不错。”

  陈萼又道:“既然悟空、八戒和沙僧几乎无建树,那我们先把这三人排除,功果由我儿、我与娘子,及三太子瓜分,而我与娘子作为小萼的父母,把功果无偿赠予小萼,此乃天经地义,应该没问题吧?”

  观音道:“取经名单上,本无你夫妻二人,何来功果之说?”

  陈萼无奈两手一摊:“我们也不想多事啊,若非悟空、八戒和沙僧徒实在不怎么样,谁愿意一趟趟的跑?姐,这种事我们就不必纠缠了,既便是见义勇为,也有奖金吧,我们把奖金转给小萼,有何不妥?你只要告诉我们,佛门到底对小萼是怎么安排的?”

  观音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法和陈萼沟通,陈萼的嘴,太厉害了。

  只得道:“小萼若是肯去灵山,把三藏真经取回大唐,可授旃檀功德佛。”

  “哦?”

  陈萼与温娇相视一眼。

  很明显,佛门有了熄事宁人的心思,如来也暂时吃下了哑巴亏,但是并不能排除这是佛门使的引蛇入洞毒计,灵山是佛门的大本营,去了灵山,那可由不得自己了。

  “爹,娘!”

  小萼居然现出喜色,期待的唤道。

  陈萼狠狠一眼瞪了过去,就摆摆手道:“姐,有句话说的好,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灵山我们是不会去的,佛门先把三藏真经送来,我们再谈小萼的佛位问题,姐你也别误会,我们是一家人,不会针对你,只是对佛门不大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