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六章 认干亲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4 00:10:32|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观音虽然化作了人间女子,但本身的容颜与气场堪称上乘,再变化也丑不到哪里去,陈萼则是年少俊俏,二人挽手亲密前行,似是一对壁人。

  “哪家的相公娘子啊,真登对啊!”

  “是啊,郎才女貌,堪称绝配!”

  街边不时有赞叹声传来,小白龙从最初的震惊,到渐渐地麻木了,观音也很奇怪,自己为何并不排斥这样的氛围,难道是这一世变成女人,真的多愁善感了?

  “姐,前面就是我家,请吧!”

  不片刻,前方一座硕大的府邸出现,陈萼手上稍微用力,强挽着观音走了进去。

  “这……”

  婢仆们见到陈萼挽着端庄貌美的女子进来,均是一愣。

  陈萼回头道:“还站着干什么?快去禀报老夫人和夫人,我姐来了!”

  “是,是老爷!”

  婢仆们纷纷离去,还有人莫不清情况,挥着手大喊:“老夫人,老夫人,大小姐回来啦!”

  陈萼这才意识到已经回了家,连忙要松开,观音却是胳膊一夹,冷笑道:“陈状元,你怕什么,我是你姐,弟弟挽着姐姐不是天经地义么?”

  “让娘子看到会误会的。”

  陈萼苦笑道。

  观音突然心里有些得意,哼道:“我是你姐,咱们姐弟行的正,端的直,你心虚什么?”

  “好……好吧。”

  陈萼哭丧着脸,心里却是连呼要命,他的手背,软乎乎啊!

  还……好香!

  观音身上的檀香味,不是寺庙中的那种熏人的檀香,是一种非常自然清新的香味,就好象置身于檀香树的怀抱当中,闻着让人心神安宁。

  如果不是观音的前世是男人,陈萼真想扑入观音的怀抱。

  府里瞬间喧闹起来,候爷的姐姐来了,那还了得?

  很快的,张氏、温娇与小萼被惊动,带着满脑不解在正堂待客,却是陡然间,神色纷纷一滞,就看到陈萼不情不愿的被个端庄美貌的女子用胳膊夹着手臂拖着走,后面还跟着个丰神俊郎的男子,一脸呆滞麻木。

  “这……”

  张氏三人都是见过观音的,虽然现在的观音一身民妇打扮,可是渐渐地,与他们印象中的那个人对上了号。

  “菩萨!”

  小萼惊站起来。

  观音微笑点头。

  “弟子见过菩萨!”

  小萼连忙上前,就要拜倒施礼。

  陈萼借机把手臂抽出,一把扯住小萼道:“我儿,什么弟子不弟子?观音菩萨是我姐,也是你的姑姑,快,快叫声姑!”

  “这……”

  小萼不敢叫。

  温娇最了解陈萼,也笑吟吟上前,挽着观音的胳膊笑道:“原来是姐来了,相公你也真是的,姐来了不提前打个招呼,弄的家里一点准备都没有,小萼呀,在外面,观音是你的菩萨,在家里,就是你姑,快来拜见姑母。”

  “贫僧……”

  小萼畏畏缩缩上前,刚刚开口,陈萼已打断道:“什么贫僧,你得自称小侄。”

  “小侄见过姑姑!”

  小萼如念经般,看着鞋面,一口气道。

  观音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陈萼破坏了她的计划,并让佛门不知不觉就吃了个暗亏,再回想起陈萼从刚开始一介凡人就与自己周旋,败而不馁,坚韧不拨,虽然得天命眷顾,却也显示出了本身的非凡才具,才能一步步走到今日。

  对于这种人,哪怕为敌,她心里也很是钦佩。

  观音本就欣赏陈萼,一直想让陈萼为自己效力,如今转念一想,自己的目标是圣位,与陈萼没有根本性的利益冲突,为何不能合作呢?

  这层姐弟关系也不错。

  观音已经不敢再轻视陈萼了,而是把陈萼摆放在了与自己同等的位置,毕竟无论是谁,做出这种大事来,还能从如来佛祖的五指山中逃脱,都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而且再说句难听话,她只是受了如来之托才操持金蝉子之事,实则金蝉子与观音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嗯!”

  观音笑着点头:“陈小萼,你既叫贫僧一声姑,那便是你我有姑侄之缘,也罢,这个你拿去给你媳妇佩戴,可免受邪魔惑心之苦。”

  说着,取出一串黄木佛珠,递给小萼。

  “多谢菩……姑姑!”

  小萼僵硬着舌头,连忙接过。

  陈萼心中一动,观音知道梁艳的情况?

  他很想请教观音,如何才能切断梁艳的禁咒,不过眼下不是细说之时,于是看向手足无措的张氏,笑道:“娘,以前姐与我们家有些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要说姐啊,也是个苦命人,有个爹,也有个亲弟,十万年几乎没来往,不如娘认了姐做义女,如何。”

  “这如何使得?”

  张氏吓的连往后缩。

  观音却是盈盈上前,挽着张氏笑道:“老夫人,以前贫僧确有不对之处,让老夫人担心了,在此向老夫人陪个不是,好在您孙儿总算平平安安的回来啦。”

  “菩萨,菩萨,您您您……折杀老身啦!”

  张氏被观音搀着,浑身不自在,说话也打起了哆嗦。

  想想也是,平时拜的菩萨,突然出现在面前,亲切的挽着你,哪里能不慌张,这就是典型的叶公好龙。

  龙真来了,叶公也慌了。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张氏的心态没扭转过来,还把自己当作凡人,却不知,自家儿子儿媳,已经初步具备了与漫天神佛掰手腕的能力。

  观音又笑道:“老夫人,贫僧这弟弟说的也有道理,不如老夫人就认了我这个干女儿吧。”

  “我……我……”

  张氏头脑一片空白。

  陈萼从旁道:“娘,你可别辜负了姐的一番心意啊,定了名份,将来姐也好常来我们家做客,就不办什么仪式,认个名份就足够了。”

  “合适么?”

  张氏怯生生问道。

  “合适!”

  陈萼用力点头。

  “干娘!”

  观音极为自然的唤道。

  “诶……诶!”

  张氏小心翼翼的应了下来。

  “干娘,这串佛珠您收着,能保您平平安安,无灾无病!”

  观音不知从哪儿取出一串佛珠,戴在了张氏的手腕上。

  陈萼暗暗鄙夷,菩萨也是小气啊,有本事拿个灵宝来啊。

  张氏倒是胆子放开来了,欢喜的很,连声招呼道:“菩萨,快进来坐,今日呀,非得好好庆贺一番。”

  陈萼却是道:“姐,你的真名是什么?总不能让娘叫你菩萨吧?”

  温娇不由偷偷看了陈萼一眼,爽靈之炉她也有了,自然知晓要想断人天眷,必须要诵念真名,可很多大能的真名都不得而知,大能们也有意的掩饰自己的真名,并会有意无意的放出假名来迷惑世人。

  正如陈萼绝不相信玉帝叫张百忍!

  观音有些迟疑,她本能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名,但是想想又觉得自己多心了,于是笑道:“干娘,您就叫我妙善吧。”

  陈萼暗暗记了下来。

  “诶!妙善我儿,快进来!”

  张氏喜笑颜开,把观音迎进了屋,陈萼这才把小白龙介绍给张氏,小萼是有些尴尬的,毕竟取经时骑了人家一路啊。

  众人于屋内落坐之后,陈萼向外唤道:“来人,拿我的令牌入宫,去请太后娘娘微服来我府上!”

  “相公,还是妾去吧,下面人可能说不清楚。”

  温娇站起来道。

  “也行!”

  陈萼点了点头。

  温娇有三品诰命在身,可以随时入宫,不需要再拿陈萼的令牌,径直离去。

  张氏在拉扯了几句之后,到底面对着菩萨不大自在,也借故离开。

  观音这才道:“陈状元,把燃灯的灵柩宫灯拿出来,这东西放你手上没好处。”

  陈萼连忙道:“姐,那灯可不在我手上,我敢对天道起誓。”

  “哦?”

  观音狐疑的目光紧紧盯着陈萼。

  陈萼一副坦然的模样。

  他的确没撒谎,宫灯被他卖给了道德面板,自然不在他手上。

  观音心里满是不解,燃灯亲口说灵枢宫灯被陈萼拿走了,她相信燃灯不会看错,也不会撒谎,不过她清楚仙人不能说谎话,尤其陈萼还是以天道的名义起誓,这就说明灵柩宫灯不在陈萼手上。

  ‘难道在他娘子那里?’

  这个念头刚出。

  陈萼又道:“我家娘子也没有灵柩宫灯,也许是燃灯搞错了吧,菩萨还是回去再问问好了,我可不想背这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