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五章 带观音回家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3 14:38:23|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一夜过去,候府里外松内紧,无论是陈萼还是温娇,都知道佛门绝不会就这样算了,因此取经一事,不仅仅是金蝉子修成正果,还关乎着佛门在东土大唐的中兴。

  作为南瞻部洲最为强盛的国家,佛门绝不会放弃这块肥肉,与金蝉子之死没有任何关系,怕是会派人来谈判,只是……来的会是谁呢?

  三日后,等来了小白龙!

  “陈状元!”

  小白龙已经恢复了人形,一见到陈萼,就大喜施礼。

  “来了就好,其他人呢?”

  陈萼笑着问道。

  小白龙道:“我第一个走的,别人我不清楚,不过依我对八戒的了解,既然经取不成了,多半是回女儿国了吧。”

  “行!”

  陈萼点点头道:“我先带你去龙女娘娘宫,你暂时安置下来,至于你的事情,有机会我找观音谈谈。”

  “多谢陈状元了!”

  小白龙拱了拱手,便与陈萼向城外走去。

  刚刚出了城,二人突然眼前一花,观音扮作个普通女子,站在了面前。

  “弟子见过菩萨!”

  小白龙连忙施礼。

  陈萼却一把拉住他道:“什么弟子,我这姐姐把你锯角刮鳞,害得你神通法力失了大半,你不怨恨?”

  小白龙突然福至心灵,明白陈萼的意思了,连忙道:“我哪敢怨恨菩萨,菩萨将我锯角去鳞,是让我做马,载着金蝉子去西天,可如今金蝉子死了……我也不用做马了吧?”

  “姐,你看呢?”

  陈萼看着观音,灿烂的笑着。

  “哼!”

  观音轻哼一声,从袖子里取出一副龙角和一团鳞片,往小白龙身上一抛。

  顿时,那龙角和鳞片化作一片彩光,罩在了小白龙身上,被悉数吸收进去。

  小白龙惊喜的感受着自身的变化,神通法力全部回来了,还因吃满了七魄果实,瞬间猛涨,突破金仙,达到了太乙金仙层次。

  “多谢菩萨,多谢陈状元!”

  小白龙一躬到底。

  观音笑着摆了摆手,向看向陈萼,哼道:“你倒是好本事啊,不声不响的杀了金蝉子,还在胎藏界弄出那么大的乱子来,想不到,贫僧竟然认了这么个有本事的弟弟。”

  “姐,你可别给我扣屎盆子啊,我被佛祖放逐到了天人间,直到我儿有了危险,我才从天人界出来。”

  陈萼矢口否认。

  哪怕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干的,只要没被抓现形,那他死活都不会承认。

  观音不置可否道:“佛门的大事被你破坏了,你说该如何是好?”

  “诶?”

  陈萼不解道:“姐,当初西去取经的是我儿,大唐高宗皇帝册封的也是我儿,我只是灭杀了潜伏在我儿灵魂中的一只畜生,将我儿给抢了回来,怎么就能说成破坏了佛门的大事?”

  观音竟然无言以对。

  是的,哪怕彼此间都心知肚明,佛门安排小萼取经,要想成全的是金蝉子,而不是小萼,可是陈萼没有说破,佛门就不能为这事和陈萼翻脸。

  因为从头到尾,是佛门不地道,陈萼则是识破了佛门的阴谋,为了救儿子,暗中谋划,终于在凌云渡成功击杀金蝉子,救回了小萼,过程中表现出了英勇、胆大、心细、智计,这怎么看都值得讴歌啊,而佛门成了地道的反派。

  其中的关键是,佛门失败了,这就成了笑料。

  “你待如何?”

  观音索性直接问道。

  陈萼笑道:“姐,我儿才是取经人,我能怎样,我把我儿带回来,也是迫不得己,自然是希望我儿得成正果。”

  “呵~~”

  观音不屑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盘。”

  “姐!”

  陈萼瞪大眼睛道:“你是我姐,小萼就是你的侄子啊,都是自家人,你怎么着也得帮帮你的侄子吧?”

  这一刻,观音就觉得一股郁气郁结在胸口,玄奘居然成了自己的侄子?

  可是陈萼强攀亲也没问题,毕竟三界都知道,他认了观音当姐。

  观音那几乎万年没有变动过的情绪突然凌乱,她头一次后悔没拒绝陈萼认自己当姐了,暗吸了口气道:“你儿想成佛,得去灵山把经取回来。”

  陈萼委屈道:“姐,你不是说笑吧,金蝉子是如来佛祖的二弟子,再让小萼入灵山,不是羊入虎口么?不行,说什么我都不能把你的侄子往火坑里推,其实取经只是走个形式,不如姐让灵山派个人,把真经送来,如何?”

  “你倒是说的轻巧!”

  观音嘴角微撇。

  陈萼快步上前,讨好般的挽住观音的胳膊,笑道:“姐,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我家也是你家,对自家人的安排还是回家里再说吧。”

  “放手!”

  观音俏面一沉,并暗运法力,想把陈萼甩开。

  “不放,你是我姐,弟弟挽着姐姐天经地义,更何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

  陈萼浑身微微一震,却并未放开,不依不饶道。

  小白龙看呆了,眼珠子都快瞪掉了,这可是观音菩萨啊,三界有数的大能,甚至在大多数人眼里,观音的印象比之如来更加深刻,可这家伙在做什么?

  亵渎啊!

  妥妥的亵渎!

  “三太子,你愣着做什么,咱们先回家!”

  陈萼回头招呼了句,就挽着观音往回走。

  观音本来不愿意的,但是刚刚没把陈萼震开,就知道此人不简单,她又不愿意与陈萼当众拉拉扯扯,只得被动移着莲步,随陈萼走去。

  小白龙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才跟在后面,听着前面陈萼与观音随意说笑,介绍着长安的情况,如哪里哪里的汤饼最好喝,这家胡寡妇包子店堪称长安一绝,姐,要不要买两个给你尝尝。

  观音脑海中不由闪现出自己当街走,啃着包子的情形,立时浑身一个哆嗦,在明确表示拒绝之后,陈萼依然喋喋不休。

  “姐,那家是长安最大的魁广记香料坊,很多官宦人家的夫人小姐和知名的青楼姑娘都喜欢来这家买香料,可这香料再香,也没有姐香,姐,你的身上为何会这么香?”

  观音本来对长安的风土人情听的津津有味,毕竟佛门非常讲究入世,对红尘百态并不排斥,可是陈萼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尤其鼻子还深嗅了两下,顿时恼了,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有这样的弟弟和姐说话么,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那休怪姐不和你回家!”

  “姐,夸你还被你骂!”

  陈萼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