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四章 抛弃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3 00:10:40|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听着沙僧如此说,燃灯递过来赞许的目光。

  沙僧得了鼓励,又道:“大师兄,二师兄,纵然佛祖追不回师傅,可我们都是佛门弟子,就算取不到真经,也应视为一种历练,不妨在凌云渡继续等下去罢,佛祖不会不管我们的。”

  “这……”

  悟空更加犹豫。

  其实他也明白沙僧是没有退路了,才说出这种话,可是人在骤然陷入绝境的时候,会不自禁的抓最近的一根稻草,佛门就是靠的最近的一根稻草,至于这根稻草能否带着自己上岸,暂时已经没法考虑了。

  他既希望佛门能给自己安排个好的出路,但同时,又明白佛门的性质,说好听点,是四大皆空,说难听点,就是无情无义,经没取成,菩萨的命令没做到,自己在佛门眼里还有什么价值?

  难啊!

  悟空本能的看向了八戒。

  八戒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则精明的很,这种人理性大于感性,从来不会被莫名其妙的感情波动所困扰,也能看清自己的处境,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相对于悟空,八戒清醒多了,金蝉子都死了,取经的主角没了,还取什么经?佛门不怪罪就算不错,哪里敢侈望奖赏?

  再说八戒亲眼看到陈萼夫妻飞速成长,将来……未必就不能独挡一面,反正跟谁不是跟?

  而且佛门的势力太过于庞杂,高手又多,自己区区太乙,搁在佛门根本不算什么,反是陈萼身边人手简单,投奔过去,或有被重用的可能。

  当然,最重要的是一点,是他知道既便如来捉住了陈萼,也不敢杀,因为陈萼主掌冥府开辟一事。

  简而言之,跟随陈萼虽然有风险,但是跟随佛门,是完全看不到未来。

  八戒向燃灯叫苦道:“佛爷呐,俺老猪也是有家有口的人哪,既然娶不成亲,那俺还是回女儿国与娘子团聚好了,将来俺就做个在家修持居士,日日诵念佛祖和佛爷的大名,俺老猪就告辞啦!”

  说着,向燃灯深施一礼,驾起云头,飞遁而去。

  燃灯面色沉了下来,但是以他的身份,还不至于强行拦着八戒不让走,佛门渡人,常说一句施主与我佛有缘,可八戒不是施主啊,人家转行当了住家居士。

  佛门典籍中,从未说过不许人当住家居士。

  于是,燃灯又看向了悟空,透露出淡淡的殷切挽留之意。

  悟空知道八戒贼精,现在连八戒都走了,显然是不看好跟随佛门,那自己也没必要跟着佛门,再转念一想,自己是女娲娘娘补天所遗神石所化,自己的跟脚,在娲皇宫啊,实在不行,就上娲皇宫去抱女娲娘娘大腿!

  “燃灯佛祖见谅,师傅都死了,俺……俺老孙也回花果山啦!”

  悟空底气不足的嘿嘿一笑,就要走,却见空间起了波动,如来那无限长的手臂缩了回来,再一看,手心是空的。

  “阿弥陀佛~~”

  燃灯喧了声佛号,问道:“可是让陈萼跑回了长安?”

  如来叹了口气道:“那陈萼竟在沿途布置了多个传送阵,接力传送,一次数万里,贫僧无能,教燃灯佛祖失望了。”

  如来虽然讲的平淡,实则暗暗心惊,本来在最后一个传送阵的时候,都要抓住陈萼了,但陈萼的拳头上多了一只拳套,直接一拳打过来。

  那一拳的威势,他永远也不忘了。

  如来又不禁看了看手掌,中指通红,到现在还疼痛欲折。

  自己有多久没尝到过疼痛的滋味了?

  燃灯又问道:“陈萼夫妻杀掉了金蝉子,使得取经大计功亏一篑,难道此事就这样算了?”

  如来摇摇头道:“此子倒是心机深沉,想必他早已看出金蝉子有问题,却隐而不发,直到凌云渡才动手,贫僧想不明白是,他如何得知金蝉子会于凌云渡苏醒?又怎能把时机把握的如此精妙?”

  燃灯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太蹊跷了啊,如果说,佛门有内鬼,向陈萼通风报信,那是完全不可能。

  “罢了,罢了,先回灵山,看此事如何善后。”

  如来沉着脸,手臂就要收回。

  悟空已是尖叫道:“如来佛祖,既然经取不成,你就放了俺老孙吧,把俺老孙头上的金箍取去,如何?”

  “你这猴头,将来莫要后悔!”

  如来笑骂了句,爽快的替悟空摘去了紧箍,毕竟悟空是菩提老祖的弟子,又和娲皇宫有些渊源,放他自由倒也不是多大的事。

  “多谢如来佛祖!”

  悟空作了个揖,就驾起筋斗云,转眼消失不见。

  如来收回手臂,远处灵鹫山上的异相也消失不见,燃灯心忧自己的灵宝,不过他清楚,陈萼既然回到长安,就不是强行讨要的问题了。

  ‘罢了,罢了,还是先回灵山罢!’

  燃灯转身即走,看都没看沙僧一眼。

  沙僧木然站着,心里充满着巨大的恐怖,如来走了,燃灯也走了,佛门放弃了自己,再看着地上的担子,突然他觉得,是如此的可笑。

  十万八千里,只差最后一里啊!

  ‘我辛辛苦苦所为,一心向佛,究竟是为了什么?’

  ‘就换来这样的结果?’

  沙僧眺望着一河之隔的灵山,如此靠近,却又远在天边。

  “佛祖,佛祖,请渡我啊!”

  沙僧突然跪在地上,磕头大哭。

  可是灵山上,没有丝毫动静。

  ‘我做错了么?’

  沙僧又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心里悔意翻涌。

  ‘如果……自己不是那么小心谨慎,也许就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如今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佛门,天下之大,还有何处可去?

  ‘罢了,罢了,也许是佛祖在考验我,我相信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我就再走一遍取经路!’

  许久,沙僧挑起担子,默默的往回走去。

  夕阳照射在他的身上,从身后,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萧瑟,落寞!

  ……

  “终究回来了!”

  陈萼脚一落地,触认如来没有身后追赶,不由长吁了口气。

  温娇也放下小萼,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便道:“如来佛祖还真厉害呢。”

  “不管怎么说,他不会再追过来了,我们先回家吧。”

  陈萼挥了挥手。

  “爹,经不取了?”

  小萼连忙问道。

  陈萼一眼瞪了过去:“还取什么经,再取你的命就没了,刚刚没看到金蝉子的虚影么?如果不是你娘及时出手,怕是你已经被金蝉子夺舍了,别人都认为你是金蝉子转世,但实际上不是,你就是肉体凡胎,不过是被佛门挑中,作为金蝉子的宿主罢了,先回去,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噢!”

  小萼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

  一家三口很快回了府里,见到小萼,张氏欢喜万分,抱着嚎啕大哭。

  都说隔代亲,张氏抱着小萼,就好象小萼会跑了似的。

  陈萼不由妒忌的嘀咕道:“到底谁才是娘的儿?”

  温娇不满的瞪了陈萼一眼,就看过去道:“难道小萼不是你的儿?娘疼小萼有什么不好,诶?小萼好象有了些修为。”

  “哦?”

  陈萼仔细看去。

  果然,小萼已经不是肉体凡胎了,虽然还算不得仙人,却也是极为接近仙人。

  陈萼沉吟道:“太白金星曾向玉帝说过,凡有九窍者皆可修仙,我就说呢,我们家小萼怎么可能天生肉体凡胎,必是被佛门通过金蝉子动了手脚,现在金蝉子死了,小萼自然解脱出来,之前又吃满了七魄果实,总是有些用的,从明天开始,就给小萼吃仙元果实。”

  “嗯!”

  温娇也认可陈萼的说法,点了点头,又问道:“相公,观音菩萨的梦幻泡影大法应是着落在金蝉子身上,而金蝉子已死,那法术就形同于无根浮萍,一旦破了,必能反噬到观音,妾琢磨着,相公的那把万民伞应是破法的关键。”

  “这……”

  陈萼眉心皱了起来,许久才道:“理应是如此,万民伞凝聚的是江州老百姓的念心和愿力,菩萨纵然神通盖世,想必也影响不到念心愿力,而万民伞是我先后治水抗旱有功,江州父老感念其恩,赐送予我,在梦幻泡影大法中,却无我治事抗旱之事,所以我们只要回江州一趟,催动万民伞,江州父老自然会忆起往事,并以点破面,令术法崩溃,只是……我们可以再等等。”

  “哦?”

  温娇不解的看向陈萼。

  陈萼道:“这是一次让观音受创的机会,现在破了,观音受了伤,休养一段时间,便恢复如初,但如果在关键时候出手,观音得不到恢复的机会,会怎样?

  而且我和娘子在人间的年岁已经不小了,但容颜,仍是如新婚之时,现在有观音的术法遮蔽,没人觉得不正常,可一旦破去了观音的法术,所有人都会更正对我们的认识,你说我们这般模样,还能公然露面么,只能人间事了,再无牵绊,游离于红尘之外,才能考虑破去观音的术法。”

  “相公说的也是!”

  温娇认同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