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二章 灭金蝉子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2 15:58:47|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就在接引主持,发动全胎藏对陈萼的大搜索之时,陈萼已经化作一只老鼠,伏在了凌云渡的草丛中,绿豆小眼盯着过来的方向。

  在这半年以来,陈萼马不停蹄,几乎跑遍了整个胎藏界,挑起了一桩桩的冲突,对此,陈萼全无内疚,因为上个元会舍卫国之事的诸多元凶正蛰伏在胎藏界中。

  他得了舍卫国大印,从某一方面来说,又是舍卫国王波斯匿的女婿,自然有为舍卫国报仇雪恨的义务,至于误伤无辜的问题,那陈萼只能表示,当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实在有些因果孽缘缠上了身,也被他用因果之筹给转移了。

  当然,这半年来,他也大获丰收,靠拾捡战利品,道德点收获了近八千万,温娇可以把青龙果实吃满,功德丸则有了五千万粒。

  他自己的功德距离纯金只差了薄薄的一小层。

  唯一的遗憾,是再也没了混入那烂陀寺的机会,没法遍览群书。

  渐渐地,前方有马蹄声传来,陈萼忙打起精神看去,正见小萼师徒四人缓缓走来,天空的云层中,隐着温娇,紧张的向下注视。

  陈萼早就和温娇提过凌云渡的重要性,虽然他担心温娇被监控了,自打被如来擒走之后从未与温娇有过联系,但他清楚,温娇肯定会来。

  夫妻同心,其力断金,陈萼心头大定!

  小萼见着前方的滚滚湍流,心惊道:“悟空,这路来得差了,此水这般宽阔汹涌,不见舟楫,如何可渡?”

  悟空笑道:“不差,你看那壁厢不是一座大桥?要从那桥上行过去,方成正果哩。”

  小萼近前一看,是座独木桥,桥边有一扁,扁上有凌云渡三字,莫名的,一阵心惊肉跳,忙道:“悟空,这桥不是人走的,我们别寻路径去来。”

  悟空笑道:“正是路,正是路!”

  八戒嘀咕道:“这路那个敢走?水面又宽,波浪又涌,独独一根木头,又细又滑,怎生动脚?”

  “嘿,你都站下,俺老孙走个儿你看。”

  悟空嘿了一声,拽开步,跳上独木桥,一路跑了过去,在那边招呼道:“过来,过来!”

  小萼连连摇头。

  八戒、沙僧也犹犹豫豫,不肯踏上半步。

  悟空又跑了回来,拉着八戒道:“呆子,跟我走!”

  八戒索性耍赖,卧倒在地,哭嚷道:“猴哥,走不得啊,你饶我罢,让我驾风雾过去。”

  悟空哼道:“这是甚么去处,许你驾风雾?必须从此桥上走过,方可成佛。”

  八戒哭丧着脸道:“猴哥啊,佛做不成也罢,实是走不得!”

  这时,忽见河面上,不知从哪儿,一人撑一只船来,叫道:“上渡,上渡!”

  陈萼顿时绿豆小眼一瞪,看的清清楚楚,这是一艘无底船,船上的艄公,好象不是接引,陈萼在胎藏界中接触过接引的气息,也不是如来和观音,这让他松了口气,但精神更加紧绷。

  机会只有刹那,过早的话,没法完整剥离金蝉子的灵魂,而迟了,又会让金蝉子彻底夺舍小萼,褪去凡体,必须要掌握好火候。

  小萼也喜道:“徒弟,休得乱顽,那里有只渡船儿来了。”

  待得船靠近,小萼看到是无底船,一惊便道:“你这无底的破船儿,如何渡人?”

  梢公道:“我这船,鸿蒙初判有声名,幸我撑来不变更,有浪有风还自稳,无终无始乐升平,六尘不染能归一,万劫安然自在行,无底船儿难过海,今来古往渡群生。”

  陈萼暗暗冷笑,渡你麻痹,是夺命吧?

  悟空合掌称谢:“承盛意,接引吾师,师父,上船去,他这船儿虽是无底,却稳,纵有风浪,也不得翻。”

  小萼心里的恐惧越发浓烈,正惊疑间,悟空把小萼推出水里,那梢公又一把将小萼扯起,站在船上!

  陈萼开启灵视,看的清清楚楚,一刹那,无底船的底部,涌现出一朵无形的莲花,抓住小萼的腿,就往船底拽,那金蝉子的灵魂也同步苏醒,灵翅一振,张露出獠牙,向小萼的灵魂吞去。

  他心知此刻不能有半点迟疑,当即现出身形,手腕一翻,一道早已准备好的青木角之神雷无声无息的向那艄公袭去。

  青木角之果实800万道德点一颗,需要吃七颗,合计5600万道德点,陈萼已经吃满了。

  与亢之果实相比,角之果实由DNA层面激发,达到了微观的极致,再往下的原子、质子电子及夸克层面,暂时没法涉及,不过哪怕只是分子层次的神雷,也非同小可,发射出来几乎没有痕迹,但对身体的负担其其巨大。

  以陈萼混元初期巅峰的修为,又有龙珠提供力量以及神雷淬体的效果,最多也只能连发两击,由此可见威力之庞大。

  那艄公陡然惊觉,大喝一声,手里出现一盏琉璃宝灯,瞬间光明大作,那灯芯化作一三眼灯灵,张吹一喷,火光弥漫了艄公全身。

  紧接着,就是喀啦一声巨响,青雷一闪,大片的青光自艄公身周滋生蔓延,火焰如被狂风切削,一层层雷光直往火焰里闯,幽暗不定,那艄公的手都在颤抖,三眼灯灵面现痛苦之色。

  “是燃灯,这老秃驴最是阴毒,娘子快出手,别让他缓过气来!”

  陈萼惊呼。

  虽然他没见过燃灯,但燃灯的法宝非常醒目,琉璃宝灯就是燃灯的招牌,而且燃灯有得自于赵公明的二十四枚定海珠,倘若腾出手,二十四枚就相当于二十四个世界,陈萼可没抵挡的把握。

  燃灯当初曾混入阐教,当了一段时间的副教主,佛道两修,境界高深,法力浑厚,陈萼的角之神雷猛归猛,但是他有本命神灯守护,除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之外,倒没受到伤害。

  他本打算立刻反击,可是陈萼一句这老秃驴最是阴毒,顿时把他骂的火气上来了,手脚哆嗦了下,就这一下,身侧又是一股致命威胁传来!

  温娇除了没有龙珠淬体,法力境界不比陈萼低,她在天上看到燃灯以无底船害小萼,顿时怒不可竭,左手斩邪剑,右手神雷,一古脑儿的招呼过去。

  燃灯不敢硬接,赶紧身形一闪,遁了开去,并抄手一枚定海珠打向陈萼。

  陈萼正准备取出雷锤硬接,却是心中一动,把勾魂笔抛给了温娇,同时把万民伞拿出,抖了开来。

  万民伞不是法宝,却凝聚了江州几十万老百姓的愿心。

  顿时,一张张朴素的面孔浮现,纷纷厉喝。

  “住手!”

  “住手!”

  “放肆!”

  “大胆!”

  燃灯神色剧变,如他这类的佛门大能,最惧怕的是众生念力,因为佛门是集众生念力修行,如果逆众生,就等于逆了自己的道基。

  而且如强行击破万民伞,这几十万江州老百姓会立刻死亡,所有的怨念都要由他承担,天地大劫已临,这时承担几十万生灵的因果,绝对是要命的。

  燃灯清楚,自己把通天门下得罪的太狠了,虽然三宵与赵公明都上了封神榜,可是天道已经渐渐混乱,天机渐渐模糊,未来的事哪能说的准呢。

  现实容不得他迟疑,立刻强召回定海珠。

  “轰!”

  燃灯就等于以自身承受了一个世界全力一击,鲜血狂喷,倒飞出去,那琉璃盏也脱手飞出。

  陈萼以灵觉一扫温娇。

  温娇已经施展勾魂笔,那笔尖一道黑光,勾出了金蝉子的魂魄,就看到一只金蝉虚影发出凄厉的蝉鸣。

  这个时机的把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平时勾魂的话,因金蝉子的魂魄与小萼的魂魄纠缠在一起,难免会误伤副车,而此时,金蝉子被燃灯激活,要想吞噬小萼魂魄,就必须自主性的与小萼魂魄分离,这也是唯一的机会。

  “陈光蕊,尔敢!”

  燃灯一看金蝉子的魂魄被勾了出来,顿时怒喝。

  陈萼冷声道:“你佛门施展养蛊邪术以我儿魂魄为蛊,滋养金蝉子,堂堂正教,竟行此邪恶之事,天理不容,燃灯老儿,你莫要助纣为孽,娘子,灭了那畜生!”

  “嗯!”

  温娇想到就是这畜生害的自己一家几十年不得安宁,俏面也是布满杀机,勾魂笔一撩,随着一声怨毒的惨叫,啪滋一声,金蝉子的魂魄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