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二零章 龙凤呈祥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15:46:45|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陈状元,这是怎么回事?”

  龙女看着纠缠在半空中的一龙一凤,不禁问道。

  “那得问你家的老祖宗。”

  陈萼两手一摊。

  随着时间流逝,金凤到底在体格上不如大金龙壮硕,先前的一番急攻又消耗了太多的真元,渐渐不支,突然被大金龙的龙躯如蛇般卷住,顿时剧烈挣扎,尖叫起来,翎羽漫天飞舞。

  “这……”

  龙女感觉到了不对劲,看向陈萼。

  陈萼呵呵一笑:“看来龙帝前辈是为祖凤而来啊,我说怎会那么好心帮我呢。”

  祖龙在天空听见陈萼的吐槽,口吐人言,不悦道:“小子,听说过龙凤呈祥么,龙和凤成双成对,才能逢凶化吉,气运大增,几十个元会前,老夫就盯着这老太婆啦,可惜每回都找不到她,今次还亏得你用孔雀把她钓了出来,待我回到东海,便封她为皇后,到时候我龙族气运大增,于你也有好处。”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条老银棍!”

  祖风大叫道。

  “嘿嘿~~”

  祖龙嘿嘿一笑:“天地大劫已不到三千年,你以为躲在嘎啦窝里就能躲的过大劫?倒不如从了本龙,咱们夫妻携手,共同渡劫,岂不是好?“

  “滚,你这条老银棍,我死都不从你!”

  祖凤厉声尖叫。

  陈萼听的好笑,再一看祖龙那粗粗壮壮的身体,挺贴切啊!

  龙女也是微红的脸颊,半低下脑袋,不敢往上看。

  祖龙老脸颇有些挂不住,恼羞成怒道:“你这臭婆娘,叫什么叫,不管怎么说,你生是我敖家的人,死是我敖家的鬼,今天,我还非得把你带回东海去成亲不可!”

  说着,那五只爪子连续拨动,给祖凤下了禁制。

  祖凤没法挣扎了,只是眼神中透出了愤恨之色。

  祖龙又哈的一笑:“小子,你继续留在这里吧,老祖我先走了,到时候给你下请贴,可别忘了带贺礼来!”

  随即腾出条爪子一卷,把龙女卷到了空中。

  “哎~~老祖宗!”

  龙女刚想说自己不想走,她还惦念着陈萼的果子呢,宁可陪陈萼坐牢,也要把修为吃上去,可是耳边已罡风大作,被祖龙卷着呼啸而去。

  ……

  天地间恢复了宁静,陈萼突然想到了海鸟与鱼,祖龙是水里游的,祖凤是天上飞的,祖龙把祖凤掠走,不就是海鸟与鱼的故事么?

  对于前一世,陈萼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前妻的模样近乎于忘却,领导、同事光想起名字都觉得陌生,唯一清晰的是他的儿子。

  讲真话,陈萼没有回到地球的任何想法,他在这里虽然树敌众多,是天道手中的棋子,但不管怎么讲,他能看到出头的希望,而且哪怕最终的结局是个死字,也能苟且偷生三千年。

  三千年是什么概念?

  牧野之战发生在公元前1046年,商灭周兴。

  周召共和始自于公元前841年,这也是华夏历史有确切纪年的开始。

  多么久远的历史啊!

  一个是活三千年,并有可能寿数无限,另一个是回去活几十年,结局只能是不到方圆不到一尺的小盒子,正常人都不会考虑选择的问题。

  而且在这个世界,他是大能,有挤身于顶尖的希望,又是大官,是皇太后寝宫的常客,回去只是个副乡长,在结构严密的体制链条中完全没有晋升的希望,最多享受科级待遇退休,每个月多拿几百块钱,了不得了。

  另外在前世,能让他牵挂的只有一个儿子,他已经用自己的死为儿子铺好了路,而此时,他有温娇、小萼、杨婵、总是能牵动他心弦的媚娘……

  不过他心里,还是莫名的有些愁怅,这也许就是乡愁吧?

  突然陈萼放声高唱。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前世陈萼唱这首珊瑚海,怎么唱怎么跑调,一般是喝多了,喝这种歌当个丑角,搏领导一乐,唱的越难听,越跑调,领导越是笑的开心,可混元就是不一样,怕是原唱周董来,高音都飚不过他。

  一曲唱罢,陈萼也解了思乡之苦,人还是要往前看的,他决定在天人界继续晃荡一阵子,吸引注意力,然后出去看看小萼走到哪里了,计算好时间,再去祸乱胎藏界,拖住接引。

  于是展动身形,急掠而去。

  胎藏界!

  “孔雀佛母陨了!”

  得到从苏悉地院传来的消息,大梵天不敢怠慢,赶忙急奔那烂陀寺,把消息告之接引和莲花生。

  “阿弥陀佛~~”

  莲花生宣了声佛号道:“孔雀佛母明为混元初期,实则已是混元中期的修为,身上又有诸多灵宝,那陈萼再有本事,如何能杀得了佛母?”

  大梵天道:“据天人界回馈,现场有人看到一条长达数千丈的金龙与翼展方圆千丈的金凤搏斗,后将金凤掠去,如我所料不差,金龙必是祖龙,金凤理应是祖凤,如此一来,个中内情不难推测。”

  莲花生沉吟道:“必是祖龙勾结陈萼,诱出孔雀佛母,将之击杀,再引来祖凤,祖龙将之掠去,龙凤呈祥,从此水族气运大增,圣人,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

  接引淡淡道:“龙族气运大增,急的是天庭,咱们佛门没必要为天庭强出头,只须把祖龙强掠祖凤的消息散布出去即可,一旦祖龙正式以祖凤为后,怕是玉帝寝食难安。”

  “还是圣人想的周到!”

  同样在场的帝释天现出了阿谀之色,赞了句,便道:“我们的目标始终是陈萼,把他诱来胎藏界,现在祖龙走了,他没了靠山,得抓紧了,不过……此事,要不要知会如来?如有如来参与,怕是会容易些。”

  “可以!”

  接引点头道:“虽然杀孔雀是如来暗中安排,但贫僧也想看看娘亲死了,如来会是怎样反应。”

  “嘿,还不是猫哭老鼠,假慈悲呗!”

  大梵天嘿的一笑,尽是嘲讽之意。

  整个胎藏界,对如来没有半点好感,主要是日子过的不如上个元会了,上个元会是神魔纪元,处处混乱,八部天龙与佛莲及阿修罗部是沙门的尖刀,而本元会被雪藏起来,只拿基本生活费,哪里能没有怨言?

  当日,孔雀佛母身陨的消息就传到了灵山。

  “阿弥陀佛!”

  如来喧了声佛号道:“贫僧早就劝过娘亲,多行点善,多积点德,可娘亲依旧我行我素,先是贫僧的大舅私自下界为妖,灭去一国,罪孽滔天,被陈萼斩杀,如今又轮到贫僧的娘亲,虽是罪有因得,可大劫刚起,贫僧就连失大舅与娘亲,按理说,出家人应该四大皆空,但贫僧尚未修得正果,心里还是有些难舍亲情,哎~~”

  说着,如来重重叹了口气,以袖掩面,轻轻拭了拭眼角,就又念了声阿弥陀佛,合什念起了经,以示自己一心向佛,不理俗务。

  座下的诸佛与菩萨们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