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一八章 大金龙的骚操作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15:46:45|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很快的,空间晶石取来,祖龙收好之后,就带着龙女与陈萼离开了龙宫,一路向西天地界飞遁而去,当天下午,就接近了天人界的壁障。

  祖龙收敛浑身气息,看向了陈萼。

  他可不知道打开佛界的方法,如果让他进去,就是强行轰破,那动静也太大了些,怕是诸天都知道他来了。

  陈萼打出一道道佛门法印,身前渐渐地有蒙蒙佛光闪烁,随即低喝一声:“开!”

  一道门户被打了开来。

  祖龙与龙女一闪即入,陈萼最后一个进去,随即那门户合拢。

  “呵~~”

  龙女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呵的一笑:“陈状元,你那媚娘原来也是在这里吧?”

  陈萼沉声道:“敖姑娘,我不希望你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是大户人家的大小姐,没有真正品尝过世间疾苦,如果把你和媚娘的过去调换一下,我相信你问不出这种话。”

  祖龙也转过头,以古怪陌生的目光看着龙女道:“天女看似快乐的很,沉迷于享乐当中,却不具备灵智,她们的一切行为,皆由阿赖耶识支配,而阿赖耶识是由佛门大能分化而出,换句话说,便是牵线木偶,你嘲笑天女,是否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老祖宗,我……我知道错啦!”

  龙女顿时脸胀的通红,忙不迭认罪,又暗中狠狠瞪了眼陈萼。

  陈萼全当没见着,向祖龙问道:“龙帝前辈,我怎么看天女都和活人一样啊,也有三魂七魄,言行举止并没有不妥当的地方。”

  祖龙摇摇头道:“那是你不懂个中的奥妙,佛门大能,最擅于操纵灵魂,倘若你能再混入那烂陀寺的藏经阁,可以专就这方面的典籍好好研究,若是吃透了,以你的修为,也能分化出阿赖耶识结合清气创造天女,不过此非正道,操弄人心纵得一时之利,但早晚必受报应,好了,时间紧迫,就在这里开始罢。”

  陈萼听的心弦猛的一抽!

  命运之棺不就是操弄人心么?

  天道把棺材送来的目地是给自己下套子?将来用因果报应来消灭自己,不用亲自下场?

  陈萼相信祖龙在这方面绝对不会胡说,毕竟是混沌中出来的生灵,活了1251个元会,见识绝非自己能比。

  看来命运之棺要尽量少用,因果之筹怕是也有这方面的问题,只是……有时候不用又不行,必须要掌握平衡。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祖龙指点陈萼制做传送阵盘,有佛门的传送阵盘作为参照,陈萼学的很快,仅仅七天,就做出了第一枚,能一次性传送五千里,延迟一秒左右。

  陈萼并不急躁,反思制做过程中的细微错误,继续改进,到一个月后,第三枚阵盘做出来的时候,可以一次性传送三万里,几乎瞬发。

  灵山距离大唐有十万八千里,布置四个阵盘,就可以回到长安。

  在长安,陈萼相信接引不敢乱来,毕竟大唐是自己的主场,受大唐气运庇护,纵然是圣人,与一国气运对抗,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陈萼认为,接引还不至于为金蝉子付出太多。

  同时,祖龙也随手指点龙女,龙女不敢再出妖娥子了,老老实实学着。

  一个月过的很快,祖龙检查了陈萼最新做出来的传送阵盘之后,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小子的悟性还是可以的,老夫已经没什么好教你的啦,你现在把出入佛门各界的方法给我,老夫为你把孔雀引来。”

  陈萼暗暗腹诽,什么叫为我引来,但是他不敢反驳,祖龙对他还是不错的,于是把那几个手印和催动心法教给祖龙。

  祖龙实验了一番,便道:“你俩莫要跑远,迟则半月,多则三两月,老夫必引来孔雀。”

  说着,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远处。

  龙女立刻向陈萼摊出手掌,美眸闪闪发亮。

  陈萼淡淡道:“给我个理由!”

  这女人就是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性子,他太了解了,可不会惯着。

  龙女道:“我先欠着,以后还,你不会如此小气吧,以后又不是不载你,只是这次没机会罢了!”随即就倔强的看着陈萼,似乎不拿到手,誓不罢休的样子。

  “行!”

  陈萼爽快的点头,拿出一枚金之果实。

  龙女一把拿过,纳入口中。

  那甘甜的汁液入喉,化作丝丝缕缕的金属性精气,弥补着她的最后一丝缺陷。

  圆满了!

  陈萼也不顾及龙女,拿出一枚灰蒙蒙的爽靈果实纳入口中。

  “咦?你这是什么果子?”

  龙女见着,不由问道。

  “你现在不能吃,吃了必死,还是老老实实的按步就班,三日后是木之果实,赶紧调息消化吧。”

  陈萼淡淡应了句。

  “哼!”

  龙女哼了声,坐在娑罗树下,微眯上了眼睛。

  不觉中,两个月过去,陈萼吃到了第七颗爽靈果实,龙女也以欠着为代价,把木和水之果实吃满了,这日,刚刚吃下了土之果实,陈萼耳边突然传来祖龙传音:“小子,老夫已经把孔雀诱过来了,快往西来两千里!”

  “敖姑娘,龙帝给我传音了,你在这里等着。”

  陈萼丢下句话,按着祖龙吩咐,向西面急掠而去。

  不片刻,就见到一名身披绿色孔雀翎羽,头戴宝冠,一手持吉祥果,另一手持着根孔雀翎的美艳女子,满脸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

  ‘诶?大金龙呢?’

  陈萼光看见孔雀佛母,没见着祖龙,正心里惊讶的时候,孔雀佛母已怨毒的叫道:“小银贼,受死!”

  银贼?

  陈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然他必须杀掉孔雀佛母,但话要说清楚,就连杨婵他都能持之以礼,对于媚娘的诱惑也能苦苦坚守底限,怎么都和银淫沾不上边啊。

  仙界和江湖一样,好比田伯光,沾上个银贼的名号,一辈子就毁了。

  陈萼身形一闪,避往一边,大叫道:“老孔雀,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怎么就成了银贼了?我杀了你弟弟是不假,但你别乱给我扣屎盆子!”

  “银贼,自己做的事还不敢认?”

  孔雀佛母一边追着,一边羞愤的嘶吼道:“你偷偷潜入苏悉地院,趁我不备,给我用迷香,若是老娘还有些本事,怕是就被你玷污啦,老娘非得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陈萼目瞪口呆,瞬间他就明白到发生了什么。

  显然是大金龙变作自己的模样,用迷香迷倒了孔雀佛母,欲行不轨,结果孔雀佛母半途醒来,不管怎么说,孔雀佛母是女的,地位又高,被使了下三滥手段,哪里按奈的住,一路从胎藏界追来了天人界。

  陈萼脑海中,回荡起大金龙那威严又慈祥的面容。

  真是看不出来啊,大金龙简直是骚操作,也不知是真想和孔雀佛母发生点超友谊关系,或者只是个手段?

  如果是前者,那陈萼对于大金龙的看法将不得不全盘推翻,毕竟前脚才那个过,后脚就设个必死的陷阱,陈萼自问做不出来,哪怕是他的死敌,有了这层关系,也没法再下杀手。

  “银贼,受死!”

  孔雀佛母素手一扬,吉祥果激射而出。

  这果子虽名为吉祥,却是极其歹毒之物。

  孔雀胆是三界有名的剧毒,哪怕是混元,沾着了不死也要重伤,而孔雀佛母是天下孔雀之祖,其胆也是最毒,吉祥果在佛门典籍记载中排得上号。

  想到这,陈萼倒是有些佩服大金龙,连孔雀佛母的主意也敢打,万一得手了,指不定就来个毒发身亡。

  那吉祥果在空中又生出了变化,突如孔雀开屏,辉煌灿烂,令人目眩神迷,魂光有如被一只大手猛的一拽,要不是陈萼的魂魄已经淬炼到了爽靈,又有道德面板镇压,只这一下就吃了大亏。

  不过陈萼仍是装作受了影响,惨叫一声,身形如断线风筝般向下掉落,孔雀佛母冷冷一笑,化作长达十丈,翼展二十丈,连同翎尾,足有三十丈长的孔雀本体,亮出那尖锐的爪子,猛的抓向陈萼。

  她有信心,只要这一下抓实,足以将这银贼开膛剖肚,再生啖其魂,非如此不能解其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