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一五章 再会媚娘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15:46:45|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殿内诸大能正沉默的时候,外面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一名僧人在外施礼道:“圣人,阿修罗部在天人界发现了陈萼,追捕未果,被其反杀了数十人后,逃之夭夭!”

  “什么?”

  大能们纷纷石化!

  就连身为圣人的接引也是眉眼间一阵耸动。

  自己在这里千辛万苦的探查他的踪迹,他居然出现在了天人界?

  “哼!”

  孔雀佛母哼道:“这小子必然从胎藏界逃回了天人界,咱们去天人界堵他!”

  “阿弥陀佛~~”

  莲花生喧了声佛号,无奈道:“佛母息怒,若是贫僧所料不差,此子必是故意在天人界现身,以示胎藏界之事与他无关,而我们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功德金莲就是被他窃走,更无法指控他故意挑起了胎藏界的内乱。”

  众人均是头疼,好狡滑啊!

  问题的关键是,没有人能明确指出陈萼曾在胎藏界现过身,陈萼在天人界失踪的那半年里,与胎藏界发生之事在逻辑上缺乏必然的联系。

  而佛门是讲道理的,不可能不教而诛,要想诛杀,或者拘禁陈萼,就得拿出证据来!

  如果找上门去,陈萼可以理直气壮的分辩:“看,我一直在天人界,你们找不到我是你们无能,和我有什么关系?”

  接引沉默了!

  他意识到,自己的功德金莲怕是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难道此事就这样算了,老娘敢拿人头打赌,功德金莲的失踪必与他有关,胎藏界的内乱也是他挑起来的。”

  孔雀佛母不愤道。

  帝释天点点头道:“功德金莲是我佛门镇压气运的至宝,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但暂时,我们拿不住他的痛脚,不如以善于隐匿的高手伏于左近,莫要惊动他,兔子总有出窝吃草的时候,只要他有异常,咱们就可以布下针对性的陷阱,一举擒杀,让诸天大能都无话可说。”

  “可以一试!”

  接引点了点头。

  ……

  陈萼的确是回到了天人界,毕竟不能逼的太紧,尤其是他处于弱势的一方,要张驰有度,他也需要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哪怕双方心知肚明,但目前并不是捅破窗户纸的时候。

  只要他人在天人界,他断定,接引不会亲自来天人界对付自己。

  这半年以来,在趁乱击杀了几个主持之后,陈萼的功德金光越发深厚,但更可喜的,还是道德点的收获,战场上死者的仙器大多都被他掠走了。

  别看只有5000道德点一件,可是数量多啊,一万件就是五千万道德点,陈萼总共收获了近一万三千件,全部卖给了道德面板,其中还有些后天灵宝,总共得到了近七千万道德点。

  另功德丸他没有再服用,搜罗来的功德丸有了近八千万粒,将来带回家给家里人服用。

  如今陈萼的青木亢之雷法已经学成,与之前的雷法相比,亢之雷法是从细胞层面发出,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经过了淬炼,他怀疑自己已经进化成了一具肉盾,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不开启神仙特有的灵目,肉眼几乎看不到雷光,因为细胞发出的雷光在微观层面上更加细小,但威力更加凝实。

  青木亢之果实平均四百万一枚,六枚吃满,两千四百万,从道德面板上的变化来看,温娇也吃满了,同时也吃满了幽精果实。

  温娇在爽靈果实的进度上与陈萼保持一致,都吃到了第五颗,但是青木角之果实暂时没吃,毕竟八百万一颗,需要七颗才能吃满。

  以目前的道德点来看,只能堪堪够陈萼吃满。

  背靠着一颗娑罗树,陈萼思考起了传送的问题。

  只要自己搞乱了胎藏界,并时不时的在胎藏界疑似出现,如时机安排得当的话,接引大概率不会出现在凌云渡,但是其中有个问题,一旦金蝉子被击杀,接引有可能第一时间赶来,自己带着小萼未必逃的掉。

  就需要传送阵接力传送。

  在佛门典藏中,陈萼接触到了传送阵的知识,也缴获了好几个传送阵盘,不过他发现,启动阵盘有一到两秒的延迟,而圣人心念一动,可往来于四大部洲各地,这就要命了。

  必须要瞬发才有可能逃走。

  陈萼决定悄悄潜回长安找龙女带自己回龙宫,看祖龙可有办法解决,于是身形一纵而起,打开壁障,急掠而去。

  当回到长安时,已是次日晚间,陈萼收敛气息,在家门口徘徊了一阵子,就暗暗叹了口气,身形一晃,入了宫中,径往立政殿行去。

  媚娘似乎是刚刚出浴,及臀的秀发半湿,随意的披在背上,一袭银线彩凤抹胸包裹着那饱满的身材,外面只披了件薄薄的纱衣,浑身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沐浴后独有的清香。

  陈萼暗呼要命。

  媚娘到底是快四十的女人了,眼角有了一丝浅浅的鱼尾纹,天人界的天女明明有很多比媚娘更加年轻,论起风情和美丽也并无不及,陈萼看着她们,楞是没什么想法,可是每回面对媚娘时,他的内心都蠢蠢欲动。

  “太后!”

  陈萼定向传音,低呼了声。

  媚娘喜色乍现,随即就若无其事的向左右道:“朕困了,你们都出去罢。”

  “是!”

  宫女们施礼离去。

  陈萼这才现出身形。

  媚娘再也抑制不住,飞扑而来,用力拍打着陈萼的后背,带着丝哭音低嚎道:“你这没良心的,跑哪儿去了?是不是嫌朕老了?”

  陈萼真诚的笑道:“太后说的哪里话,在臣的心目中,太后始终是臣初见时的模样。”

  媚娘哼了声:“你是咒朕吧,那时朕还是个尼姑呢。”

  “这……”

  陈萼有些尴尬。

  媚娘把陈萼推开了少许,寒着脸道:“说,你这段时间到底做什么去了。”

  “臣被佛门拘禁在天人界中,今次是偷偷跑回来探望娘娘的,长安我不能久留,免得被佛祖发现……”

  陈萼没说胎藏界的事情,有选择的择了些告诉媚娘。

  媚娘顿时酸溜溜道:“你在天人界快活的很吧?”

  陈萼苦笑道:“臣是什么样的人娘娘又不是不知道,臣敢保证,臣连天女的一根手指都没碰过。”

  “好啦,信你了!”

  媚娘横了陈萼一眼,就幽幽道:“天女其实很可怜的,连生灵都谈不上,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消亡,更没有廉耻之心,只知道取悦于一个又一个的天人,看似纵情于享乐,实则没有灵魂,在你眼里,朕转世之前是否也是那样?”

  “臣不敢!”

  陈萼赶紧道。

  媚娘又把陈萼推远了些,直直看着陈萼道:“朕不瞒你,在天人界中,朕有很长时间都浑浑噩噩,那时到底发生过什么,朕也不清楚,直到有一日,朕突然听见弥勒佛祖诵经,就如醍醐灌顶,陡然醒来,之后生出强烈的向佛之心,也自然而然的,对于取悦天人厌弃的很,再往后,朕找了个机会,拜于弥勒佛祖座下听经,赐号净光,时间久了,有了些神通法力,受弥勒佛祖之命,转世为武媚娘,后又被观音菩萨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