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一四章 逃之夭夭

作品:西游之道德天尊|作者:酥酥麻麻|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15:46:45|下载:西游之道德天尊TXT下载
  接引早于爆炸发生的那一刹,就飘然而止,站在爆炸范围的边缘,一边评估着破坏性,推衍陈萼的实力,一边锐目如电,透入烟尘中,搜索‘法慧’。

  可是‘法慧’消失了!

  根据人皮唐卡的特性,他断定陈萼在自己赶来之前,已经切换为了另一种形态,那么,是哪一种呢?

  圣人并非全知全能,只是执掌天道的权柄较为特殊,打个不贴切的比方,如果把天道比作皇帝,玉帝就是首相,代天道执政,六大圣人是****,鸿钧则是****中王,统摄****。

  ****的特性是不死,并不是说神通道行就一定比别的混元中期要强,圣人的威摄更多的是体现在灵宝方面,当年鸿蒙初开,鸿钧作为****中王,从天道那里拿到了一大堆宝贝,分给他下属的六大****,使得圣人的攻击力要强于同品阶的混元中期。

  但是诚如陈萼吐槽,圣人的灵宝多是体现在困人,或者把人化为脓血方面,并没有寻人方面的能力。

  当然,接引可以毁灭一定范围内的所有生灵,以无差别攻击杀死陈萼,或者把陈萼逼出来,可是他不能做这种事情。

  圣人视百姓为刍狗,指的是漠视,而不是杀生。

  尤其在大劫已起,圣人都有可能陨落的情况下,他更不可能主动去沾染杀孽,成为满手血腥的第一个陨落的圣人。

  刷刷刷!

  孔雀佛母、大梵天、帝释天等数道身影浮现在接引身边,齐声问道:“圣人,可是捉住了陈萼?”

  接引摇了摇头:“暂未发现踪迹,但此人不可能跑远,必是隐藏在附近。”

  这时,莲花生也飞遁过来,向接引施礼道:“圣人,我们都小看了此子,以此子的攻击力判断,既便不如混元中期,也非寻常混元能比。”

  众人面色都有些沉重。

  不俗的实力,加上能任意变幻的人皮唐卡,更重要的是,陈萼受天道眷顾,是所有人眼里的天命之子,更是增加了难缠的属性。

  大能们都不是傻子,天道为何要眷顾陈萼?每个人心里都有数,是做天道的白手套,代行者,再加上末劫的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晰了,陈萼天然站在大能的对立面。

  这种人物在弱小的时候,天道必会提供庇护,很难杀掉。

  就如广目天带队去天人界抓捕陈萼,为何会是他?因为他有可以变幻的人皮唐卡,如果从这个角度去发散思索,那就细思恐极了。

  是天道在操弄广目天的命运,通过一系列的巧合,借他的手,把人皮唐卡送给了陈萼。

  圣人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抗,但是没法完全摆脱命运的控制,因为圣人位格仍居于天道之下,除非超脱天道,才能摆脱命运的控制

  不过事关佛门镇压气运的至宝功德金莲,还是有一道道灵觉开始四处扫射。

  陈萼此时已在地底,化作一只普通的灰黑老鼠,扮装灵智未开的懵然模样,受到惊吓,凭着本能在地底弯弯曲曲的鼠洞中向远处逃遁,那不时就扫来的灵觉擦身而过,让他不敢有半点大意。

  “吱吱~~”

  前方洞穴中,一只母老鼠可能受爆炸余波影响,受了伤,腹部被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发出凄惨的叫声。

  陈萼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凭着记忆中的老鼠本能,围着母老鼠转了几圈,又拿胡须蹭了蹭母老鼠。

  “吱吱~~”

  母老鼠又叫唤两声,声音轻柔了许多,随即爪子蹬了蹬,一命呜呼。

  陈萼突然有了种将母老鼠安葬的冲动,但随即就醒悟过来,自己是老鼠啊,哪里有安葬同类的习惯?

  于是拿小鼻子嗅了嗅,就跑开去。

  陈萼仍感觉到有灵识在扫描,只能硬着头皮在地底窜逃。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条蟒蛇,向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散发着浓烈的腥气,本能的,陈萼就要杀死这条蛇,但是转念一想,这是摆脱监控的好机会啊。

  他立刻吓的吱的一声尖叫,转身就要逃,那蟒蛇已是脖子猛的一伸,将陈萼吞进了肚里。

  陈萼并未挣扎,从口腔、食管,一直滑落到了蟒蛇的胃中,身周裹满了腥臭难闻的黏液。

  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时不时从自己身边掠过的灵觉消失不见,说明大能们相信了自己是一只被蟒蛇吞食的小老鼠,好在没谁大发慈悲,把自己给救出来。

  不过陈萼并没有完全放心,更不敢封闭口鼻与感觉,忍受着那刺鼻难闻的气味。

  好在蟒蛇消化食物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要不然陈萼还不知道该如何摸拟出自己的形体被胃液一点点融解的状态。

  又过了两个时辰,再也没有灵识扫瞄过来,陈萼才从蟒蛇的胃里向外面钻,强行从嘴里钻了出去,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

  ……

  不觉中,半年过去,胎藏界中始终没有陈萼或者法慧的消息,哪怕以接引为首的大能们暗中布置了难以计数的人手,仍是一无所获。

  这日,由接引召集,诸位大能纷纷前来那烂陀寺赴会。

  “见过圣人!”

  众人纷纷向接引施礼。

  接引问道:“可曾找到陈萼?”

  莲花生道:“有愧圣人所托,至今仍无消息。”

  孔雀佛母哼了声:“那小子不过是仗着人皮唐卡,东躲西藏罢了,这算什么本事,有种就出来和老娘单挑啊!”

  众人均是无语。

  帝释天连忙抢过话头道:“圣人,最近胎藏界的冲突频起,明显大异于往常。”

  “哦?”

  接引投来关注的目光。

  帝释天又道:“三个月前,阿修罗部韦普利族族长突然劫走了我族下属帝那蓝部族长的幼女,口口声声是为他们阿修罗王的妹妹报复,并引发了战争,已经造成了两族近百万族众死亡。

  两个月前,莲族与阿修罗族冲突,两部死亡五十万人!

  一个半月前,一莲族族长辱骂相邻的佛族族长,两族遂爆发战争,死亡超过一百五十万人!

  ……

  其中均有一个诡异之处,冲突战场上的法宝凡仙器以上,大多不翼而飞!”

  接引顿时面色沉了下来,不仅仅是他,在场的每个人都想到了半年前小沙弥的诡异之举。

  莲花生忙问道:“冲突可有脉络可寻?”

  大梵天点头道:“均有清晰的因果关系,从表面上看,并不突兀,再从深层次上看,是胎藏界三族及八部天龙间诸多矛盾日积月累下的爆发,但是我敢肯定,此事必与陈萼有关。”

  莲花生倒吸了口凉气道:“这小子是要搞乱我胎藏界啊,一旦这类的冲突爆发的多了,仇恨越积越深,怕是圣人亲自下场调解都难以奏效,最终我胎藏界会毁于动乱当中。”

  “就抓不到那小子?”

  孔雀佛母眉头一皱,看向接引道。

  接引心里不大高兴。

  圣人也不是全知全能啊,让他在方圆千万里,各种有灵众生的数目超过百亿的胎藏界中,寻找一个善于变幻身份的陈萼无异于大海捞针。

  而且圣人的看家法宝,掐算之术针对陈萼也是无效的。

  “此子得天道庇护,难以擒捉。”

  接引淡淡道。

  “难道就任由他把胎藏界搞乱?”

  孔雀佛母不愤的顶了句,随即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当初如来拿住了那小子,我去灵山向他索人,如来不给,还把他送去了天人界,若非如来把那小子弄来佛门,那小子凭什么能来我胎藏界捣乱,我怀疑此事是如来故意的,就是想把胎藏界毁了,好甩掉包袱!”

  “此话莫要提!”

  接引立刻厉声喝止。

  但席间,随即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当中。

  那烂陀寺高层曾讨论过这个问题,胎藏界是佛门的军队,搁在以往是不可能的,可是本元会大概率将成为最后一个元会,未来都没有了,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

  有句话说的好,你必须敬畏圣人的威能,但不要相信圣人的慈悲,这话也可以套用在如来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