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LXIII章,身影重合

作品:以契为证|作者:上善又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4 23:08:05|下载:以契为证TXT下载
  御剑心这才意识到是自己下手重了,刚才担心问橙会因为受不了南家背后灵身上的死气,诈死变真死,想用疼痛刺激问橙清醒,结果是自己下手太狠把她扇糊涂了。

  “你根本就没死!还期待有反转,本尊连杀你都办不到,那还有功夫跟你搞反转,本尊那一剑就蹭破你一点皮,避开要害从你腋下刺了出去,别等反转了麻溜的快跑。

  这座山方圆二百里内没一个妖靠的住,全是石三娘曾经的庇护伞,这里连妖警都不管想全身而退只能靠自己。”

  御剑心挑断问橙身上的绳索,将问橙拽下火刑架,这才看到了一旁的姒长生,直接把眼冒金星走路打晃的问橙推给了他。

  “真没想到姒家少爷还是重情重义的好人呢,在不知道问橙是不是真死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跑过来确定?这次不会还是在打本尊能帮你吸收魔气的主意吧?”

  御剑心有些阴阳怪气的问着姒长生,姒长生扶住问橙马上辩解:

  “不是因为你,是在看到问橙中剑后心里真的咯噔了一下,腿不受控制的就跑了过来,这个活动的主办方毕竟是我们姒家,无论生死能将问橙带回也算对莫家有个交代了。”

  姒长生不确定自己对问橙到底是爱情还是友情,对于自己行为的解释越来越官方,还处在晕乎状态的问橙有些听力延迟,在听到姒长生说腿不自觉的就跑了过来时,回味了足足二十多秒才突然警觉起来,吓的立刻将姒长生推开,脚下打着踉跄躲闪着姒长生要搀扶自己的手,霸气的回应着:

  “别为我心跳!也别爱我!咱们不会有结果的!我从出生到现在,无论是喜欢我的还是我喜欢的,最后一定会证明对方是渣男!我老爸为此还专门给我出了本书,叫《碎碎冰男图鉴》各大书店有售,常年保持在情感畅销类书目前二十,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莫问橙,我怀疑你想把你爸的书卖给我……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咱们先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跟我去厨房从地道逃走。”

  姒长生强行抓住问橙胳膊,拽着她就向厨房走,御剑心跟在他们身后负责殿后,突然想起曾经听到过的一个八卦。

  “问橙,你的戒备也不无道理,姒长生极有可能就是个渣男,洛星河上次请的那个张念毛就曾八卦过,姒长生已经有过家族婚约了。”

  “咳咳……我本人还在这里呢,说我是渣男真的合适吗?那是小时候我快病死了,家里花钱买了个冲喜用的童养媳,我们就见过一面,现在她家债务危机解决了,我也生龙活虎死不了了,两家之间早就不提这一茬了。”

  姒长生着急的解释着,生怕误会了对那个女孩的名声有影响。

  “你们快走,御幼威快撑不住了,厨房门给本尊留好了,本尊要去当英雄了!”

  马上就要到厨房门口时,御幼威被妖兵用长枪扎伤了腹部,还打瘸了一条腿,御剑心看到没再继续调侃姒长生,马上冲过去救人。

  姒长生将问橙拖进厨房,随手抓起一根柴棍顶在门后防止妖兵进来。

  缓过劲来的曜离捂着后脑勺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抢了一把长板斧对准了御幼威的脖子砍了过去,既然敢偷袭自己不能为己所用,那就由自己亲自毁了他震慑众妖兵。

  本身就因为体力不支加受伤,御幼威马上就要丧失打斗能力了,腿上的伤更是雪上加霜让他无法快速避开曜离这一斧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斧刃砍向自己的脖子。

  “呛!”的一声,斧刃撞在了突然挡在御幼威脖子前的青铜剑上,御幼威没被斧子砍死,反而险些让青铜剑刺穿了下巴,幸好御剑心及时出腿,冲着御幼威的胸前就是一脚,让他快速后退避开了青铜剑刃,下巴上只是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咳咳……你!你出手究竟是来帮我的,还是来让我白捡的这副身体死的更快一些的!”

  御幼威被踹倒在地,捂着刚才被踢的地方对御剑心怒吼着,嘴角不断有血渗出,很明显是御剑心刚才那一脚伤到了单谚的肺或者胃。

  “失误,本尊一向下手没轻没重,又不是第一次犯这种错误了,何必较真呢。”

  御剑心挑嘴一笑,像一座山一样护在御幼威身前快速出剑,对抗着曜离和众妖兵保护着他。

  那一瞬间,在御幼威的眼中,眼前这个不知为何要保护自己的正派走狗,身形慢慢高大身影越来越虚化,竟与当年那个狠心赶自己离开魔族的滚蛋表哥的身影重合了。

  御幼威使劲揉搓着眼睛,擦掉眼眶中的眼泪,这一切一定是错觉,那个混蛋才不会保护自己,自己当初只是因为太喜欢孩子了,从逃难的灾民手中买了二百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自己明明给钱了,转头就被正派说成是拐卖,那个混蛋宁可听信外人也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立刻就剥夺了自己的身份驱逐出魔族,自己这些年的苦以及临终时的被算计都是因为他!

  自己后来在长白山上听闻他的死讯,还骂过他死有余辜遭报应了,心里明知他已经死了又怎么会把眼前这个兵灵错认成他?以他高傲的性格就算死了,也不可能归顺于名门正派屈居人下做个傀儡兵灵,肯定是自己太久没被人救过了,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蒙了心,想起了那个混蛋曾经给过自己一点亲情。

  “发什么呆!跑啊!你真当本尊是铁打的不用休息的吗?双拳难敌四手你没听过吗?”

  增援的妖兵越来越多,御剑心抵挡的有些费劲了,身后的御幼威不仅没跑还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完全就是在给自己拖后腿。

  “腿瘸了跑不动,我一个没后台还恋童的流放者早就该死了,能侥幸回来还要感谢言家补给我条命让我再活一次,我死了不更好吗,言家的儿子就活了。”

  御幼威根本就没有要跑的意思,彻底放弃坐在地上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