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LXII章,推墙论

作品:以契为证|作者:上善又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4 22:59:37|下载:以契为证TXT下载
  “当时各界开会研究这件事,他们怀疑过阴司管教不严有恶鬼越狱,也怀疑过妖界爪子伸的过长有偷着吃人的,最后为什么选择相信是魔做的,还逼契管局出手给个交代你心里该有个数吧!”

  曜离说着说着突然把问题抛给了御剑心,御剑心冷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怨愤的说到:

  “因为阴司不承认自己看管不严,而你们与妖警队狼狈为奸!只有魔!群魔无首更无强大的势力护着他们,当初划分各界之时魔为了生存做的恶事已经将名声搞臭了,所有人都知道魔只有恶这一面!

  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不就是这个道理吗?只要魔一天不从这世上消失,就总会有数之不尽的恶事变成一把把尖刀,强行插在魔的身上,必要说是魔自己拿刀伤人反自食恶果!”

  御剑心的愤怒值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的记忆是双重的,有莫剑心看到的人间疾苦人类生活不易,她才下定决心拾锤铸剑,想让人们被兵器护佑奋起自保;也有御煞亲身经过的天下初定,魔族毫无地位被各界当垃圾清理,整个魔族无论老幼好坏全部被孤立,他这才抓了莫愁逼上莫家山,想用兵器改变魔族的境地。

  “聪明,但你也别生气,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魔族被个神秘人带领已经成了块难啃的硬骨头,再想冤枉他们做了什么恶事,得先考虑考虑自己背后的靠山能不能撑得住来自魔族的报复。”

  曜离听出了御剑心的愤怒,赶紧转移话题,生怕他再为了这件事刚归顺就屠了整个涅槃山。

  “神秘人?是御煞当年留下的贴身死侍吧,他在人界确实很厉害,他们创立的公网快成了无所不能的存在了!”

  御剑心结合当初在晨阳街御驹的话,瞬间把所有的事都连在一起了。

  难怪自己离开数千年魔族一直没人争夺首领的位置,全是靠他慢慢变强一步一步的帮自己守护魔族,只是他走上的变强之路终究是恶途,以后真的有一天自己重新寻回了心脏,再回归魔族时彼此可能会成为对立面。

  “那就是你们魔族的事了,我不清楚,当初各界统一投票一致认为拐走孩子的是被驱逐出魔物的御幼威,那时魔族就已经有点势力了,只是御幼威是个被驱逐的,魔族的人也就没再趟这滩浑水,他们主动避其锋芒蛰伏了起来,才有了现在这不可一世实力。

  当初的事完全就上天选择了御幼威,他恋童,没有后台,消失了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影响!所以你现在如果想翻旧账那就是你……”

  曜离正想说教御剑心一番,让他别沾染上正派那种悲天悯人的气息,既然选择了与自己合作,就别在这假惺惺的又当又立同情御幼威,他话还没说完,已经挖通了地道就蛰伏在墙角,准备找机会逃跑的御幼威扔下问甜,抢过岑玉手中的柴棍从地道里钻了出来,冲着曜离就走了过来,对着曜离的脑袋狂甩棍子,等妖兵们反应过来要抓他的时候,曜离已经被他打趴在地上了。

  他听到了曜离和御剑心的全部对话,他没想到自己恨了这么多年的契管局言家,只是最后的执行人,自己的命运从一开就被这群妖决定了!

  今天就算真的被拔魔钉钉到连魂魄都不剩,彻底从这世上消失也必须为多年前的自己出一口恶气!干死这群丧尽天良的妖!

  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御幼威就像开挂一样,靠着一根柴棍妖挡砸妖,以一己之力撂倒了整个庭院的妖兵,狂暴程度不亚于发了疯的左转。

  御剑心趁御幼威发疯,悄悄走到火刑架旁,给孩子们松绑,言语看到御剑心过来还有些抵触,期待中带点害怕的说着:

  “别过来啊!我虽然把你当偶像,但你扭断我脖子的时候能轻点吗?我怕疼!不然想问橙姐姐一样一剑穿心死个痛快也行!”

  言情是直接对御剑心说起了遗言:

  “能死在偶像手里此生足矣!等我死后,看在我曾经是你粉丝的情分上,你能把我带在身边吗?让我成为你背负的孽债!”

  “你们两个孩子一天到晚不学好,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本尊一点债也不想欠什么也不会背!”

  御剑心被她们气到哭笑不得,用青铜剑蹭蹭蹭挑断了一个又一个孩子身上的绳子,让他们找地方藏好。

  谷长月马上打开厨房门让孩子们趁乱跑进来藏身,问甜和岑玉则又回到厨房内招呼大家走地道:

  “这边!离外墙就剩一点土距离了,咱们一起搭把手就出去了!”

  谷长月马上带着孩子们过去帮忙,一时大意让姒长生跑了,从刚才问橙被御剑心刺死,姒长生就想冲出去跟妖物们拼命,要不是谷长月和苗青禾死死的按住他,他已经冲出去成为一具尸体了。

  如今都在忙着挖地道,姒长生找准机会终于跑了。

  他避开妖兵直奔问橙身边,正好看到御剑心在拍问橙的脸跟她说话:

  “喂,醒醒了,别睡了,本尊只是让南楠身上的背后灵在你身上停留了一下,用她的死气帮你诈死,你还真演戏演上瘾了,赶紧起来吧!”

  “这里……这里就是阴司吗?怎么跟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了?怎么还有打斗的声音了呢?这让我死都死不安稳!

  呀,御剑心你也跟着来了,是不是还有反转,你是不是假装投降,现在来阴司拉我上去还阳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你骗不过我的!”

  问橙朦朦胧胧的睁眼,头还是晕沉沉的,将天黑了的妖界误认为是阴司,说了一堆糊话,被御剑心冲着脑袋就拍了一巴。

  “你根本就没死!还有反转,我连杀你都办不到,那有功夫跟你搞反转,我那一剑就蹭破你一点皮,避开要害从你腋下刺出去的,赶紧给我清醒过来吧!”

  御剑心挑断问橙身上的绳索,看到了一旁的姒长生,直接把问橙扔给了他。

  “真没想到姒家少爷还是重情重义的好人呢,在不知道问橙是不是真死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跑过来确定?这次不会还是在打本尊的主意吧!”

  “不是因为你,是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腿不受控制的就跑了过来。”

  姒长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问橙听到后直接推开了姒长生,就算晕乎乎的腿脚不稳也要自己走。

  “别碰我!我从出生到现在,无论是喜欢我的还是我喜欢的,最后一定会证明对方是渣男!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这点本尊还是可以认同的,他确实是渣男,姒长生已经有家族婚约了,还是洛星河上次请的那个张念毛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