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LVI章,救援进行时

作品:以契为证|作者:上善又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4 22:59:37|下载:以契为证TXT下载
  就在御幼威公布身份的同时,莫问甜和岑玉被抓了进来,他们因为身上有伤,被妖兵们轻视,随便把他们关进了一个小木笼内便出去了。

  问橙抓着笼槛探头出去,焦急的问着:“你们两个怎么被抓了?不对不对,你们什么时候丢了的,我好像从刚才就没有看到过你们。”

  “我们双双掉陷阱里去了。”问甜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离我们而去!”岑玉气鼓鼓的翻个白眼补充到。

  “更过分的是你们拖着单叔叔走,他脸蹭到的碎石全推陷阱坑里了。”

  问甜晃晃头发,尘土沙砾从头发里掉出,岑玉继续补充:“我们两个完全就是洗了个土石澡!”

  “等下!你们这说话方式怎么这么熟悉?特别像言家两姐妹!”

  问橙以一己之力把御幼威自爆身份的话题,换成了问甜和岑玉像双胞胎一样说话非常奇怪。

  御幼威也没再刷存在感,老实的坐在笼边上继续看着墙角里的陶罐,欣赏着他的小天使们。

  “确实很像我们!”

  “没错,他们就是在模仿咱们!”

  言语和言情听到问橙的话,主动开口说问甜和岑玉是在模仿。

  问甜从胳膊上的绷带里抽出把用木头削成的钥匙,对着问橙晃晃随后又快速将木钥匙碰到空地上。

  “守卫!守卫!我要举报他们想越狱!”

  问甜突然对着厨房门口大吼,两个妖兵被引进来,看到地上的木钥匙询问问甜:

  “说!谁要越狱!老子用杀威棒打折他的腿!”

  “就是那个,那个被关在水牢里的女人!”

  问甜一点也不打怵,用能动的胳膊使劲指着谷长月,那着急的模样比妖兵还怕谷长月跑了。

  “啊!”问橙突然明白了问甜为何如此反常,一时没忍住叫出了声,这让快要靠近谷长月的妖兵停下脚步看向问橙。

  “是鼎不够热吗?叫唤什么!一会你们就变一锅肉了!”

  “不叫唤了,我只是亲眼看到她扣牢门锁了,想提醒你们一下,她还有别的钥匙就藏在袖子里,需要你们打开牢门进去检查一下,周围都是食人鱼和电鳗,你们就算开门她也不可能跑了,反而是你们看她那样子,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问橙故意叛变说着谷长月的坏话,谷长月狐疑的看向问橙,问橙冲她眨眨眼,谷长月微挑嘴角回应问橙。

  “别过来啊!你们过来我喊人了!”

  谷长月没问橙那本事根本不会现编词,只会用喊人吓唬妖兵,手还故意别到身后,用欲盖弥彰的笨方法告诉妖兵们,她手上还有别的东西。

  “喊人?这是妖界,你就算喊破喉咙也引不来一个人的!

  喂,你去给铜鼎添点柴,我去好好检查一下这个小娘们手里有什么。”

  本就只有两个妖兵,其中一个还支使另一个去了问橙那边。

  这让问橙有些为难了,本来把两个妖兵引到谷长月那边去,自己就可以用万能钥匙开牢门了,现在妖兵分散到两边,谷长月如果解决掉其中一个,另一个必定会逃跑引来其他妖兵的。

  “你们两个一起过来!不然我绝对不会把钥匙交出去的!”

  谷长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喊着他们一起过来。

  “嘿,让我们过去我们就过去吗?我们偏不过去!我们就待在这里看你们怎么越狱!”

  连一开始要去谷长月那里的妖兵也不过去了,就站在厨房正中间盯着所有人。

  另一个妖兵又往鼎下堆了好多柴火,铜鼎内的水再次沸腾滚开起来,蒸的问橙都快脱水了。

  一计不成问甜又生一计,努力往笼门外挤了挤,看清了有谁是被封在陶罐里的。

  问橙开始逐个骚扰:“言语没人告诉过你,你穿粉色衣服的时候特别恶心吗?”

  “我从不穿粉色衣服啊,那么油腻的颜色也就只有言情喜欢了,我一直只穿蓝色,五年同学你居然还分不清我和言情的区别?”

  言语没听出问甜话语里的暴躁,反而是因为问甜把姐妹两个认错了抬高声音吼问甜。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那就是言情穿粉色非常恶心。”

  问甜本就不是擅长吵架的孩子,下意识的道歉,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目的没达成,赶紧改口说言情恶心。

  “我恶心,我喜欢粉色怎么了?粉色油腻我过生日的时候有本事你别买啊!你买了有本事别送给我啊!”

  言情几乎是秒哭,委屈的和言语吵了起来。

  事情顺利的程度超乎了问甜的想像,她赶紧再接再厉继续挑拨下一个。

  “谷诗属你年纪最小,就属你娇气,你是男孩子还要靠别人保护你!”

  “谷诗娇气怎么了?吃你家米饭了碍你家事了!我乐意保护他怎么滴了!”谷雨毫不示弱的跟问甜硬杠保护谷诗。

  “你闭嘴!就因为你们宠我,他们都笑话我了!”谷诗在陶罐里大吼着谷雨。

  “他们笑话他们的,咱们谷家又不是养不起米虫。”

  “你才是米虫呢!我是个男子汉!”

  谷家姐弟两个吵起来后,剩下的孩子们一点就透,意识到了问题,都不用问甜再挑拨了,开始找伴主动吵架了,刚好落单下左转,问甜心一横冲着左转吼道:

  “左转,我前天晚上看到你发疯了!你有病要治!”

  问甜这话就像把钥匙,开启了左转的暴走模式,别的孩子还在借吵架相互撞击着陶罐,让对方摔倒滚过去撞守着的妖兵,左转在知道自己的病情暴露后,自己就把陶罐掀翻了,控制着陶罐撞上墙壁,摔碎陶罐后,从陶罐内的土中挣脱出来,无差别的攻击着所有人。

  不仅把所有陶罐全部推倒,还把屋内的两个妖兵全部撂倒扔进了水池中喂食人鱼。

  “我的天,这简直就是杀手锏啊!能动的快躲开!没有左边跟着他比妖还可怕!”

  问橙挂在半空看着左转发疯直接看傻了,赶紧拿出口袋里的万能钥匙打开笼门,本来想从笼内跳下去,但这高度让问橙腿软,笼下的热鼎一浪又一浪的热气提醒着问橙,跳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一锅肉糜。

  “怎么?害怕了吗?需要我帮你一把吗?”御幼威刚说到一半就冲着问橙的屁股踹了一脚,问橙脚下一空掉出了笼子。

  “啊!御幼威!你个……”问橙还没把骂人的话喊完她已经落地了,掉在柴堆旁边,打翻了铜鼎下的火堆架,燃烧中的木柴飞的到处都是,孩子们能动的纷纷逃蹿,既要避开火焰又要避开左转,一时间整个厨房内哇哇乱叫,引来了更多妖兵围堵封住了厨房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