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LV章,全员被抓

作品:以契为证|作者:上善又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4 22:59:37|下载:以契为证TXT下载
  问橙被曜离带回涅槃洞时,御幼威和言家姐妹也被抓了回来,比起被电鳗和食人鱼包围困在石台上的谷长月,问橙和御幼威的待遇简直高规格太多了,他们被关进笼子里吊在半空中,笼下是一口沸腾的青铜大鼎,正咕嘟咕嘟的翻腾着热浪。

  “一会御剑心绝对会来救你,是朋友一起吃肉,还是做敌人互相插刀,全看御剑心怎么选了,毕竟他是魔尊的事还是我听石三娘说的,消息的保真度是有了,就怕他被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熏陶出正义感来,一言不合就灭我整座山,你可是我手中最后的一道保命符!现在只能先委屈你一下了。”

  曜离站在铜鼎旁仰视问橙,笑的极其开心,他的独立大业今天一定能成,只要过了今天,以后自己就是妖界四妖王之一了!

  “你用这个老女人抓御剑心我没问题,但你把我和她关在一起这根本无法理解!我宁愿和那边的小天使们关在一起,也绝不和这个老女人待在一个笼子里!放我出去!快点的!不然我拧断这个老女人的脖子!”

  御幼威看着言家姐妹还有好几个漂亮的女娃娃,被关在角落里的泥罐中只露一个脑袋在外面,而自己必须和一个超过二十岁的老女人关在一起,简直是比杀了自己还难受;不接受这种安排的御幼威拼命的摇晃着铁笼抗议,伸手掐在问橙脖子上威胁曜离放自己出去。

  “只要御剑心还活着她就死不了,你可以随意折磨她,反正遭报应的会是你!我去山口处迎接一下御剑心,你们这群老朋友就在这厨房里随意的叙旧吧,反正没人能跑的出去!哈哈……”

  曜离张狂的大笑着离开,问橙抬脚使劲连续踹在御幼威的腿肚子上,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你给我松手!张口闭口说我是老女人,我还没过二十五!”

  “过了二十五也不是!”谷长月的声音突然从水台上传来,吓的问橙一哆嗦赶紧赔礼道歉:

  “谷姐姐,说的不是你,你别往心里去。”

  “他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御剑心是魔尊!”谷长月根本没再纠结于老女人的话题,反而是直接问御剑心的事,杀了问橙一个措手不及。

  “胡扯!谷姐姐你怎么可以敌友不分呢!是妖可信度高还是我这个莫家继承人?他为了挑拨离间什么话说不出来啊!”

  问橙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强行反驳,她已经不知道御剑心身上有御煞魂魄的事被多少个人知道了,总之现在必须要护住御剑心,不管他们信不信,自己一定要自我催眠御剑心就是纯纯的青铜剑灵。

  “对对,姐,妖一向诡计多端,咱们不能听信谗言,在这种需要团结的时候敌友不分了!”

  被倒挂在水池上的姒长生也帮着问橙说话。

  苗青禾有洁癖死活不肯进陶土罐,赶他去水牢他又说自己不能和女人关在一起,还有海鲜过敏病史,没听过的怪病全被苗青禾得了个遍,气的妖兵连苗青禾带姒长生一起全倒挂在了水牢之上,什么也不接触苗青禾连装病都装不出来了。

  只是苦了姒长生本来想进水牢陪着谷长月的,现在好了两脚离地头晕晕,眼睛都充血了还不能下去,根本不知道要被挂到什么时候。

  “少说两句!节省点体力,还不知道要被挂多久,万一你被憋死了,爸妈会很伤心的。你和莫家八字还没一撇呢,天天各种护着莫问橙,早晚护成冤家!”

  谷长月恨铁不成钢数落着姒长生,她也是知道有挑拨离间那种可能的,但现在的她就是非常烦躁想找人吵架。

  为了能抓到幕后黑手,谷长月是故意被抓的,结果到目前为止连个幕后黑手的影子也没见到,更不知道财团金主被拐走的儿子到底在那里。

  带不回财团金主的儿子,铲除不了一个组织,自己还被困在水牢里,到时不仅白被抓了还浪费了反抗的机会,回了谷家会被当成笑柄刻在家族耻辱柱上的。

  与这姐弟吵架形成对比的就是被挂在一旁的苗青禾,他紧闭着双眼就像睡着了一样,一声不吭异常的安静,仿佛这牢房里根本不存在他这么个人。

  问橙见姒长生替自己吸引走了火力,御幼威也松开了坐到了一旁,问橙擦擦脸上被铜鼎烤出来的汗,小声的试探着询问御幼威:

  “喂,我问你个事呗。”

  “说!”

  御幼威双眼始终盯着墙角的泥罐,从牙缝里挤出个字来敷衍问橙,此时的他恨不得钻出牢笼,去墙角救救他的小天使们,看着她们被陶罐憋到满脸通红,比杀了自己还难受。

  “你……你要如何才能跟言家和解?”

  “呵,言家让个老女人来当说客?他们脑子秀逗了吗?把那两个小天使送给我当玩物,我可以考虑放过言悦君这最后一个儿子,但言家的孙辈一旦出了女孩,超过五岁,十五岁以前必须跟我生活在一起,否则一切免谈。”

  “无耻!”问橙气到冲上去想扇御幼威一巴掌,被御幼威抓住了胳膊。

  “我无耻?言家当年不分青红皂白冲上长白山,烧了我家木屋毁了我所有的手办,和药符宗的胥日昇前后夹击逼我跳崖,从冰河水里死里逃生刚游上岸,言家大刀冲着我就来了……

  那种绝望你根本无法理解!直到我被枭首的前一刻她才告诉我,只是因为契管局管辖的那一片丢了十三个孩子,超过十三岁的孩子我都不会多看一看,更何况这些孩子里还有十八岁的成年人!

  哼,皮肉上的痛苦我不在乎,但冤枉我做了我没做过的事情,我根本不会帮他们背锅!”

  御幼威的眼神终于离开墙角了,拽着问橙的衣领狠狠的将她甩到笼槛上。

  “我劝你最好别管我和言家的事,以后我就是言家的儿子,再喜欢小孩子就可以打着言家的旗号了,单谚的工作好像是重案组的心理咨询师,这简直是天助我也,一旦回到人界,我必定让言家身败名裂!也学着他们当年逼死我一样,从心理上摧毁言家!”

  御幼威的话过于惊悚了,震撼到谷长月都忘记和姒长生吵架了。

  一时间厨房里关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挂在铜鼎上的囚笼。

  “看什么看!老子在这里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我就是对言家下了死契的噬童魔王御幼威!”

  御幼威踹着笼门暴躁的公开了自己的身份。

  囚笼在半空中疯狂晃动,吓的问橙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笼槛,生怕笼子掉下去自己被铜鼎煮成一鼎烂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