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LIV章,智商不够分道扬镳

作品:以契为证|作者:上善又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0 16:38:10|下载:以契为证TXT下载
  “你……你在骗稚儿?”

  问橙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好用了,妖与妖之间就是这么骗来骗去的吗?

  “呵……这怎么能叫骗,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妖王手下只有两员大将一个稚儿一个雉羽,一个是小孩一个重伤昏迷,比起不成气候的她我更愿意取而代之石三娘,三娘可是四妖王之一,涅槃洞附近养了上万妖兵,就算妖警也要忌惮三分,要没妖警从旁协助石三娘怎么可能开的了黄口宴。”

  曜离说着从心口处拿出一块肉扔给妖兵们,片刻间肉被一抢而空,问橙瞬间明白了,曜离刚才根本就没被南海刺到受伤,他是故意装昏迷博取同情,让稚儿以为自己救了他一命,他会知恩图报成为一个忠诚的手下,他其实是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你让我知道这么多,是准备杀我灭口吗?”

  问橙知道了曜离的心机更不敢放松警惕了,四周打量着寻找逃跑的时机。

  “不,小妖王能打赏魔族,我也想搭上,比起搭上一个在蛰伏中的魔亲王,我看上你的青铜剑了,我的手下已经去抓御幼威了,有了你这个契人再送他一具身体当见面礼,你说魔族最强会不会归顺于我?”

  “我觉得我有点傻,大脑已经跟不上你们挖坑的速度了,你都知道要图御剑心,石三娘整刚才那一出合作的戏码又是为了什么?”

  问橙的脚向着妖兵守备松懈的地方慢慢移动,但为了不被发现嘴上必须硬跟曜离聊点什么,让他放松戒备。

  “她?年纪大了,亏心事做多了想退休,如果让她脱身了,小妖王再不认账,以我的资历也会成为给各界一个交待,为吃人事件背锅的那个,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奔着叛变去的。”

  曜离看出了问橙的意图,挥挥手,众妖兵将她的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拦住了她的所有退路。

  “你不是想见你失踪的那些同伴吗?走啊,我带你去。”

  曜离说着拽住问橙的衣服,用拖的方式拽着问橙一起离开。

  御剑心这边,南海安慰完小妖王提议等问橙回来了先去涅槃洞救人,御剑心和棠杰意见统一都同意去。

  御剑心是想人赃并获,站在审判的角度嘲笑棠杰演技拙劣,助妖为虐,棠杰同意则是想监视着众人,防止他们把自己师门和石三娘的事说出去。

  等问橙的功夫,两个人同时发现御幼威和言家姐妹不见了,御剑心知道御幼威以前对别的孩子做过多过分的事情,所以他马上提议分散着去找。

  稚儿就是借着这个机会以救曜离一命让他归顺为条件,带走了他和他的手下去围堵问橙。

  寻找御幼威无果的御剑心,又突然发现问橙久久未归,等沿着痕迹寻去的时候,发现了一堆被重物践踏过的痕迹,对方人数之多都能把这片灌木丛踏平了。

  “不是要救人吗?咱们就沿着痕迹去救人!好好看看这幕后黑手是谁!”

  御剑心恶狠狠的瞪了追来的棠杰一眼,棠杰刚加担忧了,这莫不是要跟自己杠上了?棠杰身后就是南海领着小妖王,小妖王被御剑心的眼神吓到了,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等御剑心和棠杰带着南家两兄弟走的稍微远了一点后,小妖王才敢问南海:

  “哥哥,如果我想变成一个有血有肉有正常感情的人,还有机会吗?”

  “这……哥哥虽然很想帮你,但你已经变成这样了,如果想再做人要么转世,要么夺舍,如果你选择前者哥哥无条件支持你,也一定会等到你的转世出生偷偷的守护你一辈子,不去打扰你的生活,但你要是想夺舍,哥哥宁可你是现在这个模样,咱们不能把悲剧带给别人……”

  “哥,我渴了,我在这里等你,你帮我去那边找水喝可以吗?”

  小妖王不等南海说完,就撒娇让他去找水,南海点头同意转身离开,刚走出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

  “妹妹你一定会在这里等我的对吗?”

  “嗯。”小妖王很努力的挤出笑容点点头。

  南海转头的一瞬间,眼泪落下,该来的那一刻终究要到了,就算自己幻想过能带她一起离开,她不想走,就算是妹妹也只能做敌人了。

  看着南海的背影,小妖王更多的是迷茫,她不知道现在该做出什么表情,她能做的就是目送南海离开。

  “稚儿,带上雉羽咱们去人界,堵几个刚出狱的坏人先救活雉羽再说,石三娘的死极有可能就是我的未来,与其被正道消灭增长他们的威望,咱们这次直接揭穿他们的丑恶嘴脸陪你报仇!咱们这次一定会把你的尸首找到的!”

  小妖王下定决心了,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以前是刚清醒不懂跟着雉羽靠吃人维持容貌,幻想着吃够一千人就能恢复成正常的人了,后来认识了宿北斗有了稚儿自己从单纯的吃人变成了为稚儿报仇,只吃坏人惩恶扬善的另类妖物。

  本以为可以慢慢吃够一千人,既能变人又能帮稚儿复仇那个贼窝一举两得,偏偏在第九百八十五人上失手了,取完肉以为他会被人发现像以前一样被送进医院,被人类警察登记随后成为无头案不了了之。

  可那个人因为出狱高兴喝了很多酒,被割肉后又因为害怕,自己掉水库里淹死了。

  除妖师们立刻躁动了,视这件事为惊天大案,半个月的时间各路除妖师都想除掉自己,借自己的死在除妖师中打出名头。

  本以为可以靠抵抗赶走一批又一批盲从的除妖师,忍几年风头过去了又可以出去惩恶扬善了,却没想到石三娘会得罪到契管局,契管局把不仅把石三娘惹出的脏水泼给自己,还把可能是自己哥哥的人送来了跟自己打苦情牌。

  什么哥哥的愧疚都是假的!真要愧疚,为什么等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他才来找自己!这一切不过是契管局布的一个局罢了。

  自己今天依然要去人间,不仅是为了救雉羽,更是为了找回稚儿的尸骨,让她能离开小镖投胎转世,以前每次提这件事,她总是说不急,现在再不急,自己就没机会见到她踏上冥途了。

  至于自己,就从了这些正人君子们的心愿吧,是不是自己拐的孩子宴请的众妖已经不重要了,自己的手早就脏了,本身就解释不清楚这性质差不多的事。

  事情总要结束,总会出来一只替罪羊成为恶人,与其再费劲差下去直接推给一个本来就是恶人的人,反而是皆大欢喜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