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LII章,一声哥哥足矣

作品:以契为证|作者:上善又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0 16:38:10|下载:以契为证TXT下载
  两个个体之间一旦有了隔阂,就会不自觉的表现出来,此时棠杰的假笑和御剑心不自觉的翻白眼都被问橙看在了眼里,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怪怪的。

  就在问橙想开口问他们点什么的时候,身旁传来了小妖王毫无感情,字与字之间略带停顿疑问:

  “哥哥,你真的没有怀疑过我?这里是妖界,我可是妖王。”

  “有你这声哥哥就足够了,我为什要怀疑自己的妹妹呢?当年若不是我带你迷路咱们也不会被拐进妖界,如果我能再早一刻吃下人鱼肉你也不会被烤熟,那怕是我因为人鱼肉的毒发疯时,能对你多保留一丝理智,带你一起离开,你也不会被留在妖界独自经历了这么多。

  哥哥从未怀疑过你,就算你偶尔吃点人肉保持容颜,哥哥也是可以理解并接受的,何况你吃的都是罪有应得的人,别想那么多了,你可是我唯一的妹妹,哥哥一定会想办法带你离开妖界,帮你洗白身份,咱们兄妹两个的未来一定是无限美好的。”

  南海温柔的摸摸小妖王的头给了她一个拥抱,他把自己对妹妹的所有亏欠都融进了这个拥抱里,他只希望小妖王能开心一点,不要再抵触自己。

  问橙看到兄妹两个的互动突然想起自己的哥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万一他今天再去别墅找自己,发现大家全不见了会不会报警到处找自己。

  就在问橙想问谦的时候,妖网通突然自己响了,问橙这才知道妖网通居然还有铃声,匆忙从口袋中拿出后,问橙这才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言悦君来电。

  问橙马上接起电话跟对方打招呼:

  “言奶奶,好久不见。”

  “你周围有人吗?咱们单独聊聊吧。”

  言悦君依旧是一身保守的旗袍肩膀上围着毛领子,精致的盘头像极了民国富人家的太太。

  “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问橙冲南海打个招呼,他在哄妹妹只有稚儿对着自己渗人的笑着,那感觉别提多别扭了,问橙又转头跟御剑心说一遍:

  “我离开一下!一会回来。”

  此时的御剑心和棠杰完全就是进入了互相猜忌的阶段,宁可互看彼此也没人搭理问橙一下。

  问橙只能当做他们两个人是听见了,只是为了互相怄气不理自己,问橙的脾气也上来了暗自嘟囔一句:“呵,真行,一个两个都有伴就欺负我落单!”

  怕言悦君等急了的问橙拿着手机匆匆离开,她完全忘记了御幼威和言家两姐妹这茬了,从鬼兵消失的那一刻起,他们三个就一起不见了。

  问橙拿着妖网通钻进一旁的密林,顺着有阳光的地方举起妖网通这才开始跟言悦君通话:

  “言奶奶我身边已经没别人了,有什么事您可以直说了。”

  言悦君看着问橙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直到家养的宠物猫跳到她怀里,才让她想好了问题:“问橙,你知道解除契约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

  “毁契?好像是会被反噬的,唯一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让立契的人主动解契,只是这解契的若是弱的一方主能力不够不说,还会被契约判定为毁契,小命不保,单谚……”

  言悦君一直在低头撸猫,问橙看不出她的表情,只能故意用提及单谚的方式刺激她。

  “够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想信任你,就像你奶奶当初无条件信任我一样。”

  “哦,然后我们家祖宅满门被灭了,光尸骨堆砌了一个井,您却把儿子送出国了,了事俯身去深藏仇与怨。”

  本来言悦君不提莫尚歆,问橙还能和她再聊下去,等她主动说要让自己做什么救单谚,现在既然提了奶奶,两家的旧账就有必要掰扯掰扯。

  “对不起,我欠莫家一个交代,但我已经死过十个儿子了!该赎的罪我也已经赎过了,这最后一个那怕会变得不是人我也要留住他!我已经无法再承受一次丧子之痛了……问橙,帮帮我吧,了却御幼威对言家的恨让他主动解契吧!”

  “您为什么觉得我一定能办到?而我又为什么要帮你,用南爷爷的话说咱们两家可算是世仇了,而且我也不傻已经猜到您不干净了,您……您是知道了御剑心的身份,才想到和魔合作骗宿北斗的人鱼汤吗?”

  问橙终于鼓足勇气把自己想问的全问了出来,没有证据的指控虽然会被言家反咬一口,但言悦君既然要找自己帮忙,不搏一把永远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敌是友。

  “没想到你的聪明超乎我的想象,连这一层都看到了,我十个儿子,六个死于意外,喝奶呛死,睡觉憋死等等……甚至还有花粉过敏而死的,但不管是什么意外就算我彻夜不睡觉的守护,他们也没有活过一岁……

  而剩下的四个是死于先天疾病,也只有他们四个活的时间稍微长一点,五岁,七岁,十岁,十三,我像是找到了窍门一样,就算孩子没病,只要我人为的为他们制造苦难让契约认为他们会死,在关键时刻只要我舍得砸钱他们就能再多活一段时间。

  单谚就是靠我用这种方法留住的,你们家事后对他的冲击不小,他把所有的事都堆到了自己身上,那段日子我根本不用故意伤害他,他就可以健康的活着,但愧疚就像在雪山滚雪球,开始没有多少重量,但它却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大,最后成为压垮单谚的致命稻草。

  我努力的留住他,他却因为抑郁症跑去割腕了!你无法理解我当时的感受,差点被他逼到崩溃的我在病床旁守了三天三夜。

  单谚醒来后我给他安排了心理医生,他后来成了单谚的导师,也是他帮忙推荐单谚出国深造,在国外魔契的影响力很低,看着越来越开朗的单谚,我都快忘记有契约的存在了。

  可是忘记不等于没有,导师的突然暴毙,单谚自作主张回国,为了让他活着我请人安排了车祸,本想撞断单谚两条肋骨或胳膊却不想撞出了心脏病,这个病是连我都没想到的……”

  言悦君的眼泪已经把她脸上的粉底泡透了,大面积的脱妆,让她脸上苍老的痕迹更加明显了,问橙努力让自己理解她想让孩子活下去的心情。

  可问橙依然理解不了言家家事,为什么要搭上别人一起陪着来妖界,为了能让单谚活下去她甚至不惜涉险去通魔,给单谚换上御煞的心脏,这种种行为就像两个对立面,前后矛盾到无法理解。